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箴言第十七章拾穗

 

【箴十七1「設筵滿屋,大家相爭,不如有塊幹餅,大家相安。」

    參十五17,這堛熙怮嶀@個片語(中文聖經的前半),直譯為「爭吵祭」,這是何等尖銳的諷刺。家庭的筵席經常都包括平安祭在內(申十二111221;撒上二十6);但人的過失卻有可能會讓它變成像以利加拿的家一樣沒有和睦(撒上一37),變成像飲宴一樣沒有宗教內涵(箴七1314)。——《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設筵”。即使用家人從平安祭分得的祭肉來設擺的筵席。參看利未記七章1217節的腳註。

         設筵KJV版為“祭物”。平安祭的肉只有一部分的燒掉的,除了分給祭司那一份以外,其餘的都由獻祭的人,他的家人和朋友吃掉(見利7:11-18)。吃喝過度自然會引起紛爭,因為濫用腸胃會使身心處於興奮狀態(見箴15:16,17;箴16:8)。

       17:1~28教導我們不可作愚頑之人。

     1-28本章所用的對比句子較前面各章為少,有些經節的上下句意思相連。

 

【箴十七2「僕人辦事聰明,必管轄貽羞之子,又在眾子中同分產業。」

    特權(可能成為障礙,也可能是個支持)在大部分人的心中顯得很重要,但在神心目中卻不是那麼重要,包括屬靈的事(摩九7;太八1112)與世俗的事都是如此。所羅門的箴言很顯著地實行在他僕人與他兒子的事業上(王上十一28起)。——《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僕人忠心,地位雖低微,也可和主人的兒子同得產業(例如撒下十六4),一個人有了兒子的名分可享有若干特權;但人的能幹勝過特權(王上十一28)。神不偏待人(看太八1112)。

       “貽羞”。行為可恥。

     「同分產業」:參以利亞撒(創15:2)和洗巴(撒下16:4)的事例。

         僕人辦事聰明,必管轄貽羞之子: 按照希伯來原文,意指僕人的用語有“僕人”(22:22)、“僕役”(61:6)、“雇工人”(12:45)、“奴僕”(本節;9:25),根據名稱的不同,其身份稍有區別<15:12-18,希伯來的僕婢制度>。總而言之,比起其他民族,以色列人寬待奴隸。這是由他們的信仰、在埃及為奴的生活和出埃及的經歷所決定的。因此,僕人可以有自己的妻,也可嫁給主人當妾,為主人生兒育女,有的甚至通過婚姻成為家庭成員(代上2:35)。正如本節所說,僕人大有可能與主人的眾子同分產業。

         家僕往往享有很高的地位,有時甚至能繼承財產(見創15:2,341:37-45;撒下16:4;傳10:7)。

 

【箴十七3「鼎為煉銀,爐為煉金,惟有耶和華熬煉人心。」

    參二十七21。第二行本身只會使神成為一個考驗者;但第一行卻暗示出:祂的熬煉乃是具有建設性的,不是為了要揭發一個人的罪行,而是將他揀選出來。當事物在「烈火的試煉」下顯出它們相關的價值時,我們這一面(因為我們不是沒有活動力的金屬)必須與祂一同將「寶貴的和下賤的」分別出來(見,耶十五19),因為益處不是憑空自動而來的(耶六2930)。——《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神對人性格的熬煉,在本意上是建設性的(比較彼前一7;雅一24)。

       耶和華熬練人心: 我們一旦碰到災難或疾病等試煉,就容易發出怨言,倍感挫折,而並不將之視為得到熬煉的時機。但神甚至數過聖徒的頭髮(10:30),並時刻鑒察、守護聖徒(121:3)。聖徒所面臨的一切試煉,自有其深意。第一,試煉使聖徒認識到人的軟弱,並發現自己的罪惡,以致痛悔(林後7:9)。第二,若要成為剛強的屬靈精兵,就必須經歷試煉(6:13)。若要不屈服於邪惡勢力的誘惑與逼迫之下,而爭戰到底,就要克服許多患難(24:13;13:38;彼前1:7),需要經過千錘百煉而造的信仰。神藉著試煉來造就聖徒(5:3,4)

     正如爐鼎用來提煉貴重的金屬,神也用苦難的火焰潔淨祂子民的心(耶17:10;瑪3:3)。

 

【箴十七3 貴金屬的提煉】金子和銀子可以在石墨製造的坩堝中提煉。金子的熔點是華氏一九四五點八度,標準純銀的熔點則是一六四○度。在此之上又要加上三三八度,金屬倒出來時才不會凝結,同時亦不會高到破壞性的結晶體能夠形成的熱度,合金也不會在冷卻之前析離。熔化過程中盡可能避免氧氣滲透也很重要,這樣,金屬結構才不會變得多孔。熟練的技術,和對所用的工具與金屬有深刻的瞭解,是提煉過程不可或缺的條件。故此,這是神熬煉人心最恰當不過的象喻(參較埃及宗教傳統中,審判靈魂的過程包括「將人心稱在天平之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箴十七4「行惡的,留心聽奸詐之言;說謊的,側耳聽邪惡之語。」

    邪惡的言語若沒人歡迎,自然就會平息下來;而有人歡迎,就會使我們原形畢露(見分題研究:「Ⅱ 言語的弱點」第3{\LinkToBook:TopicID=130,Name=Ⅱ 言語的弱點},原書第4647頁)。聽眾另一面的角色出現在第10節。——《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邪惡”。更可作:破壞。

     作惡的人喜歡聽和他們臭味相同的話語。他們從談論罪惡中得到快樂,也從與同伴的交往中得到安慰和支持。因為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箴十七5「戲笑窮人的,是辱沒造他的主,幸災樂禍的,必不免受罰。」

    如果一個人長久地被寵壞,他會長成一隻怪物。神對這件事的關切,見十四31與十六5——《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本節的對比說明這裡所指的是帶來貧窮的災難。那些把財富建立在窮人痛苦之上的人的確會有很高的收益。但到了神監察審判的日子,他們必然會懊悔莫及。那時他們一定很願意跪拜在他們所傷害過的榮耀聖徒腳前,乞求得到一點聖徒所享的永遠快樂(見伯31:29;箴14:3124:17,18;太25:40-46;路12:3)。

 

【箴十七6「子孫為老人的冠冕;父親是兒女的榮耀。」

    參十六31。這些佳美的家庭果子需要栽培與保護。受到疏忽的農作物,因著相互的反感而滿身傷痕,可見於以賽亞書三5;彌迦書七6;提摩太後書三24——《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子孫是傳宗接代的記號,又可以說是老年人生命的延續;而父親的經驗及教導對兒女的成長是很重要的。

       子孫為老人的冠冕: 古代社會視多子為祝福,尤其是希伯來人,他們深知家庭生活的重要性,極為看重子女<提後 緒論,子女教育的重要性>

     為子孫制定明智的計畫,給父母以應有的尊重,有利於家庭和社會的穩定(見詩127:5)。

 

【箴十七7「愚頑人說美言本不相宜,何況君王說謊話呢?」

    「傑出」(AVRV)或(和合、RSV):這個字的含義是過量,所以是「說大話」。(LXX「可靠的」,這讀法是用字根 ys%r 取代 yt[r。)

愚頑人 na{b[a{l(像在十七21b,三十22一樣):蠻橫傲慢、天生就不敬畏神的人,像在詩篇十四1或撒母耳記上二十五25一樣。他與君王na{d[i^b[,更好譯作「尊貴人」)之間的對比,在以賽亞書三十二58闡明瞭,這兩個字都出現在那堙A尊貴人應該要成為我們所追求的一個稱謂。——《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君王應有高貴的人格,不能說謊。

     美言給惡人以騙人的裝飾。但任何謊言都會玷污當權者的榮譽(見賽32:5-8)。

 

【箴十七8「賄賂在饋送的人眼中看為寶玉,隨處運動都得順利。」

    「禮物」(AVRV)在此應該譯作賄賂(和合、RSVs%oh]ad[,從未用來指廉潔無私的禮物)。

寶玉(和合;AVRV「寶石」)直譯為「喜愛的石頭」;所以 RSV 冒險譯作「不可思議的石頭」,是討人喜愛的。這句話的一般含義很清楚:它是描述行賄之人對於他所用之工具的多樣用途充滿信心,「有錢能使鬼推磨」;但第1523節則說明神的觀點。——《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聖經責備行賄與受賄(十五27;申十六19;提前六10)。此處指出人性的弱點:賄賂到處,路路暢通!

       賄賂或能使人致富,但這種行為肯定要受到譴責(一七23)。

     賄賂……看為寶玉: “賄賂”(bribe)是貶義詞,與其對應的褒義詞是“禮物”(gift)。整本聖經大都從負面意義上使用了賄賂(23:8)。但箴言有時又將此詞譯為禮物(6:35)。因此,從智慧文學的角度而言,與其使用賄賂之意,不如選用禮物之意(21:14)。除了致謝的禮物,基督教倫理決不容許任何委託之禮或賄賂<王下5:15,比較賄賂、禮物、朝貢>

         賄賂shochad)。也可以指禮物。參撒上8:3;詩26:10;賽33:15。賄賂使接受的人眼花繚亂,以致盡力做出相應的成績,甚至謀取更多的利益。所羅門所敘述的只是事實,並沒有贊同這種做法。

 

【箴十七9「遮掩人過的,尋求人愛;屢次挑錯的,離間密友。」

    第一行把十12b顛倒過來(見該處的註解{\LinkToBook:TopicID=170,Name=惹是生非的人──使人和睦的人(十12}),完成了整個循環。因為愛所尋求的乃是愛,而不是優越感。

關於第二行,參十六28b屢次可能是指搬弄是非或(像和合、RV 一樣)反覆訴說一件事。密友(和合、RV)在原文是一個字,指知己的夥伴63。關於這個字其他的參考經文,見二17的註解{\LinkToBook:TopicID=153,Name=智慧是珍寶與護庇(二122}——《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寬容一次過錯或能維持友誼,但利用這種寬大之心的人,卻會使友誼破裂。

       遮掩人過的。即不重述人的過錯。這種解釋與後半句形成對照。反復講述別人的過錯,往往會使朋友之間產生敵意,儘管原來的過錯並不嚴重(見箴16:28;林前13:6,7)。

     17:9~10  9節強調了饒恕,10節強調了責備,以此來加深了教導的深度。遮掩弟兄的過錯,並不意味著默認他的罪。並且,警戒與武斷的批評也有所不同(5:11-24)。饒恕與責備是愛的不同層面。

 

【箴十七10「一句責備話深入聰明人的心,強如責打愚昧人一百下。」

    「更多進入」(AV):「更深穿透」(Moffatt),和合本作深入。

阿希家XVDOTT, p.272):「用智慧話擊打一個人,好使它在他心中,有如夏季一樣發熱;……用許多杖擊打愚昧人,他必不領會它。」——《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深入。即切得深一些。

 

【箴十七11「惡人只尋背叛,所以必有嚴厲的使者,奉差攻擊他。」

    這堛漸D詞和受詞應該顛倒過來,就如希伯來文所提示的,所以 Moffatt 簡潔地譯作「背叛念念不忘災禍。」也就是說:既然背叛蔑視中庸,背叛之人根本就別癡心妄想;因我們尋求甚麼,就得到甚麼。也見第17節。——《丁道爾聖經注釋》

       這箴言的背景大概是宮庭。對朝臣的警告是:他們若陰謀背叛王的話,他們無須期望從王得到憐憫。『嚴厲的使者』是指王的行刑者,或者也許是指死亡(見十六14)。――《每日研經叢書》

  〔暫編註解〕所羅門寫此句時,心中或記得早年大衛王派約押和亞比篩擊殺叛徒示巴的往事(撒下二十章)。

       “惡人只尋背叛”。更可作:背叛的人只尋求邪惡。“嚴厲的使者”。即執行審判的人。

     「使者」:指禍患。

         使者mal'ak)。也可以表示“天使”。這裡可能指神的審判。

 

【箴十七12「寧可遇見丟崽子的母熊,不可遇見正行愚妄的愚昧人。」

  〔暫編註解〕動物不惜生命護衛剛出生的幼兒,母熊尤甚,遇者很少生還。

       「丟崽子的母熊」:失掉幼子的母熊以殘暴出名(參串)

     丟崽子之母熊的惱怒,仍比不上堅持愚行的愚昧人那麼危險(見何13:8)。

 

【箴十七13「以惡報善的,禍患必不離他的家。」

    這則箴言相當入骨,所羅門的雙親都曾如此回報那忠實的烏利亞,也都充分接受了第二行的判決:見撒母耳記下十二10起。這個原則較令人快樂的推論,可見於彼得前書三9;也參二十22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422,Name=比報復更為甘甜(二十22}——《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所羅門的父母因他們陷害烏利亞的惡因而收取惡果——“禍患”(撒下一二10)。

     見箴20:22;太5:39;羅12:17;帖前5:15

 

【箴十七14「紛爭的起頭如水放開,所以在爭鬧之先,必當止息爭競。」

    「在它動亂之前」(AV):更好是作「爆發之前」(RSV)。這個動詞只有再出現在十八1,二十3。這樣的水閘一旦打開,就不是一個人所能預料、控制,或補償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分爭一開始,後果難預卜,更難控馭。“如水放開”可意譯為“如水放開”可意譯為“如水閘崩裂”,一發不可收拾。

       紛爭的起頭如水放開: 巴勒斯坦地區的水很稀貴,因此多處有很多水庫或蓄水池。伯利琲近有所羅門的三個水池,那裡的水通過水路供給耶路撒冷。若沒有及時發現和堵住堤壩上的小孔,將會一發不可收拾。紛爭亦然,一開始是為了小事,待到最後,小的是是非非會引發大問題。

     如水放開。一旦決堤,口子就會越來越大,直到形成洪水。

         爭鬧。要像守衛阻擋海水的堤壩那樣防止爭鬧。

 

【箴十七15「定惡人為義的,定義人為惡的,這都為耶和華所憎惡。」

     Moffatt 作:「永恆者厭惡他們的配對」。參律法書與先知書所說的(出二十三7;賽五23)。這就是新約聖經中羅馬書四5與三26那令人雀躍之信息有力的舊約背景:「……好使他為義,而義人……」(AV)。——《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七15這堨H神作為至高的審判者,一切均追溯至神的公義,因此若反其道而行,必為神所不悅。求主使我們有正直之心,是與不是不能逆轉。——《新舊約輔讀》

 

【箴十七16「愚昧人既無聰明,為何手拿價銀買智慧呢?」

    見分題研究:「Ⅱ 愚昧人」第1{\LinkToBook:TopicID=118,Name=Ⅱ 愚昧人},原書第3739頁。

「心」(和合本的無聰明,可譯作「無心求智慧」)的意思可以是「意志」(參,AV)或心思(RSV,也見 RV);或者在這堣]可能兼具這兩種含義。Moffatt 譯作「在他無心學習之時」,靈活地保留了這種雙重含義。——《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智慧不能用金錢購得,愚昧人手捧金錢求智慧,正是他的愚笨處。

       這幅愚昧人嘗試購買智慧的圖畫是諷刺的,因為人無論付上什麼代價也不能買來智慧。智慧也不能透過一些機械化的公式來得,人必須要有正確的態度才能獲得智慧。

     金錢可買所需物品,但愚昧人沒有頭腦,有金錢也於事無補。

         為何手拿價銀買智慧呢: 警告了金錢萬能主義和拜金主義。智慧、生命和愛是無價之寶。在現代社會裡,因沒有金錢,人格遭到踐踏的悲哀例子比比皆是。後來,猶太拉比不收授課費,而只接受生活所需最低限度的奉獻。這是為了不使教導智慧之事被錢所制約。

         花錢教育這樣的人真是浪費。

 

【箴十七17「朋友乃時常親愛;弟兄為患難而生。」

    見分題研究:「b 好朋友{\LinkToBook:TopicID=126,Name=b 好朋友}」與「Ⅲ 弟兄{\LinkToBook:TopicID=137,Name=Ⅲ 弟兄}」。

RV 邊註的譯法(「是生為一個弟兄的」)是有可能的,但卻太過牽強附會。其意義毋寧是說:在患難中,你就會看見家人的作用,你也能看出誰是你的朋友。但下一節經文顯示出:一個朋友可以被人對他作出過分的要求。——《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在患難之時,你能看到誰是你的朋友,並看見弟兄對你來說是多麼重要。

       本節可有兩種解釋:1 「朋友」與「弟兄」意同,指出友情持久不變。2 朋友與兄弟不同,朋友可選擇,性近者便可結交,常聚在一起;至於兄弟,雖未必如朋友經常相聚,但在患難時,因親情維繫而可互相倚靠,彼此幫助。

     有些學者將這句話譯為“朋友乃時常親愛,患難時的弟兄”。若有人擁有可與之同甘共苦一生的朋友,可謂擁有了人生至福之一。英國有句格言說“不幸是友情的試金石”,真正的友情會在患難中發出光芒。耶穌曾教導說“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15:13)。撒上18章記述了大衛與約拿單之間感人肺腑的友情。

         休戚相關,患難與共乃是真正友誼的標誌(見箴18:24)。

 

【箴十七18「在鄰舍面前擊掌作保,乃是無知的人。」

    這與第17節並無矛盾。它並不是反對人幫助有需要的朋友,而是反對人盲目地作保,那是有可能會使受保者流於輕率,使倆人都趨於破產的。進一步見六15——《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看六4注。

       “擊掌”。即握手確證合約的生效。“保”。聯署人,借貸者若不履行責任,他便要負責、承擔債務。

     見箴6:1注釋。

 

【箴十七19「喜愛爭競的,是喜愛過犯;高立家門的,乃自取敗壞。」

    希伯來文的字序稍微偏向 RSVRV 邊註的譯法,靈活一點地說,就是:「愛罪惡,愛爭競」,這與第二行一致,那婸”黺ざC自大(向著神與向著人都是如此)必受報應。參舍伯那的自負:以賽亞書二十二16起。——《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高立家門”是自高自大、驕傲的表現(參十六18)。

       “高立家門”。比喻人張開口說誇大、傲慢的話。

     高立家門: 在巴勒斯坦地區,家門大都低而簡樸,惟有一些富戶人家才高立家門。本節在警戒因虛榮而生活過於奢華的人。有些學者認為“門”是“嘴”的隱喻,因此本節是在警告人不可隨便說話。這種解釋與上半節形成對比。

         高立家門。有人認為是指建造高高的門樓,使小房子看上去像大宅。這種愚蠢的虛飾只會吸引收稅官和竊賊,從而自取敗滅。但我們不知道古代有沒有這樣的習俗(見箴10:1416:18)。

 

【箴十七20「心存邪僻的,尋不著好處;舌弄是非的,陷在禍患中。」

    十一20所警告的乃是神的憎惡,這則箴言(像第19節一樣)所警告的則是俗世的禍患。可與八8對比。關於邪僻(和合、AVRV),見二1415——《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見箴11:20注釋。

 

【箴十七21「生愚昧子的,必自愁苦,愚頑人的父毫無喜樂。」

    參第25節,與十1,十五20,也見分題研究:「Ⅱ 愚昧人」第1{\LinkToBook:TopicID=118,Name=Ⅱ 愚昧人},原書第3739頁。第二行的愚頑人 na{b[a{l,見第7節。較廣的應用,見希伯來書十三7;約翰三書4——《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七22「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

  〔暫編註解〕心靈與身體密不可分,心理對生理的影響很大。心靈若喜樂,生存的意志旺盛,身體也跟著健康,尤勝良藥。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良藥”一詞僅出現在本節,意指“醫治”、“救濟”。故本節亦可譯為“喜樂的心可醫治身體”。現代人的疾病,多由精神上的緊張與苦惱引起,憂愁與牽掛既是病因,也是妨礙和治療疾病的要因,究根追底,這是因為人不思念神。

     喜樂的心。(見箴15:13注釋)。即使遭遇困苦或疾病,也堅持在主裡面喜樂,就會產生安慰和加強身心的力量(見箴16:24)。快活往往產生其他療法所達不到的效果。

 

【箴十七23「惡人暗中受賄賂,為要顛倒判斷。」

  〔暫編註解〕任何賄賂都會使行賄和受賄的人犯罪。聖經對於這種罪惡有許多論述。它使富人更富,窮人更貧窮(見出23:8;申16:19;賽1:23;結13:19)。

 

【箴十七24「明哲人眼前有智慧,愚昧人眼望地極。」

    智慧「在明哲人眼前是筆直的」,有兩種含義:(a)他「堅定地面向它」(RSV),與愚昧人不同;(b)他不能疏漏它。這兩種含義都見於雅各書一58。參分題研究:「Ⅱ 愚昧人」第1{\LinkToBook:TopicID=118,Name=Ⅱ 愚昧人},原書第3739頁。——《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眼望地極”是說追逐空幻。愚人的眼望住地上之物,件件都要,就是不要智慧。

       明哲人容易得智慧,愚昧人卻不斷尋求別人的利益,而從不尋求智慧。

     明哲人好學和專心,愚昧人的學習態度散漫,眼睛四處張望,不能專心。

         明哲人專心工作;愚昧人則三心二意。

 

【箴十七25「愚昧子使父親愁煩,使母親憂苦。」

    愁煩是一個比第21節的「愁苦」(和合、AVRV)更強烈的字眼;參「惹動」,申命記三十二19;列王紀上十五30等。——《丁道爾聖經注釋》

 

【箴十七26「刑罰義人為不善;責打君子為不義。」

    這則箴言可能是以「也」(AVRV)字開頭的,這個字可能暗示它一度是與另一則箴言成組的,就如十八5,這則與那則類似,而且超越過它。在十八5,那在對的這一邊的人在訴訟上失敗了;在這堙A他則被處罰金或受責打。

但是「也」的意思同樣也可能是「甚至」(像在28節一樣):「甚至判一無辜的人罰款都是不好的;(尤有甚者)是為了尊貴人的正直而責打他們」;一個有力的對比,也是對政治或宗教逼迫中肯的評論。唯一的問題是:詩歌體的簡潔究竟會不會到這種地步,甚至把中括弧堛漲r給省掉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社會正義不存,無辜和行為正直的人受迫害。都是不義的事。當年先知耶利米因直言而被打(耶二十12)便是一例。

       「責打君子」:參耶穌受審的經歷(約18:23)。

     刑罰義人……責打君子: 本文正面反映了神的公義與法規被邪惡統治者所扭曲歪解的現狀。有史以來,越是墮落不義的時代,追求正義與真理的人越是遭受了更大的逼迫與苦難。即便是今天,雖然文明發達,國民的權利得到更多申張,但不義之事到處可見。聖徒既已身處這種時代,就不應該袖手旁觀,不僅要高呼神的公義與真理,更要具體指出並改變社會的不義<9:1-34,聖徒如何對待社會不義>

         刑罰`anash)。直譯是“罰款”。

         君子nedibim)。可能指人格的高尚,而不是指他們在國家中的地位。“不義”指他們被責打,是因為他們身為法官拒絕濫用職權。

 

【箴十七27「寡少言語的有知識;性情溫良的有聰明。」

  〔暫編註解〕“ 寡少” 。抑製、束縛。“ 溫良”。直譯作:冷、冷靜;即沉。

     溫良qar)。,直譯是“冷靜”,指不輕易發怒和衝動。所羅門作品的要旨就是反對急噪草率的話語(見箴15:2318:625:1129:20;傳5:2,310:1412:10)。但該詞在馬所拉文本裡是yaqar,意為“寶貴”。

 

【箴十七2728言必慎思】AV 接受了一個沒有必要之馬所拉學者的修改而破壞了第27節的第二行。應該採用 RV 的譯法:「靈堥H著冷靜的是明智人」。參十四17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264,Name=愚昧人與通達人的實例(十四1517},與分題研究:「Ⅲ 絕妙之言」及附屬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1,Name=Ⅲ 絕妙之言},原書第4748頁。

  第28節乏味的忠告並非純粹是諷刺性的。接受這忠告的愚昧人就不再是個徹底愚昧的人,參十八2;傳道書十1214──《丁道爾聖經註釋》

 

【箴十七28「愚昧人若靜默不言,也可算為智慧,閉口不說,也可算為聰明。」

  〔暫編註解〕聽取這忠告的“愚昧人”最少也沒有那麼愚昧了!

     在人的意識中,常常把靜默和智慧聯繫在一起。所以一個愚昧人如果能保持沉默,就會被人當作聰明人。但他無法沉默。那些懷疑自己智慧的人不相信這一點。他們覺得需要用很多的話語證明自己的聰明。只有那些堅信自己智慧的人,才能安靜等待,直到有機會說幾句智慧的話。

 

【思想問題(第17章)】

1 猶太社會十分注重家庭觀念,本章以什麽為家中之寶呢?參1, 6節。中國有那些諺語和這意思相同?

2 真正的知己應該有什麽條件?參9, 14, 17節。耶穌是否信徒的知己?

3 作者所羅門對「賄賂」有什麽看法?「賄賂」會帶來什麽不良後果?參8, 23節。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