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二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二1】「外邦為什么爭鬧?」

對于這個問題,在圣經里立即給我們答案。這都因「世上的君王一同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并祂的受膏者。」(詩2:2)世上的政權,他們彼此間的敵意,無論是如何的猛烈和厲害,但他們的內心,卻聯合一致于一個共同的目的,那就是抵擋基督的統治。我們從表面上觀察,以為地上的政權,有些是坏的,有些是好的,但圣經卻明确的指出,無論是好的或是坏的政權,它們的背后都被「這世界的王」(約16:1114:30)所操縱著,因著這「世界之王」的煽動,世上的各种政權便竭力掙扎,想要完全脫离基督律法所加在他們身上的制裁和判決,他們不要仁愛,不要謙卑,不要真理。他們喊著說:「讓我們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詩2:3

因此,神笑了。全部圣經只在此處題起神笑了。因神已建立祂的君王,在錫安祂的圣山上了。早期的教會對基督的主權和統治權,都有非常透徹的了解。今天我們的處境,是更需記牢這一件明确的事實——基督獨一無二的主權和統治權。或者,在不久的將來,也許在我們今生的年日中,主就要「用鐵杖來牧列國。」我們的工作和本分,是要勸告世人,「務要省悟作聰明人并要完全信靠祂!」(詩2:10-12)——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詩二13籌謀虛妄的事】天下邦國,各自為政、放縱、不服從神的政權,被造者向創造者表示反抗,以至於世界混亂不安,人心敗壞到極點,無神主義的猖獗,因此詩人說:「外邦為什麼爭鬧?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他們所謀的是與基督為敵,正如當年猶太人把基督釘在十字架上一樣。

詩人希奇這些被造的人,倒反背逆他們的神,人類背逆神就不如普通的動物,如以賽亞書一章3節說:「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卻不認識神。」

令人驚愕的是,地上邦國要聯合起來敵擋神,要擺脫他的主權!假若天下各邦國知道神已經賜恩典,必然低頭下拜樂於遵從;但是世上各邦國一直在敵擋神作他們的王「我們不願意這個人作我們的王。」(路十九:14)他們敵擋神又敵擋神的受膏者「基督」,認為神只不過是「抽象的存在」。

西班牙早年為要紀念羅馬皇帝戴奧盔先(Diochetian)摧殘殺害基督徒的「勳業」,曾建了二個碑石,以為他已把整個基督教催毀了,其實今日立碑的人已歸入塵土,但是基督徒和基督教卻更興旺,可見立碑人是向神存虛妄的心。又希特勒掌權的時候,殺害了六百多萬的猶太人,卻也因此處決了自己的命運,但神向亞伯拉罕所立的約,時至如今仍在生效;又如猶大因不肯認罪悔改,而自縊身亡,彼拉多不到幾年之後便發了瘋狂病,天天喊著要把他手上的血洗去,因此那些反對神的受膏者,都不能得到良好的結局。——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二46神的主權】除非人遵行且順從神的主權,否則決不可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有自由而沒有主權,就成了無政府狀態的國家,有主權而沒有自由,則成了奴役國家;在主權內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英國神學家福賽斯所著的書說:「生活的目的,並不是去尋找你自己的自由,而是尋找你的神。」一位運動員,除非遵從教練所授的技能,否則他就無法熟練地運用其技巧來參與競賽,學生必須遵從師長的教導,學徒聽命于師父,同樣,真理的自由是聽命且行在神的主權中。

    神向惡人發笑,證明神有權柄刑罰一切作惡的人。尼布甲尼撒雖把聖殿內潔淨的器皿擄到巴比倫,神卻明明看見,故到了時候就叫伯沙撒王看見牆上有手出現,和寫在牆上的字,使他驚惶失措,同夜他就喪失了生命.那就是藐視神的結果。

從前在羅馬帝國曾有卅多個皇帝及他們部下熱心逼迫基督教,他們均有了他們當得的結局。有一位因行兇而變成顛狂,有一位被自己的兒子所殺。一位眼睛瞎了,一位被絞刑勒斃,一位被敵人擄了,死得很慘,一位害了一種怪病,全身奇臭,而永洗不淨,有兩位自殺,有五位被親族所殺,另有五位死得極其淒苦,有八位均在戰場上陣亡,或為敵人所害,這些事都陳明在歷史中,神的忿怒委實可怕。

總之,世人與神為敵,好比以卵擊石,他們正當聲勢洶洶之時,但神要嗤笑他們,怒中斥責他們,且在怒中毀滅他們。

舊約中記載以利沙的僕人「看見車馬軍兵圍困了城,僕人對神人說,哀哉!我主阿!我們怎樣行才好呢?神人說,不要懼怕,與我們同在的,比他們同在的更多。以利沙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開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見!」於今末世敵基督時代裡,我們要像以利沙的禱告,求神開我們的眼目,看清楚神永遠的主權。——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二6順從誰】「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

  對基督的意向如何,決定人的前途。
  世人在許多事上,各為自己的利益,會互相衝突,難以協調;但是,在敵擋主的,在反對神的事上,可以同心,因為他們同在那惡者的權勢之下,對他們共同的主子效忠,不容一家一國有內爭。
  使徒們看見黑暗勢力大結合的事實:本來希律王和巡撫彼拉多,有政治利害的衝突,“從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路二三:12);羅馬佔領軍和猶太公會,外邦人和以色列民,長久存在著民族立場的差異,互相鬥爭;撒都該人和法利賽人,祭司和文士,在宗教見解上,冰炭不相容;但耶路撒冷發生過僅有的一次團結,就是在反對耶穌的事上,各幫各派匯合,成為一股洪流,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主耶穌基督復活以後,信徒日益增加,他們又合力迫害主的教會。(徒四:24-28)這說明了甚麼事?顯明了人的邪惡,也顯明神的定旨和先見,藉祂的先知記在聖經堙G

  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
  要敵擋耶和華,並祂的受膏者,說:
  “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

  悖逆的人類,不願負主的軛,卻甘受撒但的奴役,作它的工具,與神為敵。他們在認真的爭鬧,謀算,設計,籌畫,經營運作,緊張的動員所有的力量;但想不到的反應,是神並不緊張,看世人像轍中張牙舞爪擋車的螳螂。祂又笑又怒: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
  那時,祂要在怒中責備他們,
  在烈怒中驚嚇他們,說:
  “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

  撒但還沒有到它的絕路,歷代以來,總是有反對神的事,更有許多人,甘於站在黑暗的陣營。但今天他們在哪堜O?他們不肯作窯匠手中柔軟的泥土,卻要作剛硬的瓦器,被神的鐵杖打成粉碎。(詩二:2-9;來五:5
  定意與神反對的人,結合在一起,畫分了“我們”,“他們”的界限。如果你不跟人而跟從神,就要準備被反對受苦。
  今天當選擇站在哪一邊:是在有聲有勢的黑暗陣營?或是順從復活的主,將來“用鐵杖轄管萬國”的那一位(啟二:27)?──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二7】「我今日生你。」

聖靈告訴我們,這是父神在祂兒子復活時向祂宣告的(參閱使徒行傳十三章三十三節)。我們的主從墳墓裡出來,走向代求者的座位,任何仇敵的憎恨都無權侵犯祂,完全無能為力了,死就成為真實生命的進路。主耶穌是從死裡首先複生的,我們也從墳墓的陰暗中,進入永恆的生命中。

有未來的永恆,那曾瞥見的,好似人注視太陽後,望向那裡,都有太陽的影像。說到有限的事,他會告訴你,沒有無限,有限是不可能的,也是無意義的。論死,他會說只有生;談時間,他說那只是永恆的影子而已。

我們的主耶穌復活,重生我們,使我們有生命的盼望,且必承受不會衰殘的基業。這是多麼令我們興奮的事,我們是復活之子,在基督裡我們已經站在復活的地位。我們的日光永不落下,月光也不退縮。神已經廢去那遍及各地萬邦的災害。

所以人的仇恨不必介意,他們一同圖謀惡事終必失敗,不能成事的,你縱受世界仇恨的壓迫,主復活的大能必帶你到祂的住所,使發酸的腿亦站立起來,失望的心重新振作。──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二79宣佈神旨】神的聖子宣告,世人的謀算不能改變神的旨意,雖然世人敵擋神永恆的計畫,但終必歸於幻滅,永不得逞。即使猶太人與外邦人聯合起來,把基督釘在十字架上,可是他們卻履行了「神的定旨先見」(徒二:23)。

耶穌基督是神,「你是我的兒子」,這在主的受洗(太三:17)以及在山上改變形像(太十七:5)時都應驗了。因此耶穌基督為神所生,他復活升天,以那榮耀的形體進到另一嶄新的生命和永恆裡,又他的復活與寶座是密不可分,即是神的兒子,他就配得坐在寶座上。耶穌基督不但是神的兒子及統治的君王,也是審判者(詩二89)。有一天他要再來,要粉碎一切邦國如同陶匠摔碎無用的瓦器。

在葛培理所著「與神和好」的第十章中,論及一件十分警惕人的事實:一九二三年,在美國芝加哥湖濱大酒家最豪華的客廳中,坐著當時美國最有聲望的八大富豪。一位是世界最大鋼鐵公司的總裁,一位是世界最大百貨公司的董事長,一位是經營小麥生意的最大資本家,一位是紐約股票交易所的主席,一位是美國總統府的顧問,一位是國際銀行的總裁,一位是華爾街最大商店的主人,還有一位是某種專利事業的所有人。這八個人聯合起來的財產,比美國國庫的財產還多。他們的名字是當時美國每個學生所熟悉的,人們常常以他們的成功作青年人的模範。但過了廿年後,鋼鐵公司的總裁施華伯一貧如洗,靠借債度日;經營小麥的資本家葛頓在國外身故,負債累累;紐約交易所主席惠特尼在監獄服刑;國府顧問鮑祿因患重病蒙大赦,出獄而死;華爾街的大商李法懋,國際銀行總裁富雷沙,及專利事業所有人顧魯吉皆先後自殺而死,這就是世界財產的虛空。

世人以為自己是真正的統治者,但世人只不過是泥造的器皿,是脆弱且易碎的。今日敵擋基督的外邦,有一天要成為他國度基業的一部分,但主耶穌拒絕接受由魔鬼而來的產業(太四8)。——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二1012聖靈的勸告】聖靈的勸告是要照神的心意行事。「當以嘴親子」(詩二12),希伯來人的風俗親嘴是表示恭敬順從、崇拜、親愛友好的心情。古代臣僕為要表達效忠他們的新統治者,就以嘴來親他的手和足。此經文屬靈含意是要對主耶穌基督、大衛的子孫,做一個忠心的僕人。

英國的戈登牧師他極擅佈道。有一天他做完工作回家,他收到二封信,一封是他的學生告訴他工作之困苦及如何欠債,欠了五十元,要求他替他祈禱。另一封則是一富有之信徒要給此牧師之生活費共五十元,戈登牧師便打算將此生活費轉給他的學生。當他剛送去郵局不久,他又收到一封黑人學生的信,告訴他同樣工作上的困難及欠卅七元五角。此牧師便打算將五十元分成二分,當他到郵局時,他發現忘了帶住址,結果沒法子,在歸途中他想起欠書店卅七元五角之書費,他打算去還清,不料書店說此卅七元五角早有人替他付了,此牧師便將此款送給那一位黑人的學生。今天欠多少,神給我們多少,神要我們絕對信賴他。摩西帶百姓出埃及,得神之恩不多也不少。我們要去學習如何仰望神,在神之恩典下,如同在沙漠中,雖有困難,但神必將他豐盛之恩典賜給我們。

如果世人不聽從基督的訓誨,這恩典的時候快過去了,當主耶穌的震怒臨到時,都將滅亡;若接受他的救恩,「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

最後以動人的故事結束:在邊區的一個市鎮上,有一匹馬正拉著一輛四輪貨車往前行,忽然,這匹馬脫了韁奔命地往前跑,而車內還坐著一個孩童,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有一位青年人目睹這情景,立刻冒著生命的危險去追那匹馬,最後終於把馬車穩住了。

這孩童獲救以後,長大竟成了一個不法之徒。有一天,他因犯了重大刑案而來到法官面前受審,這位囚犯很快認出那位法官原來就是當年拯救免於一死的青年;基於過去的經歷與感受,他懇求法官開恩,可是法官席的判決聲壓住了他的懇求:「是的,我以前是你的恩人,但今天我是你的法官,我必須判你絞刑。」——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