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十1】「耶和華啊,你為什麼站在遠處?」

人在痛苦之中,常說些愚蠢的話,他會問一些問題,是神所不答覆的。上面問題就是例子。神不會站在遠處,在人急難的情形中躲藏起來。神好似詩人所誦唱的是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祂容許苦難臨到他們,好似對於我們所受的重壓無動於衷。我們似乎已經到了盡頭,卻因此發現黑暗的寶藏,是在患難中無盡的獲取。沒有十字架,就沒有冠冕,沒有痛苦,就沒有益處。

我們要知道,神既容許苦難,必與我們同在。哪裡有火,才會發現一位好像人子。也許在試煉過去之後才會看見祂,但我們敢信祂必永不離開坩堝。我們眼睛迷糊,看不見所愛的主。那黑暗好似綁帶使我們的眼睛蒙蔽,看不見大祭司的形狀,但是祂在那裡,深切地關懷著我們。我們不要單憑感覺,而要有堅毅不移的信念,我們雖然沒有看見祂,仍以低語向祂說話,好似看見祂一樣。

當我們直接向主說話,雖然看不見祂同在,但祂實在與我們在一起,祂回答的聲音必然來到,祂是在隱秘處,看守著屬祂的人。不要懼怕黑暗之處,在雲層之後,有照耀的陽光;你在幽暗的隧道中走,父與你相近,你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再走得近些,一定會感到祂!──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十1神隱藏的時候】「耶和華啊,你…在患難的時候為甚麼隱藏?

  太陽隱沒在西方,黑暗在地上掌權,野獸紛紛出來活動,任意獵取吞噬弱小。人間的情形,也常是這樣,弱肉強食,以眾暴寡,哪還有公義,哪還有法理?
  詩人看到這樣的現象,他禁不住向神質問:

  耶和華啊,你為甚麼站在遠處?
  在患難的時候,為甚麼隱藏?(詩一○:1

  他從沒有想是沒有神,也不曾以為神死了。他認識神,經驗過神的大能,相信神的公義。但他覺得,神造好了世界,現在安排宇宙自動運轉,就往遠方度假去了。但是這部龐大的機器,出了毛病,一切運作失了秩序;神卻站在遠處,像是隔岸觀火,不肯快來處理,撥亂反正。甚至祂有些像是幸災樂禍,或是走開到哪堨h藏起來了,難道祂會有處理不了的時候?
  在大衛的時代,還沒有甚麼無神論的人;邪惡的人也沒有那樣的想法。作惡的人以背向神,他們自欺,看不見神,就以為神是可以輕慢的,高舉自己,以為神管他不了,以為神不會追究。他看不見神,就當作沒有神。其實只是他不肯面對神。
  神隱藏,絕不是沒有神,也不是祂不管事。
  神隱藏,是要惡人儘量現出他的惡來,看他心中存的到底是甚麼。他們的口舌是詭詐,欺壓,咒詛,從心中的惡發出惡言;他們的惡行,如同獅子,他們埋伏害人,他們用網使人不防,陷在其中。
  神隱藏,是要人自己去經歷惡人的強暴:如果憑你自己的力量去周旋,完全沒有希望得勝:

  無倚無靠的人把自己交託你;
  你向來是幫助孤兒的…
  謙卑人的心願,你早已知道;
  你必預備他們的心,
  也必側耳聽他們。(詩一○:14,17

  惡人那麼樣的強橫,是因為背後有那惡者撒但,義人絕不是他們的對手。因此,在地上無所倚靠的孤兒,只有仰望天上的父,完全交託神作主。知道自己沒有力量,仰望神的大能,正是禱告所必須有的心態。人到這地步,必須放下他自己的野心,在神面前謙卑下來。神藉著環境“預備”屬祂的人的心,同時鼓勵安慰,不至失望,預備向神祈求。當人真實需要,而不是妄求,神的應允就臨到了。──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十1】「耶和華啊,你為什麼站在遠處?
  神確然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四十六︰1)。但是他常常一面許可患難追逼我們,一面又自己站在遠處隱藏起來好似不關心我們的樣子,這樣好叫我們自己的幫助告一結束,而看見從患難中能得到無限的教訓和益處。讓我們深信那許可患難臨到我們的神,是和我們一同在患難中。也許要等到試煉過去的時候,我們才能看見他;可是我們敢相信他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我們的眼楮迷糊了;我們不能看見他。在黑暗中我們的眼楮似乎是瞎了,不能看見我們大祭司的影蹤,不憑眼見,唯獨根據神是信實的;雖然我們看不見他,讓我們和他說話。我們一開始和他說話,深信他的同在,雖然他的同在我們看不見,我們就會得到他答應的聲音,這就證明他在黑暗中始終眷顧我們。我們無論在黑暗的通道中,無論在光明的天路中,我們的父是一樣偎近我們的。——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譯自日誠報

【詩十1詩人在患難中,看見惡人得勢,義人受苦,就感覺到好像耶和華神遠遠地站著,似乎隱蔽了自己,對人漠不關心;於是詩人心中滿有傷痛,從心坎中發出問話:「耶和華啊,你為什麼站在遠處,在患難的時候,為什麼隱藏!」

煉金匠當煉金子的時候,不能離開煉爐。神的兒女經過火中的時候,必有一位「好像神子」的和他們同在,神並非當真的遠離他的兒女,乃是隱藏自己,好因此管教他們,這就是彼前一6說的:「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

在韓國,一個平庸弱小的女子,名叫金順愛,自幼虔誠愛主,協助聖工,作了教會柱石。出嫁後,相夫教子,孰親睦裡,其賢德萬人所稱道。北韓為共黨所控制後,韓國人民在往昔所享有的自由,都被剝削奪得一乾二淨。金順愛的家庭,被指為「資本家,大地主,人民公敵」,遭到「掃地出門」的制裁,轉瞬之間,她們由舒服的生活,貶到乞丐的境遇。她們被咆哮的共軍脅迫者「走!朝前走!不准回轉」。金順愛和她十個孩子,還照料者兩個老人家,只好拖著沉重的步子「朝前走」。這樣晴天霹靂的遭遇,一般正常人的心靈,也粉碎無餘了!但金順愛聚集家人和她照料的一些不幸者,就在路邊開始了她們的禱告:「主阿!我感謝你!往時我每天為著那些家務繁忙,如今你使我以完全的時間服事人。」從她的口中連續的流湧者感謝與讚美的言詞,使她的孩子們和同行的人,得到無限的能力。

她們走得腿痛腳腫,身疲力竭,經過很久的時間,遇到許多的艱難與險阻,才到達大邱的保姆家。她不但要應付防不勝防的危難,她還要抓住機會去救更多的靈魂。她到達大邱後,她不單赤手空拳的維持她的孩子們活下去,她也建立了教會。如今,她們已從那一個母會中生了好幾個兒子——新教會了!

神是否真正站在遠遠不理會我們呢?實則神並沒有離開我們而遠遠站著,倒是我們遠遠站著離開神。彼得看望周圍的風浪,便心裡恐慌,迅速低沈下去,直到他舉頭注視基督,然後得以重新站立穩定(太十四2232),後來彼得遠遠的跟隨主,便立刻犯了三次不認主的大罪(太廿六5875)。使徒保羅勉勵:「所以我們並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四1618——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2「惡人在驕橫中把困苦人追得火急,願他們陷在自己所設的計謀裡。」

    L amed是希伯來文第十二個字音。惡人把困苦人追得火急,這節經文隨時可以以字面來解釋,正如在上一個世紀,蘇格蘭高地地區的人和愛爾蘭的小農戶,他們的屋頂被燒通,並且他們的家人被運送到一些殖民地,那堛滷〞p比起家禽所住的更差。── 《每日研經叢書》

 

【詩十711古時曾有一位田畝百甲的大地主富翁,他的富有是難以估計,甚至受人垂涎欣慕,每到五穀收割時期,必常外出收佃租。

因為賦有必需雇保鏢,兼而抬他的轎子,他每外出坐轎以顧人財的安全,也是最好享受。有一天抬轎甲向乙密商,欲共同謀害富翁主人,以奪取錢財兩人平分,就不必再在炎熱或寒冷、下雨天整年辛苦抬轎子。但好幾次抬轎甲的提議,終不得抬轎乙的同意。抬轎甲總是想:整年勞碌,年年勞碌,年紀越大,身體疲憊不堪,在還力狀時若能得到財富,豈不是能享受終身的好天年嗎?於是抬轎乙仍然不同意謀害。有一天當他們抬過橋上時,抬後轎的甲乘乙沒防備時,突然猛力從後邊用力把主人從轎座中摔出外面跌入溪穀中。

當目的完成後,甲對乙說要和他平分,但是乙始終反對且拒絕,在不得已中,甲想出計策想討好乙,而把女兒配給乙為媳婦,當然多少也把不當得到的橫財,藉婚嫁的機會送過去,以為這樣在親家關係中可沒事了。當娶媳婦之後,乙天天哀天歎息說:「無天!無天!」媳婦總是不知其內幕,也不知應如何安慰公公。曾有一晚,在晚餐用飯時,孝順媳婦欲給公公再添飯,那時公公突然歎聲說:「無天!」媳婦以為:「無添」(不必再添飯)而作罷。

及至甲把財富一切得逞後,欲全家移往國外,但老天有眼,因船破海難,當乙(公公)得悉噩耗時,歎息一大聲說:「有天!有天!」這一來,孝順媳婦豈不要多添些飯給公公嗎?(「有天!」有添,有添。)——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1218前幾天有位青年人寫信給我,他看到報上,有人引用印度詩哲泰戈爾的話,問是什麼意思,我覺得這問題,也可以拿來證明今天我說的真理:「螢火蟲對星星說:『學者說,你的光將有消失的一天。』星星無語。」這是什麼意思呢?聖經有這樣的啟示:「凡是駁不到的事,就當安定,不可造次。」(徒十九36)螢火蟲的光何等軟弱,卻不自量力談論是非,星光是燦爛的,所以它不必反唇相譏,只要默然。今天基督徒的態度也該如此,我自己沒有光,靠主的恩典能反映主的光,人家如何無理論斷,說你壞話,你不必反應,隨他去說好了。泰戈爾的哲理頗有意思,他又說:「小理可解,大理則需沉默。」世界上的道理可以解說,因為是小事,至於屬靈的事就不容易說明,因人的話是不夠用的,所以我們只好用信心來接受。泰戈爾舉例說:池水透,亮清可見底,深海卻是墨黑,不易窺測。我們基督徒即受洗與主同死,就不必計較世上的利害、得失、恩怨、禍福,連生死也放在一邊了,雖然有時不明其故,但因我們裡面有生命,已經滿足,不必講理由了,我們便能單純地信靠主,過得勝的生活。

千里鏡的構造,包含二種以上的玻璃片,凹的一面能把景物攝前來,叫人看得清楚些,凸的一面,能把攝的景物擴大為幾百倍或幾千倍。有了千里鏡可以持望遠景,甚至可用來窺測天象。基督徒的信心如同凹鏡,把將來的遠景拉前來,看見那不能看見的,叫我們生盼望之心。基督耶穌之真道,如同凸鏡,將天上的遠景放大,看見我們那因信心要得之獎賞,因信心而誇勝。

曾有一位老牧師他的信仰自述,說:「我每次受逼迫時,我都向上望,並且支取基督的忍耐與溫柔。在心不沈靜的時候說:主啊!賜給我你的平安!在發怒時說:主啊!賜給我你的忍耐!在受試探時則說:主啊!你的聖潔!在軟弱時說:主啊!你的能力!這些都是從寶座來的信息。從前我脫去了一切重擔,便自由;現在,我要站起來尋求神的應許,把每個試探變為得福的機會。」——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14祂負了我的責任】"神說:我使你的肩得脫重擔,你的手放下筐子。’”(詩八十一:6)

  有一個小孩子在樓下哭,他的父親在樓上聽見他的哭聲,趕快跑下來,看是怎麼一回事,原來他兩手抱一隻小凳子,想搬上樓去,因為凳子重,他的力氣不夠,所以哭起來。父親便伸開雙手,一下子把孩子連凳子同抱上樓去。
  我們也常遇到難處,好象這孩子搬不動一隻凳子一樣,似乎是擔當不起的,但在天父看來,不但這凳了是輕而易舉,連小孩一起抱上樓也不是難事。我們的天父不但背負我們一切的重擔,連我們的全人祂也保抱。
  今天最奇怪的,就是多少信徒只將重擔卸給主,不肯將自己交托在祂手裡,其實把我們的全人交托給祂、是最為安全的事。我你應當學習詩人的禱告:無倚無靠的人,把自己交托禰。”(詩十:14) ──《為甚麼要用比喻》

【詩十篇】馬丁路德曾說:「照我的判斷,沒有一篇詩篇論到惡人的心思、態度、言行,感覺與命運,有這篇這樣的逼真,詳細與明顯的。若別處沒有說明,在此便可知了。」奥古斯丁認為這是描寫敵基督者的詩篇。此篇所說的惡人雖看自己比別人更好,還是神所憎惡,並且預表後來要來的敵基督,就是(但十一3639)所描寫的那惡者。

詩篇第九篇是誇勝,本篇是哀哭;但兩篇均論惡人。

「哀哭」是人生八字的第一個字,哭是與生俱來的;研究哭可以認識世界和人生。本詩篇可體認一個人在罪惡中哀哭的痛苦,遠遠地呼求神,並承認他的罪。

有一對夫婦,因為個性都倔強,互不相讓,終鬧離婚。在公堂上互相指控,法官勸和無效,只好准予談判離婚。雙方也沒有什麼條件,男婚女嫁,各聽自由。他們所生一子(五歲)一女(七歲),則各分一個,如何養育亦互不干涉。

正要簽字蓋章,使協議生效時,那兩個孩子卻齊聲反對父母離婚,說:「我們要爸爸,也要媽媽。爸爸媽媽若硬要分開,我們寧願都去孤兒院,不願跟你們各分東西。」說完兩姊弟相擁,放聲大哭。

他們悲慘的哭聲,不但感動了法官,也感動了父母,使父母也跟著相擁而哭,即時打消了離婚的念頭,而破鏡重圓了。

這兩個孩子的哭是悲哀的哭,他們父母的哭是悔改的哭。——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