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箴言第十二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箴十二1「喜愛管教的,就是喜愛知識;恨惡責備的,卻是畜類。」

 

【箴十二2「善人必蒙耶和華的恩惠,設詭計的人,耶和華必定他的罪。」

 

【箴十二3「人靠惡行不能堅立,義人的根必不動搖。」

 

【箴十二4「才德的婦人是丈夫的冠冕,貽羞的婦人如同朽爛在她丈夫的骨中。」

    才德(和合、呂譯、AVRV)在現代的含義,不足以說明這個字的希伯來文字根中力量與價值的觀念(參,思高「賢能」;見三十一10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612,Name=Ⅶ 才德婦人的字母詩(三十一1031};並參該節以後之經文所作之詳盡的描繪)。現代人所說:「她頗有分量」,稍微表達了它的意義。——《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4才德就是指她德行良好,有辦事能力,能內外兼顧,是個人所稱善的妻子,令丈夫得到尊榮。——張慕皚《箴言查經信息》

 

【箴十二5「義人的思念是公平,惡人的計謀是詭詐。」

    思念主要的意思是「心意」、「計畫」。Moffatt 翻譯得相當清楚:「好人的目標是可尊敬的;壞人的計畫是卑鄙的」。如果這是一則老掉牙的箴言,那麼當人們是根據候選人許諾的能力,而不是他們的原則來選擇領袖時,這則箴言還是被人忽略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6「惡人的言論是埋伏流人的血,正直人的口必拯救人。」

    字面的含義最恰當,也就是說,……是埋伏流人的血;換句話說,就是:「……是個伏兵」。第二行末尾直譯為「……拯救他們」(也就是正直人自己),以此來響應第一行,可能是略窺一18之思想的堂奧,你的陷阱易於捕獲你自己。換句話說,這則箴言的要點可能是:對抗別人的中傷,誠實乃為最上策。——《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7「惡人傾覆,歸於無有;義人的家,必站得住。」

    頭一句最好或許是讀作(像 RV 邊註一樣):「把惡人傾覆,他們就不存在了」。惡人天生之不安定的另一個有力的證據,參十25,十二3——《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8「人必按自己的智慧被稱讚,心中乖謬的,必被藐視。」

    這堜瓟蚺峈智慧(和合、AVRV)是亞比該所表現出來的那種(s*ekel,撒上二十五3;參,分題研究:「 多面的智慧」第3{\LinkToBook:TopicID=113,Name=Ⅰ 多面的智慧});在第二行之相對的素質所暗示的,乃是沒有能力率直地思想,托伊的提議相當出色:「彆扭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9「被人輕賤,卻有僕人,強如自尊,缺少食物。」

    這是對我們所作之殘缺的估價所提出的駁斥。照著現存之希伯來文經文(見和合、呂譯、現中、AVRV),強如的意思是「更加富有」、「更可羨慕」(參,思高「更為可貴」)。但 RSV 根據七十士譯本、敘利亞譯本,讀作相同的希伯來文子音,意思是:「一個作工而自給自足的平凡人,勝過愛排場而缺乏食物的人」(思高、現中、呂譯)。這種譯法的語氣較為強烈,而且賦予「強如」這個字更多的內容。——《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10「義人顧惜他牲畜的命,惡人的憐憫也是殘忍。」

    義人為何是設想周到的呢?有部分是因為:就著定義而說,他尊重事物的均衡與適當的關係(而惡人所考慮的卻只有自己);但主要是因為他乃是一個屬於神的人,在神的道路中受教(參,出二十三12;約四11),而他自己也是一個蒙受憐憫的人。除了強調公義在聖經中這一方面重要的意義之外,這一則箴言也證實了希伯來文動詞「認識」溫馨的、個人的素質,這個動詞在頭一行中譯作顧惜——《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11「耕種自己田地的,必得飽食,追隨虛浮的,卻是無知。」

   「虛浮的人」(AVRV)也可以等於「虛浮的事」(參,呂譯;RSV「沒有價值的追求」)。無論採用哪一種譯法,實質成就的機會是稍縱即逝的(譯作追隨的希伯來字,在此是加強語意的;這個人所缺少的乃是眼光,而不是動力)。這則箴言或許特別適合於現今快速旅行與旅行社包辦旅遊服務的誘惑。這句箴言一個完全對稱的版本,可見於二十八19——《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12「惡人想得壞人的網羅,義人的根得以結實。」

    第二行的隱喻突然中斷而有所改變,所以有些譯本(如 RSV)就作了一些猜測的修正。原有的經文,乃是要將邪惡方法之魅惑人的吸引力,與良善靜悄悄的賞賜相對比。但第一行或許是論及審判等候著惡人,而他們卻不知不覺地急忙往那婼艦h。參一1718——《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13「惡人嘴中的過錯,是自己的網羅,但義人必脫離患難。」

    參馬太福音十二3637。或好或壞,你的言語都使你原形畢露。——《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14「人因口所結的果子,必飽得美福,人手所作的,必為自己的報應。」

    言語可以像行為一樣帶來實質的回報,因為它們建立關係,並栽植觀念(見分題研究:「言語」及附屬部分{\LinkToBook:TopicID=128,Name=言語},原書第4548頁)。——《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19「口吐真言,永遠堅立;舌說謊話,只存片時。」

    惟有真理永存──並且惟有真實之人永存。參十九5,與該處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378,Name=假見證(十九5}——《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20「圖謀惡事的,心存詭詐,勸人和睦的,便得喜樂。」

    喜樂取代了詭詐,是出人意表的;這則箴言前後兩半所說明的要點是:我們為別人所追求的事物,以及我們追求它的方式,都在我們的氣質上留下痕跡。和睦(和合、思高、現中、AVRV)包括一般性之「社會福利」(呂譯)的觀念在內──為別人籌畫這件事,我們自己也享受它的副產品。——《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21「義人不遭災害,惡人滿受禍患。」

    用來指(和合、呂譯、AVRV;參,詩九十一10)的動詞,所暗示的是奉差遣或被允許。這個定律精確的含義,乃是約伯的安慰者唯一的憑藉;但正確地應用,它乃是一個有激勵作用的真理,對保羅(羅八28;連同3637節)與約瑟(創五十20)而言都是有效的──在亨通時是廉價的,在苦難中卻是難能可貴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22「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他所喜悅。」

 

【箴十二23「通達人隱藏知識,愚昧人的心彰顯愚昧。」

    最後一個字有著額外的力量。單純的對比乃是在於能不能保持靜默;但愚昧人除了洩露他的祕密之外,還會使他自己原形畢露。——《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24「殷勤人的手必掌權,懶惰的人必服苦。」

    工(和合、呂譯、AV),或更好是譯作「強迫勞力」(RSV),乃是所羅門太過熟悉以致極有資格去講論的一個論題。關於勤勞的賞賜,他所說的比他所能推斷的更為真實,見列王紀上十一28及下。——《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25「人心憂慮,屈而不伸,一句良言,使心歡樂。」

    與其譯作「沈重」(AVRV),不如譯作憂慮(和合、現中)或「罣慮」(呂譯),這個字表明了希伯來文正常的含義;參約書亞記二十二24一句良言的含義比好消息更廣,後者雖能除掉憂慮的原因,卻不是時常都有可能得到的;一句良言卻能鼓勵人面對憂慮。參十八14——《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26「義人引導他的鄰舍,惡人的道叫人失迷。」

    各種譯本在第一行有極大的差異,AV 的譯法(「義人比他的鄰舍更為傑出」)雖有可能,但不大像;RSV 的修正太過自由了;和合本(義人引導他的鄰舍)所採用的是最有可能的動詞(探查、進行勘查:參,申一33;傳七25),RV 的譯法也類似,卻插入了一個介系詞。德里慈重新標註鄰舍的母音,讀作「草場」(參,呂譯註)。然而,照著字面來翻譯也並非沒有意義的:「對他的密友進行偵察」(希伯來文 me{re{a`,像在十九7;士十五2一樣)。那就是說:他並不是冒冒失失跳入友誼之中,也不為了任何一個人而放棄他的道德判斷。第二行清楚說明瞭必須這樣偵察的原因。——《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27「懶惰的人不烤打獵所得的,殷勤的人卻得寶貴的財物。」

    譯作(和合、AVRV),乃是根據猶太人的傳統,以及亞拉伯文與亞蘭文字根意義(「燒焦」)所作的推斷;根據另一個亞拉伯文字根所作的另一個推斷是「不開始他的追尋」〔AVRV 的「他打獵所得之物」(參,呂譯)這個詞語在希伯來文只是一個字〕。RSV 根據七十士譯本,使用動詞「捕捉」。在每一種譯法中,無論是譯作沒有完工者,或是沒有開工者,懶惰的人都坐失良機。

和合、呂譯、AV 的第二行(殷勤的人,卻得寶貴的財物)形成了顯著的對比,但卻把兩個希伯來字的位置對調(參,呂譯註;原有之希伯來文讀作:「但寶貴之人的財物乃是勤勞」)。和合本所採用的這個假設,就像為這不尋常的一行所提出之任何假設一樣,更改不大而有所幫助。另一個沒有涉及改變之替代的讀法為:「但一個人的稀世奇珍乃是一個勤勞的人」(BertholetEwald,為托伊所引用),這譯法是容易理解的,但卻是不適切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二28「在公義的道上有生命,其路之中並無死亡。」

    第一行雖然令人對這則箴言的要點不容置疑,第二行原來的希伯來文卻難以翻譯。下面的兩個提議(不像 RSV),不需要改變子音的經文:

  (a)「而她的路程乃是不死!」(BDB, p.667a, s. v. na{t[i^b[ 參,同書,p.39a, s. v., ~al, b., c.)。

  (b)「但(有)一條路,(乃是)引到(~el)死亡之途」〔馬廷(W. J. Martin),口頭講授〕。

  其中的第二種譯法乃是比較流暢的結構,也適合一般之對比的模式。但第一種譯法比較接近現有的經文(參,和合本,其路之中,並無死亡),而且又從烏加列文得到新的支持58——《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