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七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七610莎士比亞說:「最可怕的原告與證人,是每個人自己的良心。」所以馬丁路德說:「我懼怕良心勝過懼怕主教與教皇,我自己的良心就是心中最偉大的教皇。」良心是神所創造,耶穌來世的目的之一,為了潔淨人的良心,使之重生。

良心是小紅燈、偵探、警戒的眼睛、法庭、大法官、原告、證人、監獄、刑場、鬧鐘、道德律、窗戶的小光、神的聲音、聖潔超人的覺悟、導師、神的寶貴禮物、最忠實忍耐的朋友,也可能成為最厲害的敵人。

印第安人說,良心如同三角形,角度很利,當人違背良心時,最初這三角形在心裡轉動,覺得傷痛,但久而久之,三角形轉動,其利角漸漸變成圓角,對良心沒產生作用,叫做良心麻痹或蒙蔽。

有人形容,良心如同醬油裝在黑瓶子裡看不見,不知其品質,若靠瓶外標貼「高級品」,「特級品」,「超極品」,或「超特級品」,都不可靠,需要倒出來嘗一嘗,試一試才知道,但神知道,要你行出來讓人嘗試,做活見證。所以保羅說:「有我良心被聖靈感動,給我作見證。」(羅九1

重生的良心為「最公正的審判官」,它的裁判:

①無條件,也不說明理由。

②無商量與妥協的餘地,是絕對的。

③無他人關係,是個人的。

④無上訴,不能更改,因它是最高法庭。

良心的醒悟,如同窗戶,聖靈如同陽光照射;聖靈如鴿,必須清潔方能居住心中。違背良心,於聖經中記載,其結局是悲慘的:

希律王違背良心,下令殺害伯利琤|境中三歲以下幼嬰(為殺害耶穌),終被蟲咬(徒十二23),哈曼想一舉消滅以色列民,結果自己上吊在他為末底改所造的木柱上(斯七10),法老王與神及摩西以色列百姓為難,結果十災中,自己長子也難逃(出十二29)。

良心由神賦給,世人真正照著良心做事,總是父神所喜悅的;但世人的良心的力量非常不足,易受蒙蔽,因此非有耶和華神的公義,作為最後的領導不可。耶和華神的道路高過世人的道路,耶和華神的意念高過世人的意念(賽五十五29)。——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七8】「耶和華啊,求你按我的公義和我心中的純正判斷我。」

大衛雖自知無辜,卻人受人指責,他決不敢向神埋怨,因為他整個的生命都在神的鑒察之下,他毫不猶豫地向神承認自己是罪人。有說神的兒女這樣被人指控,仍應向人辨明,人若不諒解,只有轉向神,求神的看顧了。

但這個說法仍是有問題的。神的兒女啊,你豈能說在今世生活完全公義、謹慎與敬虔?你的生活在神的律法中是否完全方正,可以被衡量的呢?你能強調你的公正完整嗎?「完整」願意為整數,怎樣開方,都不失原數,你是否全心全意呢?你的心在神面前完全嗎?這樣你就不介意別人怎麼說你了。一個人若為主受苦,為榮耀神,就不必以為羞恥了。別人說你的,不是指僕人,而是指主人。主必為你辯屈,祂必起來表明祂的能力,使仇敵閉口。你要信靠,神將你的信譽放在神面前,同時要繼續作成祂的旨意。你可寧靜地表明你的無辜,應該經得起考驗的,不必伸冤,神會為你辯正。──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七8中世紀科學尚未發達,歐洲某一鄉下曾發生一件謀殺少女案,刑事當局暗中調查,發現曾有兩位青年人腓利和傑克,曾與這少女來往甚密,且嫌疑最大;只苦沒有直接證據,當然誰也不承認是他殺的。有一天,刑事當局召令這兩位青年到法庭對質,以便調查水落石出。這兩位青年人,腓利是一位社會不良份子,無惡不作;傑克是一位虔誠基督徒,於案發後腓利盡力把不利證據推給傑克,傑克一直為自己申辯,但也沒有反駁的證據效果,在法庭上腓利向庭上提出截斷審判的提議,以了斷此案。腓利便提出用兩顆骰子投擲,以機運讓神審判,誰得點子少的,就是謀殺少女的罪犯;此時法庭認為合理,既然找不出所以然的證據,也就只有靠神來審判了。傑克的心中戰兢,嘴中不停禱告也勉強答應。誰知腓利是投骰子的能手,由他先投的時候,兩個骰子都滿點,都各六點,合計十二點,而沾沾自喜高傲地說傑克就是殺人犯;這時輪到傑克投擲時,他虔誠地跪地禱告,將生死交給公義的審判主,禱告後便把骰子投擲,此時法庭大吃一驚,怎有十三點,為何其中一顆骰子裂成兩半,其點子一顆為六點,一半六點另一半為一點,傑克感謝神的奇跡,法庭也大驚奇,裁判腓利為殺人犯,腓利最後俯首認罪。

這裡提到神的公義,神的鑒察,神的審判,也讓信徒知道,自己若被人誣告,逼迫陷害,只有告訴神,因為伸冤在主,主必報應,神是公義的審判者,惡人終必滅亡,義人雖在患難中卻要歌唱。——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七10投靠神】「神是我的盾牌,祂拯救心堨羲蔽漱H。」

  在世界上,可以看到普遍的現象,是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多投靠有勢力的人;甚至甘為鷹犬,不惜為他傷害別人。
  以色列的王掃羅,有權有勢,手中掌握著槍,巍巍然坐在垂絲柳樹下,眾臣僕侍立左右,儼然朝廷。他訓話說:

“便雅憫人哪!你們要聽我的話:耶西的兒子能將田地和葡萄園賜給你們各人嗎?能立你們各人作千夫長,百夫長嗎?…”(撒上二二:7

  跟從掃羅是最實惠的事。簡單說,可以升官,作甚麼長;能夠發財,王旨一下,就擁有田地,葡萄園,作起地主來。這樣,王本族的便雅憫人,就紛紛投靠了掃羅。
  當然,很多人知道:大衛是英雄,忠心為國,沒有作過甚麼壞事;也有部分人曉得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但那又算得了甚麼?神的旨意又算得了甚麼?成功者的光榮,哪個不是用血染成的?就算是無辜人的血,也沒有甚麼大不了的事!因此,大衛的腳剛離開挪伯城祭司亞希米勒的地方,以東人多益就報告了掃羅(撒上二二:9)。大衛攻打非利士人,拯救了基伊拉的困厄;他們卻定意把他交給追索的掃羅(撒上二三:12)。約拿單在西弗曠野的樹林中,與大衛會面安慰鼓勵他;但不論山如何深,林如何密,西弗人都會去告訴掃羅,帶路往哈基拉山堨h搜索大衛(撒上二三:19-24)。這都是田產和官位的效力。
  大衛說:“連那無故與我為敵的,我也救了他”。但他們卻追趕他,迫害他。幸而神不離棄祂所膏的王大衛。神不看人的勢力,祂的應許必要成就;祂保守屬祂的人,不將他交在敵人的手堙C因此,大衛能夠說:“神是我的盾牌;祂拯救心堨羲蔽漱H。”(詩七:4-5,10
  那些追趕的人,雖然像獅子般凶猛,殘暴,完全沒有憐憫,想要把主的受膏者撕碎;但他們不能勝過神的能力。大衛為他的羊群奮勇,不容獅子搶奪吞噬;擊打它,從它口中救回將亡的羊羔,打死獅子(撒上一七:34-35)。主是我們的大牧長,祂有勝過死亡的大能,更沒有誰能從祂的手塈獌◥漲牊雈h(約一○:28-29)。在主堶惇O無比的穩妥,任仇敵咆哮恐嚇,主有力的手保護拯救到底。
  投靠耶和華,勝似倚賴人。勝似倚賴王子。──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七10義大利著名的活火山維穌威,這四千呎的高山,主後七十九年以來,曾爆發過許多次,在火山口仍有硫磺煙噴出,用腳出力一頓,也覺得搖撼可怖。旅遊離此地後,若轉往一個距離約一小時的古城龐貝,即是「古城末日記」所載之處。觀光所經街道院宇,光怪陸離,有許多令人喟歎、許多令人掩目不忍看的,簡單說是充滿淫穢、放縱、荒誕、無恥……據說主後七十九年維穌威火山大爆發時,此地居民因晚間縱酒作樂,荒淫舞蹈,那時仍在酣睡,因此火山的岩漿片刻間便傾泄到這寂靜的城市,爆發出來的灰土、石頭,厚厚的堆壓在這城市,使萬餘人口的城市就這樣被掩埋,葬身在火湖中毫無聲息,埋沒了一千多年後,直到十九世紀有考古學家在該地發掘,才把許多珍貴的史料揭露人前。由於此地被火山的灰土埋藏,所以當年葬在下面的一切人口牲畜,仍能保持原來狀態,栩栩如生,我們在博物院曾見還在作吠狀的狗兒和其他的物體。這突如其來的災禍,不是別的,是因為罪惡滔天,神要施行刑罰之故。

正直、公義,如同油在水面上,無論水怎樣多總必浮在上面,只要心中無愧,向神毫無過犯就可以放心,神必負責,必保佑。因為公義的神察驗人的心腸肺腑,神在兩造之間施行審判,按各人所行的各得其報。——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七1313節提到「火箭」,神的火箭沒有不中目標的。查理五世在位的時候,他手下有一個將軍最恨馬丁路德,在筵席上向眾客人誇口說,在他死以前必要腳踏路得黨(信義會)的血,誰知當夜神的「火箭」射了他,他沒有踏別人的血,反而死在自己的血中。——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