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二十四篇例證與靈感集錦

 

【詩二十四12宇宙都屬於神,非屬於人;因為人在世界上只是寄居,非永久性,人是暫時租居者罷了。為什麼全宇宙是屬於神呢?因為全宇宙是靠他存在,只有他權能的命令,才能托住萬有,全世界的統治權都操在他的手中,由此才說:「他把地建立在海上,安定在大水之上。」

這一句話,表明神的版圖,神的權柄;也表示它的根基是何等不堅固,只有靠主的命令托住才得存在;另方面得悉,古時的宇宙只限在眼見的水平面,所謂「地極」觀念,視地球為一平面,無論海洋陸地,走到平面一端必掉落到深淵無跡;這地球平面的觀念,直到中世紀哥倫布冒生命發現新大陸,才離開「地極」,「深淵」,「地建在海上,安定在大水之上」之謎。

這樣說,是否聖經合乎早期無科學時代呢?絕不是的,因為神偉大權能於每時代有他不同啟示;聖經是神所默示,是以神為中心,非以人與科學知識為中心,因此證明神真理永遠的存在性,是永遠不變的。

華盛頓美國著名太空科學家布朗博士,說:「只有神重新進入世人之中,給予道德上的指導,以免科學與太空成為人類的陷阱。」

許多科學界的巨人,都承認宇宙的背後一定有一位全智的神。

大衛·約旦博士說:「如果我們加以深刻的思想,那麼我們就會如同科學家一樣至終相信神。」

因此可肯定:科學的盡頭,是信仰的開始。科學是研究物質外面的部分,是形而下偏於知識與理論。信仰是維繫心靈,對付裡面的部份,是形而上側重生命的經驗。科學研究「已見的」,信仰是追究那「看不見的」。——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二十四34登山崇拜的準則:「手潔」,「心清」,「不向虛妄」和「不懷詭詐」。

唐朝的時候,李林甫作宰相,為人嫉妒陰險詭詐惡毒,不知者以為是好人,因他喜歡說話,但知者都能看出他是個耍手段的壞人。雖然他所說的話,使人聽了好似蜜一般,但心中卻懷著害人的思想,似乎劍一樣。所以人說他是「口蜜腹劍」的人。

箴言書裡也說到有一種女人是這樣,寫箴言者叫人當有智慧防避她,因為上她當的人就有失喪生命之禍!

彼拉多審判主耶穌的時候,要表示自己無罪,就在眾人面前拿水洗手;但他雖然如此行,也決不能從他心中洗去釘主耶穌之罪。所以有了潔淨的手還不夠,在神面前清心是最要緊的。信徒若只顧表面的潔淨,內心沒有清潔,這樣的人到見主面時必要蒙羞。神觀察我們是要觀察我們內心的目的和動機。——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二十四36這世界就是本仁約翰所稱為的「虛華市」;所羅門王在傳道書中說,天下的事都是「虛空的虛空」,追求捕風,眼中沒有神的人,他們今世追求的心是「向虛妄的心」。

清初,福建沿海一帶,海盜猖獗;福州廈門乃盜匪經常出入之地。福州鄉民劉大牛,在偶然機會中,拾得一張海盜藏寶圖,邀約好友王友情與柳阿刀前往挖掘,當時協議,挖得之財物均分三份。

當晚擄帶工具前往,三人費了一夜工夫,至翌晨才掘獲,計有黃金五百兩,銀圓三萬枚,以及珠寶玉器,手飾廿餘件,三人心喜萬分。但是一夜工作耗盡體力,口渴肚饑,使他們無法搬運回家。王友情提議派一人到街上買些酒菜飯充饑解渴,吃飽後再行分攤回家。劉大牛同意其說,柳阿刀自告奮勇,願去採購食物。

柳阿刀走後,王友情即與劉大牛商議,俟柳阿刀回來時,合力將他打死,所挖出之財寶,則少一人分;你我各得一半,足夠將來買屋、買田、娶妻、養兒享用。殊不知柳阿刀走在途中心中亦想:假如我在食物中放下毒藥,把他們兩人毒死;所挖出之金銀財寶,歸我一人獲得,不但我一生可享用不盡,子孫尚且受惠無窮,於是主意已定,當抵達街上時,先買好些酒菜,吃飽喝足後;再買一大壺酒與菜飯,並到藥鋪買些毒藥,飯至中途放入酒飯中,自以為劉、王兩人必死無疑。

當他回到挖寶處,劉、王兩人饑渴難耐,接過酒飯,狼吞虎嚥,未幾如風捲殘雲,一掃而光,祇剩下半碗酒。王友情要柳阿刀喝,柳阿刀自知酒中有毒藥,執意不肯喝。劉、王兩人藉機說他下毒陷害,合力將柳阿刀打死,丟入挖寶坑中,堆土掩埋甫畢,劉、王兩人毒性發作,雙雙倒地七孔流血而死。這是「見利忘義,死於非命」的故事。——林政傑《詩篇的講章》


詩二十四6尋求主】「這是尋求耶和華的族類。」

  人犯罪墮落的結果,是被趕逐離開神的面。自此以後,人遠離神,逃避神,像黑暗逃避光明一樣。有誰聽說過黑暗尋求光明的?如果有那回事,黑暗就沒有了。所以人的情形是“沒有尋求神的”。
  但神尋找拯救人,光照進黑暗堙C只有聖靈的感動,才使人尋求神。
  尋求神的面必須離開罪。被聖靈感動吸引,受造的人才會尋求神;同時在聖靈光照之下,知道自己的滿身罪污,不能就近聖潔公義的神。因此,只有投靠主,藉著祂寶血的潔淨,才可“蒙救他的神使他成義”(詩二四:5)。
  主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約壹二:2)。所以尋求神的人是一個光明集團,所有一切蒙救贖的人,“是尋求耶和華的族類,是尋求你面的雅各。”(詩二四:6)因此,永生的道路雖然窄小,還不至一人獨行。
  主耶穌是我們的元帥。祂向罪惡魔鬼宣戰:“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約壹三:8)祂“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來二:14),是最重大的決戰,勝過從來沒有人能戰敗的敵人,而從死亡中得勝凱旋:“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有力有能的耶和華,在戰場上有能的耶和華。”(詩二四:8)祂擄掠了那擄掠人的,釋放了我們這些罪的俘虜。所以不需要像異教的朝聖者,必須梯山航海,去求潔除自己的罪;只要接受主所成就的救贖功勞,就可以跟得勝的主一同得勝。
  只是我們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因為我們已經戰敗了,“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來二:15),只有主能捆綁那壯士,擄掠那惡者,必須停止自己無望的掙扎,敞開心門讓主進來。

  眾城門哪,你們要抬起頭來!
  永久的門戶,你們要把頭抬起!
  那榮耀的王將要進來。榮耀的王是誰呢?
  萬軍之耶和華,祂是榮耀的王。(詩二四:9-10

  這是真正的福音。當你接受得勝的主,就是與榮耀的王在一起,再不必受那惡者的侵擾壓制,而唱得勝的凱歌。── 于中旻《詩篇箋記》

 

【詩二十四79】「那榮耀的王將要進來。」

這是我們所願望的。我們必須有榮耀的王在心裡。祂若只在外面,即使在寶座上,仍舊對我們沒有什麼意義。祂必須來居住作王並揮動祂的權杖,並且守著已經過的永恆的門,從前這些門常常關著。我們要有一位,祂是大有能力的,保守我們對付仇敵。

這首詩篇最早是實現在約櫃迎到錫安山,神隨著歡樂的聲音來到。這節經文前半段是古代守城門者的呼喊,另一段是互送約櫃者發出的回應。這是大有勝利的時刻,當約櫃進入耶布斯的古城門,榮耀的王必來臨。

當耶穌得勝死亡的尖銳利器,祂勝過墳墓與罪惡,在戰場中大有能力,除掉執政的與掌權的,進入神的城,這就有更大的應驗。於是那些等候神的天使與那些跟隨者彼此有交談與問答。

當心靈開放而接受主,祂必進來出去,不讓別人任意侵擾,這是更實在的應驗。失望的聖徒,主若全勝地保守你心靈,你怎麼會失敗呢?祂是大能的,你需要能力嗎?祂是神大能強剛的兒子,你需要剛強嗎?祂是大能的,在戰場上大有能力,你需要得勝仇敵嗎?──邁爾《珍貴的片刻》

 

【詩二十四710中世紀的宗教藝術家達文西,有一天由啟示錄三章20節得靈感啟示「主站在門外叩門」,如意揮畫完成聖畫,很得意地邀請朋友觀賞評價;朋友絕口讚賞傑作,只提醒一處有小錯,說畫門為何沒畫門閂或閘鎖在外面,達文西馬上回口說:「這是心門,並非普通門;心門開啟在裡面,不在外面。」——林政傑《詩篇的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