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六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十六1收音機的電波有長波,中波,短波,超音波在空中互相交錯,收音機卻能把它選擇接收過來。人與神的關係也是同樣,把從神來的聖靈的電波接收過來就是信仰。信仰是經常從看不見的神那裡得到屬靈的指導,而全心全意地投靠他。

有一次,一架飛機正在飛行,它已經到達了目的地,但是卻毫無跡象要著陸,機上的客人們大家都在看鐘錶,而感到奇怪。空中小姐格瑞絲走進駕駛室,可是駕駛員卻在駕駛臺上睡著了。

「比爾,怎樣呢?身體不舒服嗎?」

從前頭看他的臉,使她嚇一跳,比爾的臉色蒼白,患了心臟麻痹,已經斷氣了。

「慘了!怎麼辦呢?請來救救命啊!」一瞬間在她腦際浮現飛機的命運——汽油告罄——墮落——慘死——大家橫屍于山野的光景。

那時,格瑞絲急忙地詢問看誰能夠駕駛,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夠。

幸好這架飛機是最新式,裝有自動安全操縱器,自己在繼續飛行。若是汽油告罄,一瞬間他們的命運只是死而已。

格瑞絲又回到駕駛室禱告著:「神啊,請幫助我啊,我們該怎麼辦呢?」忽然間,看到旁邊有專用的無線電話機掛在桌上。此時格瑞絲拿起無線電話機,大聲喊:「哈羅,哈羅……」這一叫,馬上就聽到下面機場也有應聲說:「哈羅。」

格瑞絲高興地跳起來,向機場報告:「慘啦!慘啦!駕駛員比爾因心臟麻痹突然死了,要怎麼辦呢?」下面機場本部大家都驚慌失措,研究如何救他們。那時本部來了一位一級駕駛員傳烈德,說:「好吧!我要發指令,格瑞絲,請照我所講的做吧!」他一面說,一面叫旁邊的人用收音機圓規測準飛機的正確位置。格瑞絲在傳烈德指揮下,勇氣百倍,經無線電通話也測出飛機的位置、高度、進路與速力。不一會兒,飛機在飛機場上空出現,看到的人都高聲歡呼。可是最難的關頭是著陸。飛機最後在機場上空迴旋了幾次,然後把機首一度提高,就很順利地機尾著落地。當空中小姐格瑞絲打開機門出來,旅客每一個人眼睛中,都含有感激的淚珠,大夥連聲稱讚地說,格瑞絲的勇敢、沉著、精明的英雄行為。但格瑞絲歡呼地感謝傳烈德,因她以全心聽從指揮命令,全意地投靠他。——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六12存在論的鼻祖丹麥的祁可果(一八一三∼一八五五)最喜歡用「恐懼」或「憂慮」,他說這是人生中表現出來的心理現象;當一個人經驗到「人生空虛」,在憂愁時就會失望,「失望」是人類「致死之病」(The  Sickness unto death)。人時常在失望中放大自己,好像在放大鏡下放大了自我,認清自己而失望,這些都是人遠離了創造他的神,所以基督才說:「當信神,也當信我。」(約十四1)也喚醒我們當往上看,投靠他。

在我們信心生活中,撒但在我們周圍建築圍牆,但上面沒有屋頂,我們的禱告若有信心和感恩,就如有兩翼往上飛,飛向神和神直接交通。

信心往上看,如同雅各在夢中爬天梯,看見天開,榮光出現,天梯立地著天,神使者上下往來(創廿八1213)。

有位美國大學教授估計,在美國現有兩千位的「救世主」,且每一位都有他(她)的追隨者;人們都在尋求一位帶有權柄的人,能信仰的人,能追隨的人,帶領引導人類;卻忽略了基督是那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父、和平的君(賽九67)。——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六2耶和華是我的產業】「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宗教不但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而應該是全部的中心。聖徒以主為圓心,畫一個圈兒,把每一部分都包括在堶情A這就是宗教生活。所以不僅是有了主就有了一切,而是有了主決定一切。
  “耶和華是我的產業”(詩一六:5),表明他是以主為倚靠,為誇口。聖經說,利未人與神聯合,事奉神,“耶和華是他的產業”(申一○:9)。產業不但代表人的身分,古時對家無恆產的人,也不大信任,所以有產業不但作人的倚靠,也可以使人覺得他可靠。我們知道,不久以前的西方民主,只限有產業的人有投票權。但信主的人不是以地上的產業誇口,而以主為誇口,為倚靠。“是我杯中的分”(詩一六:5),表明他以主為滿足。以色列地不僅是流奶與蜜,我們也記得,應許之地的記號,是盛產葡萄,釀製成酒,可以使心喜樂(士九:13;詩一○四:15),因此杯中物是喜樂滿足的意思。
  以主為杯中的分,是說主為我賜福的杯(詩二三:5),我要時時“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詩一一六:13)說到他在主堶悸犖”活G

  〔主〕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
  我的產業實在美好。
  我必稱頌那指教我的耶和華…
  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
  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快樂,
  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詩一六:6-9

  主給我們安排的地界,是祂自己察看,量給我們的,沒有比完美更好的可能,所以他以感恩的心接受,不用任何別的地方來交換。不但在主應許之地,他也願意接受主的指教,如何按照主的旨意生活,如何榮耀主的名。
  顯然的,他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把主丟在背後;他是時時把耶和華擺在面前,透過主看世界上任何的事,把主當作他的標竿,凡事惟求祂的喜悅。
  一個按主旨意生活的人,才可以身,心,靈都滿有喜樂,得以安居在指望中。
  使徒彼得五旬節的講道,指出這預言是應驗在耶穌基督的身上;祂照神的旨意,擔當了人的罪,在十架上成就了救恩,復活不見朽壞。我們活在主的旨意中,也有這美好盼望。──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十六2好處在主】「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有一件事我們如果能看清楚,就是最大的智慧,那就是認清了神是我們主,我們的一切都在祂手中,我們的好處不在祂以外,我們單憑自己的意願和努力想得任何的好處是辦不到的,若不是神的恩賜,我們什麼都得不到。我們只有事奉祂,隨祂的美意賞賜給我們。如果不討祂的喜悅,想得祂所賜的也不可能。只有「尋求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詩3410)祂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那些行動正直的人(詩8411)。所以我們不必自己想法得好處,也不怕沒有好處,只要我們敬畏神,愛神就是了。

另一方面,實在說來,在神以外,也沒有什麼是真正的好處。想將神撇開,在神以外得什麼好處。結果正像下面所說的,「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詩164)世上的名利、地位、智慧、才能、愛情,以及任何東西都可愛,得到這些失去神就不但不是好處,且是最大的害處。即或是神所賜的,我們將它當作偶像,將心完全寄托在它上面也有害處,只有神自己是我們的產業和杯中的分,在祂面前才有滿足的喜樂(詩1611)。──《每日天糧》

 

【詩十六34秦國有個姓逢的人,他有個兒子,小時候很聰明,到了長大之後,生了一種迷糊不清的神經病。聽人家唱歌,他卻要哭;看見白的東西,他偏說是黑的;香的他說是臭的;甜的他說是苦的;別人說是錯的,他卻說是對的。照他的意思,凡是世界上四面八方的水火冷熱,沒有一樣不是顛倒著的。

有位姓楊的人告訴他的父親說:「魯國有一位先生,也許有方法能夠醫好你兒子的病,你為什麼不去問問他呢?」他父親聽了之後,就趕到魯國去,路過陳國,遇見老聃(老子,姓李名耳),說明了兒子的病情。

老聃對他說:「你怎麼知道你的兒子迷糊不清呢?現在世界上的人類,都是不明白對和錯,辨別不清楚利和害,生著這樣毛病的人很多很多,那一個人能把他們醫好呢?若是世界上的人,全都和你的兒子一樣,那麼反而是迷糊不清了。哀和樂,白和黑,臭和香,對和錯,那一個能說它都是正確的呢?連我所說的話,也不一定是迷糊不清的。魯國的那位先生,自己也是迷糊不清的人,怎麼能夠叫人家不迷糊呢?你還是放心回去吧!」

老聃叫迷糊的父親不必找醫生,因為天下的人都和他兒子一樣迷糊;但在本篇詩篇作者大衛,他知道神不迷糊,且他也不迷糊,由此提出,以慧眼看周圍的聖人與罪民。

聖民是指教會聖徒弟兄姊妹,因為凡信基督者都由神而生,凡愛生他的神,也必愛 從神而生。因主賜新命令,要彼此相愛(約十三3435)。

罪人指拜偶像者,「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意謂凡以任何別的物件,當作偶像一樣來崇拜,不管它是人或物,名或利,金錢權位,屬世的榮華,與人的愛情,都可以成為人的偶像;若以這些來代替耶和華,他們的愁苦必加增。例如錢財,保羅曾說,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六10)。——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六4愁苦加增】「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

與神的關係不對了,就什麼都完了,因為一切都在乎神。我們的好處不在神以外,就是世上物質,人間的一切,也屬於神,是神所賜的。我們只能在與神有正當的關係下得著, 並享受那一切。若離開神,只與那一切事物發生關係,那一切的內容和性質就變了。因為沒有神的恩典和祝福,就不能從其中得到喜樂和滿足。

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不但神要加以懲罰他們,從別神那裡所得到的也必定是痛苦、虛空。因為假神裡面沒有真的東西,更沒有善的,美的,活的東西。不管各人的假神,偶像是什麼,它們裡頭沒有泉源,沒有愛和光,以及令人快樂的一切東西。

所以以別神代替神來崇拜,愛慕的,結果必定是越過越愁苦,只有回轉過來,以真神為神,為所追求、愛慕、敬拜的對象,才有滿足的喜樂。──《每日天糧》

 

【詩十六5神是我們的產業】「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懷中的分;我所得的,你為我持守。」

我們的人生是以金錢為可靠呢?還是指望人情呢?或是順著環境而行?是否能以神為產業、為可靠呢?這是一個靈性蒙恩的關鍵問題,若能將這一點弄正確了,就必要蒙大恩、得大福。

要知道金錢是何等的容易帶我們到受世俗、魔鬼支配的網羅裡去,人情又是何等的虛空且虛無,環境更不可恃,今天正在蜂擁高漲,明天就變了方向。

所以說,還是回到主面前去投靠吧!他不會改變,他不失信,他永遠可靠可恃;依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可靠的那人是有福的。

 不要依靠自己的聰明;不要依靠無定的錢財;不要依靠世人和君王,他一點不能幫助,他的氣一斷就歸回塵土(參詩一四六34)。—— 李慕聖《晨光》

 

【詩十六611家在另一邊】

參加追思禮拜常提醒我們人生的短暫。

但對基督徒而言,離開人世這事實,把我們定睛於天上的聖徒,他們在榮耀裡歡樂,等待身體的復活。保羅說,基督徒的去世,就是「與主同在」,那是「好得無比的」(腓一23)。

因此可知,死是不足怕的。一個女孩子在夜晚走過一片墓地,有人問她:「你在這裡走,不覺得害怕麼?」她說:「害怕?不會的,我的家就在那一邊。」不錯,她的家就在附近,然而,我們的家不是也在「另一邊」麼?死對我們不能構成威脅,死只是基督放在我們昨日與明日之間的一個接合點。

有些人走完他們人生的旅途,留下一些極其美麗的回憶讓我們追念不已。他們雖然離開我們,但與我們還是那麼接近。死亡是每一個家庭都會遭遇的事,信主的人死了,他們是到達另一個城,那城是好得無比的,照希伯來書說,那是一個「有根基的城」。基督徒遇到死,不覺得可憐可悲,反而說是「息勞」,多麼美的一個名詞呀,主讓一個人息勞,我們應為他慶倖。但在主還沒有讓我們息勞以前,我們應該盡本分工作、為主奔跑。——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詩十六10】「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

這首詩歌是不朽的,因為這是論聖靈在基督復活的事上成全(使徒行傳二章)。主以這些話應用在祂身上,祂就這樣離開世界,進入未見之領域。當祂最後說出交付父神的話,祂就這樣進入幽暗之地。既說升上,豈不先降在地上嗎?使徒彼得說,祂到監獄去看那些已故的人。當祂唱詩出去的時候,那一定是詠唱不朽的盼望。祂是父所愛的,必不被撇在陰間,也不見朽壞。祂知道神必指示祂一條生命的路。

當你步入黑暗之中,不能看見什麼。你只管一步一步地走,存著順服的心,到未知之地,甚至死亡的境界,你可用這首詩歌使心歡悅。凡尊榮與順從祂的,祂必不丟棄。祂的路會使你經過黑暗,通往光明,從死亡至生命,從孤獨至豐富的結果。葡萄藤在冬日是多麼寂寞!跟從祂,祂必指引。

一個愛主的婦人在臨終時,聽見別人說她快要離世了,越來越衰敗下去。她立即說:我不是下去,而是在我救主的懷抱中。──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