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七篇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詩七1「耶和華我的神啊,我投靠你,求你救我脫離一切追趕我的人,將我救拔出來;」

    在各樣患難中,若有倚靠,便可放心。神是永不動搖的,永不改變的,所以在危險中投靠他必得大安慰。大衛很親密的認識神所以他說:我的神。”——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2「恐怕他們像獅子撕裂我,甚至撕碎,無人搭救。」

    在英文聖經中此處另有靈魂。大衛不是單怕那些能害他身體的人,他是更怕一切害他靈魂的惡魔。這樣的仇敵是人不能搭救的。只有神能救人脫離那惡者並他的權勢。另有一個看法。大衛正被人誣告,好像有人用舌頭將他那良好的品行撕爛。——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3「耶和華我的神啊,我若行了這事,若有罪孽在我手裡;」

信徒遇到不幸的事,就當在神面前省察自己,要神來斷定是非。——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4「我若以惡報那與我交好的人(連那無故與我為敵的,我也救了他),」

以惡報善,乃是人的惡性。以善報惡,乃是救恩的大能。——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5「就任憑仇敵追趕我,直到追上,將我的性命踏在地下,使我的榮耀歸於灰塵。」

大衛願意為他所行的惡受相當的報應。——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6「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挺身而立,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起,你已經命定施行審判。」

詩人知道他和神立在一邊,所以能夠放心的求神為他起來。若是他因為作了惡事良心有愧,就決不能如此向神祈禱。在患難中最要緊的就是與神和好,知道他能為我們抵擋一切仇敵。他心中知道神已經發了命令,必要為他施審判。——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7「願眾民的會環繞你;願你從其上歸於高位。」

眾信徒得了幫助就可以同聲的環繞神的寶座向他歌頌讚美。——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8「耶和華向眾民施行審判。耶和華啊,求你按我的公義和我心中的純正判斷我。」

義人的勇敢是從無愧的良心來的。雖有得罪神的地方,都向他承認都弄清楚了,所以大膽靠神得勝一切仇敵。——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9「願惡人的惡斷絕;願你堅立義人,因為公義的神察驗人的心腸肺腑。」

“願惡人的惡斷絕”這就是一切義人的心願。惡與善的爭鬥在大衛和掃羅的事上很顯明的證明瞭。大衛預表主耶穌那義者。雖然先受了許多的冤屈,終久公義得了勝。——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10「神是我的盾牌,他拯救心裡正直的人。」

    正直,公義如同油在水面上,無論水怎樣多油總必浮在上面,只要心中無愧,向神毫無過犯,就可以放心,神必負責,他必保佑。——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11「神是公義的審判者,又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神雖是愛,卻因為他恨罪,就不能不天天向惡人發怒。惡人是住在神憤怒之下。靠耶穌流血的功勞得赦免的人,都是住在那愛子堙C所以他們是住在神的愛堶情C他們的罪都已經在主耶穌的十字架上受了神的審判。所以這公義的審判者能愛那從前有罪的人(弗一67)。——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12「若有人不回頭,他的刀必磨快,弓必上弦,預備妥當了;」

那些不理神恩典的人,都是天天為自己加增神的憤怒(羅二56)。神審判的刀,是在我們每天所犯的罪上,如同磨石,愈久磨得愈快。神既如此向惡人發怒,義人就當留心從那惡人中出來,免得和他們一同受報應。——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13「他也預備了殺人的器械,他所射的是火箭。」

神的火箭沒有不中目標的。——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13 火箭】舊約聖經從來不用「箭」字形容人類軍隊所用之點著了火的箭(箴二十六18的「火把」)。亞喀得文獻有幾處地方提及過君王把火箭如雨下在敵人身上。這些大概是蘸過某種油或樹脂後點燃的箭枝。耶和華所射的箭一般被認為是閃電的霹靂(有關箭和閃電在對句中的使用,見:撒下二十二15;詩七十七1718)。閃電有時就稱為火,與火箭的概念相合。神聖戰士的主題描述己方的神祇與敵方的神祇作戰,把他擊敗。亞述視匿甲為戰王,伊施他爾為戰爭女神。迦南的巴力和巴比倫的瑪爾杜克都是神聖戰士。雷轟閃電被視為神明臨在的正常現象,發生的背景往往是戰爭。從蘇美《因南娜的頌詞》,赫人風暴之神的故事,到亞喀得和烏加列神話,神明的描述都是在雷聲中審判仇敵。圖畫中的巴力是手拿一束霹靂。赫人和亞述君王都襲用了雷聲的用語,將自己形容為神明的器皿,雷暴般攻打叛盟和攔阻他們擴張帝國的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七14「試看惡人因奸惡而劬勞,所懷的是毒害,所生的是虛假。」

雅各書也有同樣的話: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雅一15),還有(賽卅三11;五十九4)。——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15「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裡。」

因心中的仇恨,什麼下流事都肯做了。這就是做魔鬼的奴隸。結果如此做的,自己所挖的井便成了自己的墳墓。設計要害義人的都是如此。——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16「他的毒害必臨到他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腦袋上。」

惡人必收自己撒的種子。人若撒灰塵,那灰塵必被風吹到自己眼中。——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七17「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耶和華至高者的名。」

義人看見神怎樣為他伸冤了,就滿心湧出讚美來。——包忠傑《詩篇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