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二篇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詩十二1耶和華阿,求你幫助,因虔誠人斷絕了,世人中間的忠信人沒有了。」

一開始,彷彿這位屬神的人抬頭一看,發現他自己四面被包圍,而盟友都離開了。換作別人,若只剩自己孤零一個,也許會考慮改變立場,但大衛卻發出求救信號。他不會撤退。──《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二1在這堸@誠一詞,希伯來文是hasid,意思是立約的子民中一個成員,他尋求去反映,向神回報hasid,就是祂曾向祂的百姓所顯示的。因此,虔誠人與忠信人是相似的。。──《每日研經叢書》

 

【詩十二2「人人向鄰舍說謊;他們說話,是嘴唇油滑,心口不一。」

    這埵C出空話、好聽的話、心口不一的話。這堛獄℅嚏A更準確的譯法為「空談」,這個詞包括虛謊在內,但也涵蓋不真誠、不負責任的話,這類話語使得人類的交談變成低廉、腐化。嘴唇油滑,直譯為「平滑」:它會帶來舒服的感覺,使人愈發想聽(因為不能缺少它的安慰),結果卻更能令人致命,以色列後期的歷史便是明證(賽三十10;約五44)。心口不一(直譯:「一顆心、又一顆心」)有力地指出心口不合之言的來源,為「雙重心思」──因為欺騙者會成為自己的受害者,他的性格沒有真理來統一。──《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二3「凡油滑的嘴唇和誇大的舌頭,耶和華必要剪除。」

    驕傲人誇口,不想有神聽他一切的話,有神將來審判他。主耶穌會說,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馬太十二36)。人說不當說的話是有限制的,不久神將人的生命抽回,立時那油滑的舌頭,就不再言了。──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十二4「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得勝,我們的嘴唇是我們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

    聖經並不低估誇大之辭的威力;神要親自令其沈默。雅各書三5也許是想到這堬3下半節,舊約則從頭到尾有許多例子,可說明這個武器的威力:從伊甸園的蛇,到預言中那未來的逼迫者──他的「口……說誇大的話」(但七2025)。新約也談到這題目,如:彼得後書二章;啟示錄十三章。啟示錄中的獸會與一個假先知同盟(啟二十10),並非無故。──《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二5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歎息,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安置在他所切慕的穩妥之地。

他所切慕的穩妥之地,是一非常簡潔的希伯來片語。切慕直譯作「噴氣」或「喘息」,可有敵視的意味[如:結二十一31(希伯來聖經36],因此有 AVRV的譯法;但是若以渴慕來解釋其結構,比較簡單,RSVRV小字,及大部分現代譯本都採取此譯法。──《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二6「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如同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

「應許」(和合:言語)直譯為「話語」,其概念不僅包括剛才的允諾(5節),也包括第14節所論之人所說的截然不同之言。此處的對比為,紮實的財富對空洞的象徵(2a節),準確的真理對諂媚、模稜兩可和誇大之言(2b4節)。泥爐(A furnace on the ground)是指泥土製的坩堝。有人反對說,譯為地(ground)的字,通常不是指以土地為材料,但達戶提出很好的辯證,並且指出,有時此處的介系詞(l#)有「從……而來」(from)或「以……製的」(of)的意思。──《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二6 泥爐】譯作爐子的希伯來語字眼在聖經中只出現一次。上文所提到的銀子,證明本節所指的是提煉金屬用的泥制坩堝。埃及壁畫中可以找得著坩堝,考古學家也挖掘到泥制的坩堝。──《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十二7「耶和華阿,你必保護他們,你必保佑他們永遠脫離這世代的人。」

保護我們(和合本作他們)是取自七十士譯本;希伯來文的代名詞是「他們」。若希伯來經文是正確的,這堙u他們」可能是指神的應許(6節),亦即「保守他們」。第二個祈求,保佑我們(和合:他們)的讀法,希伯來文聖經和七十士譯本都相同。世代在此指「那一類人」(JB)或「那一圈人」(參十四5,二十四6;箴三十1114,希伯來文)。──《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二8「下流人在世人中升高,就有惡人到處遊行。」

下流有兩方面的意思:下賤(參,耶十五19,「下賤」與「寶貴」相對),及可恥的放縱(參,箴二十三20,「好吃肉的」;申二十一20)。一旦「無用、輕浮之人」(士九4AV)被人吹捧、抬舉,那些愛炫耀的惡人便立刻會抓住機會「耀武揚威」(NEB──因為希伯來文第8節意指不是潛行,乃是公然昂首闊步。話語的爭戰不是小事;若在此軟弱,仇敵便會趁虛而入。──《丁道爾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