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二十二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詩二十二68中國歷史上的皇帝是世襲制度,每逢皇帝登基,都按例大赦。

據說有一位皇帝很特別,他說必須認自己是真正罪人才能蒙赦免,於是派欽差大臣去各監獄調查,哪些是應當赦免的人。當大臣調查罪行的時候,全部的犯人都為自己喊冤,但其中只有一個犯人老老實實的認罪,因此而得到赦罪,其餘自以為義的犯人,仍然囚禁在獄,得不到赦罪。為了人的自義,主耶穌被遣棄,父神離開了他。因此人的軟弱自義,除非主基督的超越愛的能力,是無法得救的。

傳說非洲最初修築鐵路,一般的人還未見過火車,鐵路修好了,運來了一隻大火車頭,土人莫名其妙,不曉得這大怪物怎樣推得動。他們召集了就是個黑土人,齊心合力,才把車頭推動一步,他們都得意洋洋,自誇氣力大。當機師來了,看見他們這樣用力推,不免好笑。就請他們都走上車廂坐下。黑土人都搖頭說:“「它這樣大的車,再加上我們這些人,怎樣推得動?」那機師不和他們辯論,走上車頭,關了機器,在他們前面風馳電掣地走動起來,嚇得那些黑人大批心驚肉跳。

人的軟弱如蟲,野蠻人用自己的體力如畜牲的能力,是無法得勝的;唯有如文明人使用汽力、電力、原子力,基督徒必需靠著聖靈能力,神力才能得勝有餘。 ——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二十二2231一八八九年,印度的巴抵阿拉州藍普爾的地方,一位富裕的地主生了一個孩子,父母是熱心的印度教徒,在這孩子七歲時,便叫他背誦經文,不幸孩子于十四歲時候,母親去世。為了方便起見,父親讓這孩子就讀家附近的長老教會學校,學校每天要念聖經,做完禮拜後才上課,因基督教與印度相差太遠,這孩子開始反抗,用盡惡手段加予搗亂逼迫,甚至把聖經在公眾面前撕破、燒毀。

十六歲時候,刻苦學習印度經與回教可蘭經,這樣的努力也未能得到心靈的得救內心的安寧;於是他就試看能否在他最討厭的聖經裡,找到解救之道。當他打開聖經:「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到安息。」(太十一28)這一段話,深深打動他的心,可是他的根本態度,一點也沒有改變。此後他還是撕破、燒掉聖經,甚至想把基督教完全從印度之地毀滅,但是仍然得不到安寧與滿足。

有一天,他下了一個大決心,也就是他燒掉聖經的第三天——西元一九○四年(民前八年)十二月十八日上午三點,他照常洗澡潔淨身體以後,決心如果得不到平安,一定要自殺,希望於彼世得平安。

「神啊!假如神是活的,請你指示我正確的路,不然的話,我想要自殺。」他等著當五點的火車開過之時,被輾壓而死。

上午四點三○分時,他經驗到一種不可思議的神秘經驗,正在禱告的時候,在房間裡面出現了大的光輝。他以為是火警,看周圍卻發現並不是火警。他感到很奇怪,再繼續注視,才發現是耶穌基督的形像,以印度話說:「你為什麼要逼迫我,你該曉得我是為你死在十字架的。」此時此刻他馬上跪伏在主腳前,得到一種信仰:這才是耶穌基督,他不是死了,還活著。等他站起來時候,雖然看不見他的形象,可是心裡已得到平安與喜樂。從這時候開始,他把全心全意奉獻作基督的僕人。這人是誰?是希馬拉雅的聖人,孫大信。這是他親自得到主基督的榮耀平安的凱歌。——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廿二26願心永活「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千千萬萬的人曾經活在這個世界上,但又都一個一個地死了,好像從來沒有過他們的存在一樣,即或認識他們的人在記憶中也很快地淡忘了。後人可能知道他們的事跡,曉得他們的名字,引起一些感想,然而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想。我們給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感想呢?基本上有兩種:一種是這個人死了倒好,活著也沒有什麼用處。另一種卻是,這個人死了很可惜,能一直活下去就好了。

這兩種感想說明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一個人活著究竟有沒有意義,對於其他的人來說是有好處或有害處,這要看多數人的評議,而非他所親近之人的感想?為什麼有的人願意他活,有的人卻不願意他活,有的人更願意他永遠活著,這是要看一個人的心如何。一個罪惡、詭詐、污穢、殘忍、自私的心,是沒有人願意他永遠活著的。一個正直、公義、仁慈、良善、謙和的心才願意他永遠活著。人可能判斷錯,或想錯了,神卻不然。如果神認為那個人的心應當永遠活著,那就要真的賜給他永生。我們的心如何,在人,在神的眼中看為應否永遠活著呢?──《每日天糧》

 

【詩二十二31「這是祂所行的。」】

這句用語就是「成了!」這首詩篇確是十字架的篇章,主在受難時特別背誦的,在結語中,那是得勝的呐喊。

禮儀的律法已經完成了——這在耶穌的品格與工作中已經達成。聖殿的幔子已經裂為兩半,早先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那震動的事物早已失去功用,不能震動的才可存留。

先知的預言已經成就了——許多不同的預言已經應驗,好似王既走過那門,門扉必然關閉。祂是君王,卻曾受苦,祂是祭司,也是犧牲者,祂是猶太支派的獅子,也是替罪的羔羊。

父神的囑託已經成全了——彌賽亞必須被剪除,不是為自己,而為人的過犯,將罪除去,與神和好,不致因罪隔絕,而且引進永義,這一切逐項都成全了。

救贖的工作終於作成了——主耶穌是站在罪人中間,替代他們,背負罪惡,卻因自己擺上而除掉罪。於是罪人終於恢復人的地位,到佳美之地。神公義的要求滿足了,慈愛與真理得以相遇。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救贖完成的呼聲得著影響,完全伸冤的呐喊也有了回應(啟示錄二十一章六節)。

──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二十二31在安德魯,傑克遜總統當政期間,一個名叫喬治·威爾遜的人,他因為搶劫美國聯邦的郵局而被判處吊刑,但有人為威爾遜代為請願,後來傑克遜總統准予特赦,但是威爾遜卻拒絕接受!

當局十分困惑,逐把這問題轉遞首席法官馬歇爾。他作了如下的結論:「赦免只是一張紙,其價值決定於赦免者的接受,若是被拒絕了,就無法得赦。喬治·威爾遜必須處以絞刑。」——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二十二篇】七十多年前在某地,有甲乙兩個朋友好多年沒有見面,一天在路上相遇甚高興,就談到家事。甲問乙有幾個兒子,乙說我有幾個兒子不要提,但甲無論如何要問及幾個兒子與做什麼工作?最後乙說:「一個死還未埋,一個埋還未死。」乙說了就想走,甲甚莫名其妙地再問;原來一個兒子是抽鴉片煙,天天臥在床上抽鴉片,所以全家的人都叫他「死了未埋」,還有一個兒子是挖畫碗花色料的礦夫,天天在礦穴底工作,每天可賺錢過生活養家人,所以全家人都叫他「埋了還未死」。世人在神看來,如同這兩個人:一是「死未埋」,一是「埋未死」,試問我們是那一個呢?必與主同埋同死又同復活重生,才是真基督徒。——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