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傳道書導論拾穗

 

傳道書提要

 

壹 書名和著者

一 本書的希伯來文原名是‘柯轄力’(Koheleth),意思並非‘傳道書,’乃是‘一個召集聚會者’或是‘召集人。’

二 雖然本書沒有明說著者是所羅門,雖然有許多讀聖經的人認為本書著者另有其人,我們根據全書內容,仍斷定為所羅門。因為本書的著者是:()‘大衛的兒子,’(一1,)()‘在耶路撒冷作王,’(1,)()具‘大智慧,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的眾人,’(16,王上三12,)()曾‘動大工程,建造房屋,’(傳二4,王上七12,)()有‘許多的妃嬪,’(傳二8,王上十一13,)()‘為自己積蓄金銀和君王的財寶,’(傳二8,王上九28,十10111425,)()‘又陳說許多箴言。’(傳十二9,王上四32。)除了所羅門外,在歷史上,在聖經裡,再沒有第二個這樣的人了。

三 可是他為什麼不像在箴言和雅歌兩書中,正式具名所羅門,而以‘召集人’自稱?原來他寫傳道書是在他經歷失敗之後,他覺得他曾有一段很長的時期在神面前失去和平,所以在追述過去失敗的經歷時,他不配再以‘和平君’的名義出現,他只能以‘一個聚會的召集人’自稱,因為他常召集人來聽他智慧的講話。(王上四34,十824。)

 

貳 一卷難讀的聖經

一 在聖經中,傳道書是一卷非常難讀、難明白的書。甚至有人懷疑為什麼聖靈將它列入聖經,因為它表面有人的牢騷、厭世的觀念、宿命論,又與其他經卷矛盾的言論等等。例如:

‘…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一18)‘智慧人,和愚昧人一樣,永遠無人紀念。’(二16。)

人生最高的要求是吃喝(二24,五18)和行樂。(三22,十一9。)

人和獸一樣,結果都是一死,‘人不能強於獸。’(三19。)

‘不要行義過分,’‘也不要行惡過分。’(七1617。)

活不如死;(四2;)又說死不如活。(九5。)

人死後就完了,再沒有什麼了。(10。)

‘凡臨到眾人的事,都是一樣:義人和惡人,都遭遇一樣的事;好人、潔淨人和不潔淨人、獻祭的與不獻祭的,也是一樣;好人如何,罪人也如何;起誓的如何,怕起誓的也如何。’(2。)

‘生命’和‘勞碌’都是可恨惡的。’(二1718。)

二 傳道書的確是一卷非常難讀、難明白的聖經,存在著很多的問題。可是,如果我們能夠得到一串適當的鑰匙,我們就不難發掘它的寶藏,也不難解決它的問題。未讀本書以前,我們必須先知道這幾件事:

()傳道書的中心思想,就是證實人在日光之下,縱然得了全世界的學問、知識、金銀、財富、名聲、地位、娛樂、享受…可是他如果沒有神,仍屬虛空,因為他的結局是‘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九27。)正像新約所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太十六26。)

()聖靈所以揀選所羅門寫這一卷傳道書,是因為他曾有一段失敗的歷史。神立他為君王,又賜他極大的智慧。他起初是憑智慧來治理祂的百姓,可是他後來卻恃智慧自傲,放縱情欲,背叛神,尋求地上的奢侈生活。神曾規定‘只是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也不可使百姓回埃及去,為要加添他的馬匹,因耶和華曾吩咐你們說,不可再回那條路去;’(申十七16;)可是他‘有套車的馬四萬,還有馬兵一萬二千,’(王上四26,)‘是從埃及帶來的。’(十28。)神又規定王‘也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恐怕他的心偏邪;’(申十七17;)可是他有‘妃七百…還有嬪三百;這些妃嬪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王上十一34。)神又規定王‘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申十七17,)可是他的金子頂多,‘銀子算不了什麼,’‘多如石頭。’(王上十10111427。)所有關於君王的條例都被他破壞無遺。他有最高的地位,極大的智慧,頂厚的財力…,可以說,在日光之下沒有別人比他具有更足夠的條件去追求地上的的學問、名利、享受、娛樂等等,結果他都得著了,卻仍不能滿足,他從經驗中只能得到一個結論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傳一2。)所以也可以說,日光之下沒有別人比他具有更足夠的資格來寫這卷傳道書。

()因此,本書裡面所有消極和悲觀的論調,都是人的道理,而不是神的真理;都是人所作的,而不是神所要求人作的;都是人在遠離神失敗的情形中的見解,而不是神在人正常情形中所給予的啟示;都是要求人去看出那些論調是錯誤的,而不是要求人去誤會那些論調是正確的。

()‘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後三16,)但聖經裡所包含的,不一定都是神自己所說的話,裡面有神的話,也有人的話,甚至魔鬼的話。(參讀創三15。)

()在所羅門晚年稍有恢復後,神的靈感動他寫傳道書,追敘他當年遠離神追得世界後的失望和不滿足,從而生出種種消極和厭世的見解。然後當他完全恢復後,再感動他寫雅歌,說出回到神面前才有真滿足。

()本書在聖經中是必要的,因為它使人知道,如果沒有神,生活就虛空,好使人接受那‘道路、真理、生命’而親近神。

 

參 幾處可注意之點

一 本書中有好多處被引用在新約聖經中。例如:

()五章二節,比較馬太六章七節。

()六章二節,比較路加十二章二十節。

()七章三節,比較馬太五章四節。

()九章十節,比較約翰九章四節。

()十一章五節,比較約翰三章八節。

()十二章十四節,比較林後五章十節。

二 本書中的‘神’字,原文都是‘以羅欣’(Elohim),共用過四十次。這字是指創造的神。‘耶和華’或是‘主’在本書中沒有用過一次。

本書中的‘人’字(除了少數例外),原文都是‘亞當’(Adam),約用過四十七次,指被造的和墮落的‘人。’

這說明人和神中間僅存著創造的關係之下的情形:人在神面前只是被造之一,而且是墮落的,是在亞當裡的,沒有蒙救贖、作子民的經過。本書的著者是在這一種的情況下說這一種的話。

三 ‘虛空’的原文是‘哈伯兒’(habel hebel),指‘吹氣。’有的解經家把它引伸作‘吹氣泡,’就像小孩所吹的肥皂泡。的確,地上所有的虛榮、金錢、美色、罪中之樂,都像肥皂泡上的虹彩,‘在日光之下’顯得美麗、可愛,可是轉眼之間便歸無有,成為虛空。

四 本書中‘在日光之下’一語,特指人、事、物都在天然和遠離神的情況之下,並沒有蒙到救贖和更新。

人有了神,與祂和好了,並不列‘在日光之下,’因為在屬靈的實際上,他是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

五 本書中所題及的‘智慧,’並不等於箴言書中的‘智慧。’箴言書中的‘智慧,’是最高級的智慧,是屬靈的智慧,也是敬畏神、認識神的智慧。本書中的‘智慧,’只是人的智慧,僅指學問、知識而言。

六 本書末了作者說到它的‘總意就是敬畏神,謹守祂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十二1314。)這是所羅門在恢復的初期所作的結論。他曾離棄神、背叛神,追求‘日光之下’的東西,得著了仍不能滿足,反覺更痛苦、更虛空。他回到當初的途徑,藉著‘敬畏,’開始追求神。本書下面一卷雅歌,就是所羅門在完全恢復之後所寫的,那裡不只藉著敬畏去追求神,更進一步藉著‘愛’去親近神。所以這兩卷書是彼此互作補充的。

七 巴不得傳道書的教訓深深銘刻在我們心裡。人不必蹈所羅門的覆轍,他就可以有摩西和保羅那樣的揀選。摩西放棄在埃及作王子的身分、高貴的地位、舒服的享受、罪中的快樂,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來十一2426。)保羅在往大馬色路上看見異象之後,他放棄了在日光之下的追求,而專一尋求主。他說,‘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三78。)

八 本書九章二至十節說到有一些人對於死的不正確的看法。人如果沒有得著神,往往很容易對死抱著這樣的意見:好人、惡人總是一死;趁著活著的一段時候儘量作事、快樂、吃喝、享受;一死百了,死後毫無所知,沒有靈魂的存在。

聖靈在這裡感動所羅門寫出人在日光之下對死的看法是如何的。祂在別處感動神的僕人寫出信主的人對死的看法又是如何的。信主的人的確視死如歸,知道與基督同在是好得無比,(腓一23,)並且也知道,有一天‘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帖前四1617。)

人死之後,是否真是一死百了,毫無知覺,也沒有靈魂的存在?主親口告訴我們說,人死後去陰間,有知覺,有靈魂的存在。(路十六1931,參讀來九27,賽十四911,啟六911。)

?本書中題及科學的事實,非常準確。我們絕不能將聖經中的話牽強附會的去湊合科學,可是我們不能不希奇遠在人發現某項科學原理之前,神的話中早已有所題及了。

在約伯記中有好些例子,本書中也有。例如:一章六節:‘風往南刮,又向北轉,不住的旋轉,而且返回轉行原道。’這是說到風的規律,不住旋轉。七節:‘江河都往海裡流,海卻不滿;江河從何處流,仍歸還何處。’這是說到水的蒸氣的規律。(參讀創二6。)十二章六節:‘銀鏈折斷,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損壞,水輪在井口破爛。’這是以詩句來說到人體解剖學:‘銀鏈’指脊椎骨;‘金罐’指盛腦的顱腔;‘瓶子’指肺;‘水輪’指心。(因為‘水輪’在井旁從一個唧筒把水吸入,又從另一根管子把水壓出,這就是心搏與血液迴圈。)

 

肆 信息

在神之外的生活和追求,不能使人得到真的滿足。

 

伍 鑰字和鑰節

一 鑰字:

()‘虛空,’共三十七次。

()‘在日光之下,’共二十九次。

()‘天下’-指‘在天之下,’共三次。

()‘在地上,’共七次。

二 鑰節:

()‘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一2。)

()‘後來我察看我手所經營的一切事,和我勞碌所成的功;誰知都

是虛空,都是捕風,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二11。)

 

陸 分析

本書根據內容可以分作三大段:總題、實驗、總結。

 

1 總題(一章一至三節)

人沒有神,‘在日光之下’所作的、所追求的都是虛空,得不著滿足。

 

2 實驗(一章四節至十二章十二節)

著者以各種實驗來證實那總題。

一 研究自然界的現象,覺得厭煩、乏味,沒有什麼新奇。(一411。)

二 追求智慧和學問,仍是捕風。(一1218。)

三 追求快樂(二111)-喜樂、(1、)飲酒、(3、)土木、(46、)產業、(7、)音樂、(8上、)美色、(8中、)財富,(8下,)但是發現仍屬虛空。

四 相信智慧終勝愚昧,但兩者結局相同,仍屬虛空。(二1226。)

五 相信宿命論,仍不得滿足。(三115。)

六 傾向消極、悲觀、厭世,仍不能滿足。(三16∼四16。)

七 注重儀式的宗教,仍覺神是遠不可及。(五18。)

八 追求金銀、財富,既不滿足,亦屬無益。(五9∼六12。)

九 追求更大的智慧和更高的道德,(七1∼十二12,)結果仍是‘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十二8。)

 

3 總結(十二章十三至十四節)

只有回到神面前,才有真實的滿足。

—— 倪柝聲《聖經提要》

 

敬畏神,謹守神的誡命──傳道書

 

綱要

 

傳道者的言語

虛空中的虛空

尋求神的國

序言

虛空的描述

虛空被制伏

老年

結尾

 

讀經:

 

「在耶路撒冷作王,大衛的兒子,傳道者的言語。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麼益處呢?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日頭出來,日頭落下,急歸所出之地。風往南刮,又向北轉,不住的旋轉,而且返回轉行原道。江河都往海裡流,海卻不滿;江河從何處流,仍歸還何處。萬事令人厭煩,人不能說盡;眼看,看不飽,耳聽,聽不足。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那知,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已過的世代,無人紀念,將來的世代,後來的人也不紀念。」

(傳一:111

 

「這些事都已聽見了,總意就是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

                                                     (傳十二:1314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真感謝讚美你,因為你賜給我們這一卷箴言。你不願意我們成為愚昧和愚妾,但你要我們有智慧。我們實在感謝讚美你,因為你已經賜給我們你的生命。主阿!現在我們求你,借著你的恩典,使我們能在對主的敬畏中操練敬虔,好使我們在地上的生活能真正的榮耀你,好使你的教會得著建立。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傳道者的言語

 

在舊約中有三卷智慧書——約伯記、箴言和傳道書。這一卷傳道書不僅是所有智慧書中最難懂的一卷,並且很可能的,它也是整本聖經中最難明白的一卷;因此之故它是最被誤解的一卷。有一位屬神的聖徒如此說:「當受造的人要領受這位創造者所賜的啟示時,其中的困難是我們可以預料的。」實際上,我們應該為這些困難而歡喜,因為這正是在恩典中長進的機會。它們操練我們的謙卑。它們提醒我們自己的軟弱和無知,而言提醒我們基督的能力與智慧。它們驅策我們就近基督與福音。

 

儘管有困難,然而我們確實在這卷傳道書中看見寶貴的功課是我們必須學習的,只是我們學得太遲緩了。我們要確切的明白並且堅信,在日光之下的一切都是虛空的。這一點對我們是很重要的;因為這將使我們能夠欣賞並享受在基督耶穌裡真正的快樂和滿足。

 

傳道書這名稱是希臘文譯者從希伯來文「郭希萊」(Qoheleth)一字直接侈譯而來的。(譯注:英文的Ecclesiastes是由希臘文直接轉借而來)。它的意義是「聚集成為會眾」。換言之,人們被召聚在一起以便向他們說話。這就是為什麼在英文的版本中,它有一個副題名為「傳道者」。

 

這卷傳道書將傳道者的言語給我們。在一章一節中他說:「在耶路撒冷作王,大衛的兒子,傳道者的言語。」在大衛所有的兒子中,只有一個兒子坐在耶路撒冷的寶座上,就是所羅門王。所以從這一點,我們看見很明顯的,這位傳道者不是別人,正是那位有智慧的所羅門王。我們也記得,在他造了聖殿之後,他召聚百姓在一起,就為他們禱告。他為他們祝福並激勵他們要向神忠心。這些我們可以在王上八章中看到。所以我們可以確定的說,所羅門就是「郭希萊」,就是那傳道者。

 

我們不能確定的知道他何時編寫了這卷傳道書,但是一般都認為是在他晚年回顧這自己一生時所寫成的。他享受了財富、快樂、尊榮和世上許多的事物,是別人沒有經歷過的。他也曾經落進了極大的罪中,就是拜偶像;但是他悔改了。因此,當他回顧以往,並用他敏銳的觀察力來審視自己周遭的事物,他作出自己的結論,而寫下了這卷傳道書。

 

一般認為所羅門在他年輕時寫了歌中的歌,中年時寫了箴言,晚年時寫了傳道書。在他年輕時,是愛的活力;中年時,是累積的智慧;年老時,是成熟的眼光。雖然在聖經中,我們找不到一處清楚的說明或記載,講到他在晚年是從自己的跌倒中悔改,但我認為, 我們可以間接的看到他確實在墮落之後回轉了。例如:王上十一:41中,用一句話就說出他一生其餘的事,而那當然是指著他晚年說的:「凡他所行的,(所作的工作)和他的智慧都寫在所羅門記上。」所以從這句話,我們可以推論,即便在他年老時,他的智慧並沒有離棄他。換言之,在他年老時,他仍然有智慧。

 

在其它的地方,歷代志下十一:17也可作為推論的依據。原來所羅門死後,他的兒子羅波安登基作王,國分裂為十支派和二支派約兩國。但是北方以色列國的王耶羅波安,製造了金牛犢來攔阻國民到耶路撒冷去敬拜耶和華神。因為他如此行,那些忠心向著神的人,就是利未人和在不同支派中許多的人,仍然到耶路撒冷在聖殿中來敬拜神。這使得羅波安的手和南國都得堅固。那裡說到「因為他們三年遵行大衛和所羅門的道。」他們既是遵行大衛和所羅門的道,我們可以瞭解所羅門必定是在年老時悔改了,因為他也行像大衛所行的道路。

 

這卷傳道書可以和箴言相比。一面來說,二著似乎頗有差異;然而彼此卻得著相同的結論。在箴言中,所羅門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箴九:10),在傳道書中他說,「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傳十二:13)但是二著採取的方式卻是相反的。在箴言中,他告訴我們如何在地上行走得聰明、公義、正直和公平;在傳道書中,他告訴我們日光之下的一切都是虛空。儘管如此,彼此卻不是矛盾的。事實上,二者是相輔相成的。其原因乃是:一面,我們在地上行事要公義理智;另一面,我們需要認識這個世界的面貌,好使我們的心不被地上的事物所蒙蔽。在箴言中,生命的開端是敬畏主;在傳道書中,生命結束於敬畏主。敬畏主不僅規範我們在地上的腳步與行事,更且指引我們的心向天而去。

 

虛空中的虛空

 

從第一章的第二節開始,「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這似乎是傳道書的主題。這是傳道者的一個宣告。這位傳道者不是一個普通的傳道者,作這個宣告的傳道者是在耶路撒冷作主的,又是世上最有智慧的人。他不僅擁有一切的豐富、尊榮和今世的財富,並且他有能享受和經歷這一切的度量。所以這不是一個隨便的宣告,也不是酸葡萄心理,而是從一個曾經如此經歷,如此的擁有,而在他擁有了並經歷了這一切之後,得著了這個智慧的結論,作出宣告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沒有一件事是永久的。每一件事都是短暫的,過渡的,流逝的;沒有事能使人滿意、滿足;沒有事是永久的、真實的;凡事都是虛空。

 

弟兄姊妹們!我們敢面對現實嗎?若我們真敢於面對現實,我們也會得著相同的結論:「在日光之下,凡事都是虛空。」難道神造這個世界就是要使它成為虛空呢?是否神的旨意是要我們一生都虛空呢?神的旨意是否不要我們來享受他所造之物呢?這個世界基本上是悲劇性的。這話真確嗎?若是你回到起初,當神創造天雨地時,晨星因歡樂而歌唱,眾天使為著他的創造而讚美神。神創造天地使它成為一個充滿了喜樂與歡暢的地方,成為一個能享受並讚美神的地方。在其中是毫無悲傷的。可是當你來到創世記一章二節,它說,「地是空虛混沌。」神所創造的一切在起初是非常美好、喜歡、滿意並充實的;但其後發生了一些事,地就變成了空虛混沌,失去了它的意義與目的。它成了沒有目標,飄蕩與荒涼的了。

 

從以賽亞十四章和以西結廿八章,我們看見乃是因為神所造的天使長中的一位,路西弗,背叛神。他要高舉自己與神同等,因此之故,刑罰就臨到他並跟隨他的天使,並且也臨到他權下的環境。地就變為空虛混沌,而路西弗就成了撒但,就是我們今日所知的那敵擋著。但是感謝神!在創世記一:3,神的靈運行(孵育)在淵面上。神的愛來到這廢墟之上,並且在六天之內把地恢復成為可居住的,神還造了人並說:「非常好!」若是神說了很好,那它一定是非常好。不僅他創造的人是很好的,並且他所恢復的地也是很好的。

然後,神將人安置在伊甸園中。伊甸是「快樂」的意思——「快樂的園子」。在裡面樹上的果子都好作食物,並且在園子的當中有生命樹。神恢復了地並創造了人,在那裡有成全神在創造中目的的可能性。荒涼可以變成豐富;空虛可以變成有目的。可是很不幸的,人犯罪背叛了神,因此之故,不僅人受了咒詛,地也受咒詛。那就是為什麼在羅馬書八:2022中,我們看見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受敗壞的轄制。人使得萬物服在轄制和捆綁之中,自那一天直到如今,一切受造之物都在歎息勞苦,一同等候得釋放,盼望那恢復和神的眾子顯出來。

 

弟兄姊妹們!今天日光之下的一切都是虛空,這是真的。所有都是虛空、空洞無常、今人厭煩的。在地上沒有什麼是使人滿意、充實、有目的又真實的。今天,我們活在一個虛空的世界中。我們在地上的年口是虛空的平日。生命的本身就是虛空的,並且在世上的所有事物也都是虛空的。「」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這是那位曾經享盡今世所有事物的傳道者所作出的結論。從那傳道者的口中,我們聽見神的靈經由他說話。這不僅是一個傳道者在傳講;這也是神的靈藉由那傳道者而說話。而今日向我們說話的神的靈,他的聲音是什麼呢?「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若這就是你所尋求、鑽營、勞碌、辛勤努力的原因,那麼結局就是虛空。

 

尋求神的國

 

為什麼傳道者要那樣向我們說話?難道神要剝奪我們在這世上僅有的一點可享受的快樂麼?難道神真的不要我們過一個快樂的人生了難道神要使我們悲悲慘慘的過生活?神知道我們活在一個大的謊言和一個深的騙局中,如果我們不知覺醒,有一天,必將破滅,什麼都不可能留下;更壞的是將來還有審判。這就是為什麼神的靈要借著傳道者的口來喚醒我們,好使我們不完全的被今世的事物所佔有。如果凡事都是虛空,那麼追求這些事物就像捕風一樣。然而,這卷書的目的是積極的而不是消極的。在一開始,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這似乎很消極。因此之故,傳道者又有這樣的話,「我恨惡生命;寧可未曾出生。寧可作未出母腹的死胎,強過得見世界經理諸事而歸於虛空。」然而,他在這卷書的結論時說:「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則是積極的。

 

弟兄姊妹們!神的旨意並不是要我們過一個悲慘的人生,雖然人生是很可悲的。神的旨意也非不要我們享受他所創造的。他為著我們的享受而造了萬物;但是如果成為我們追求的目標,那就又是虛空。這個世界和其中的萬物都是虛空;然而我們卻活在這虛空的世界中。我們怎能住在這虛空的世界中卻不在虛空之中呢?我們怎能住在這虛空的世界中還仍然能享受神所創造的而不被審判呢?我們需要一個對的領會和對的態度。我們必須認識這個世界是虛空的。我們必須面對現實而不要欺騙自己。在看見這世界是虛空的之後,我們才會培養出一個正確的態度來面對它。換言之,生命的目的不在這世界中也不在今世的事物中,因為這世界和其中的所有都會過去。著你以世界和其中的事物來作為你的生命,那麼你就活在蒙蔽中。你並不知道怎樣在這虛空的世界中來生活。這個虛空的世界使你也變得虛空了。但若你真看見這世界的虛空,你就知道你必須先求神的國和他的義,那麼這一切的事物都要加給你。

為什麼許多人,甚至神的兒女都在尋求那些必要過去的事物呢?我們不能怪世人,就是那些不認識基督的人,因為他們所知的不過如此,所有的也不過如此。但為什麼我們這些認識主耶穌,蒙他的寶血所買贖回來的人,仍然像世人一樣熱切的追求世上的事物呢?我們豈不知道得更多麼?我們豈不該將心轉向上面永遠的事,而不是放在下面短暫的事上麼?讓我們不要把世界放在神的前面;不要把身體放在生命之前;不要把時間(今生)放在永遠(永世)之前。讓我們先尋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一切都會加給我們了。換言之,若我們敬畏神,那麼我們就能用一個感謝的心來享受神賜給我們的一切,而不會在將來受審判了。否則,今世的事物,在我們一生中所追求的事物,我們認為現在享受過的事物都會起來定我們的罪。但是我們若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我們就能照著神所喜悅的方式來使用神所賞賜給我們的事物,而不會受審判。這是傳道書的目的。

 

奧斯華·張伯斯(Oswald chambers)說:「約伯記告訴我們如何受苦;詩篇說到如何禱告;箴言說到如何行事;傳道書告訴我們如何享受;雅歌說到如何愛。」這說法豈不是奇妙麼?傳道書告訴我們如何享受

 

約翰·衛斯理有一次寫道(我略加以改寫):在我開始解釋傳道書之前,我從未領會其中的意義和優美的意境。出乎意料的,它竟把好幾部分如此美妙的結合在一起,而告訴我們一件事:在神之外就沒有快樂

 

馬丁路德說,傳道書是一卷安慰的書。如果你能在這卷書中找到安慰,那麼你已摸著了這卷書的精意。

 

傳道書的頭十一節為什麼點出了這書的序言和主題:「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這卷書的最後六節,十二章914節,是它的跋。它對整卷書作了一個綜覽,並建議我們要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因為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在這之間,一至七章是描述虛空;那是消極的。而八章一節至十二章八節是虛空被管制;那乃是積極的。

 

序言

 

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這裡的虛空在希伯來文的意義是「無用的,不滿足的,暫時的,像霧氣或泡沫一樣迅速消散的。」亞當生了第一個兒子,為他起名叫該隱,意思就是「得」。他們認為神所應許那女人的後裔已經來了。但他們是何等的失望!所以生了第二個兒子,他們稱他作亞伯;亞伯的意義是「虛空」,或「氣息」。在今世沒有一件事是滿意或滿足的;它恰如一口氣。當你在冬天呼氣的時候,氣息一出來凝結成霧旋即消失了。世界就是這樣。它似乎給你一點滿足,但是當你剛開始享受它時,它卻消失了。沒有任何東西是能真實存留的。凡事都是虛空。當你逐一看每件事物,或是將萬有都放在一起,那人不過是一大堆的虛空而已。所留給你的是個令人心痛的空洞,永遠填不滿的空白——「虛空的虛空」。

 

在第二節裡,傳道者作了一個陳述;那不僅是個陳述,實際上乃是一個宣告。他對萬有宣告說:「虛空」。無論你能想到什麼事——尊貴、財富、地位、權勢、不論任何事——他向這一切都宣告說:「虛空」。

 

但是在第三節,他提出一個問題;他挑戰道:「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麼益處呢?」益處這個詞在希伯來文中的意義是「在一個轉換過程完成後所留下的」,或是「剩餘的」。你投注了許多的辛勞在其中,如今它產生了什麼呢?剩下的是什麼呢?可能,在你投注所有的過程中,你是得著了一些的快樂和享受,但是當這個轉換一完成,留下了什麼?有什麼益處呢?

 

「虛空」這個詞在傳道書中被用過許多次。我試過加以數算,但是每次都得看不同的數字。「在日光之下」一語也在這卷書中用過多次。事實上,這整卷書都是說到日光之下的事,並沒有講到日光之上的事。在日光之上有榮耀,有永恆,有生命,有滿足,有愉快和喜樂。但是這卷書只講「在日光之下」。每一件事都在日光之下。

 

只要在日光之下,我們勞苦。人是註定要勞苦的。乃是因為人的墮落。當人墮落之後神就咒詛了地,人要辛苦勞碌,汗流滿面才得糊口。就連女人生產也多受苦難。換言之,辛苦勞碌乃是生命中註定的。我們生在地上就註定要勞碌辛苦,但有什麼益處呢?有什麼剩下來呢?若你勞碌一生,你得著什麼呢?「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麼益處呢?」所有你的努力都是愁煩,都是捕風。想抓住風,它卻消逝了。你信不信呢?所羅門接下來會向你證明。

 

然後他作了一個觀察。他說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只不過是代代交替。日頭出來,日頭落下,明天又升起。風往南台、又向北轉,不住的旋轉,而且返回轉行原道。江河都往海裡流,海卻不滿。水蒸發以後,成為雨水降在山上,匯成河川再流人海裡。眼看,看不飽;耳聽,卻聽不足。似有改變,卻是一成未變。它不是一個快樂的轉輪,而是一個悲傷的轉輪。沒有新事;乃是我們忘記了,所以認為是新事。何等的愁煩!這是你所愛的世界,這就是它的本質。

 

虛空的描述

 

為免你質疑他的問題,自一章至十二章七節他向你描述萬物的虛空。有什麼益處呢?

 

「我傳道者在耶路撒冷作過以色列的土。我專心用智慧尋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事,乃知神叫世人所經練的是極重的勞苦。我見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傳一:1214

 

智慧之子,在耶路撒冷作王的所羅門,尋索他的心,用他的智慧,想找出在日光之下生命的意義。在日光之下一切事物的意義是什麼?當他如此追尋時,他下結論說:凡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他想要明白智慧、狂妄和愚昧的區別。他說:「因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傳一:18

 

若你在日光之下的地上尋求智慧,你能得著什麼呢?你越有智慧,就越多愁煩;增加知識,就增加憂傷。至於愚妄,他說,「愚妄就是瘋狂。」那的確是瘋狂!若比較此二著,可得一結論說,智慧比愚妄好些,正如光明好過黑暗;這也是事實。

 

這卷書中充滿了矛盾。若你不認識主,你會認為這卷書一直在自相矛盾。的確生命是充滿了矛盾。就著一面說,智慧確是較好,它好像在黑暗中愚妄人的亮光;但是另一面,越有智慧,就越多愁煩。然而,一個愚昧的人,他不過較為瘋狂而已。但是儘管如此,人類無論是智是愚,都要走向相同的結局——死亡。

 

所羅門既無法從心理的層面找到答案,所以他想到物質的層面,就是可用感官接觸的事物中尋找。於是專心於地上能讓他享受的事物,他也有能力如此作。他建造房屋、宮室、庭院、林園;他有僕婢如雲,後妃眾多。他飲酒享樂盡情的享受。他說,當他努力於這些事,也似乎帶給他一些的安慰,可是當他回顧時,他說:「虛空的虛空」——一無所有。你晝夜辛勤工作,為什麼呢?然後他說:「我見有人孤單無二,無子無兄,竟也辛苦勞碌,不眠不休,真是所為何來呢?人既自認為聰明,如此力行,可是死後卻留給那從未勞碌的人享用。我就不知這到底是聰明或是愚拙?」這就是心中的一種愁煩。

 

他又繼續說到人無法掌握時間。傷慟有時,喜樂有時,但是人不能掌握自己的時間。我們認為自己能掌握一切,但是這世界卻不在我們的掌握中;神才掌握一切。一面說來,你必須勞碌,你必須去努力;但另一面,還有時間和機會的因素。並不是所有跑得快的人都贏。生命是一個謎。你怎能解釋生命呢?它是沒有邏輯性的。渡過一生的惟一道路就是借著信心。若你有信心你就能活下去;若你沒有信心,你就完了。

 

所羅門不僅親身經歷了,他也對萬物作了觀察。沒有一件事逃過他的審視。他發現神把人造得完全,但人自己卻發明了許多的陰謀與機巧。不要認為壓迫別人的人都是快樂的。被壓迫的,固然是可憐的,但那壓迫人的也同樣的可憐;他們毫無安舒可言。你能說人比獸更好嗎?二者豈不都會死麼?何謂生命?何謂愛與恨?我們認識麼?不認識!我們非但無法掌握自己的環境,反而是環境控制了我們。「「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虛空被制伏

 

自八章一節至十二章八節,則是說明虛空被制伏了。弟兄姊妹們!這是一個虛空的世界,然而神已經把我們放在這世界中。我們要在這虛空的世界中渡過虛空的一生。我們怎能制伏這些虛空呢?有一個方法,就是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這裡的敬畏是愛中的尊敬。如果對神有真摯的愛慕和尊敬,就必須願意在凡事上討神的喜悅;那麼我們會發現,我們可以在這世上作客旅作寄居的,並且可以用世物好像不用世物的。我們就能以不容讓世上的事物佔據我們的心並轄制我們;反而可以制伏一切臨到我們的事物並且用它們來榮耀神。神的旨意不是要我們過一個悲慘的人生。神的旨意也不是要我們作個享樂的人或是克制己身禁欲的人。神要我們愛神並享受神所賜給我們的一切來榮耀他。

 

在這第二部份的講述裡,傳道者所羅門特別向年輕人說話。年輕人是充滿活力的,每件事物對它們而言都是新鮮的;他們凡事都好奇,都要去嘗試一下。所以所羅門說,「少年人!你儘管享受人生,作你想作的事,去你想去的地方;但要記住一事件:神會審判你所行的。所以要趁著年幼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當紀念造你的主。」神不要少年人看起來像可憐的守財奴。神要年輕人享受他們的人生,但是不能忘記造他們的主。他造你是為著一個目的,就是要你能榮耀他並享受他。在榮耀並享受他之中,你能享受他為你所造的事物,並且當衰敗的日子來到時,你可以免去審判。

 

老年

 

然後所羅門描繪了一幅極美的老年的景象圖。當年輕的精力減退之後,衰敗的日子就來了。我很喜歡這幅圖畫。你知道,有時聖經把我們的身體當作一座房屋,這是一座土屋。在哥林多後書中,則說這是一個暫時的帳棚;所以傳道者用了這個比喻。

 

「看守房屋的發顫」——這是我們的手和膀臂。

「有力的屈身」——這是我們的腿和股,我們身子彎了。

「推磨的稀少就止息」——牙齒脫落,所以推磨的稀少。

「從窗戶往外看的都昏暗」——你的視力昏花了。

「街門關閉」——你的耳朵現在聽不清楚了,它們閉上了。

「推磨的響聲微小」——你的聲量也小了。

「雀鳥一叫人就起來」——你睡不長了。

「唱歌的女子也都衰微」——你不像以前一樣能享受了。

「人怕高處,路上有驚慌」——你變得緊張、害怕出門。

「杏樹開花」——你的頭髮如霜。

「蚱蜢成為重擔」——你的氣力消失。

「人所願的也都廢掉」——你失去了欲望。

「銀煉折斷」——你的脊椎鬆弛。

「金罐破裂」——腦力退化。

「瓶子在泉旁損壞」——心臟衰退。

「水輪在井口破爛」——肺功能失效。(參看傳十二:37

 

這是描述老年的日子,弔喪的時刻來臨了。這就是人生,自少年到老年。若這就是人生,它的意義是什麼呢?在日光之下盡是虛空,這豈不是真實的情形麼?

 

弟兄姊妹們!我們覺醒了沒有?我們豈不該尋求上面的事麼?我們知道我們的生命;成就、滿足都在神裡面。這才是你能找到的地方。不在這世界,我們只不過是客旅而已。因此,我們不該讓這些事物佔據我們的心。讓我們隨和的過世上的生活,讓地上的事物照它的樣子,我們當尋求上面的事;因為今世的事都是暫時的,惟有上面的事是永存的。

 

結尾

 

在結尾中,他說這些言語都是誠實話,卻又好像趕牛的刺棍一樣是尖利的器具。這些話語比兩刃的劍更快,能以刺入剖開,把魂與靈分開。這些話語也像釘子。有些版本翻成好像帳棚的橛子。換言之,它們能進入你的良心。而這些話語是從一位牧人,我們的主而來;他是我們的牧人。這些話語不僅出自傳道者所羅門,更是出自智能的本身;就是出自於神自己。這整件事的結局是什麼?「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主耶穌說:「若你愛我,就當守我的誡命。」作詩的人說:「若我們愛他,我們就當守他的誡命。」有一天,凡事都要受審判,就連隱秘的事,不論是好是壞,都要受審判。如我們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我們見他面的時候就不至於羞愧。

 

最後,我要引兩個人的話。一個是查理·西面,他說:「一個基督徒只要學兩個功課。一個是在萬有中享受神;另一個是在神裡面享受萬有。」另一個是敬虔的馬田,他說,「哦!神所描寫在日光之下的萬有是何等的虛空!我將敬拜歸給那有永不止息憐憫的神!他使我的快樂不建築在今生不定的事物上,而在於他最可稱頌的自己;那是永不止息的福份。」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仰望倚靠你的聖靈把你的這些話語放在我們的心中,好使這些話能像驅趕的刺棍和釘子一樣作工在我們裡面。我們願你的話語能存留在我們心中,把我們從所生活的虛空中釋放出來,好使我們能制伏它,並使它變成你的榮耀和我們的享受。奉我們主耶穌的名。阿們!── 江守道《神說話了──舊約各卷精華》

 

虛空一傳道書

傳道書也是一首詩,這首詩是所羅門寫的;我們有十分的證據相信是所羅門悔改以後寫的。曾經有一度,他因為外邦妃嬪的包圍而拜了偶像。很多讀聖經的人問說:所羅門到底有沒有悔改?許多人相信:所羅門在悔改之後寫了傳道書和雅歌。因為從傳道書裡面就看見,雖然所羅門享盡榮華富貴,但是最後,他的結論是“日光之下,虛空的虛空”。

這個大衛的兒子:他沒有說自己是所羅門,只說:傳道者的言語。“傳道者”原文是“召集人”。當時,因為所羅門的智慧威震全世界,所以他被稱為召集人;全世界的人都來聽他的智慧話。現在他趺倒了,他拜了偶像,他失敗了,所以他再也不提自己的名字,只說自己是個傳道者、是個召集人。

他告訴我們:凡事都是虛空,如捉影、如捕風。有的時候我們覺得傳道書似乎太消極了,然而它卻是傳福音的一本好書。我們可以拿所羅門來作例子;沒有一個人像他那樣享盡榮華富貴的,但最後卻是“虛空的虛空,日光之下凡事都虛空”!── 陳希曾《毗斯迦山——舊約》

 

傳道書──征服虛空之路

 

    「虛空」原意是氣泡,剎間就消失了。本卷列舉實驗過的虛空,指明唯有敬畏神,遵守祂的誡命才能征服虛空,且有永遠的價值。

  大綱:

    一,描述各類虛空   第一章∼十一章8

    二,征服虛空的路   十一章9節∼十二章

  王上三章1013節:所羅門王因為求在神的旨意中,神就賜給他空前絕後的榮華富貴與大智慧。他眼所求的,心所想的都得到了,他得出一個結論:

  日光之下都是虛空,為這一切事神必審問〔十一章9節〕。

虛空的實驗:

 一,[一章111] 日光之下勞碌有何益處?

    自然界周而復始的循環,漫無目標,日出日落,風的旋轉,江河流動,萬事令人厭煩,不能填滿虛空。眼看不飽,話說不盡,耳聽不足,因為神造人是為了盛裝神。人的慾望如同陰間填不滿,唯有基督是唯一的滿足。(賽五14;腓四11

        人世世代代,生老病死,下入陰間,永遠滅亡,人生有何目標?

 二,[1218]  所羅門王主觀的經歷證明:

    日光之下是極重的勞苦,都是虛空、捕風,魂的享受,大智慧反而愁煩,知識多,私慾多,加增憂傷,唯有單純愛主不落空。

    眼睛單一只見耶穌,全身就光明。(路十一34,九36)

 三,[二章]  以喜樂享受,榮華富貴試試皆虛空

     喝酒令人興奮,住皇宮肉體享受,果園,樹林,婢僕無數,牛羊,金銀財寶,音樂歌舞,人賺得全世界,失去生命有何益處?(太十六26)

        智慧人與愚昧人都要死,死後的一切留給誰?

 四,[三章115] 凡事都是神定的時間 (1031913916;徒十七26)

    創世以前,神對宇宙,教會,個人都寫好了計劃冊,在時間上應驗出來。生命短暫,有永生在人心中,基督是榮耀的盼望。

 五,[1622]  人生的公義與奸惡,都歸入死,與獸一樣。

 六,[四章112] 受欺壓的,仗勢欺人的都歸入死

    勞碌富足受人嫉妒,不如貧窮安靜。孤單無子,勞碌一生為了誰?

 七,[1316] 貧窮王治國英明,後代人卻不喜悅他。

 八,[五章19]  親近神要謹慎所行的路,近前聽勝過惡人的獻祭

    神察看人的內心,並不注重禮儀,要安靜隨著聖靈感動祈求,禱告。白天事務多,晚上作夢,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多言多語難免有過,愚昧人顯露心意,許願必還,不可食言。

    多夢多言多有虛幻,只要敬畏神,有些夢是撒但的栽贓,必要抵擋,受欺壓的有至高的審判主,公義與公平是神寶座的根基,若是神不公義,寶座要搖動。(詩八十九14

 九,[五章10節∼六章]  人赤身而來,赤身而去,貪財,長壽,兒女滿堂都歸於死;心堛儘洵O因為有永生,住在基督堙C

 十,死是人的結局,當如何活在神面前:

    如何數算自己的年日而得著智慧的心。惡人與義人不在乎在世長壽,乃在於多少年日行在神的旨意中。(詩九十12

  [七章18] 敬畏神的人必稱義,也有屬天的智慧

  [七∼十章] 是智慧與愚妄的對比:智慧人是敬畏神,愚妄人是不敬畏神。

    智慧人能站在神的立場來看一切發生的事情,有專心跟從神的心志,如同迦勒,約書亞一樣,看迦南地的仇敵是神的食物,靠神必得勝。

        其他十個探子看那些仇敵如同巨人,恐怕必吞滅他們,因為他們沒有與神聯合,站在自己的立場聞風喪膽,懷疑神的信實,藐視神的產業。

  [5] 智慧人的責備使人歸向神,當面的責備強過背地的愛情,良藥苦口,忠言逆耳,若能接受從神來的責備,必得生命長進。(箴二十七5

  [14] 遭患難的日子當思想,求神光照,

    是否有隱而未顯的罪,該對付清楚,這是神的管教與訓練。藉著患難迫切祈求,患難雖未除去去,反而多親近神,認識神,經歷神,超越了患難。

    親近神,神也必親近你們,一切活出來的生活與事奉,都是從親近神開始。(雅四8)親近神,靈埵野,除罪,清潔,能順服神,抵擋魔鬼。

  [29] 神造人原是無罪正直,是人中了撒但的詭計,受引誘,罪種栽入,尋出許多巧計,人心比萬物都詭詐,世人的心充滿惡,誰能識透?(耶十七9

  [九章3] 唯有神察透人的肺腑心腸

     人是看外貌,神是看內心,神所注重的是人暗中的事。(撒上十六7;太

6

  [8] 衣服要時常潔白,頭上不可缺少膏油

    信心的行為,生命的活出要時常顯明出來,聖靈管治的權柄不可缺少。神要老底嘉教會出代價買白衣穿上,因為他們有空洞的知識,沒有屬靈的實際,生命的行為。

  [十章5] 權柄顛倒的光景,是人奪取神的榮耀,不認識神的愚妄人掌權,富翁僱用牧師,使掛名的教會令人厭惡。

  [12] 智慧人的口說出神的恩言,顯明認識神,與內住生命的滿溢。

    神的恩言句句帶有能力,攻破人堶掉誚的營壘,使人歸向神。(路四22;林後十4) 愚妄人是為自己而活,反而吞滅自己,落在撒但的權勢之下,唯有喪失魂,才能拯救魂。(太十六25

 十一,[十一章] 有了轉機,如何征服虛空:

  [十一1] 當傳福音,把生命之糧撒到世人中,日久必能得著人歸向神,主就是生命之糧(約六48)。傳福音是我們的托付,我們栽種、澆灌,叫他生長的是神。(林前三6

    [十一5] 生命的成長是自然的,人不知道如何成形,如同胎兒成形在婦女腹中。是使徒受生產之苦,直到基督成形在我們堶情A佔有我們,擴展在我們堶情A為使生命成長,

    神費盡了心血,從嬰兒到成人,接受管教,訓練,成為基督的精兵。

    生命長大,如同農夫精心培育莊稼成熟,鬆土,澆水,去石塊,鋤野草,直到豐滿收割。揚淨麥糠,磨成粉,柔麵,作成餅。(可四28

    有的果子不成熟,有蟲卵寄生,農夫費盡心血,農夫望著發青的果子歎息,不能供應人,或者完整的餅非常美麗,唯有擘開成碎片才能供應人。

  [十一8] 人活多年就當快樂多年,行在神的旨意中才有真正的快樂。

    離開神的旨意就是黑暗,黑暗掌權是魔鬼運行的日子。(路廿二53)是神暫時放手,熬煉人心的日子。

    神暫時離開希西家王,試驗他的內心如何,他就犯罪。(代下卅二31

 十二,呼籲少年人當抓住現今的機會,來遵行神的旨意

     隨心所欲使人肉體快樂,神必審問,人若稍微偏離正路,就要立刻舒服。人不喜歡神的管治,如同野馬,必拴在祭壇上,勒住嚼環,套上軛架,人還用腳踢刺,唯有基督的愛抓住人,人才肯甘願獻上自己。(林後五14;詩11827

  [十二章1] 不要等到老年才來追求神,暮年是衰敗的日子。

  [十二2] 不要等到苦難來到才追求神,當先追求神,奉獻自己,能逃避不必要的苦難。

    [3] 暮年手發抖了,背屈彎,牙齒脫落,眼目昏花。

      [4] 老年人早起,耳聽不見歌聲。

      [5] 腳無力,怕上高處,不願上街,怕車闖身,頭髮花白,手提不動重物,所立的願無力實現,只得廢願。歸到永遠的家,肉體死亡,吊喪隊遊行。

      [6] 屍體脊粱骨斷了,頭顱破裂,肺腐爛,眼睛腐爛,人歸於塵土。

 

    神的話如同刺棍,使人扎心(徒二37),如同釘穩的釘子安定在天(太五18),如同二刃利劍,對付仇敵,對付自己,把靈與魂分開,明白什麼是出於自己,什麼是出於神。(來四12

  若要征服虛空,就是敬畏神,遵行祂的命令,進入幔子不住的親近神,讀經,禱告;出到營外,活出堶悸漸糽R,為主受苦,接受神一切的主宰安排。

  主的門徒:一是與主同在,不斷親近祂,

              二是為主作工,活出堶悸漸糽R,具體的實行。(可三14

  王的窯匠是與王同處,為王作工。(代上四23

—— 張向晨《聖經六十六卷》

 

【何謂傳道書?作者是誰?(傳一12)】

答:1 傳道書Ecclesiastes,The Preacher,按希伯來原文,「傳道」為一特別之用字,乃有召集開會演講之意。此字與箴言書中的「智慧」一詞同為有位格之字,按拉丁文乃有宣傳真理之意。本書為舊約詩歌書的第四卷(伯、詩、箴、傳),其內容中心思想,論到人在日光之下,萬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最後總意就是敬畏上帝,遵守誡命,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全書充滿論語,「在日光之下」出現29次,「虛空」二字共37次,「在地上」7次,「天下」3次,題到「神字」至少有40次。由此可知人若離開神,生命就滿了失望愁煩,在日光之下所作所求的,都是虛空,得不著滿足。

2 本書為所羅門王Solomon(意平安)年老時期,約在主前九七○年間寫於耶路撒冷,(傳一1)。敘述他以往人生塵世悔悟之經歷,以傳示其臣民。其主旨乃在說明如何善處虛空迷幻之塵世生活,顯示人當凡事聽從神的引領。書中文句結構分散不一,其段落間有外表上的矛盾現象,難以理解(例一 18;二16;三19;七1617;四2;九510)。其內容雖有難解和隱晦之處,但對於一個有識別力之讀者,確能深深體會領悟其中精深淵博的內涵,識透渺小人生一切勞苦愁煩虛空幻滅之景象。進而惟有奔走天路,追求上帝,敬畏事奉真神,才能得著屬天的喜樂和永遠的生命。(傳三1114;八12;十一110;十二113)。本書為猶太人守住棚節時所誦讀之。

3 本書著者所羅門王,其名乃平安之意,預表基督為和平之君(賽九6)。所題之「傳道者」(12)預表基督為先知,其在世之先知職分,乃傳福音者。所論到「日光之下」(一14),預表基督為公義的日頭,因基督乃為世界之光。(瑪四2;約八12)——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像傳道書這樣向讀者灌輸懷疑態度的經卷,怎可能被劃入聖經正典呢?】

     傳道書,原文乃Qohelet,意即「傳道者」,七十士譯本將這詞譯為Ekklesiastes。這書卷通常都被人指為憤世嫉俗的書卷,與一般希伯來信仰不吻合。傳道者——所羅門——被視為不可知論者,因為他宣稱,人死後不知遇到何事:「人一生虛度的日子,就如影兒經過,誰知道什麼與他有益呢,誰能告訴他身後在日光之下有什麼事呢。」(傳六12)七15-16又指出:「有義人行義,反致滅亡,有惡人行惡,倒享長壽。這都是我在虛度之日中所見過的。不要行義過分,也不要過於自逞智慧。何必自取敗亡呢。」面對死亡時,傳道者更表達了極度悲觀的態度:九4-5指出:「與一切活人相連的,那人還有指望。因為活著的狗比死了的獅子更強。活著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無所知,也不再得賞賜,他的名無人記念。」

    單單看上述數段經文,傳道者著實懷疑人類生命裡的屬靈層面,亦質疑敬虔度日的價值。更甚者,傳道書內有些經文表達近於享樂主義的態度,例如「人在日光之下勞碌累心……得著什麼呢。因為他日日憂累,他的勞苦成為愁煩……人莫如吃喝,且在勞碌中享福。」(二22-24)然而,傳道書是極具價值的作品,蘊含著深奧的哲理。我們雁視傳道書為一整體,而不可從書內拾取某經段來加以引伸,無視其上文下理;要綜覽全卷傳道書,方能洞悉其豐富的智慧與價值,瞭解神在其中的心意。

    仔細綜覽傳道書,當能瞭解此書的主提及作者的真正目的。所羅門曾盡辦法探求人類生命的最高價值,但到了最後,所羅門說出自己多年尋找的結果——在尋求滿足與喜樂這方面來說,世界所能供給的,都只不過是虛渺而易逝的東西。一切都屬虛空,沒有價值,毫無至終的滿足。「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一2)傳道者宣稱他要尋找summum bonum,他嘗試以所有方式來獲得快樂,建功立業以求滿足,甚至他自己的智慧(包括知識及哲理方面)已達無上境界(二2-9)。「凡我眼所求的,我沒有留下不給他的。我心所樂的,我沒有禁止不享受的。因我的心為我一切所勞碌的快樂。這就是我從勞碌中所得的分。後來我察看我手經營的一切事,和我勞碌所成的功。誰知道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二10-11)換句話說,這位傳道者曾面對主耶穌在日後提出的挑戰:「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太十六26)傳道者嘗試攫取這世界能給與他的一切,要冀求生命裡頭的一切享樂與滿足;最後,他竟發覺自己是一無所有。

    綜觀傳道書,全卷的鑰字是「日光之下」(tahat hassemes)沒有認真面對神的人,會落入一個幻像裡——「這世界不外如是」;他們是從世界的角度看事物。於是,傳道者要回答這個挑戰:假如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外如是,沒有新意。那麼,就讓我來查察世界上有那些東西有永恆價值,可使人有真正滿足。傳道者擁有最有利的條件,使他能作出多方嘗試、查察。但他最後也得承認,以世俗眼光來看事物的物質主義者,至終會發覺物質本身是無意義的,他只會面對失望。凡他所意欲的,他都取到手了;凡他所渴求的,也都曾沉醉於其中,但這一切都只會令他厭惡與嘔心。

其實,傳道書的信息清晰響亮——只有與神建立了良好關係,才能尋獲生命的真正意義。人必須以誠懇的態度來面對神的旨意,熱心於踐行神的目的;否則,人類的生命只會是沒有意義的悲劇。「惡人雖然作惡百次,倒享長久的年日,然而我准知道,敬畏神的,就是在他面前敬畏的人,終久必得福樂。」(八12)生命之所以有意義,就是在人類的肉體消滅之前,有機會侍奉神,為他工作。

誠然,義者與惡人都面臨死亡的威脅,一切生物都有喪命的一天。死亡後,人類都下到陰間,於是再不知道日光之下的世界有什麼事情發生著,亦不再有機會工作以賺取報酬(九5);另一方面,數代之後已無人記念。但無論如何,在我們離世之前,必須與神取得和好的關係,瞭解他在我們生命裡的旨意。「這些事情都已聽見了,總意就是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份。」(十二13)「你趁著年幼,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就是你所說,我毫無喜樂的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當記念創造你的主。」(十二1)「銀鏈折斷……水輪在井口破爛,塵土(你的身體)仍歸於賜靈的神。」(6-7節)否則的話,就真如傳道者所說,「凡事都是虛空」了(8節)。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14節,參太十26 ;羅二16──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名稱】按“傳道”二字,是從拉丁文引出,表明本書是一種真理的宣傳,或在大會中之講演。按希伯來文為一特別字,是有格位化的,與“智慧”二字相符合。以“智慧”二字聖經常用為格位化的(箴一20,八1,太十一19,加七35,十一49),其原意即演講會員,或大會召集人,正如所羅門曾召集大會(王上八125)。此傳道名稱,本書內共用七次:三次在書之開端(一1212);三次在書之末尾(十二8910),一次在書之中間(七27)。——賈玉銘《傳道書要義》

 

【著者】自己明明說到,他是在耶路撒冷作工的大衛的兒子(一1),且是作全以色列族的王(一12)。大概除了少數人以外,少有人疑惑,不是所羅門所寫,因大衛的兒子中,只有所羅門是全以色列族的王。所羅門王曾有一度,被外邦妃嬪誘惑,失腳跌倒,不專心事奉耶和華(王上十一18);所幸終蒙神恩,痛悔前非,於其歸正以後,即本其經歷,筆之於書,貢獻於曆世歷代的教會。或有人以為此書不過是一種哲學的討論,是著者憑其哲學眼光所發之言,決不得視為靈感而來的聖經;而且其中所言,亦未免有與科學衝突之點;殊不知所羅門的智慧,是由神所賜(王上三513,四2934),即從上面而來的智慧(雅三17)。當他寫此書時,此“智慧仍然存留”(二9)。其寫此書時,既遠在耶穌千年之前,當然也在耶穌與信徒所承認的聖經之中(太廿二29,提後三16)。——賈玉銘《傳道書要義》

 

【內容】書之內容,深帶哲學家之人生觀的色彩,表明人生的究竟。這是所羅門悔改以後由啟示的眼光,闡述他以往的經過,曆言日光之下的萬事,無非是虛而又虛空而又空。比較起來說,與其勞碌終身,捕風捉影,倒不如“在神賜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勞碌得來的好處,因為這是他的份……能取自己的份,在他勞碌中喜樂,這乃是神的恩賜”(五1819)。人能隨時知足,安享福樂,此為較高的人生。在書中極力說明此意,且是說了再說。但本書的中心意義,是叫人脫離虛空的、無謂的勞苦,把虛浮的悲觀的人生,化為積極的、快樂的,對於神有榮耀,對於社會有貢獻的榮美的人生。要用日光之下的時間,作日光之上的事工;日光照得愈亮,萬事萬物看得愈明。若能把日光之下虛空的勞碌,都化為于教會並于群眾有益的勞動;把俗事俗務,皆化為聖事聖工;這樣的人生即有價值,即不虛空了。——賈玉銘《傳道書要義》

 

【作者】大多數福音派的學者,都以所羅門為本書的作者,因為由一1「在耶路撒冷作王、大衛的兒子」這幾個字,可推斷是指所羅門寫作此書;並且書中也提及作者是有「大智慧」(一16)和「大工程」(二411),便更進一步指證所羅門作王時的榮耀光景。——《新舊約輔讀》

 

【年期】由於書中的意識乃是作者經歷人生的空虛(雖曾享盡榮華富貴)之後,有看透物質世界的短暫和享有豐富人生經驗的說法;故此相信是所羅門晚年的作品。有人推測此書於主前九三○年左右——《新舊約輔讀》

 

【目的】本書的要義,不如一般人所說的消極人生觀;相反,乃作者在有限的人生中、在物質享樂充斥的世界中,如何爭取過一個積極和有意義的人生。──《新舊約輔讀》

 

【傳道書的目的】要尋找傳道書的目的,得到令人心服的結論,必須從接受原文的完整性開始。如果像有些人的建議,編輯的修訂那麼重要,目的的問題就無疑挪到另一個層面,成了編者的目的問題。我們也就必須接受書中悲觀的成份。因為如果批判的正統派已經有效的除去傳道書中正統派的要素,傳統的正統派有時也顯然忽略、輕視了傳道書的悲觀主義,或只視之為寓言。但這兩種情形都不能含框我們所有的這本書。

  那麼,傳道書的目的究竟為何?它是護教學的一篇論著,指出人應在慷慨的神面前過信心生活,除此之外,生命是嚴酷無情的。

  讓我們從天地的二分開始思想。傳道者將真實劃分為兩個範疇,一為神的居所,一為人的居所。「神在天上,你在地上」(五2)是全書基本的前提。地用三種辭彙描寫地上的這一邊:「日光之下」、「天下」或「地上」。「天下」和「日光之下」為同一範疇,可清楚見於一1314。至於「地上」是第三個同義詞這一點,應該沒有問題,雖然較不容易證明。——《丁道爾聖經注釋》

 

<syncBible ref=1:2>作者寫此書的目的是甚麼?】

所羅門治理的以色列國雖處於全盛時期,但他想讓百姓明白:成功和繁榮不可能長久持續下去(參詩1416;賽四十68;雅14)。人類所有的成就,終有一天會歸於烏有。我們應該將這道理存記於心,好叫我們有智慧地生活。不然,我們在成功時就會驕傲自滿,失敗時就會失望氣餒。他寫這書的目的,是要說明世上的財物和成就最終皆是虛空,惟有認識神,才會帶來真正的滿足。我們應該在言語、思想和行為上尊神為大。──《靈修版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