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四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1】「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
  這是一個最偉大的見證。他的感謝不是因為從苦難得到釋放,乃是因為苦難得到釋放︰ 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他告訴我們︰人生的困苦,就是人生寬廣的來源。
  經上記著約瑟在牢獄中 “…被鐵捆拘(詩10518)。約瑟所需要的正是鐵。他以前在父家所看見的只是燦爛的黃金。他所享受的是青年時代的美夢,這種美夢唯有使他的心地變成僵硬,而人的悲哀,是他所不能想像的,人生的痛苦,是他所不能同情的。我們也象約瑟一樣,需要鐵來寬廣(擴張)我們的度量。使我們與廣大的人群聯結的不是金鏈,乃是鐵鏈,金不過是夢幻,鐵才是經驗。使人類親如骨肉的聯系因素,不是歡樂而是悲哀;不是金而是鐵。
  啊!我的己哪!如果你要寬廣,你必須先去受苦。約瑟的牢獄,是約瑟登寶座的路徑。如果你自己沒有被鐵捆拘,你就不能取去你弟兄的鐵荷。神用悲哀的鐵鏈約束你,為要使你寬廣。(擴張)你生命的工具。這是你生命上的陰影,也是你光榮之夢的真正實現。不要抱怨陰影它比你的夢含有更大的啟示。不要以為監獄生活桎梏了你,你的桎梏就是翅翼,帶你飛入人群的懷抱裡。監獄的門可以通往乾坤萬有的中心。神以悲哀的鎖鏈捆縛你,寬廣(擴張)了你的人格。
  如果約瑟不做埃及的囚犯,決不能做埃及的宰相。他腳上的鐵鏈,引進了他頸上的金鏈。——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

【詩四1對神禱告】大衛當時的對敵都是那些在國中居高位的,被稱為「上流人」,把大衛批評得一錢不值,也正圖用詭計陷害大衛,無中生有破壞大衛。大衛處於這樣「困苦」情形下,只禱告神替他主持公道,顯為義,替他洗雪伸辯。

摩勒(George Muller)說:「經過大的試煉,始有大的信心;許多人遇到困苦患難,就以為到了絕境,灰心喪志,但神常使人絕處逢生,反而為他開了更通達的道路。」

在「天路歷程」這本書裡,有一段敘述一個基督徒行天路行到一處,遠遠看見路旁蹲伏著兩隻獅子。他很驚慌,不敢前進。當他感到進退兩難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了傳道人所說的話。因為不久之前,傳道人曾囑咐過他,以後無論遭遇什麼危險困難,應該跪下禱告求神解決。當下他便跪下禱告求神指示。禱告完畢,他的心也就平靜下來了,忽然他聽見有微小的聲音對他說:「不要怕,前面的兩隻獅子,是不會傷害你的,你只管前進吧!它們是用兩條鐵煉捆綁著的。只要你行在中間不偏左右的話,它們沒法傷害你的。」於是基督徒有膽量有勇氣繼續前行。到了兩隻獅子的地方,果然毫無危險。他憑著信心,便安然渡過了。

讀者們,今天你的困難,也許就是看見前面有兩隻兇惡的獅子吧!但它們沒法傷害你的,只要你行在神的旨意之中。繼續前行吧!

可惜許多基督徒因為看見前面有兩隻獅子——困難與阻礙——就退後,或走別的路,以致離開神的領導。當日亞伯拉罕就是因為遭遇饑荒,而偏行已路,下到埃及去。到了埃及之後,就失敗犯罪跌倒了,造成了他生平中一件很大的遺憾。

我們常以為患難使人的路愈走愈窄,面臨絕境;但事實上,神常常藉著苦難使我們的道路比以前格外寬廣。你經驗「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嗎?約瑟被賣到埃及,結果做了埃及宰相。初代教會在耶路撒冷受迫害,反使教會如同被火烤的通紅的鐡,經鐡匠用力打,其火星花向四面散發之發展。保羅被關在監獄裡,是使福音格外興旺。密爾登如果不是目盲,不會寫出一本「失樂園」。照樣,本仁約翰因被囚,才從事他的著作「天路歷程」。

所謂「福音的真理」,就是人不能靠自己的功勞與律法稱義,只能藉著神所賜給人的義而稱義,大衛知道自己犯了罪,無法在神面前站立,只能靠神恩惠。——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四3】「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分別虔誠人歸向祂自己。」

耶和華分別我們歸祂自己——「我妹子是關鎖的園。」在荒野草原,主開闢一片土地,築成一個佳美的花園,是祂可以在裡面漫步的。神需要有可與祂相交的心靈。祂有時將人關在病房、寂寞的斗室、甚至苦痛的牢獄之中。沒有什麼可以攪擾他們與祂靈交,因為神要他們歸祂自己。

耶和華分別我們向祂代求——主曾領三個視圖進入客西馬尼園的陰影中,與祂一起代求。在每個教會之中,應有一群人為別人靈魂關切代求。這是主的帶領,為人們甚至為世人求。

耶和華分別我們為事奉祂——那從罪惡中出來的,應成為貴重的器皿,分別為聖,合乎主用。如果你須從人群中退出來,不再有早年的雄心,不必以為希奇。這是主的方法,讓你從事特殊的工作。

記得聖靈怎樣在早期的教會中分別巴拿巴與掃羅從事指定的工作?他們分別出來歸於聖靈,我們也會有類似的經歷。我們在世上要分別為聖,成為器皿放在聖殿中,不可像巴比倫王伯沙撒任意取用,作祭偶像或褻瀆的用途。神要分別我們出來作為祂居住的所在。──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四34對敵受警告】大衛不但在睡前祈禱,並且有信心;他知道只要與神的關係沒有問題,雖遭遇厄運,但自問於心無愧。大衛過去雖然犯罪,但已經蒙神赦免,許多人不知就議論他說:他必得不著神的幫助;但他相信「救恩屬乎耶和華」,「我求告耶和華,他必聽我」,所以他不但不怕,還警告敵人。

曾經有一位欠債累累的紳士,外出皆行小巷道,不敢走大馬路,並且都於黃昏或夜晚出入,因怕別人討債,由於畏懼討債的心理,走路都提心吊膽,觀前顧後。有一次冬天的夜晚外出,走小巷道,寒風吹襲,似有人在後捉住他,又由於寒冷發抖,而一直哀求寬恕他、憐憫他,有錢馬上還,請原諒;但不知怎搞,哀求半天也沒回答聲,才勉強回頭一看,才知道他的大衣是被小巷籬笆因大風吹而被牽掛住,使他捏一把冷汗,故事提到「無惡不作虧心事,無事不受良心控告」。

神特別喜歡順從他的人,虔誠照英文的譯法是(Godly)就是那些像神的人。他們因為有神的靈就有神的品格,神必環繞他、看顧他、保護他,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四4「你們應當畏懼,不可犯罪;在床上的時候,要心裡思想,並要肅靜。」

在床上的時候,要心堳銩Q。”——信徒的思想是很要緊,有人多思多慮自己的過失,因此就心中極其煩悶,我們應當想念主的恩惠。——包忠傑《詩篇註解》

         人在床上的時候,最喜歡胡思亂想,或則圖謀大事,或則想入非非,想之不夠,繼之以夢。人在床上,心卻如輪轉動,沒有停下來。所以在床上常常是容易犯罪的時候。

         市人吩咐我們,「應當畏懼,不可犯罪」,在床上躺息的時候,應當緊記斯言,不可放鬆自己。── 吳恩溥《沒藥汁》

 

【詩四56勸告朋友】大衛的朋友跟隨大衛逃難,心裡滿懷心事,大衛就勸告他們,要信靠耶和華,並當獻公義的祭,把一切憂慮卸給神。好比一個人乘坐飛機,因為提心吊膽,抓緊機上的坐椅不放,我們應該只管相信交托給神。有時信徒禱告後,仍然憂慮,重擔放不下。

這是一個禱告的時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受德軍空襲,在歐洲方面英法軍隊已吃了敗仗,這是英國最黑暗的日子,在鄧苟克撤退時,英皇下令全國祈禱,結果天上黑雲滿布,幫助英法聯軍撤退,神實實在在是在聽我們的禱告,可惜在第二次大戰後英國教會冷淡,道德水準低落,他們忘記已往的熱心,他們忘記在最黑暗的日子,最危險的時代,神聽過他們的祈禱,拯救他們脫離危險。

許多世人所追求的只是外面的好處,內心卻彷徨;以住洋房,駕轎車,吃山珍海味就滿足,其實物質的豐富未必是真快樂。照相大王Easman Kodak雖有千萬的財產,但人生缺乏樂趣,到了年老,還是自殺而死。大衛丟了王位、財產、享受,但有天上來的喜樂,真的喜樂,因此大衛為他朋友禱告,求神開他們的靈眼。——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四6虔誠人的好處】「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有甚麼好處?

  世界上功利主義的人,以為給多數人好處,自己就可以得到好處。這看來是為了人民,實在是利用人民,為了自己。
  世人作事都是為尋求自己的利益,在政治上,像押沙龍那樣的領袖,用看得見現實的好處,籠絡人的心,以贏得人的擁護。只知為己,眼光窄淺的人,就去跟隨虛假:只圖眼前利益的人,很容易接受虛假的應許;而且他們也不計較,不查究,那領袖到底是真是假。既然能接受崇拜假的領袖,不管他到底是不是真神的僕人,那麼,為了現實利益,去崇拜假神,也就不足為怪。

  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分別虔誠人歸祂自己。
  我求告耶和華,祂必聽我。…
  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有甚麼好處?”
  耶和華啊,求你仰起臉來光照我們。(詩四:3,6

  許多人是崇拜肚腹的宗教,奔大路,進寬門。但那真正跟隨主的人,是行十字架的小路,進窄門的人。這樣的人,不是在世上發達得榮耀的,卻是神所揀選,分別出來歸於祂自己的人。在新約是因信主而作神的兒女,有永生,有聖靈的引導,行光明的義路,而與神相交。因此,他可以坦然無懼的說:“我求告耶和華,祂必聽我”。這是屬神的人的特權。
  世人是存懼怕的心,用方法媚假神以祈福。但屬神的人可以知道,他已經得神喜悅了,主用臉光照他(民六:24-26),而不是以怒容向他。
  虔誠的人不是貪求屬世的福分,而是以耶和華為樂:

  你使我心塈祤痋A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
  我必安然躺下睡覺,因為
  獨有你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詩四:7-8

  追尋世上利益的人,獲得了地上的出產,厚利多財,還要擴建更大的倉庫;只是心中的滿足不能持久,還是要口渴,而且是愈飲愈加口渴。屬主的人的真喜樂,是發自心靈的深處,如同活水泉源滋潤,滿足而且湧流出來,使別人得滋潤。他可以處憂而樂,雖窮而足。他的心埵陳u實的平安,雖然在荊棘中,而能安然居住。這是惟有主的福,是虔誠人的分,遠勝過只在今生有指望的人,而有屬天的盼望。──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四7幸福或尋樂?】

「您使我心裡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詩篇四篇七節。

你奇怪嗎?在聖經當中我們永遠找不到「尋樂」這個字。可是像「幸福」、「快樂」、「喜悅」這一類的字卻在新舊約聖經中一再出現。我們對聖經中找不到「尋樂」這個字絲毫不感到奇怪,因為聖經是應許將「幸福」、「快樂」、「平安」、和「喜悅」賜給凡相信福音的人。不信主的人雖然一心一意去尋樂,但在他們內心的深處卻沒有半點快樂可言。人們尋樂只是求肉體上的快樂,至於成功與否,取決於外在環境的條件。然而「喜悅」卻是出自內心,完全不受外界情況的影響。明白這一點,你自然便會瞭解大衛所說:「您使我心裡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即罪人)。」

假使外在的條件真能帶給人平安的話,那麼這一代的人必是有史以來最得滿足的一代了!因為在這個時代,到處充斥了聲光欲誘。我們吃的是精選的食物,穿的樣樣精緻,用在玩樂的錢比起那一個世代都多。現代的人旅行,有舒適便捷的工具,日常工作也多半由省力的器械來操作。雖然我們外在儘管擁有這些優越的物質條件,但內心卻並不快樂,因為這個世代偏有更多的不安、苦惱、和煩悶。人們似乎知道他們失去那屬於真實的東西,但又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只有那些依靠真理來就近主的人才能得到「快樂」、「喜悅」、和「平安」。「喜悅」這字原義具有「爽朗」的意思,對信主的人而言,路是明亮的。而那些徘徊在黑暗之中的人,將永難找到那導引人走到平安之路。

「吃、喝、快樂——讓我們盡情歡樂」是這世界的銘言,但到路的盡頭(結局)將不會是歡樂的!——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詩四78心靈安樂】曾有兩位畫家,各畫一圖表示「平安」的意義:

一位畫了有山有水,水面平靜如鏡。

另一位畫了一張瀑布,且有風雨,但瀑布旁邊有一枝樹,樹上有一鳥窩,窩中有一小鳥伏在母鳥的翅膀之下。

第一張圖畫意為「平靜」,唯有第二張才是代表「平安」,平安是裡面的一種力量,有了裡面的力量就能勝外面的動盪。

韓戰是很可憐的。有一位元荷蘭的女記者前來參觀北韓戰線,南韓是受聯軍幫助的。這位元女記者把韓戰的淒慘情形描寫逼真的登載於報紙上,以下是這位元女記者採訪的實事。那時有一位美軍在前線被北韓的炸彈炸傷,傷勢很重,性命危急。一個韓國兵看見了就跑上去把美軍兵抱住。美國兵在還沒有斷氣之前,要求南韓兵為他唱一首聖詩,因為這位美軍是基督徒,韓兵也是基督徒。這首詩是台語聖詩二八七首:「救主我愛就你。」韓兵唱了第1節:「救主我愛就你,較倚近你,雖然當負十架,求你扶持,我心時常吟詩,救主我愛就你,救主我愛就你,來就近你。」韓兵唱完了第1節,美軍要求再唱第2節,又唱第3節。第3節的意思是描述雅各看見天梯的情景。第4節是「天門已經開了」。當韓兵唱完了第3節時,美軍已經斷氣了。韓兵正要唱第4節時,自北韓又飛來一個炸彈,把韓兵也炸死了。這兩個盡忠的韓美基督徒軍人,為了韓國與世界的和平,很勇敢壯烈的、榮耀的,奉獻了他們的生命。

大衛的快樂是苦難中由主而來,是內心的真喜樂;大衛的心裡平安,雖然處境極危,仍能安心睡覺;因耶和華同在,而不怕孤單,也不怕遭害,因耶和華保護他;由此可知,平安與喜樂不根基於物質的豐沛,乃在於主賜喜樂;有神同在,就能化凶為吉,無所懼怕,可比方嬰孩在母親懷中一般。

結論而言:大衛的可愛乃在患難中仍關懷敵人,尤其是關心他的反叛兒子押沙龍,勸告他們要接受耶和華神的管教。他語重心長,以一個老年人和一個忠厚長者的口吻,發出良訓。——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