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箴言第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箴十二1「喜愛管教的,就是喜愛知識;恨惡責備的,卻是畜類。」

  〔呂振中譯〕喜愛知識的愛受管教;恨惡勸責的是畜類無知。

  〔暫編註解〕“畜類”:愚笨。

       “管教”。借言語和行為來教導。“畜類”。愚蠢的人。

     恨惡責備的,卻是畜類: 畜類順性而活,對它們而言,訓誨與責備毫無意義。實際上人類具有能夠無限接近某一目標的可能性。因此,停滯不前、只滿足於安逸的生活、無視生命的真目標的人,均與畜類無異。

         有些人樂意接受不需要“教訓、督責和使己歸正”的知識(見提後3:16)。不為過去的失敗感到遺憾,不願意改正,對將來沒有崇高理想的人,就像田間的走獸一樣,不會培養品格,也不會靈魂得救(見彼後2:12)。

         12:1~28本章強調了義人與惡人的特徵。義人喜愛管教並結出美好的果實,而惡人則厭惡訓誨而終將敗壞。藉此督促眾人,當依從智慧人的教訓,走上生命與公義的道路。

 

【箴十二2「善人必蒙耶和華的恩惠,設詭計的人,耶和華必定他的罪。」

  〔呂振中譯〕善人必從永恆主取得恩悅;圖謀惡事的人、永恆主必定他為惡。

  〔暫編註解〕這裡的善義與後半節的惡人進行對比。行為正直誠實的人會得到神的悅納。

 

【箴十二3「人靠惡行不能堅立,義人的根必不動搖。」

  〔呂振中譯〕靠着惡行、沒有人能立定;義人的根必不動搖。

  〔暫編註解〕「根」:深植泥土,所以義人不容易搖動。

       義人的根必不動搖: 信靠耶和華的人,就像栽在溪水旁的樹往下紮根一樣(17:8)。對樹來說,最重要的部分無疑是根部。若將耶穌比喻為土壤,使聖徒能夠勝過一切患難的部分就是根(3:17)

     參詩1:3,437:23,31;弗3:17

 

【箴十二4「才德的婦人是丈夫的冠冕,貽羞的婦人如同朽爛在她丈夫的骨中。」

  〔呂振中譯〕有才德的婦人是丈夫的華冠;貽羞的婦女如爛瘡、在丈夫骨中。

  〔暫編註解〕“骨”為身體中最不易朽壞的部分。一個沒有才德、行為不檢的妻子,可令丈夫身敗名裂。

       “才德的婦人”。品格尊貴而正直的妻子(比較三一1031)。

     丈夫的冠冕: “冠冕”象徵權柄、榮耀、光榮等。才德的婦人真是丈夫的“骨中骨,肉中肉”。有人說,參加戰爭時當禱告一次;出去航海時則要禱告兩次;結婚時卻要禱告三次。一生的榮辱,多由選擇的配偶來決定(林前7:25-38,基督徒的婚姻觀)

         在所羅門的時代,父母指導著兒女的擇偶。如今的年輕人卻要自行選擇。應及早虔誠認真地思考這裡的教訓,以免草率從事,造成終生的遺憾。一個軟弱,多嘴,驕傲和奢華的女人會敗壞她丈夫的主動性和決斷性。

 

【箴十二5「義人的思念是公平,惡人的計謀是詭詐。」

  〔呂振中譯〕義人所設計的是公平;惡人的智謀是詭詐。

  〔暫編註解〕“詭詐”。詭詐的。

       是公平。直譯是“是審判”或“公正”。義人的良善是從裡到外的。他們內心的動機促使他們為別人作好事。他們的良心就像法官,判斷他們的一切心思意念。他們越是接近基督化的目標,就越是受聖靈啟示的控制(見加2:20;弗3:17;西1:27)。

         內心的善良乃是義人的動機,惡人則會提出荒謬的建議,欺騙和傷害凡聽的人。公義的道是通向幸福和真正成功的唯一道路(見箴14:12;約14:6)。

     5-7 義人與惡人的對比。

 

【箴十二6「惡人的言論是埋伏流人的血,正直人的口必拯救人。」

  〔呂振中譯〕惡人的話埋伏着要流人的血;正直人的口能援救人。

  〔暫編註解〕“言論”指話語,惡人說話不為他人著想,利己傷人(看一11)。

       惡人以虛假的見證誣衊人,義人卻說出實情,拯救無辜的人。

     惡人的言論: 專以謊言、中傷、陰謀使他人遭受災難與滅亡的言論。這是撒但的主要屬性之一(12:10)。耶洗別就曾為了殺害拿伯,而叫人作假見證(王上21:13)

         5節對義人的意念和惡人的計謀進行對比。本節則涉及表達出來的意念。惡人的言論會因其欺騙性而造成悲傷和死亡。他們的誣告和誹謗會引起敵意。義人則運用他們的口才和智慧去開導,保護並為惡人想要殺害的無辜者爭取朋友(見王上21:1-24;王下4:1-7)。

 

【箴十二7「惡人傾覆,歸於無有;義人的家,必站得住。」

  〔呂振中譯〕惡人傾覆、歸於無有;義人的家恆久站立。

  〔暫編註解〕義人把房屋建造在磐石耶穌基督上。他的期望是可靠的(太7:24-27)。他有了救主,就擁有永生(約壹5:11,12)。他也許會跌倒。但他雖七次跌到,仍必興起(箴24:16)。

 

【箴十二8「人必按自己的智慧被稱讚,心中乖謬的,必被藐視。」

  〔呂振中譯〕人被稱讚、是憑着他的明智;心邪曲的必被藐視。

  〔暫編註解〕人必按自己的智慧被稱讚: 想要獲得讚美是人之常情,問題在於讚美的種類和性質。僅僅為了得到徒有其表的名譽,而喜聞阿諛之言的人,已離滅亡不遠。聖徒當在真理面前得到稱讚,初期教會所選的七名執事均是有“好名聲”的人(6:3)

     沒有什麼比智慧和審慎更能帶來持久的稱讚。辦事值得信賴,行動出於理智和更高原則的人(見撒上18:5),總是受歡迎的。虛妄無情,人生觀扭曲,心中乖謬的人,必受到瞭解他真情的人,甚至是那些利用他達到自己目的人所藐視。猶大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太27:3-8;徒1:16-20)。

 

【箴十二9「被人輕賤,卻有僕人,強如自尊,缺少食物。」

  〔呂振中譯〕地位輕微、而自己有農產物〔傳統:僕人〕,勝過自尊自大、而缺少食糧。

  〔暫編註解〕本節也可譯為:“寧可地位不高,自食其力,好過假充要人,連飯也吃不飽”。

       “輕賤”。不尊敬。“有僕人”。更可作:做自己的僕人。即“處於卑微的境況卻自己努力工作,比裝作有財有勢卻三餐不保更好”。

     本節可意譯為「一個人如果可以自食其力,勝過自高自大而要捱餓的人」。

         輕賤,卻有僕人: 字面意思是“作自己的僕人”,就是省察自己,不斷補其不足之處。這些人遠離虛妄的貪心,忠於自己所能勝任的小事(16:10),熱愛有價值的生活。與此相反,虛榮之徒卻不肯辛勤勞作,存著僥倖心理而裝作富有,實則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被人輕賤qalah)。與第8節“藐視”的原文buz不同。

         有僕人。七十士譯本為“侍奉自己”。故英文RSV版譯為“為自己做工的卑微者,要強如自尊而缺少食物的人”。KJV版的意思是,一個有僕人為他工作,種麥打糧的人,要強於空腹吹牛的人。

 

【箴十二10「義人顧惜他牲畜的命,惡人的憐憫也是殘忍。」

  〔呂振中譯〕義人知照他牲口的脾氣;惡人的心腸總是殘忍。

  〔暫編註解〕顧惜: 字面意思是“認識”(23:9)。這意味著,即使是那些無法開口說話的畜類,也當顧念其難處,並使其正當的需求得到滿足。神的拯救物件是宇宙萬物(8:20,21)。被造之初,人原是所有被造物的代表,負有治理保護其它被造物的管家使命(1:28)

     神顧惜祂所造的動物。它們不該受的痛苦,是不會被置之不理的(拿4:11;太6:2610:29)。律法的教訓包括一些對待低級動物的條例(出23:4,5;申25:4)。人類的仇敵大大加重了人和動物的痛苦。侍奉他的人也會變得殘忍。他們的自私使他們看不到別人的需要。

 

【箴十二11「耕種自己田地的,必得飽食,追隨虛浮的,卻是無知。」

  〔呂振中譯〕耕種自己田地的必喫飽飯;追逐空空洞事的必缺少食糧〔傳統:心〕。

  〔暫編註解〕“追隨虛浮”有想方設法求取容易錢之意。

       「追隨虛浮的,卻是無知」:從事不實際的行業會令人缺糧。

     耕種田地的: 在征服巴勒斯坦之前,以色列民族過的是遊牧生活。自從入住巴勒斯坦之後,農業就以北部的肥沃耕地為中心,成為維持生計的主業。這裡的土地很誠實,種多少就能收多少,懶惰者不耕種必然會貧窮。耶穌也曾以直接與生活相關的農耕活動為背景,講了很多比喻(6:26;13:31)。 虛浮的: 意指“無價值的”,這與結出豐碩果實的辛勤勞動形成鮮明對比。

         虛浮reqim)。“虛浮的東西”或“空虛的人”。改善現狀的願望是正確的。但不顧眼前的工作而去尋夢乃是愚蠢的。要盡力做好手頭的工作,獲得日常的飲食,抽出時間去追求其他有價值的目標,並為更高的工作做好準備。

 

【箴十二12「惡人想得壞人的網羅,義人的根得以結實。」

  〔呂振中譯〕壞人的堡障是〔傳統有:邪惡的〕淤泥〔傳統:貪欲〕;義人的根永久長存〔傳統:給予一詞同字〕。

  〔暫編註解〕本節上半意思難明。有的認為“網羅”有“贓物”之意。壞人得到的惡人也想要,貪婪會奪去其命(一1719)。全節似乎在將表面吸引人卻虛幻不可靠的邪惡手段來和誠實良善可得的獎賞對照,戒人勿貪婪。

       “網羅”指擄物。惡人貪求其它惡人的擄物,好堅固自己的地位。義人卻倚靠自己的正直而得以持久。

     上半節可能是說:壞人所渴想的至終叫自己滅亡。

         義人的根得以結實: 義人志向高遠(6:33),並以由此而來的喜樂為生命根基,故能自足(4:12)。他全力以赴地面對現實,但其心靈卻可以超然於一切患難之外。正是屬天的盼望,使這一切成為可能(3:20)

         網羅mas)。本句和該詞的意思均不明確。Mas 有時指圍攻。本節可能指惡人想要得到掠物或保護,但沒有什麼收穫,義人則牢牢紮根並結出果實。

 

【箴十二13「惡人嘴中的過錯,是自己的網羅,但義人必脫離患難。」

  〔呂振中譯〕壞人被自己嘴中的過錯所羅住〔傳統:網羅〕;義人必從患難中逃脫出來。

  〔暫編註解〕惡人陷入自己的謊言而不能自拔。義人雖因仇敵的攻擊而陷入困境,但他的誠實和神掌管的大能會使他走出困境(見詩37:39,40;彼後2:9)。

 

【箴十二14「人因口所結的果子,必飽得美福,人手所作的,必為自己的報應。」

  〔呂振中譯〕人因口結的果子而飽得美物;人的手所作的、其報應必回歸自己。

  〔暫編註解〕言語能結果子,行為也一樣。

       口所結的果子。義人因自己的美言和雙手的勞動而得到報酬。

     報應。是神使這些回報轉過來祝福義人(見伯1:10;賽3:10)。

 

【箴十二15「愚妄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為正直,惟智慧人肯聽人的勸教。」

  〔呂振中譯〕愚妄人所行的自看為對;惟智慧人肯聽勸告。

  〔暫編註解〕“聽”。以順從為目標去聽。

       人具有客觀地評價自己的能力,當人在客觀道理面前,反思自己並坦率承認過犯時,人格就會更上一層樓。相反,以帶有偏見的狹隘眼光,對待每一件事的人,就會成為井底之蛙。

     見箴3:713:1014:1216:221:2

 

【箴十二16「愚妄人的惱怒立時顯露,通達人能忍辱藏羞。」

  〔呂振中譯〕愚妄人的惱怒立時顯露;惟精明人能忍辱藏羞。

  〔暫編註解〕愚妄人被激怒便生氣,精明人卻不理會別人的侮辱。

       「通達人」:指精明人。

     彼得在陳述基督徒當具備的品性之後(彼後1:5-7),說到沒有這幾樣的人是瞎眼之人,不能高瞻遠矚(彼後1:9)。立時發怒的人,就是這樣的瞎子。他對將來之事尚未深思熟慮,就衝動地作出一些事情,使事態越發惡劣。不僅發怒時需 要忍耐,凡事都須忍耐。聖經在多處強調忍耐的重要性(8:15)

         愚妄人沒有培養起自製的能力。如果他受到侮辱或輕視,就馬上會生氣。通達人知道這樣做會加深矛盾,所以他要等到先冷靜下來再糾正錯誤。或者他完全不予理會(見箴20:2224:29;太5:39;路6:35)。

 

【箴十二17「說出真話的,顯明公義;作假見證的,顯出詭詐。」

  〔呂振中譯〕吐露真情的說公正話;作假見證的出詐偽之言。

  〔暫編註解〕“顯明公義”。更可作:聲明什麼是真確的事。

       可能指說真話的習慣,即說真話像呼吸一樣自然。具有這種品格的人是受正確的原則所支配。所以基督徒要毫不猶豫地遵守法庭的誓言。

     反之,慣於撒謊的人即使發了誓也不講真話。不說真話,或把真話歪曲為如同謊言的人,很快就會使有敏銳觀察力的人不再相信他的話(見箴14:5,25)。

 

【箴十二18「說話浮躁的,如刀刺人,智慧人的舌頭,卻為醫人的良藥。」

  〔呂振中譯〕有的人說話鹵莽,如刀刺人;但智慧人的舌頭能醫治人。

  〔暫編註解〕這個比喻在原文中特別生動。刀刃又稱為刀“口”。急噪的話語會傷朋友的心,造成巨大的痛苦和悲傷。不智的言辭往往會刺傷處於悲痛和苦難之中的柔嫩的心。但智慧的人知道應該說什麼話來安慰悲傷的人,平息人的怒氣,使灰心的人振作起來(見箴10:11)。

 

【箴十二19「口吐真言,永遠堅立;舌說謊話,只存片時。」

  〔呂振中譯〕說實話的嘴脣永遠立定;虛假的舌頭、不過眨眼間。

  〔暫編註解〕只存片時。原文是“眨眼之間”。邪惡的統治只存片時。神的真理是無法推翻的。就是人間的真理也能無畏地經受一切的調查。但謊言即使不是在今生,也會在將來的審判中很快被發現和揭露。連是撒但的騙局,也要在一千年結束的時候完全暴露在宇宙面前(啟20:1-10)。

 

【箴十二20「圖謀惡事的,心存詭詐,勸人和睦的,便得喜樂。」

  〔呂振中譯〕圖謀壞事的、心埵雩瑗B;設計社會福利的、有喜樂。

  〔暫編註解〕圖謀charash)。KJV版是“設想”。

 

【箴十二21「義人不遭災害,惡人滿受禍患。」

  〔呂振中譯〕義人不能遭災害;惡人滿受禍患。

  〔暫編註解〕義人不遭災害: 這不是說義人不會遭遇患難,而是指他不會遭受罪所帶來的神之震怒,即災禍。神之所以允許患難臨到義人,其目的並不在於是苦難本身,乃是為了通過試煉使信仰成熟,賜給他更大的祝福。

       義人不遭災害。可能指由於神的介入,臨到義人的災害變成了福氣(見羅8:28)。

     禍患ra)。常譯為“邪惡”。指罪惡或災難。參王上11:6;詩141:5。本節顯然指災難。

 

【箴十二22「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他所喜悅。」

  〔呂振中譯〕虛假的嘴脣、永恆主所厭惡;忠誠行事的、他所喜悅。

  〔暫編註解〕參箴10:31,3212:1913:516:1317:7;雅3:5,6;啟22:15。見箴6:1712:17注釋。

 

【箴十二23「通達人隱藏知識,愚昧人的心彰顯愚昧。」

  〔呂振中譯〕精明人隱藏着知識;愚頑人〔傳統有:的心〕宣揚出愚妄。

  〔暫編註解〕精明人是謹慎和收斂的,愚昧人卻莽撞,顯出自己的無知。

       通達人隱藏知識與智謀的原由是:①為了不致於輕率;②為了恰逢其時地運用;③為了不向人誇耀,並在神面前保持謙卑的態度。

     聰明人絕不會欺騙別人。但他謙虛又謹慎。愚昧人既無智慧,又不謙虛,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見箴12:1613:1615:2)。

 

【箴十二24「殷勤人的手必掌權,懶惰的人必服苦。」

  〔呂振中譯〕殷勤人的手必管轄人;懶怠的人必致作苦工。

  〔暫編註解〕「服苦」:做苦工(參士1:30, 33)。

     懶惰帶來的不是所希望的快樂,而是貧窮和痛苦。殷勤的人聰明地利用自己的時間。他們肯定會超過懶惰的人。

 

【箴十二25「人心憂慮,屈而不伸,一句良言,使心歡樂。」

  〔呂振中譯〕有罣慮在人心奡N使他垂頭喪氣;一句好話能使他歡喜。

  〔暫編註解〕“屈而不伸”。使他意氣消沉。

       「屈而不伸」:消沈憂鬱。

     憂慮的心無法感受基督所承諾的平安。憂慮就是對神缺乏信心(見詩37:1-11;太6:34;彼前5:7)。希望和鼓勵的話,以及勸人信靠神的應許,能大大地減輕人的重擔(見賽35:3,4)。

 

【箴十二26「義人引導他的鄰舍,惡人的道叫人失迷。」

  〔呂振中譯〕義人轉離了壞事〔傳統似可譯:「尋覓出他的朋友」或「草場」〕;惡人所行的、使他們走迷了路。

  〔暫編註解〕更可作:義人調查他的鄰舍,惡人的路卻使他們失迷。為了謹慎地選擇朋友,調查是有需要的,因為不敬虔之人的路引領人進入錯謬之中。

     本節原文的含義不很明確。前半句可譯為“義人尋找自己的朋友”,或“義人找出自己的草地”。後半句的意思很清楚。惡人的道黑暗而佈滿騙局。他自己也要毀滅,根本無法引導別人走正路(見太15:14)。

 

【箴十二27「懶惰的人不烤打獵所得的,殷勤的人卻得寶貴的財物。」

  〔呂振中譯〕懶怠人不肯發落打着了的獸;殷勤人卻得到寶貴〔傳統將「人」與「寶貴」互換位置〕的財物。

  〔暫編註解〕《箴言》有許多地方講到懶惰人。本節說這種懶人連放在眼前的食物都懶得送進口裡(十九24)。

       27 更可作:但一個人寶貴的財產就是勤奮。

     上半節指懶惰人連獵得的動物也懶得烤來吃,不能享受所得的。

         “打獵”也可以解釋成“烤”。對前半節,可作以下兩種解釋:①懶惰人不願負上打獵的代價;②懶惰的人即便打著了獵物,也不願烤獵物吃。懶惰到極點的時候,甚至會回避與生計有關的事情。

         不清楚究竟指懶人不去拿他追捕的獵物,還是不願意烤自己所捕獲的獵物。也不清楚後半句的財物是指殷勤,還是殷勤的結果,還是殷勤的人本身。本節含所有上述的意思,所以都是對的。

 

【箴十二28「在公義的道上有生命,其路之中並無死亡。」

  〔呂振中譯〕在公義的路徑上有生命;可憎惡的道路引到〔傳統:不可〕早死。

  〔暫編註解〕本節可譯為“公義的道路有生命,道上沒有死亡”。三1718說,智慧的路全是平安,對尋求的人來說,智慧是他的生命樹。

       本節暗指義人的不朽。

     「其路之中,並無死亡」:或作「那惡的道路引致死亡」。

         今日和所羅門說這句話的時候一樣,和以色列在基利心山和以巴路山面臨選擇的時候也一樣,選擇聖潔的道路就是選擇生命之路(見申272830:15-20;太19:17)。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