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九篇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詩九1「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你一切奇妙的作為。」

事奉神必須一心,半心便是無心。本節中有兩次說我要。二節中又有兩次說我要。這四次都是那得勝的以色列人因神為他們伸了冤向神所發的讚美。──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1神為我們的作為是十分奇妙(這字解作奇異、外來的、莫名其妙、在科學分析以外的),只有他可以令人驚訝。順便一說,在舊約中,這個特別的名詞只專用作描述神的作為,而永不用在人身上(參看詩七十二18)。──《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2「 我要因你歡喜快樂;至高者啊,我要歌頌你的名!」

神是敬畏他的人一切的一切,所以必因他喜歡快樂。嘗過他救恩的人都知道他是何等可愛。──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2Aleph是希伯來文第一個字音。──《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3「我的仇敵轉身退去的時候,他們一見你的面就跌倒滅亡。」

惡人不能見神的面,所以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4 「 因你已經為我伸R,為我辨屈;你坐在寶座上,按公義審判。」

    神是我們的辯護者,替我們澄清批評、誤會,在別人面前為我們辯護。──《靈修版聖經註釋》

 

【詩九4Beth是希伯來文第二個字音。──《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5 「 你曾斥責外邦,你曾滅絕惡人;你曾塗抹他們的名,直到永永遠遠。」

    詩人用預言的啟示看到神為他的選民斥責惡人的時候。因信心可以認為那事已經成就了,所以就心中湧出讚美來。──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6 「仇敵到了盡頭;他們被毀壞,直到永遠。你拆毀他們的城邑,連他們的名號都歸於無有。」

    神選民的仇敵必被毀滅,就是他們的名號也無人紀念了。他們經耶和華審判的風一吹便歸無有,他的原處也不再認識他。──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6Gimel是希伯來文第三個字音。──《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7  「惟耶和華坐收陘,直到永遠;他已經為審判設擺他的寶座。」

    描述神坐在『永恆中』(而不是永遠,譯者註:和合本用永遠)──《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8  「他要按公義審判世界,按正直判斷萬民。」

    強調神公義的實在。不是躺著休息,乃是積極的管治,施行公正,不偏待眾人,也就是正直的意思。祂已建立為審判的寶座,我們讀到『正直』(mispat),這最後一個字的意思,是啟示一種完全與異教徒不同的生活方式,一種公正和負責任的方式。

    He是希伯來文第五個字音(Daleth第四個字音沒有在這堨X現)。──《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9 「耶和華又要給受欺壓的人作高臺,在患難的時候作高臺。」

高臺另有稱為避難所。──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10「耶和華啊,認識你名的人要倚靠你,因你沒有離棄尋求你的人。」

    神永遠不會離棄那些信靠祂的人(離棄即是拋棄)。神的應許,並非表示我們信靠祂就永不會經歷痛苦和失敗,而是表示神永遠不離開我們。──《靈修版聖經註釋》

 

【詩九10Waw是希伯來文第六個字音。──《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11「 應當歌頌居錫安的耶和華,將他所行的傳揚在眾民中。」

    神不是單單住在錫安(也叫摩利亞山,聖殿建在其上),而是時時刻刻住在每一處。不過以色列人敬拜的中心是耶路撒冷和漂亮的聖殿。神曾在會幕(參出25:8-9)和所羅門所建造的聖殿中顯現(參代下7:16)。猶太人把這位獨一的真神從這個敬拜的中心地傳向世界。──《靈修版聖經註釋》

 

【詩九12「 因為那追討流人血之罪的他紀念受屈的人,不忘記困苦人的哀求。」

神必不忘記那許多為他的名流了血的人。使徒約翰記載說: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啟六910)這許多歎息的靈魂向神的呼求,到了時候就必蒙垂憐。──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12Zair是希伯來文第七個字音。──《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1212節另一環聯繫,希伯來文譯為那追討流人血之罪的(「追討」直譯為:「尋找」、「需求」)之字,與十篇13節下相同,而那堳的,正是殘暴之人所否定的事。這個觀念首先出現於(創九5);參如:申十八19;代下二十四22;結三十三6──《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12 追討流人血之罪的】關於家族有責任為死者報仇的討論,可參看:民數記三十五934的注釋。宗族成員被人殺害時,家族有義務執行流血的報復行動,「追討流人血之罪的」稱號可能源出於此。這雖然是部落社會的典型作法,對於需要維持法紀的有組織國家而言,卻有極度不良的影響。故此,「追討流人血之罪」者可能得到政府的任命,能夠同時滿足家族和政府的需要,負責拘捕犯人,以及在謀殺案件中執行判決。本詩所論的可能是比較廣義的職務,因為所用的並不是民數記經文中的專門術語。又請參看:創世記四1415,九56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九13 耶「和華啊,你是從死門把我提拔起來的;求你憐恤我,看那恨我的人所加給我的苦難,」

    神已往怎樣的拯救了,現在也必垂聽。他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現在仍要救我們(林後一10)。神既在過去幫助了,他將來還必如此,因為他是不改變的神。──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13 死門】初民相信稱為陰間的冥界好像世上的城市,有房屋,甚至也有城門(主要是將其中居民關鎖于此)。《伊施他爾下陰間》中冥界的城門建築,更有七道城門,每道城門都有守衛管制出入。在埃及圖像中,死門則被形容為進入墓城的通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九14 「好叫我述說你一切的美德;我必在錫安城〔原文是女子〕的門因你的救恩歡樂。」

    一座城的城門是百姓集會的公眾地方,在那處,他們可以將對鄰舍的訴訟帶來,向今日我們的執法者(Justice of the Peace)之類的人陳明。所以在城門,百姓尋求得到公正對待,他們要述說神的愛和公正!用錫安的女兒(譯者註:參和合本本節的小字)來描述耶路撒冷的居民,這是一種具吸引力的說法。他們是一個鬌憿A『她』是神所愛的女兒,好像神愛君王如同『兒子』一樣(詩二7)。留意說話的人已下到死門,現在他發現錫安城的門已為他打開了,讓他進入永生神的生命中。

Heth是希伯來文第八個字音。──《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14錫安城的門何以又稱為錫安女子的門?】

         答:在這一節說到「我必在錫安城的門,因你的救恩歡樂」,中有小字:「城原文作女子」。在舊約中也有許多別的地方作這樣的譯注:諸如「猶大的城邑,應當快樂」(城邑原文作女子,詩四八11,九七8);「巴比倫城阿」(城原文作女子,詩一三七8,耶五十42    參五一33);「僅有錫安城」,「送到錫安城的山」,「錫安城阿」,「錫安城的威榮」(賽一8,十六1,耶六23,哀一6,以上城字原文皆作女子);又如「屬他的鄉村」(耶四九2,原文作女子);「非利士眾女」(結十六27,眾女是城邑的意思)。以上所舉各處的小字,皆作同樣的注譯。錫安是耶路撒冷聖城的別名,而耶路撒冷是個母城,由她生出大小的城邑及鄉鎮。「論到錫安必說,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而且至高者必親自堅立這城。」(詩八七5)錫安城的門與死門(詩九13)有所不同。死門是受苦、沉淪、哀哭切齒之門;這錫安城的門,是得救、歡樂、光明、快樂的救恩之門。凡蒙恩的人,應當要把主的美德述說和宣揚出來(參詩九1114,彼前二9)。――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詩九15 「外邦人陷在自己所掘的坑中;他們的腳在自己暗設的網羅裡纏住了。」

外邦人也可以作外國就是一切別的國家。到了神歸向他的選民以色列人的時候,一切其它國家都要流向聖地。列國從前的權柄都要降服主了。──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16 「耶和華已將自己顯明了,他已施行審判;惡人被自己手所做的纏住了〔或譯:他叫惡人被自己手所做的累住了〕。」

現在有許多惡人藐視義人說:你的神在那裡呢?到了時候他要出來,他要吼叫,使惡人大受驚慌。惡人要被自己所作的纏住。動刀的必被刀所殺是根本的原理。──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16Teth是希伯來文第九個字音。──《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17「惡人,就是忘記 神的外邦人,都必歸到陰間。」

    惡人在聖經中並不是素常人所看為那些奸盜邪淫的罪人。神看為惡人乃是那些不敬虔遠離神的人。──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17這些人丟棄神。──《新舊約輔讀》

 

【詩九18「 窮乏人必不永久被忘;困苦人的指望必不永遠落空。」

    神卻沒有丟棄凡倚靠祂的人。──《新舊約輔讀》

 

【詩九18“因為”這個詞(第18節,譯者註:和合本沒有譯出來),希伯來文是Ki,較佳的瞭解是這,用在沒有說出來的誓言或應許。所以我們如此解釋:『(在另一方面,我宣告)這事,窮乏人必永不會被遺忘。』還有,當動詞在這情況下用作被動式時,那麼它的主詞便是神。因此,總的來說,『永遠』這兩個字最好的解釋便是永恆!

YodKaph是希伯來文第十和十一個字音。──《每日研經叢書》

 

【詩九19「 耶和華啊,求你起來,不容人得勝!願外邦人在你面前受審判!」

    詩人這樣祈禱就把自己列在神那一邊求神和他的公義得勝。他有屬靈的眼光,知道神是一定要得勝的。──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九20「耶和華啊,求你使外邦人恐懼;願他們知道自己不過是人。」

    詩中所指的「外邦人」是一切不認識神、犯罪作惡的人。──《新舊約輔讀》

                        

【詩九20(詩九1920)並沒有使用跟來的希伯來字音。──《每日研經叢書》

 

【詩20 使人恐懼】初民經常相信強大、得勝的軍隊參戰時,對於神明成為神聖戰士的恐懼,會率先進入戰場。埃及和亞述浮雕都將神明描繪成有翼輪,在他們軍隊之前開入戰場,使敵軍心懷畏懼。杜得模斯三世的碑文將這恐懼歸功於亞孟─銳神,赫人、亞述、巴比倫的文獻都各自有能使仇敵滿心恐懼的神聖戰士。神明有可懼而難以接近的面容,並不是以色列神學獨有的概念。美索不達米亞的神祇也是以神聖榮光梅嵐穆來彰顯其能力。神的光輝或「榮耀」壓倒敵方。面對這種神聖威榮,外邦的神明和軍隊盡被擊敗,被逼臣服于至高神之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