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七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十七15哲學家柏拉圖曾說過,若有人譭謗你,你就當謹慎行為,使眾人不信所說的壞話。天路雖是路,但其中還是有難走的地方。本仁約翰先生所著名書「天路歷程」,其中的基督徒不也遭遇到艱難山嗎?因此走「天路」必須謹慎,要為自己走的並為後來的「修正」。

每天早晨需要校正一下心靈,正如善彈琴者需校正弦的音階;校正心弘,必有聖靈的指引。「要常存信心和無虧的良心。」(提前一19

當一九一二年,鐵達尼克輪深洋遇險,將要下沉之時,有令下來讓婦女與孩童先上救生船。有一個「聰明」的男人,改穿女人的衣服;這個男扮女裝的人,就有機會與婦孺們一同獲救免死。據說,那人住在加拿大;他活著,但他的生活失去了快樂,他額紋寫著他的罪狀。他心中沒有詩歌,眼中沒有光輝,因為他在餘下的歲月中,每天都需要忍受良心的責備。——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七612近代印度的大傳道人,希瑪拉雅的聖者孫大信(一八八九∼一九三三), 有一次剌嘛教徒的市鎮去,該地方的教長,最不歡迎基督教,而無法在那裡傳道。但孫大依著貫例,無論到何處,無論遇到什麼逼迫,都把傳福音當做他的使命。因此,他馬上被抓並被帶到教長的地方,經過詢問的結果,竟然非法地被判應受極刑。在舊約時代,耶利米曾經被投入泥水井裡,但以理也曾被投入獅穴,現在孫大也被投進一口放屍體的空井裡面。刑吏押他到井口,剝去他的衣服,就把他推進井裡,因為顛落下去,右臂受到挫傷,在井裡黑天暗地,只有等待著死。

井穴裡屍臭撲鼻,骸骨累累,充滿了惡臭與死毒,真像一個活獄,手足所觸摸,莫非腐肉與朽骨,死骨也馬上開始侵襲他的身體。在此時此境,他如同十字架上的耶穌,呼求神說:「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

祈禱的人——孫大,傾盡全身心做了禱告,說:「假如是天父的聖旨意,而且假如僕人在世還有未完成的使命,求讓僕人從這裡脫離!」他所主張並不是自己的意志,完全是對天父旨意的絕對服從。過了幾天,他竭盡將斷將續的意識,向著神繼續禱告的時候,就在屍骨累累的井口上,聽到有人打開井門的聲音。然後看到鐵制的井蓋已被啟開,並有聲音說道:「要放下繩子,請緊握著那條繩子。」

繩子放了下來,又看到打成一個圈子。他盡渾身的力氣,委身於圈上。繩子果然漸漸地拉了上去。拉出井口,蓋子又被關起來,鎖也被鎖起來。呼吸了新鮮的空氣,頓時好像甦起來,孫大就想要知道是誰救他出來,可是旁邊也沒有誰在那裡,手的創傷也已經好了,他立刻跪地禱告,感謝神施行奇妙的拯救。

他回到市鎮去,在小客館修養身體,等體力恢復,就再度開始傳福音。這件事,轟動了整個市鎮,最吃驚的就是教長,再次抓住他,查問是怎樣脫出那口幹井。

孫大照實際情形告訴他,教長很憤怒地說:「必定是誰偷走了我的鑰匙,這人決不放他干休。」可是看到自己褲帶上的鑰匙,他才開始恐懼,而懇求孫大立刻離開他的市鎮。——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七8一六三○年,德國的新教徒遭受西班牙舊教徒軍隊的搶奪暴行,十一月下旬,某一個陰暗寒冷的薄暮,在撒克先地方一個鄉村之外,有一家簡陋的小屋,住著一對貧窮的老母與兒子。兒子從外頭聽到可怕的消息,急忙地回來說:「媽媽,糟了,今天晚上西班牙的先鋒部隊就要到我們村裡來,我們趕快逃到樹林裡。他們殘酷橫暴,聽說要把所有人都殺光,再耽誤恐怕會被殺死,我們快跑吧!……」

兒子急著催他母親,拉著她的手想馬上就跑,但是虔敬的母親,把這焦急的兒子制止說:「但是,假如神有意思要幫助我們,必定會救我們,所以我想來禱告神,然後才決定要如何。來吧!我們一起來禱告!」

說完了,就拿起祈禱書,點亮燈火,唱起聖歌。

「主啊!請替我們圍座牆,主啊!請替我們圍座牆。」

兒子很不耐煩地說:

「媽媽!你這樣點亮火,唱聖歌,不是更加讓敵人知道我們的地方嗎?」但是母親仍是那麼敬虔,一直在唱聖歌,在祈禱。

「媽媽!神怎能圍牆呢?什麼神跡都是過去才有的嘛!」

可是老母親,整個夜裡依然唱著「主啊!請替我們圍座牆」,看情形敵兵好像就要闖進來了,母子兩人動也不敢動。恐怖的一夜終於過去了。

現在天要亮了,兒子啟開了門鎖,但是門怎樣都推不開,好像是有誰壓住。兒子嚇了一跳,急忙地又把門鎖起來,跑回來偷偷告訴母親:「媽媽!你看,門外有人把門壓住呢!」

母親停了祈禱說:「那很奇怪,是怎麼回事?」

兩個人盯著眼,仔細聽,卻沒有什麼異常的事。等鎮靜些,兒子再度去開門看一看,才知道,原來是雪封住了,門縫裡吹進來的都是白雪。

「啊!雪,雪,媽媽是下大雪!」怪不得門兒打不開,外面一片都是銀色世界,雪快要積到屋頂了。

「媽媽!四周都是雪圍起來的牆呢!」

昨夜,殘酷無道的西班牙人,到近鄰每一戶,肆行搶奪財產,殺戮人命,可是這位虔敬的老母親的小房屋,既隘小又貧窮,卻因為下雪成牆,圍著她一家,能得倖免搶奪暴行。——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十七15】「我必在義中見你的面,我醒了的時候……就心滿意足了。」

在義人說來,這是夢幻似的世界,死是醒來的時候,我們好似人睡臥在房內,等候東方的曙光。不久晨曦必將出現,只是我們的眼皮太重,掙不開來。有些人會想睜開眼皮轉向陽光,但只感到眩目的亮光,還看不見濃郁多彩的色澤。那是指聖者與先知,一般人來說還是渾然無知的。但是時候將到,我們就要醒來,自責愚昧,因為我們竟將蒙鏡成為現實,其實將永生的事反而忽略了。

當我們醒來,就必看見神的臉面,「相象」與「形象」實在是一回事。摩西看見像主的一位,我們也必真實地看見主。主那可愛與聖潔的性格能形之於外,必會完全滿足我們的心,神的榮耀曾顯在耶穌的臉上,我們能看見嗎?我們的心智因祂的真理而滿足,心靈卻有祂的慈愛而飽滿,我們的心意以祂的權能而充實,我們對其他什麼都不要了。天空遼闊的美之奧秘,也無法擋住我們向神的視線,也不能使我們滿足。要認識神,站在祂面前。知道在親愛的主之義中,我們必被接受,那就完全足夠了。

夢境究屬虛空,實際誠摯的喜樂何處可尋呢?──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十七15路向與願望】「至於我,我必在義中見你的面。」

  合理的願望,必然是跟所採取的路向一致的。要有甚麼收穫,必先有甚麼耕種。“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如果種的是一種作物,而希望收取另外一種,是絕不可能的;那是幻想,是自欺。輕慢神而想得到賞賜,也是自欺。(加六:7
  如果你想在某種學問上有所成就,最好是開始著力鑽研,多讀那方面的書,向學有專長的人請教,也許還要加上研究,實習。最大的錯誤是自以為天才,以為有一天會成功,但那一天絕不會到來。比如:在路上駕車,求神保守他平安到達目的地;不僅要注意方向正確,也要謹慎留心安全;否則在那堥D神給他安全順利,卻隨便亂來,而讓那些規規矩矩的人遭禍,神全沒有理由那樣作。
  大衛願意討神的喜悅,所以注意自己。他向神說:

  你已經試驗我的心,你在夜間鑒察我,
  你熬煉我,卻找不著甚麼;
  我立志叫我口中沒有過失。
  論到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脣的言語,自己謹守,
  不行強暴人的道路。我的腳踏定了你的路徑,
  我的兩腳未曾滑跌。(詩一七:3-5

  他的存心是要行神的旨意,他的腳步就朝那方向走,謹慎的走。雖然,路上不是平順的,因為有惡人的阻擋,撒但的攻擊;但他相信神,求神保守他平安達到目的。
  世人的目的不一樣,他們也許沒有特別的惡跡,也沒有公開反對神;但他們的道不同,是“只在今生有福分的人”。他們的心只想望財物,肉體的享受,家產,兒女;當然也不會計較用甚麼手段得到這些,用甚麼方法保守,為甚麼目標使用,只是求於己有好處,就心滿意足。(詩一七:14
  神的兒女要以天上的事為念,時時想到永世,不可效法那些只知服事肚腹的人,更要認識這思想型範的危險可怕,他們是“以羞辱為榮耀,專以地上的事為念。”(腓三:18-19)求神救我們脫離,不要陷在其中。我們的滿足,不在於今世的一切,甚至也超越甚麼賞賜,福分,而專注於神:“至於我,我必在義中見你的面,我醒了的時候,得著你的形像,就心滿意足了。”(詩一七:15)在復活中見主,是最大的福分。
  願望的不同,路向也必不同。求主保守我們目標正確。──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十七15馬丁路德深怕在今生享受福樂,所以屢次將手下的餘款贈給別人。若只在今生享福,那麼有些飛禽走獸,更比人享受了。從力量言,不能與牛相比;腳步飛跑,不能與鹿相比;身體的美麗,人不能與孔雀比較。

最後,古時的高盧人,嚐了義大利的葡萄酒後,就定意非攻下義國不可,因為他們嚐了那國的酒,從此就不願花錢買從義國來的酒,卻想大量地飲那能快活人心的酒。我們照樣嚐了神天上的福杯,就要決心要到那美地,那時才真的心滿意足。——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