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二十二篇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詩二十二1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為什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

    為什麼……?我們的主在十架上呼喊神為何離棄祂(是用祂的母語亞蘭文說出這一節經文),意思似乎是指當時此事為一客觀事實,即祂替我們承受了與神隔離的懲罰,「為我們成了咒詛」(加三13)。不過,對大衛而言,這句話的意思可能與第二行的含義相近:為什麼遠離不救我?……因為詩篇用這類詞彙都是指實際的事,而非理論:參,「記念」、「垂聽」、「醒來」。這並不表示缺乏信心,亦非關係破裂,而是當神平日所彰顯的保護與同在隱蔽不明,仇敵卻逼近身旁時,所發出的困惑呼喊(就像那完全正直的約伯,受苦時的呼聲)。──《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2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你不應允;夜間呼求,並不住聲。

    並不住聲照原文的意思就是:在我裡面沒有停止的可能。──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二十二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詩二十35……。大衛不再沈溺在自己的憂愁中,這樣只會使他愈陷愈深;他向「那比我更高的磐石」伸出手來(諡O強調語,45節的「倚靠諢K…哀求諢K…倚靠諢v,從其位置看來,也都是強調語,如 RSVNEB的譯法)。更重要的是,他走向那最堅固的根基:提到神是聖的,並且會眾正在讚美祂……這堨D要不是讚美神的憐憫或垂聽懇求,雖然這類讚美自會隨之而來。他也定意去回想從前(45節)其他人得到過的幫助。──《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4我們的祖宗依靠你。他們依靠你,你便解救他們。

 

【詩二十二5他們哀求你,便蒙解救;他們倚靠你,就不羞愧。

 

【詩二十二6但我是蟲,不是人,被眾人羞辱,被百姓藐視。

 

【詩廿二 6我是蟲不是人有何表意?】

答:這是詩人大衛在遭到苦難之時,于祈禱中向神所發出的呼聲:「但我是蟲,不是人,被眾人羞辱,被百姓藐視」。這裡所題到的蟲Vorm在原文中,乃是指為一種蠕行之紅色小動物。(參賽四一 14)。無骨,有多數活動環節,以成其體幹,而無肢體。人將其殺死,擠出液,可以作成紅色的染料。大衛在被眾人羞辱、藐視、嗤笑。急難臨近,以致精力枯乾,極為孤單困苦的景況之下,(詩廿三1671115),來以蟲喻己身。表示渺小軟弱,毫無能力,極其卑微,為人所賤視和鄙棄,(詩廿三1318)。因此亦可為預言基督耶穌,祂以降卑軟弱的身體,命定被殺流血,為人塗抹罪汙,代替人的過犯。多受苦難,被人譏笑淩辱,欺壓抵擋,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極其憂傷痛苦。(伯廿五6;詩廿二11618,太廿七46;路廿三3336,腓二8)。——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詩二十68但我……。人的譏諷傷他至深,因為他的心屬於他們,關懷他們。大衛和他那更偉大的後裔,都具同樣的特色,就是不會氣派十足地冰冷待人,而有一顆溫暖、易動感情的心;不過耶穌不是可憐自己,乃是轉而憐恤他人。「當為(你們)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請注意第8節,這是不信者典型的辯論:如果神存在,祂存在的目的乃是為滿足我們的需要(參,「吩咐這塊石頭」,「從這婺鶪U去」,「從十字架上下來」)」。第78節的姿勢與話語,在加略山上再度一模一樣地出現(太二十七3943)。──《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7凡看見我的都嗤笑我,他們撇嘴搖頭,說:

 

【詩二十二8「“他把自己交托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救他吧!耶和華既喜悅他,可以搭救他吧!

 

【詩二十二9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詩二十二911……。在第35節,大衛曾專注於神的榮耀與名聲,現在他則反覆思想神對自己這一生中的眷顧。神不是他偶然間認識的,只會對他敷衍了事。參一三九1316;約伯記十812。就保守我平安(RSV)與「就使我有倚靠的心」(RV、和合),這兩種譯文關係其實很密切,因為有根有基的信靠和平安是同時並存的。此外,從耶利米書十二5下(「跌倒」,與和合本所譯「安穩」不同)看來,這個希伯來動詞的基本意義或許是傾斜躺下(參,本詩第10節「我被拋在手堙v,和合本作「被交在手堙v);因此 NEB譯為「將我放置於」。或許最好的譯法是 JB:「將我交託給我母親的胸懷」。──《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你手裡,從我母親生我,你就是我的神。

 

【詩二十二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急難臨近了,沒有人幫助我。

 

【詩二十二12有許多公牛圍繞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

 

【詩二十二12 巴珊的公牛】巴珊是約但河東極肥沃的地區,以出產羊和肥牛著稱。這個畜牧業的重鎮不但有嬌養供售賣的牛只,更有一種兇猛未經馴養的流浪野牛。法律文獻反映當時人有被牛角抵觸的危險,並且牛只亦不時會走到街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二十二1218窮凶惡極的咆哮圍攻。這是經常發生的景象:強壯的逼迫軟弱的;多數人脅迫一個人。此處以獸類描寫群眾(公牛、獅子、犬類、野牛),但人的情形豈不正是如此,只是有時稍微巧飾,有時則公然殘暴,像加略山一樣。從上下文看來,人會這樣互相對待,有一些原因:對那些作出嚴重聲明的人感到氣忿(8節);盲目的群眾心理(1216a節;參,出二十三2);貪婪,甚至只為佔小便宜(18節);扭曲的喜好……專愛看殘忍的情景(17節),只因為罪就會殺人,而罪人心埵s著恨(參約八44)。

  雖然若將第1415節單獨來看,可能僅是一次重病的描述,然而上下文講到一群人的敵視,所敘述的各點,可能意指基督的受鞭打與釘十字架;事實上,第1618節的含義,則必須等到這件事發生,才令人恍然大悟。──《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13它們向我張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詩二十二13 獅子】歷史記載獅子有被人養於籠中,放出來供狩獵之用。亞述文獻記載違背誓言的人被困入安置在市中心廣場的猛獸籠中,被吞噬示眾。主前七世紀的另一個亞述文學,有一段落與本段的關係較為密切。該段落以獅子坑形容國王身邊與作者對立的兇惡大臣。有一個巴比倫智慧文學中,瑪爾杜克神象喻性地封閉(給牠上口套)獅子(欺壓者)的口,以制止牠的吞吃策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二十二14我如水被倒出來,我的骨頭都脫了節,我心在我裡面如蠟熔化。

 

【詩二十二14 骨頭脫節】「脫節」是稍加詮釋的翻譯,希伯來原文直譯是「離散」(相似的動詞形式只在三處經文中出現:伯四11,四十一17;詩九十二9),即成群的猛獸吞吃獵物,每只各自分得一塊的樣子。古代近東有些文化有二階段安葬的習俗。遺體首先(在墓穴等地)攤開安放,直至化為白骨為止;這時再將遺骨埋葬在最後安息之處。即使身體被野獸所食,骨頭若能收集,這人仍可得到正當的葬禮。如此,亞述巴尼帕說他懲罰敵人的方法,是將他們的骨頭拿出巴比倫,四散於城外。他又誇口說要掘開敵國先王的陵墓,丟散其遺骨,「使他們的鬼魂受害不得安息」。進一步資料可參看:詩篇五十三5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二十二15我的精力枯乾,如同瓦片;我的舌頭貼在我牙床上。你將我安置在死地的塵土中。

 

【詩二十二16犬類圍著我,惡黨環繞我;他們紮了我的手、我的腳。

    他們紮了或只譯為「紮」,這個希伯來字很難解,但這是最可能正確的譯法。支持此譯法的一個有力論證,便是七十士譯本也認為是如此,而這個譯本完成於主釘十架之前兩世紀,因此是沒有偏袒的見證。所有主要的譯本都不同意馬所拉經文所加的母音,(這是在基督教時期才加在經文上的),因為在此不甚符合文意(見 RVRSVNEB的小字),而大多數譯本都與七十士譯本一致。「紮了」之譯法所未能解決的語文困難,其他方式所作的更改(如:「捆了」或「亂砍」)也無法解決,只是將一個普通的希伯來動詞(挖、鑽、紮),換成假設的動詞,以避免對十字架的明文預言,而這些假設的動詞只見於亞喀得文、敘利亞文,和亞拉伯文,並不見於聖經的希伯來文。──《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16 犬類】本段將狗等同于惡人。雖然在極早期的新石器時代,近東已將狗只馴養,狗依然是經常在城鄉郊外(詩五十九614)或城內街道(王上十四11)垃圾堆中覓食的食腐動物。因此,「狗」字在聖經之中往往有嘲笑輕蔑的意思。然而古代近東各處地方可能未必如此。亞實基倫發現了一個波斯時代的大型狗墳場(顯然與祭儀無關),有七百多個墓穴。信奉祆教的波斯尊崇狗類,但不把牠們葬於墳場。狗(特別是小狗)是安那托利亞和美索不達米亞避邪和淨化禮儀的要角。屬安那托利亞的赫人以及腓尼基很多祭儀人員(他們在以色列遭受嚴譴)都被稱為「狗」。最後,美索不達米亞人認為犬類是有醫療用處的。事實上,美索不達米亞的醫治女神甯卡拉克經常是以狗像作為代表。又請參看:列王紀上二十一19──《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二十二16 對手腳的描述】解釋本節對手腳的描述十分困難。傳統譯作「紮」的希伯來語動詞全本聖經只是在此出現,並且若不修訂原文(將 k'ry 改為 k'rw),也不能如此翻譯。按照現有的寫法(k'ry),本節表示詩人的手腳「好像獅子」。部分解經家因此認為這句話的意思,是詩人的手腳好像被擒的獅子一般,被綁在擔挑之上。可惜現存所有獵獅場面的繪畫和描述,都沒有顯示是如此搬運獅子的。若是一定要將這字(k'ry)視作動詞,合宜的物件必須從與希伯來語有關的閃族語言中挑選。可能性最高的一個類似亞喀得語和古敘利亞語的同源字,其意思是「收縮」或「枯萎」。亞喀得的醫藥文獻描述的病症之中,有一樣是手腳皺縮的。馬太福音二十七章對這字的詮釋沒有幫助,因為它沒有提到本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二十二17我的骨頭,我都能數過,他們瞪著眼看我。

 

【詩二十二18他們分我的外衣,為我的裡衣拈鬮。

 

【詩二十二18 為衣服拈鬮】羅馬士兵雖然有權奪取罪名成立之犯人的衣服(士兵為耶穌的裡衣拈鬮賭博),卻沒有證據證明舊約時代在處決中監刑的士兵有這種權利。但無論如何,現有資料證實這時代的戰利品有時是拈鬮分配的,因此,人死時衣裳會如此被分,也不是難以明白的事。應當指明的一點是,本節沒有說拈鬮分衣的是行刑的人。處理遺產的程式亦經常使用拈鬮的方法,將產業分配給繼承人。美索不達米亞一首哀悼詩歌就表達了這一點。躺在床上彌留的人哀歎人還未死,財物已經被人分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二十二19耶和華阿,求你不要還離我;我的救主阿,求你快來幫助我!

我的幫助(19節,和合:來幫助我)是一個很少見的字。──《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1921……。這是幾個「你」段落的最高潮,也是全詩的轉捩點。第一次的「但你」刻意以客觀的筆法來寫(35節);第二次這種成分就比較少(911節);第三次則是一連串緊急呼籲,因為敵人似乎要撲過來了,他們一副兇狠、汙穢、貪婪、來勢洶洶的模樣。──《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20求你救我的靈魂脫離刀劍,救我的生命脫離犬類,

    我的生命直譯為「我惟一的一件」……我所剩惟一之物,我最親密的財產;參 NEB,「我可貴的性命」。由此看來,犬類之力是何其有力的猙獰對比。──《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21救我脫離獅子的口;你已經應允我,使我脫離野牛的角。

    惟獨RV的譯文表達出那突然間戲劇化的轉變,希伯來文是由最後一個字呈現出來。我受苦的靈魂(和合本未如此譯)是一修改的譯法,希伯來經文只有一個完成式的動詞。若這個經文正確,則此一單字是一聲呼喊,迎向那最後一分鐘才出現的拯救。「……脫離野牛的角。──已經──應允──我!」──《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22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讚美你。

 

【詩二十二222625節描述了這些經文的背景,因為律法鼓勵許願的人,若他們的禱告得到應允,便要向神有所表示,以獻祭來還願,事後並舉行慶賀宴會(26節),可能延續兩天之久(利七16)。他們的快樂不應該只由自己或家人享受,更應該邀請他們的僕人,和其他有需要的人(參26節),尤其要請利未人,來與他們一起在耶和華面前同吃同喝(申十二1719)。他們也必須告訴會眾,神為他們做了什麼事(22節;參四十910,一一六14),並請會眾同來吟唱類似這堛爾祧g(參三十四3及隨後的見證)。

  但是希伯來書二1112指認第22節為彌賽亞的話,說祂「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因此祂不僅高高在天,且站立在「會中」(22節),而在祂的感恩宴會上,謙卑人也受邀來吃得飽足(26節),並且永遠活著(26節,這不只是一種口頭說法,而是實際狀況)。──《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2731現在,大衛的言詞溢出了一般感恩之語的疆界,而論到一位王(祂的命運會影響許多人)。祂得拯救之後的成果超越非凡,從前面為祂賓客的祝福──「永遠活著」(26節)──已可見一斑。如今,這成果更在時間與空間中散播,直到耶和華得到萬邦的朝拜(2728節),並令驕傲者臣服(29節)。第29節,若按希伯來經文的意思,如 RV所譯:「所有地上的肥胖人都將吃而敬拜」,則與第26節形成極有意義的參照;意即,這些現世自滿自足的人,原來沒有資格獲得永生(26c29c節),若他們想要得著,就必須放下他們的高傲,與謙卑人同到宴會中(參26節)。

  最後,異象延展至尚未出生的後代(3031節),這些話預見了十架福音的宣揚,就是重述神的作為如何彰顯出祂的公義(或譯拯救,這是本字的次要含義)。本篇詩以被棄絕的呼喊為開頭,而以衪已經作成了(和合本作衪所行的)一字為結束,這個宣告十分接近我們主的偉大呼喊:「成了!──《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二十二28因為國權是耶和華的,他是管理萬國的。

 

【詩二十二29地上一切豐肥的人必吃喝而敬拜;凡下到塵土中不能存活自己性命的人,都要在他面前下拜。

 

【詩二十二30他必有後裔事奉他,主所行的事必傳與後代;

 

【詩二十二31他們必來把他的公義傳給將要生的民,言明這事是他所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