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五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十五1】「耶和華啊,誰能寄居你的帳幕,誰能住在你的聖山?」

聖潔的人不會只站在會幕的外院,他一定想與大祭司那樣進入裡面,但那是不可能的,到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普通的敬拜者只能在外面,惟有大祭司才可一年一次在裡面停留片刻。

我們的經驗多麼重要,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進入聖所,靠著耶穌的寶血得以停留在那裡,由於這位大祭司,我們才可體驗神的同在與恩寵。我們可以用我們一生來事奉。我們好似所羅門的僕人站在王面前,聆聽訓誨,照祂命令去辦事,或收起活動的翅膀只與祂相交。

這是否你的經驗呢?那麼細心研究詩篇所述的條件。也許你還不夠真誠,口舌不如謹慎自製;或者你在工作上不夠誠實,或者你還沒體會基督寶血的能力,洗除死行而服事永活之神。

要常住在至聖所,要有犧牲。你要有這樣的心願,讓主耶穌為我們成就的發生功效。在內心中若有什麼缺欠,要轉向大祭司,求祂施恩,帶我們到神的面前,留我們在那裡。──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十五1誰能住在你的聖山】「耶和華啊,誰能…住在你的聖山?

  詩人在這堜珛o的是一個重大的問題:

  耶和華啊,誰能寄居你的帳幕?
  誰能住在你的聖山?
  就是行為正直,作事公義,心婸★篣靰漱H。

  宗教的意義是宗從,教導;因此要與所敬拜的對象接近,受教導而遵行。宗教(Religion)源自拉丁文religare,是重新聯合的意思。墮落的罪人,怎能親近神,與神復和呢?(詩一五:1-2
  詩人列舉了基本的品德:正直,是沒有彎曲;公義,沒有偏邪;誠實,不僅是言行沒有偽詐,而且從心堨i靠。
  大衛自己,像是具有這樣的條件。他離世之後不久,他兒子所羅門對耶和華說:“你僕人我父親大衛,用誠實,公義,正直的心,行在你面前。”(王上三:6)一個兒子能如此為父親見證,可見是真實的,不是作給外人看的,來源不是道聽塗說;而且他父親去世不多年,記憶猶新,絕不會年遠湮忘,舛錯模糊;而且那是對神說的,不容串通砌詞詐欺。雖然我們都知道,大衛不是沒有過失,但他有這些基本品德,是合神心意的人,有多麼難得。
  除了積極有所為的品德之外,在消極方面,還棄絕惡事,有所不為,也是同樣重要。這些原則,表現於倫理生活,和社交生活。不是空言高論,而是有實際的禮義廉恥。
  禮:謹飭言語沒有過失,只說造就人的好話:“不以舌頭讒謗人,不惡待〔中傷〕朋友,也不隨夥毀謗鄰里”;
  義:有正確價值觀念,以真理和道德為標準,“他眼中藐視匪類,卻尊重那敬畏耶和華的人”:不是以財取人,結交豪富,也不是以自己利益為標準,對我好的就是好人;
  恥:誠實守信,“他發了誓,雖然自己吃虧也不更改”;
  廉:正直有愛心,“不放債取利,不受賄賂以害無辜”。
  這樣的道德標準,是沒有過失的完全人,以人的努力,沒有希望達到。因為“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我們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賽六四:6),靠自己的義行,沒有辦法親近神,到神的帳幕和祂的聖山。
  因此神差祂的兒子基督耶穌降世,祂沒有罪,卻為罪人死在十字架上;只有信靠主耶穌基督,因祂在十架所流的寶血,得救贖而稱義,踏著祂所開的路,才可親近神。──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十五1曾有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布商,他的店主在主日利市百倍,常常嘗試於主日關門專心上教堂做禮拜,但遭遇到顧客朋友的批評攻訐,這事使他傷透腦筋,常常無法於主日上教堂做禮拜;有一天,在他禱告中想出了一套絕頂的妙法。他在主日清晨寫了一張白紙黑字「忌中」,貼在店門,而上教堂,顧客朋友遠看「忌中」,人人走避;每一周都如此,顧客朋友驚奇地問,你家死了幾個人?好可憐哦!終於他表明了信仰立場,於主日老舊人「忌中」,但心靈重生復活,他需專心恭守主日,欣慕耶和華的聖殿,請大家諒解,購買請於週間。——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五3殺人放火,乃是眾人看為大罪,但那舌頭害人的罪,是一樣的利害。從舌頭可知健康狀況:醫生可憑舌頭的顏色及舌苔,判斷是否有腸胃病。健康的舌頭是粉紅色滋潤的,如果表面裂紋而乾,可能表示患有腎病。吸煙過多,呼吸系統或口腔發炎,均會使舌頭紅腫。靈性的健康情形也可以由人的舌頭得知;健康者常說感恩及造就人的好話,患病者則常說埋怨與批評人的話。曾聽人說:「謗人之舌比蛇更毒,蛇咬一口只傷一人,醫不難;謗舌一言卻傷三人,謗者一,聽者一,受謗者一。」俗語說:「謀殺能傷人身體,閒語卻能毀人品格。」閒言閒語別人怎樣壞,自己卻如何棒。

雅各書三章6節說:「舌頭就是火,在我們百體中,舌頭是個罪惡的世界,能污穢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輪子點起來,並且是從地獄裡點著的。」——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五篇】曾有一「銀燭台」的故事,後來被編為聖誕劇本,描寫一個無賴之徒,投宿某傳道人家中,翌日清晨將傳道人家中的銀燭台偷走,途中被員警抓到,員警詢問傳道人時,傳道人說是自己送給那人的,那人因而大受感動悔改。這真是因惡成善的「好故事」,在聖經和聖靈的光亮中,神的兒女們必能察出其中的錯處來。

做神的兒女若靈命不長進,是因靈性有毛病。曾有一次,某城市的自來水管不通,後經翻起部分水管,才發覺青蛙塞在裡面而阻塞。曾有一次教會晚間聚會失電,查不出其原因,軟線似乎完整,經再詳細檢查,就發覺只斷一線之差。屬靈的人不只是掛名,需連結在基督裡,被聖靈充滿,否則不能稱之為「完人之範」。

以前曾有一位英王領受浸信會浸禮,他把一手舉起不浸,牧師說浸禮要全身浸入水裡,他堅持不浸右手,牧師問他為何?他說,我還有一仇人未報仇,我只留右手是作報仇用的。

早前臺灣有位陳姓兄弟,原是著名扒手,估計扒過新臺幣陸佰萬,盜跡遍佈全身,後來在牢中悔改信主;之後曾經有人要他去賣冒牌燈泡,可獲利不少,但他覺得燈泡既冒牌,又未上稅,不是基督徒可以作的,未接受。後來又有人要他只坐在旅館裡面,指揮行盜,就可分利三分之一,不必親自出馬,陳姓兄弟雖很窮乏,但因已洗手不幹,了結已往;後來沿街叫賣霜淇淋,但也寧願受苦,甘心清貧。

作完全人在原文之意,是在基督裡長進的意思,正如一條有生命的魚能逆水往上游;向下紮根,往上發展;如保羅所說:「忘記背後,努力面前。」作個成熟、成長的基督徒;亦即完全的重生,並非改良,要完全棄絕罪惡舊性。——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