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箴言第十三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箴十三1「智慧子聽父親的教訓,褻慢人不聽責備。」

    本節將受訓的兒與列在愚昧人最末階段(參,二十六12)的褻慢人並列,暗示出:如果你不能在家中從自己的父親接受真理,你就已經是在變成令人無法忍受的途中了。——《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2「人因口所結的果子,必享美福,奸詐人必遭強暴。」

    言語過去,它們的果子卻留下」或許人 'soul'2b節,和合、呂譯、現中、AVRV)在這裡的意思是食欲(見十3的註釋\cf0{\LinkToBook:TopicID=163,Name=公義是最安全(十23}),所以思高、RSV 譯作:「惡人的欲望只有飽食強暴」。但和合、呂譯、AVRV 的譯法,卻與第一行的陳述有比較直接的對偶;言語會帶來實質的回報。第二行之「惡人」(思高、AV;和合:奸詐人)應該譯作「背信的人」(呂譯、RVRSV)。——《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3「謹守口的,得保生命;大張嘴的,必致敗亡。」

    供應彈藥給你的敵人」這種冒失莽撞的情形可能會表現在承諾、主見、開誠佈公的言談上,敗亡可能是在經濟上、社會上、身體上,與靈性上的。——《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4「懶惰人羡慕,卻無所得,殷勤人必得豐裕。」

    這裡所強調的,是以行動辨識懶惰與殷勤。人的思想、心意若不外露,無人可知;只有付諸行動,方能使人認識。若從信仰的角度而言,我們應該做一個屬靈的殷勤人,讓信仰與行為彼此並行,顯露在我們的信仰生活之中。——《新舊約輔讀》

 

【箴十三7「假作富足的,卻一無所有,裝作窮乏的,卻廣有財物。」

    待人勿輕信其自我估價」這乃是一則立埸超然之觀察的箴言,留待讀者去引出自己的結論。它與下一節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提醒:就著主客觀兩方面而言,金錢只不過是富足或貧窮的一小部分因素而已。這個動詞在十二9b是在類似的狀態中,根據該處來判斷,我們或許應該(像大多數現代譯本一樣)將它譯作:假作富足……裝作窮乏……。另一方面,「使自己富足,……使自己窮乏」(AVRV)也是可能的意思,其類似的含義也出現在路加福音十二21,哥林多後書六10;參箴言十一24。〔這個動詞模棱兩可的發音在撒母耳記下十三章得到很好的證明,暗嫩在那裡使自己生病(2節),並且裝病(56節),用的是相同的詞語。〕——《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7這言論不但確定觀察所得外表可能是騙人的,但也表明人行事的方式是無法解釋的。新英文譯本的注腳譯出可供選擇的另一種譯法,這種譯法使人注意到一種更深刻的註解:『有人雖然一無所有,卻漸漸變為富有;有人雖然很富有,卻可能漸漸變成貧窮』(見路十二15)。――《每日研經叢書》

 

【箴十三8「人的資財,是他生命的贖價,窮乏人卻聽不見威嚇的話。」

    貧窮有其補償,和合、思高、現中、RV 都以威嚇(參,賽三十17)來取代 AV 的「責備」(參,呂譯:「威嚇的叱責」,注意「威嚇的」字旁的小點),Moffatt 靈活地譯作:「有錢人花錢贖命,窮苦人卻可無視于強盜的威脅」(參,現中,RSV 在第二行作了沒有證據支持的「修正」)。事實上,這兩種極端有可能會匯合在一起,不僅是碰到強盜集團而已。有錢人可能會把他的財產花費在應付承諾上(參,傳五11)以免於恐懼,而貧窮人就不太可能會成為需索的對象。——《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9「義人的光明亮(“明亮”原文作“歡喜”),惡人的燈要熄滅。」

    歡喜(和合本小字)儘管受到批判,又有七十士譯本的異讀(「乃是永遠的」),卻仍是個自然而生動的明喻;比較我們常說的「歡喜得像是在燃燒一樣」(參,呂譯:「義人的光喜氣洋溢」)。這則箴言是論到兩種人的生命與希望(參,詩十八28;伯十八56,二十一17);二十27與馬太福音六2223的觀念有著不同的用法。「被熄滅」(AV)這個詞語毋寧是應該譯作要熄滅。德里慈在太陽光與燈心草蠟燭的火光之間作了生動的對比;這兩個希伯來字雖然可以有這樣的分別,但未必需要這麼做(耶二十五10,希伯來文),這兩個字在約伯記十八6都用來指惡人。——《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10「驕傲只啟爭競,聽勸言的,卻有智慧。」

    關於這裡譯作驕傲(和合、AVRV;呂譯、思高、現中皆作「傲慢」)的這個字,見十一2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185,Name=刺人的驕傲(十一2}。它所說的,乃是在每次的爭吵中都有的成分;也就是說,不是在每一次見解有所不同時,而是在爭競與不服之人格的衝突中。相反地,聽勸言的(和合,參,呂譯、現中、思高、RSV)卻使封閉的心思顯露出來,後者乃是驕傲的另一個症狀。——《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11「不勞而得之財必然消耗;勤勞積蓄的必見加增。」

    呂譯、RSV,與 Moffatt 採用了七十士譯本與武加大譯本(由二十21來加強)的讀法「迅速」,以代替不勞,這是把希伯來文的兩個字母對調的結果;但所暗示的含義仍是相同的。這則箴言是論到根深蒂固的人性,這從賭徒身上就可以得到充分的證明。加增(和合、呂譯、思高、AVRV)應該是「增加它(即財富)」(RSV,參,現中)。見二十21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421,Name=最後的決算(二十21}——《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12「所盼望的遲延未得,令人心憂,所願意的臨到,卻是生命樹。」

    遲延未得並非暗示所應許之事的改變(參,現中「希望幻滅」),它字面的意義乃是指某件事「拖得很長久」。得知(並因而防止自然的反應)神的農作物也是成長得極為緩慢(雅五7)是有所幫助的。第二行帶有另一個分詞,直譯為「願望來到」,所以 RSV 譯作「實現了的願望」,如此就使第二行與第一行配合得比和合本、AVRV 更為密切。關於生命樹,參三18,十一30;並分題研究:「生命與死亡」及附屬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原書第5357頁。它在這裡純粹是用在心理學上,指頹喪的心靈得著復蘇。——《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13「藐視訓言的,自取滅亡,敬畏誡命的,必得善報。」

 

【箴十三14「智慧人的法則(或作“指教”)是生命的泉源,可以使人離開死亡的網羅。」

    如果這裡所用之混合的隱喻令我們覺得刺耳,其含義仍是相當清楚的,最適合的觀念乃是更新與安全引導。智慧人的法則(和合、AVRV)說明法則to^ra^)在此是用在它原來的含義上:「指引」或「指教」(呂譯;見三1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154,Name=全心的管教(三135});與其說是神的誡命,還不如說是屬靈經歷的呼聲,然而它必定是與 the Torah(律法書)一致的,就如它在鄰近的第13節所強調的一樣。——《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15「美好的聰明,使人蒙恩,奸詐人的道路,崎嶇難行。」

    關於美好的聰明se*kel t]o^b[;呂譯「恰好的練達」),見分題研究:「 多面的智慧」第3{\LinkToBook:TopicID=113,Name=Ⅰ 多面的智慧}AV 的第二行已經成了一句名言,但卻需要修正;「惡人」應該譯作「無信義的人」(現中、RV;和合、呂譯:奸詐人),而崎嶇難行不易證明是正確的。這個希伯來字(~e^t[a{n)通常的意義是「長久」(呂譯注),主要是用來指河流的流水,但也用來指──舉例來說──磐石的永存(民二十四21),崎嶇難行究竟是不是這一點的正確延伸,是非常令人懷疑的;它僅有的支持是來自于 AV 之申命記二十一4「未曾耕種的山谷」),但完全相同的詞語在阿摩司書五24的意思顯然是「長流不息的水流」。——《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16「凡通達人都憑知識行事,愚昧人張揚自己的愚昧。」

    這兩種類型在十二23與十五2都有比較,但卻是在不同的層面上;那裡的對比是相反的,就是不張揚;這裡,一個人的特性(無論他自己是否隱藏它)顯然是顯示在他的一言一行中。(RSV 以「通達人凡事都……」來代替凡通達人都……,並且有一些古譯本的支持;這是有可能的,只需要改變一個母音就可以了。)——《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17「奸惡的使者必陷在禍患裡;忠信的使臣乃醫人的良藥。」

    根據第二行的類比,我們可能應該把這則箴言第一個動詞解釋為使役動詞(原封不動地保留希伯來文子音),像呂譯、思高、現中、RSV 一樣:「……使人陷於禍患裡」。也見二十五13,二十六6——《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18「棄絕管教的,必致貧受辱;領受責備的,必得尊榮。」

 

【箴十三19「所欲的成就,心覺甘甜,遠離惡事,為愚昧人所憎惡。」

    這則箴言的教訓是:將你的心專注在一件事物上,就會削弱你評估他的能力;之所以必須不計代價地得著它,如今已經不是因為它的價值,而是因為你立意要得著它。第一行只能應用在很有價值的目標上,並不是永遠不變的原則;比較以賽亞書五十三11與詩篇一○六15;傳道書二1011——《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20「與智慧人同行的,必得智慧;和愚昧人作伴的,必受虧損。」

    第二行漏掉了預料中的高潮(Knox 把武加大譯本譯出,突然說出:「指望愚昧人幫助的,這人是愚昧的。」),跳入與愚昧人無關的災禍中。關於這一點,希伯來文原來的狀態容許我們在「必變為惡人」與(像十一15一樣)「必遭受禍患」之間作個選擇60——《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21「禍患追趕罪人,義人必得善報。」

 

【箴十三2122報應】注意的一般性含義(21節)與倫理性含義(22節)並列。就像箴言其他地方一樣,所應許的報應意味著構成好人或壞人之不同質素的完成,但並不是與神無關的。箴言所關切的,乃是一般性的律則,約伯記(如:二十一章)則是關切例外的事。——《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22「善人給子孫遺留產業,罪人為義人積存資財。」

 

【箴十三23「窮人耕種多得糧食,但因不義,有消滅的。」

    這則非常簡潔之箴言的重點似乎是:你的資源有多少,還不如你用來處理它們的判斷力來得重要。AV 將最後一句譯作「但有因缺少判斷力而消滅的」,是照著以賽亞書二十八26的含義來使用「判斷力」這個字(AV 在該處作「鑒別力」),該處的上下文與這裡相似,都是指善於耕作。〔根據這種讀法看來,這則箴言中窮人的「休耕地」(呂譯、現中;而非和合、思高、AVRV 耕種),與所敘述的豐富之間的不調和就消失了,它所關切的乃是土地的潛質。)——《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24「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

    這並非是一個純粹舊約式的態度,希伯來書十二511更充分地詳細說明它。後一段經文提醒我們注意人間的父不完全的動機,而以弗所書六4則針對不恰當的嚴厲提出警告;但責任仍在。箴言的本身也推崇溫和、建設性與榜樣在父子關係上的地位,如:四3411隨時,和合、思高、AVRV;這句話直譯作「他早早(或熱切地)以管教來尋找他」,見一28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152,Name=智慧熱烈的呼籲(一2033})。也見分題研究:「家庭」及附屬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4,Name=家庭},原書第4952頁。——《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三24 古代管教孩童的方法】教導子女孝敬順服父母,是古代法律(見:蘇美法典;出二十12)和智慧著作十分重視的問題。例如人所共知的:「愛惜棍子,壞了孩子」,就是亞述哲人阿希卡爾所說的。他又表示「不尊重父母之名」的人,「因這惡被正義之神沙馬士所咒詛」。他們也很關注父母對子女的責任。埃及《安肖桑基的教誨》清楚指出:「愚昧人的子女在街頭閒蕩,但智慧人的子女則在他們身旁。」(參較:申二十一1821有關逆子的法令。)──《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箴十三25「義人吃得飽足,惡人肚腹缺糧。」

    這則箴言所論及的不是節制(參,呂譯:「義人吃得心滿意足;惡人腹中總覺得缺乏」),而是論到報應,見第2122節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246,Name=報應(十三2122}AVRV 之「魂」(參,呂譯之「心……意」;和合本沒有譯出)在此的意思是「食欲」(RSV);參十3,並該處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163,Name=公義是最安全(十23}。──《丁道爾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