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五篇拾穗

 

【詩十五1「耶和華阿,誰能寄居你的帳幕?誰能住在你的聖山?」

    帳幕一字,令人想起兩種情境:一種是正式的敬拜與獻祭場合(出二十九42),聖山強調這一點;另一種則指慷慨好客的帳棚生涯,寄居與住表明了這一點。詩篇常將這兩個觀察混合在一起,將崇拜者視為期盼得住處的客旅,將前來敬拜視為歸家(如:二十三6,二十七45,八十四1以下)。如此一來,誰能寄居……?的問題,就顯得更發人深省,因為每個人都將個別與主面對面,而「罪孽不能成為諈獄垂」(五4NEB)。──《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帳幕”指聖殿。“聖山“指錫安山(看二6)。

         問題是:誰能來到耶路撒冷神的聖殿(“聖山”;二6)來朝見祂呢?

         朝聖者的問題:誰能住在神的聖山(錫安山)?

         耶和華啊。本詩一開始就指出神是主人。的住所歡迎什麼樣的客人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有十一項(見詩24:3-5;賽33:13-16;亞8:16,17)。

         寄居。指暫時做客,而不是長期居住。

         。指長期居住。什麼樣的客人才有資格成為神住處的永久居民呢?

         你的聖山。見詩2:6注釋。本句所暗示的高度說明完美的品格遠超過普通的品格。要獲得蒙神悅納的品格,就要攀登到平凡之上。

       本篇為進殿詩,幫助來聖殿敬拜的人明白入殿的禮儀。進殿詩中列有十要,例如行為正直、作事公義,以至不放債取利、不受賄賂。這首詩後來應用到個人親近神應有的品德上。

     1節為朝聖者發問,25節為答覆,5節下半為對遵行者的應許。

         15:1-5  這是一篇朝聖的禮儀詩,是選民進入聖殿時所唱的。

         詩一五 大衛形容有資格在聖山作客之人的品格。第1節那同義的平行問句在下文得到十一個答案,當中描述義人的品格是:在行為、言語、態度和財政上都是正直的。這些品格不是人天生所擁有,而是神所賜予的。

 

【詩十五2「就是行為正直,作事公義,心裡說實話的人。」

    他的品格:真誠。希伯來文ta{mi^n譯為無可指責(和合本作正直),似乎稍嫌消極;其含義為完整,或全心全意而紮實。第二個字,公義,是舊約道德的根基;這絕非陳腔濫調,因為有一些倫理體系不以這一點為基礎,而是建立於快樂或自我滿足的追求之上。

最後一個詞,真誠,意指確實、可靠,不單是正確而已。這個人所說的話,能代表他自己(與十二2,賽二十九13成對比)。──《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行為正直。第2-5節是對第1節兩個問題的具體回答;先用肯定句(第2節);後用否定句(第3-5節)。“正直”的原文tamim有“完美”,“沒有欠缺”的意思。神叫亞伯拉罕作完全人(“tamim”,創17:1)。他是《舊約》裡的完美人物之一。神對基督徒也有這麼高的標準(太5:48),並承諾説明達到這個目標。

         作事公義。見約壹3:6-10

         心裡。真正的基督徒說話絕對誠實。他的信仰在心中有位置,並從口中忠實地說出來(見箴4:23)。

         本節是對第1節問題的概括性回答。答案不在禮儀和形式,而在高尚的行為所表現的品格。

       25 答案是:生活與行為都順服神的人。

     2節指出住在神聖山的人應具備的資格,而3-5節則用實例加以說明2節的含意。

 

【詩十五3「他不以舌頭讒謗人,不惡待朋友,也不隨夥譭謗鄰里;」

    他的言語:受約束。讒謗一字的背景為「走來走去」,窺探各樣事情,或到處散播流言(如:希伯來文的創四十二9以下;參另一種表達,利十九16)。其意義比較接近傳播醜聞,而非造謠中傷。譯作朋友的希伯來文,其含義隨上下文而異,這媔是指「另一個人」;這種公道的態度更合乎全文,而不是形容狹義的對友人忠誠。最後一句話中,隨夥毀謗可以指「投以輕蔑之辭」(參,葛利紐),或指「雞蛋堿D骨頭」,不必要的挑剔(參,克巴確克)。箴言十12說:「恨,能挑啟爭端;愛,能遮掩一切過錯。」這整節正能伸張其意。──《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讒謗人ragal)。參雅3:2-11節。猶太人的傳統認為誹謗人就是否認神的存在。《塔木德》說:“我(神)和他(誹謗者)不可能一起住在世上。”

       不惡待朋友。不傷害朋友。“朋友”可以指任何與我們有關係的人。

     不隨夥譭謗鄰裡。不隨便相信有關他人的壞話,不傳播有關他人品格的流言,在生活上遵循那黃金之律(利19:18;太7:12)。本節的三個否定句是接在第2節的肯定性概述之後的。

 

【詩十五4「他眼中藐視匪類,卻尊重那敬畏耶和華的人。他發了誓,雖然自己吃虧,也不更改。」

    他的同伴:劃清界限。第4a節看來頗累贅的句子,其實就是講忠誠。這個人不是在將自己與別人比較,只是在表明他的立場:宣告他所愛慕、所秉持的原則是什麼。創世記十四1724所記,亞伯蘭對兩個王的態度,可以說明這點,以及必須付出的代價為何。在匆促起誓方面(4c節),這堛滬n點是自己吃虧,不是讓別人遭損(與耶弗他或希律的困境成對比);雖然如此,箴言六15教導說,在發現自己的錯誤後,是可以懇求對方開釋的。所應許的事並沒有推翻;對方仍然可以堅持;因此這條中庸之道還是可敬的,值得去嘗試,以避免步入輕易放棄或愚俠式的耿直兩種極端。在哥林多後書一1523,保羅有更進一步的解說,他不僅將優柔寡斷與負責任的修正看法作一區分,而且也認為,在某些情況下,持守諾言的字句,與達到真正的目的,二者也有區別。──《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藐視”。即鄙視,看不起。參看第十章13節的腳註。

       藐視。不要與“定罪”混淆。理想的人會正確評價他人,看到實際的品格,不掩飾罪惡。他不惡待譭謗他人(第3節),對所有的人行義。他冷靜地判斷問題。“如果實行這樣的原則,就會產生多大的社會變革啊!”(大衛森)

     尊重。他不在乎人的等級,膚色和其他區別人的條件,卻尊重真正跟隨神的人。他視同胞的真正信仰,高過他的出生或地位。

         敬畏yara)。“敬畏”是智慧的開端(詩111:10;箴9:10)。

         自己吃虧。他一旦做出承諾,或簽下合同,即使吃虧,也要信守。“他一諾千金。”

 

【詩十五5「他不放債取利,不受賄賂以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動搖。」

    放債取利(5a節)在聖經中遭定罪,不過並不是指一般的商業行為(參申二十三20;太二十五27140),而是指在弟兄遭難的狀況下,仍然藉他圖利,這可由申命記二十三19與利未記二十五3538的對比看出。後面這段經文同時禁止賣食物給他以取利。在家庭中,軟弱者需由家人承擔;在家庭之外,律法允許人隨意處理,但禁止勒索,鼓勵慷慨(參,出二十三9;利十九3334)。本篇看不出對弟兄與有需要的陌生人可作差別待遇。

  5c.他的地位:保證安全。此處的思路超過了進門、受到歡迎;其實第1節的問題,是問可否住宿,而非可否進入,因為本篇所描寫的品格,是神要塑造在人身上的,而不是祂可從人身上找到的。詩篇中常用動搖來描寫安全受威脅(參,如:十6,十三4,原文);要得保障,不是投靠強者,乃是堅心信賴神,如:十六8,四十六5,六十二26。惟有如此,本篇的最後一個希伯來字的意義,才得充分發揮:「他將不動搖,永不。」──《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正直人事事順利,又能與神相交,事業發達。“放債取利“:參《利未記》二十五3546;《申命記》二十四1013.

       “放債取利”。參看利未記二十五章3546節和申命記二十四章1013節的腳註。

     「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動搖」:是全篇的結論;這樣的人不但可以住在神的聖山,且獲神的保護和照顧。

         放債neshek)。“利息”。這是合法的,而不是高利貸。希伯來人不可向窮人收取利息,特別是貧窮的以色列人(出22:25;利25:35-37;申23:19),但可以向外人收取利息(見申23:20)。定這種區別似乎是為了讓希伯來人相互視為兄弟。如果收利息,就失去了兄弟的情分。遵守這種倫理理念,會達到更高尚的品格。

         不受賄賂。他不損人利己。聖經禁止受賄(見出23:8;申16:19;參箴17:23)。一個好政府的生存,靠的秉公行義。賄賂會毀掉好的政府。

         永不動搖。這是對第1節問題最終簡潔的回答。一個具備2-5節所描述之品格能成為神的客人。他站在可靠的基礎上,“永不動搖”。“有穩固根基!”(《讚美詩》505286首;見太7:24,25;參詩16:8

         這就是在神和世人眼中真正基督徒的品質。

 

【思想問題(第15; 16篇)】

 1 居聖山之人(15:1-5)的品格也是基督徒應有的品格麽?你在那方面要更多的追求呢?

 2 大衛祈禱的時候,有很強烈的信念,這信念是什麽?參16:2。在這前提下,他避免什麽?見4節。堅持什麽?見7-8節。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材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