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六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六1人人有罪,罪人必須悔改,才可得享救恩,這是耶和華神所定的救恩原則。神所要的祭乃是憂傷的靈,憂傷痛悔的心,神必不輕看。

廿多年前,宋尚節博士奮興大會,有一個土匪的首領悔改信主,後來這個土匪自己見證說:「我姓林單名不,本來家庭小康,祖父、母及父母齊居一堂,過著天倫之樂的生活,我出世六歲時父親要送我上學,可是母親卻阻止,理由是年紀還小,會被老師打,這樣一年二年過去了,父親又要送我上學,我的母親還是不許我上學,因為她怕我不會讀書受老師處罰,就這樣我失去了讀書的機會;有一次,我偷了別人一樣東西回家給媽看,我騙媽媽說是撿到的,媽媽非常高興,不但沒有追根究底,反而誇獎我,後來我越偷越膽大,直到雙親死亡,我無所依靠致淪為土匪……。」——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六25日本源平戰爭時代的武將源義經(一一五九∼一一八九),在幼年時代叫牛若丸,就已經精通百般武藝,有一天在「五條之橋」上面散步,碰到一個蠻橫不講理的野和尚,不問理由大刀一閃就往他頭上砍來。原來這位身背七種道具武器的野和尚是武藝高強的武藏坊的辯慶。他已經殺了九九九個武士,從他們身上奪取了九九九把寶刀仍不悔改,計畫再殺一個武士奪取最後一把寶刀,合成一千把,就洗手不幹;那知就在這個時候,遇到了牛若丸。他看這個小鬼腰佩燦爛奪目的寶刀,口吹笛子,悠哉悠哉地在橋上散步,認為機會難得,幼小可欺,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刀一揮就往牛若丸砍去,想不到這小鬼牛若丸武藝還高過他,只以懷中一扇來應付,就把他打得東倒西歪。

這故事提到辯慶的錯誤在於他淪落罪惡中,不知悔改,去邪歸正,因玩弄罪惡必為罪惡所滅。如俗語說:菜蟲吃菜,菜腳死,豈不是嗎?——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六3】「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呢?」

愛的期待說:「你這麼久才來。」當我們的心好似踮著腳在殷切的期待,分秒之間仍感焦慮,時針的跳動正如沉重的腳步,分秒延至小時長,我們等候著拯救。如果心情活潑歡樂,鐘點可化為分秒呢!

耶和華啊,試煉要到幾時呢?——當我們進入火爐中,總與神談判,盼望不要太久,但是祂不對我們說什麼,恐怕我們學不會忍耐的功夫。祂之簡單地說:受苦只忍受當時的情況就夠了,不要全部來承擔。

耶和華啊,幾時你來拯救呢?——我們早已做好防禦工事,從此戰事就越來越兇猛。我們已經急切地望著地平線,看援兵有否在那邊出現,結果卻徒勞無功。我們無法再堅持下去,我們已經用盡了最後的力量,但是幫助仍未來到。現在到了夜晚的四更天,仍沒有拯救的希望。「你的神在哪裡呢?」仇敵正大聲地吼叫著。我們以為安全被丟棄了。

耶和華啊,你幾時才再來呢?——祂說必將快來,但是多少世紀已經過去了,仍聽不見祂的腳步聲,移動在時間的走廊上。不可埋怨!遲延不是否認,祂看千年如一日。祂正駕著風翼而來,已到門口了,決不提早,也不耽延。──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六3神的時候】「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呢?

  在困苦中仰望神,好像在黑夜等候天亮一樣,總覺得時間過得不夠快。多少時候,內心發出呼喊:“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呢?”(詩六:3
  神的應允來到,有一定的時間。天上沒有時鐘,但神掌握著時間,祂總不會誤事。但祂定的時間,不是按人計畫安排的時間表。祂作事要有完全的主權。祂知道如何作,在甚麼時候作,總是最恰當不過。
  神的應允,不會來得太早,是要當人知道自己沒有力量之後。“耶和華啊,求你可憐我,因為我軟弱。”(詩六:2)如
果太早了,人會說是他自己的力量。人看沒有希望了,放棄了努力,說不必再麻煩耶穌了(可五:35),主才開始作事。
  在人進入死地之前。“在死地無人記念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詩六:5)神不是希望得人的稱讚為回報才滿意,但
願意人以感謝為祭獻給祂,把當得的榮耀歸給祂。因此,祂現出神蹟大能,是在人臨近死地的時候,而不是在人進入死地之後。人的責任是相信祂,持續相信,不要怕太晚。
  神讓人多經歷苦難,多學習懇切禱告,是要叫人更會倚靠祂,真知道自己不能作甚麼。“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詩六:6)這是何等的恆切,夜復一夜,不停止的禱告呼求,不是形式的,不是作給甚麼人看的;惟獨向主傾心吐意的禱告,繼續的禱告。雖然不見風,不見雨,仍然不息的禱告,拒絕失望,拒絕停止。
  當人相信神垂聽他禱告的時候,也就是神拯救的時候。雖然環境沒有明顯的改變,仇敵仍然在那堙A他能憑著信心,向仇敵誇勝說:“你們一切作孽的人,離開我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詩六:8-9)這是沒有看見就信。
  從驚惶,恐懼的境況,從黑暗的境況,轉換為感恩讚頌,是漫長的道路,是信心被試驗的經歷。但經練過的人,可以結出平安的果子,知道無論在甚麼境遇中,不論感覺如何,總有神的手托住,祂必叫你活著出來,而且滿有得勝的榮耀。
  所以無論在甚麼環境之中,都要相信神的信實和慈愛;在神聽禱告的效果還未看見,就能用信心讚美。──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六6英國歷史上謀殺兩個侄子篡竊的理查三世,時常夜間驚醒,拔劍與仇敵的鬼魂拚鬥,因良心使他深深痛苦。

哲學家康得說:「宇宙間有神的一個證據,就是人類有奇妙的良心。」一艘有破洞的船終必沉沒,一位心中痛苦堅持不悔改的人,終必墮落沉淪,無法得救。「常存信心和無虧的良心,有人丟棄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了一般」(提前一19)。

曾有一位先生于週末上午十一時多拜訪朋友,恰好主人正忙,而請他稍坐於客廳,他正參觀客廳的裝飾與擺設時,看到一個小巧玲瓏精美的小鬧鐘,一時貪心順手牽羊地把它放在口袋裡;一會兒主人把工作做完,盡地主之誼招待客人暢談並欲招待午餐,客人卻辭別回家,這時在口袋裡的小鬧鐘因主人調准十二點而響,使客人臉色如火雞般青紅,心魂不定,最後道歉了事。

憂傷的心靈,悔改的眼淚在神面前是寶貴的,神把這些眼淚裝在他的皮袋裡。這世界雖有許多流淚的時候,有許多流淚穀,但是經過了就能使那谷變為泉源之地,並且神要擦去一切的眼淚,到了主的面前就不再有眼淚了。——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六8十六年前,我于台南長榮中學擔任校牧工作,兼任台南市三一教會小會議長,有一天下午教會長執到校來訪,要求向一位肺癌病危臨終患者祈禱施洗入教;預備好之後往那人家去,離教會不遠,先問為何欲領洗入教,病患回答,只盼望死後葬於基督教公墓,那時我嚴肅地再問,不可只有這種盼望,要仰望神拯救得永生;於受洗前請他認罪禱告,求神憐憫;這時他認為認罪禱告只是芝麻小事,形式地應付,聖靈的感動即時通過我,要求他徹底認罪悔改,那時他不好意思地勉強爬起來,在痛苦中跪著禱告,這次禱告因認罪悔改而流淚痛哭,我也跟著他為他流淚禱告,再為他施洗歸主為聖,並吩咐他要預備心見主耶穌,痛苦中唱詩,無病痛時要常禱告。次日中午,他異象中看見主耶穌穿白衣服慈祥地進入他房間,靠近他並用手抓他的肺部且說,不再痛苦可得痊癒,果然痊癒,於主日在教會見證神的恩典。

主耶穌說:「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所謂哀慟,即是向神認罪,和向神流淚痛悔。——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