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一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十一13當耶路撒冷教會大遭逼迫的時候,眾使徒們都留在耶路撒冷,沒有出走。但有許多門徒,逃到猶太和撒瑪利亞各處地方,逃走的也對,不走的也對,因為他們都有倚靠耶和華的心。那些不走的,維持了耶路撒冷的教會和眷顧了許多窮苦的弟兄姊妹們;至於那些走開的,則「往各處去傳道,腓利下撒瑪利亞城宣傳基督,眾人聽見了,又看見腓利所行的神蹟,就同心合意的聽從他的話。」(徒八18)保羅說得對,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主的人得益處。

倘若逼害不應該逃走,為何約瑟和瑪利亞要帶著聖嬰耶穌,逃往埃及?為何主耶穌于馬太福音十章2223節差遣門徒傳道,遇逼迫要暫時逃避?為何以利亞逃到曠野的羅滕樹下求死?所以問題不在於走與不走,乃在乎我們是否愛主而投靠他。——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一3試驗義人】「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作甚麼呢?

  在風平浪靜的時候,人都願對主忠心,特別是可以吃餅得飽,群眾不惜跑遠路,尋找主耶穌。但遇到患難的時候,這些人的熱情,慢慢的消失了。只有主的真門徒,才可以說出:“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跟從誰呢?”(約六:68
  信靠神的人,有時要比世人受更多的苦難,經歷更多的狂風暴雨。但這不僅是意外的損失,不順利的事,或是身體的病痛,家庭的問題;自然界的厄逆之外,還有社會的惡事。
  如果只為了個人的安舒打算,逃避是最容易的聰明事。詩人的好朋友建議:“現在是非顛倒,真理不明,法紀紊亂,社會的根基都毀壞了,已是不可救藥,義人也不能作甚麼了,何不明哲保身,像鳥飛往你的山去!”
  不過,世界上有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從世人分別出來,不是隱居避世,而是“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詩三七:3)詩人說:

  耶和華在祂的聖殿堙A
  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祂的慧眼察看世人。
  耶和華試驗義人。(詩一一:4-5

  在先知以賽亞的時代,人“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甜為苦,以苦為甜…因受賄賂,就稱惡人為義,將義人的義奪去。”(賽五:20,23)但先知仍然不肯放棄神的葡萄園,忠心作美好的見證,不怕人的反對。
  神仍然是宇宙的主。祂的主權統管萬有,祂知道世人的行動作為,不會容許惡人永遠得意。祂容許惡人,是要藉以試驗義人,看他能不能靠主站立得穩,為真理爭戰;要試驗在舉世混亂的時候,他是否能保持清潔,在舉世背道的時候,他是否能忠心。如果義人在遇到反對的時候,就逃避了,就是放棄當盡的責任,與變節投降只差一步。
  今天,撒但還沒有被丟進火湖,在最後結局臨到之前,它也沒有退休的意欲。神的兒女還是要有爭戰,是信仰和文化的爭戰。神要試驗信徒的忠心,所以必須堅定立場,不能夠懶惰苟安,也不許畏懼逃避。義人在黑暗的環境中,才可以發光照耀;在彎曲背謬的世代中,才顯得出正直公義。只要義人不作一事,邪惡就可不戰而勝。神的兒女們,要為主忠心。──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十一47苦難不是報應,報應是臨到惡人的;神管教他的兒女,試之驗之,使更臻於完全。因此一切苦難、逼迫、攻擊、誤會、侮辱、十架……若出乎神,就當效法大衛不要聽人的話,雖惡人盤馬彎弓,搭箭在弦,投靠耶和華,看他將你奈何?信任你的神,必知道神的美旨,就此必站穩。

碰到同樣事情,為什麼有些人變成懦夫?有些人卻像雄獅?最奇怪的是當時的反應,目擊者驚訝不止;更奇怪的是大家認為是強者的,在碰到危險時卻軟化了,相反地,本來很怯懦的,這時候卻很沉著果敢。

看到美國解放黑奴主義者迦裡遜氏(William Lliyd Carrison)被群眾在波士頓街上拉著走,才使飛利浦氏(Wendell Phillips)激於義憤,贊成解放運動。美國第六人總統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就是因聖路易斯觀察報編輯勤荷喬(Elijah Lovejoy)因發表解放黑奴言論。被群眾殺死,才毅然決然地在國會中採納了反對蓄奴的條款。簡言之,勇氣不是由人家教了才學會的,而是自己培養出來的。

美國有位智者說得好:「一個人如果與神同在,就不容易變成懦夫。」有一位勇者說:「神會加添我力量,所以我能成萬事。」——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一5】「耶和華試驗義人。」

如果你在試煉之中,不要以為希奇,公義的主政訓練你達到義的功夫,你的臉面要朝著祂,與祂相交。一個運動員受訓,必須在多方面鍛煉,他的肌肉運用有力,得心應手,隨心所欲,使身體活潑。神也是這樣試煉我們,逐一試驗,看看我們品格的每一個功能。

試煉使神的應許甘甜,使生命注入禱告,使我們投奔到祂腳前,使我們謙卑到底。

撒旦的試探就不同了,它使我們跌倒,這大仇敵就是喜歡看見我們的軟弱與罪惡,要仍我們在毀滅之中。主的試煉卻是使我們有信心,更有忍耐、勇敢、溫和與屬靈。「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凡在我們裡面的屬靈力量,平時雖不感到,都因試煉而逐漸產生功效了,那些一旦彰顯,必將無限的價值表露出來,用之不竭。

在試煉之中我們也有安慰,知道我們不是普通平凡之輩。主只試煉義人,我們若受管教,才證明我們不是私子而是兒子。我們的父實在愛我們,所以期望我們多結善果,先要修剪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十一篇】在一個著名馬戲團裡,有一位表演出色的踏鋼線能手,他在高空行走鋼線,或進或退,輕快從容,觀眾拍手叫好,後來他先後把桌子、椅子,放在膊上行走,同樣平安無事,他對場內眾人說,既看過表演相信我,有誰願坐在肩膊上讓我表演一番呢?全場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敢上去。這可見當我們的信心要付上自己的生命作代價時,我們定會拒絕。那時現場突有一小孩子原意坐在他肩膊上與他一起表演。原來這小孩是他自己的兒子。兒子相信自己的父親,相信父親一定關懷他保護他,使他免受一切損傷。我們作為基督徒的,是否對天父有信心呢?

當美國南北正值劇烈戰爭時,一位虔誠的信徒對林肯說:「林肯先生,神與我們同在,在這慘烈的爭戰中,神確實站在我們這一邊。」林肯說:「朋友啊!我不很介意神是否站在我們這一邊,我只是十分關心我們是否站在神那一邊。」在人生中,我們應該順從天父飛旨意,站在神的一邊,只信任你的神。

勝過艱難憂愁的秘訣就是,相信在宇宙中有一位能使萬事互相效力,而且安慰、眷顧,引導人生活的神。

馬丁路德有一次在極度愁苦、灰心、頹喪的心情下坐在書房裡,他的妻子穿者孝服,由外面進來。路德見狀即問:「你給什麼人穿孝服?」她答道:「神死了!」路德很莊重的說:「神怎麼會死呢?」夫人說:「那麼,你為什麼愁苦呢?」路德大受感動,忽然喊道:「對,神是永活的著,我還怕什麼呢?」

「生命的樂章」一書裡面說:「憂愁的產生,大概是為著適應事情的變化和環境的變化,用幻想去猜測,用幻覺去推敲,遂假定有嚴重的後果,以至於終日思前想後,卻想不通,愁眉莫展,苦不堪言……。」信心的最高表現就是順服,在人以為倒楣或不幸的事,卻可能是蒙福的媒介。約瑟被賣到埃及,不正是倒楣嗎?但後來卻是饑荒者的救星,又是他個人飛黃騰達的踏腳石。

所以聖經說:「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又如孟子所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荒漠甘泉」中的箴言:「神所以困難人者,也恰足以表示對人的厚愛,而將有所成全。」

本詩有一段可歌可泣的背景(撒上十八∼廿)。當日的青年大衛,在掃羅王的朝廷侍立,掃羅王心中忌恨他,想要把他害死,於是大衛不得已而向外逃走。

有名的羅馬英雄凱撒,因為眾人嫉妒他的權勢,於是聚眾圍攻殺害他。當凱撒空手抵抗時,他看見最知心的朋友布魯逹士也在群眾中,凱撒悲痛地大聲說:布魯逹士!布魯逹士!你也在內嗎?」說後倒地而死。是的!親人、知己的朋友,往往翻臉成為殺害你的兇手,多可怕的世界!美國華盛頓總統說:「世上唯有三種東西可以信賴,是老妻,是多年的老狗,是存在銀行的錢。」前兩項也許很有道理,但是這種信賴只是有限的,就如金錢來說,它買不到生命,更買不到愛,有時卻帶來麻煩與罪惡。

以前,約翰·韋爾虛(John Welsh)與其同伴,從他們被囚的勃蘭克監獄,召往林立哥(Linlithgow)的法官受審,那晚上雖衛兵押解,徒步前往受審,他們還是唱歌,所唱的就是這一首詩篇。——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