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傳道書第十章拾穗

 

【傳十1「死蒼蠅使作香的膏油發出臭氣。這樣,一點愚昧,也能敗壞智慧和尊榮。」

 

【傳十1「死蒼蠅使作香的膏油發出臭氣。這樣,一點愚昧,也能敗壞智慧和尊榮。」

    儘管此節被列入下一章,但其主題仍繼續前面的經文,談到個人的層面。上下兩句互作比較,可以譯成「正如死蒼蠅……因此一點愚昧……」,此箴言強調智慧人的品格所散發的馨香之氣(作香的膏油……智慧和尊榮)。——《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1 膏油中的蒼蠅】這句話和「一個爛桃壞滿筐」的意思大致相同。有時微不足道的蒼蠅也能令最好的香膏變壞到必須全瓶倒掉的地步。

2 左右右邊無疑被視為尊榮之處和最受保護的所在,然而無論是古代近東還是以色列,左邊都沒有任何負面意義,或視為具有軟弱邪惡本性的跡象。它只有低一等的榮譽,此外,它又是一般人預期不到會被攻擊的方向。愚昧人所選擇的,是易受攻擊和次要的地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暫編註解〕本節為上章主題的繼續,但側重個人的行為。一個人出諸愚昧的小錯失,可以使智慧的努力全盤失敗。《王下》二十1219所記希西家因一點驕傲而招來一族被擄的結局,是個好教訓。

         “作香的”即香料調配者。

         「死蒼蠅」:或譯作「引至死亡的蒼蠅」。

         死蒼蠅。即快死的蒼蠅。在東方各國,蒼蠅和其他昆蟲氾濫成災。如果一隻死蒼蠅掉到香料師的香液裡腐爛,整個香料就會被糟蹋。

         作香的。即“香料製造師”,直譯是“攪拌者”,“混合者”。

         發出臭氣。或“發酵”,“冒泡”。

         一點愚昧。直譯是“一點愚昧比智慧和尊榮更重”。一次愚昧之舉可能毀掉良好的名聲。一生謹慎可能毀於一次愚行。

         1-4智慧雖然卓越,但若以影響力而論,愚昧則有大不相稱的影響:一點點愚昧的酵就可以污穢全國的智慧。然而,人不要被外在的現象欺騙,智慧總是對人有益,而愚昧終顯得無用。

         1-20智慧人和愚昧人工作果效的對比。

 

【傳十2「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

 

【傳十2「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

    追根究柢,愚昧乃源自人心的錯誤,人內在無形的生命與臉(七3)、手(七26)以及身體(十一10)等外在有形的部份形成對比(參撒上十六7)。它包含了心思意念,因為「專心」即考察研究(一1317,八916)。因的本質產生的問題,正是傳道者所面對的難題。——《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2智慧人的心居右何意?】

答:聖經上常以左右之分別,來作一種寓意的喻訓,如善與惡,義與不義,正與反等兩方面。一般而言,右是代表善而正的一方面,左是表示惡而偏的一面,如主曾論到審判的日子時,以分別綿山羊之比喻。把綿羊安置在右邊——代表順服的義人,蒙神賜福,進入永生。山羊安置在左邊——代表偏行己路的惡人,被神咒詛,進入永刑,(太廿五33344146)。又如耶穌坐在父神的右邊,(詩一一○1;徒二34;西三1;來一313;八1)。大衛以神在祂的右邊不至動搖得蒙庇護,(詩十六8;一二一5);以他在神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十六11)。以色列伸出右手按在以法蓮頭上,卻以左手按在瑪拿西頭上(本是長子),立以法蓮在瑪拿西之上,(創四八141920)。雅各,磯法,約翰曾向保羅和巴拿巴用右手行相交之禮(加二9)。以上類此等等,皆以右是屬於好的,正的這一方面。傳道書說,「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十2),同理可知右左之分,就是意指好壞之別了。——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傳十2 左右】右邊無疑被視為尊榮之處和最受保護的所在,然而無論是古代近東還是以色列,左邊都沒有任何負面意義,或視為具有軟弱邪惡本性的跡象。它只有低一等的榮譽,此外,它又是一般人預期不到會被攻擊的方向。愚昧人所選擇的,是易受攻擊和次要的地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暫編註解〕右邊與左邊可以是地位高低的表徵。右邊高,左邊低(參創四十八1320);也可以是力量強弱的代表,例如右手代表力量、保障,左手則是軟弱、失勢的像徵(參太二十五33,41)。若依較近的猶太人著作,左和右各代表惡和善。

         更可作:智慧人的心指引他向右,愚昧人的心卻指引他向左。“右”是保護和有力的地方。“左”是無力和得不到保護的地方。

         「右」、「左」:非指好運或厄運;在某人的「右」邊是指作隨時的幫助及保護。(參詩16:8; 109:31; 121:5)。

         智慧能助人渡過危難。

         「左」、「右」:不是指好運或壞運。在某人之「右」,是指作隨時的幫助及保護。

         智慧人的心。即 “智慧人的心(心思)在他的右側”。右側被認為是喜歡,榮譽和成功的一面(見詩16:8,11110:5;太25:31-34;見創35:18;路1:11注釋)。

         居左。左側被認是邪惡和不幸的一面。在一些東方國家,左手被視為不潔。這裡喻指愚昧人的意念和計畫是不穩定,不實際,不周到的,從而會導致不幸和失望。

         220這一段集中講愚昧。愚昧發自心,肉眼看不見。傳道者說過,神曾將永生放在人心中,因此人對世界的局限和世事的短暫難滿足(三11)。但人心因罪而變得邪惡(八11;九3)。

 

【傳十3「並且愚昧人行路顯出無知,對眾人說,他是愚昧人。」

 

【傳十3「並且愚昧人行路顯出無知,對眾人說,他是愚昧人。」

    此節更具體說明瞭這一點。愚昧人喜愛喧嚷的歌唱(七5)、吵雜膚淺的笑聲(七6);他懶惰成性(四5),喜愛饒舌(五3,十12),脾氣暴躁(七9),不接受諫言(九17),目無道德(二14),心無藥可救(十2),神不喜悅(五4)。他可能出現在社會各個階層中,甚至在神的殿中(五1)或君王寶座上(四13)。——《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對眾人說”。即用言語來表明。

         行路。即經營和與人交往時。

         顯出無知。表現出缺乏常識和理智。

         對眾人說。他的言行缺乏判斷力,說明他是一個愚昧人,但他卻認為別人是愚昧人。

 

【傳十4「掌權者的心若向你發怒,不要離開你的本位,因為柔和能免大過。」

 

【傳十4「掌權者的心若向你發怒,不要離開你的本位,因為柔和能免大過。」

    在論愚昧與智慧的全段之中,祇有本節和十20有命令語氣。在本節中命令之後隨即解釋必須如此行的原因。掌權者發怒313,必須以冷靜的堅忍化戾氣為祥和,不要因害怕而恐慌,也不要懷怨在心而離棄他。士師記八3出現同樣的字彙「怒氣……消了」,可以說明這一點。——《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心”。脾氣,性情。“柔和”。平靜;即阻止怒氣。

         當愚昧人在高位招搖時,智者明智之舉是忍耐,因少說話就少招禍。

         「離開你的本位」:或解作「辭職不幹」。

         「離開你的本位」:意思可能是指「辭職不幹」或「憤而離開原位」。

         心(ruach)。 見民5:14注釋。指人的脾氣或心情。ruach在士8:3節中譯為“怒氣”。

         不要離開你的本位。不要放棄自己的職責。出於報復心理的急噪行為反映了情緒的不穩定,和缺乏可靠的判斷力。這樣做往往產生相反的結果。所以還是忍受上級暫時的怒氣為佳。

         柔和能免大過。即溫柔能預防統治者表現更大的怒氣。

 

【傳十5「我見日光之下有一件禍患,似乎出於掌權的錯誤,」

 

【傳十5「我見日光之下有一件禍患,似乎出於掌權的錯誤,」

    本節經文指出第4節警告的背景,是作者曾觀察到的一件禍患(我見)。有些譯本將語氣軟化(NIV 譯為 sort ofRSV 譯為\cs16 as it were,和合本「似乎」),但是希伯來文的口氣比較肯定(「確實地」,「真實地」),不太像是比較語氣(「似乎」、「可謂」)314——《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似乎」:或作「類似」。

         不智,獨裁的掌權者、專制的管理者,容易做出錯誤的判斷。權力越大,他所犯錯誤的不幸後果就越嚴重。當一個統治者被一群阿諛奉承的小人所包圍時,他們的唯一目的只是溜鬚拍馬,他錯誤的判斷和行為就會加多。

         5-7愚昧人竊據高位的錯誤是出於執政者的偏心、獨裁及苛政,以致仁者湮沒。

 

【傳十6「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

 

【傳十6「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

    「時間與機會」(九11)可能造成古怪不合理的現象,智慧的功效因此受到限制。擁有豐富資源的人(富足人),可能缺乏機會;擁有機會的人(高位),則可能缺乏屬靈的資產。——《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高位。在屬世的事務中,愚蠢人的愚昧有時被抬舉為智慧,從而造成民族的災難。

         低位。有些人生來就具有領導者的氣質。他們出於高尚的動機,願意為國家效勞,但這樣的人人常常被忽視和擱置。

     67時機和際遇常引致不應出現的奇怪現像,有才智的人(“富足人”與“愚昧人”相對,故指富於才能的人)偏偏沒有機會(“低位”),而獲得機會的人(“立在高位”),卻是沒有本領或才德都缺乏的人。作者以騎馬為例作生動說明。

 

【傳十7「我見過僕人騎馬,王子像僕人在地上步行。」

 

【傳十7「我見過僕人騎馬,王子像僕人在地上步行。」

    傳道者提出一個反常的例證。與王權和財富有關,對古代的人是非常生動的說明(參申十七16)。

313 希伯來文為 ru^@h](靈),但此處是指怒氣,參賽廿五4(強暴人的怒氣)及箴廿九11——《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僕人」:或作「奴隸」。

         僕人騎馬。在所羅門的年代,只有特權階級才可以騎馬和騾(撒下18:9;王上1:38;代下25:28;帖6:8;耶17:25);身份較低的人則騎驢。在古以色列,甚至國王和王子也騎驢或騾(士5:1010:4;參王上1:33)。

         王子步行。即身份高的人受到虧待。

 

【傳十8「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拆牆垣的,必為蛇所咬。」

 

【傳十8「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拆牆垣的,必為蛇所咬。」

    報復的本質亦包含對自己的懲罰。這個比喻和耶利米書十八1822相像。力圖行惡的人通常任意而行,且不惜各種麻煩(挖陷坑……拆牆垣),他們的回報則恰如其計(自己……必掉在其中),無法意料(8節下),且是致命的(為蛇所咬)。哈曼正是如此,他被掛在自己所作的木架上(斯七910)。——《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挖陷坑。見詩7:1557:6;箴26:27。可能指陰謀反對政府,或坑害同伴。

         牆垣。有文本為“樹籬”(見民22:24;拉9:9;賽5:5;結42:7;何2:6;彌7:11)。

         。在東方國家,牆上有裂縫,因為在建造時不用灰泥,所以給蛇或蠍子等提供了良好的藏身處(見摩5:19)。

     810 若考慮到潛在的危險,智慧人可以執行這五項日常的任務。

     811這幾節都是講愚昧的後果。8節說明做惡事必自食其果。9節講任何工作都有其本身的危險。1011節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作事應有周詳考慮。

         8-11智者與愚者雖同是作工,但分別則在於一成一敗。每一行動均隱藏著危機(「必」字可譯作「可能」),故智者在作事前必先計算清楚及未雨綢繆,而愚者則在事敗後才補救。

 

【傳89 所列各種作業的危險】(一)挖陷坑的目的是誘捕大型的動物,因此必須加以隱匿。但這樣一來,自己就有掉在其中的可能。(二)牆垣拆卸或在其上開洞裝門時,農夫可能在無意間打擾了因石塊清涼便在其中居住的蛇。(三)在此鑿石之人大概不是專業的石礦工人,因為其他的都是正常的農村活動。譯作「鑿開」的動詞可以解作採石,但也有比較廣義的用法,指連根拔起或取出某些東西。因此,這句經文的另一個翻譯,可以是指農夫清除田中的石頭。被石頭砸傷、疝脫、手臂擦傷都是可能導致的危險。(四)最後,劈木頭的危險是顯而易見的。斧子的頭部可能飛脫,木頭或能使之轉向,以致造成嚴重傷害。──《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傳十9「鑿開(或作“挪移”)石頭的,必受損傷;劈開木頭的,必遭危險。」

 

【傳十9「鑿開(或作“挪移”)石頭的,必受損傷;劈開木頭的,必遭危險。」

    也許有人認為,鑿石頭、劈木頭等建設性的活動,比第8節的行惡安全。這堨t有兩句箴言對此錯誤的假設提出警告:人生各種活動均有與生俱來的危險。——《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鑿開(挪移)。原文動詞形式意為“挖出”,“鑿出”,即把石材從石礦中鑿出來。用原始的方法進行這項工作是很危險的。在王上5:17中,“人就鑿出”的動詞形式與此相同。有些注釋家根據申1914把它解釋為挪移界石。

         擘開木頭。見申19:5。與前面的鑿石頭平行。所羅門似乎不是指砍柴,這並不危險,而是指砍伐木材。

 

【傳十10「鐵器鈍了,若不將刃磨快,就必多費氣力,但得智慧指教,便有益處。」

 

【傳十10「鐵器鈍了,若不將刃磨快,就必多費氣力,但得智慧指教,便有益處。」

    在別處,傳道者和智慧傳統通常描繪愚昧人的特色為膚淺和匆忙。此處則刻劃出智慧人的工夫:智慧人將工具預備好。深思能帶來成功,遠勝過暴力。——《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得智慧指教,便有益處”。更可作:給與成功的是智慧;即智慧使真正的成功變得有可能。

         「磨快」:即「磨得銳利」。

         鐵器。即斧頭(見王下6:5)。

         。直譯是“快速移動”,如磨斧刃。該詞在耶4:24中譯為“搖來搖去”。

         得智慧指教,便有益處。任何事情只要做好充分的準備,就能少化力氣而完成得更好。成功與失敗往往取決於有沒有好好準備。基督徒應該尋找和使用最好的屬靈工具,來完成建造品格的任務。單靠努力是不夠的。有熱心還要有知識(見羅10:2)。

 

【傳十11「未行法術以先,蛇若咬人,後行法術也是無益。」

 

【傳十11「未行法術以先,蛇若咬人,後行法術也是無益。」

    此處正視一個相對的危險:一個人雖可以處理困難之事(行法術者),若缺乏機敏,仍會失敗(未行法術以先,蛇若咬人)。懈怠可能抵銷與生俱來的技巧。——《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11 弄蛇者】初民對蛇極度畏懼,一方面是因為相信牠具有法力,另一方面是因為牠有毒。弄蛇是古代近東到處都有的技巧。弄蛇的人似乎更常出現在古埃及的聖甲蟲護身符之上(見:出七1112的注釋)。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文學之中,都有針對毒蛇及蛇咬之咒語的例證。因此,「弄蛇」一詞不應該令人聯想到毒蛇受吹笛法師催眠,翩翩起舞的漫畫形象。本節所描述的是不受咒語控制的蛇。亞喀得文獻亦有提到某些蛇是「不被法術影響」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暫編註解〕未行法術以先。或“在耍蛇以先”。意思是如果耍蛇人在耍蛇以先被蛇咬了,他本事再大也無濟於事。

         後行法術無益。直譯是“舌頭的主人無益”。“舌頭的主人”這裡特指耍蛇人。耍蛇是藉著發出噝噝聲而進行的。

 

【傳十12「智慧人的口說出恩言;愚昧人的嘴吞滅自己。」

 

【傳十12「智慧人的口說出恩言;愚昧人的嘴吞滅自己。」

    所有智慧作品遲早都會論及舌頭,因為談吐是智慧的試金石,「小小的舵」可以指揮全船(雅三45)。智慧的言語是恩言;希伯來文說它們是「恩典」,是一切恩惠或仁慈具體而微的表現(參詩四十五2;箴廿二11用到同樣的話):

),是一種顛倒是非的不講理。——《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吞滅自己”。即毀滅自己。

         恩言。即讓聽的人能接受的話(見詩45:2;箴22:11;路4:22)。美言總是受歡迎的。

         吞滅自己。即自取滅亡,使自己蒙羞(見箴10:8,2118:729:9)。

     1214言語是智慧文學討論得最多的一個題目,可能因為言語乃有無智慧的試金石。

         12-15智者的言語能醫治人心,愚者的言語則自取滅亡,因愚者乃癡人說夢話,對自己所說所行的均迷糊不清,還要為未知的將來誇口。

 

【傳十13「他口中的言語起頭是愚昧;他話的末尾是奸惡的狂妄。」

 

  〔暫編註解〕愚昧。愚昧人說話不加考慮,所以說出來的都是愚昧(見箴15:217:12;賽32:6)。

         末尾。愚昧人說到最後,全都是胡言亂語。

 

【傳十14「愚昧人多有言語,人卻不知將來有什麼事;他身後的事誰能告訴他呢?」

 

【傳十14「愚昧人多有言語,人卻不知將來有什麼事;他身後的事誰能告訴他呢?」

    傳道者現在指出愚昧人自大的言論。也冗辭贅言,但其中毫無深奧的智慧或知識。他對眼前的事都欠認識,更遑論未來了。沒有人能提供他未來的知識,然而他卻大言不慚。——《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多有言語。意即東拉西扯,沒有主題(見提前1:7)。

         。即聽愚昧人說話的人。很難理解愚昧人說的是什麼,是什麼意思。一個人越蠢,就越想談論高深的話題。

 

【傳十15「凡愚昧人,他的勞碌使自己困乏,因為連進城的路,他也不知道。」

 

  〔暫編註解〕“連進城的路他也不知道”很可能是一句俗諺,極言人的愚蠢。但愚昧人既是驕傲而不肯聽教導的人,作者引用這話一定還有更深一層的意思。

         愚昧人漫步,看不見那達成目標的道路。

         「進城的路」:大概是出自家傳戶曉的諺語,指最簡單的事。

         「進城的路」:可能是一句諺語,指「最簡單的事」。

         使自己困乏。即每一個愚昧人都使自己困乏。

         不知道。愚昧人十分愚蠢。如果派他到城裡辦事,他會坐在路邊上,忘記了自己的任務,迷了路(見箴10:2626:6;傳4:5)。通往城市的路肯定有明顯的標記,只有愚昧人才會找不到(見賽35:8)。

 

【傳十16「邦國啊,你的王若是孩童,你的群臣早晨宴樂,你就有禍了!」

 

【傳十16「邦國啊,你的王若是孩童,你的群臣早晨宴樂,你就有禍了!」

    邦國第一優先的需要是一位元成熟的領袖。RSV 譯為\cs9是孩童,並非指年齡,而是泛指成熟度。這個名詞常指「僕人」(參 NIV;但「is」和「was」都有可能;參士七1011,十九3等)。在列王記三7,所羅門認為自己是「幼童」,承認他的不成熟是很大的缺陷,需要神賜智慧才能彌補。——《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孩童”亦作奴僕。奴僕作王,小人當道,只有促一國的速亡。“早晨宴樂”為生活糜爛、荒淫的結果。

         “早晨宴樂”。以狂歡而不是專注於公務來開始一天的情景,正是放蕩生活的縮影。

         「孩童」:或作「奴僕」。

         「孩童」:或作「奴僕」。應該是指成熟度,而不是指年齡。

         你的王。直譯為“年輕人”。這裡是強調年輕,是缺乏思考和良好判斷的年齡(見賽3:4)。

         早晨宴樂。“群臣”本應負起國家的重任,卻在狂歡和放蕩中度過時光(見賽5:11;耶21:12)。

         16-20當奢侈荏弱之風吹遍朝廷之日,就是邦國厄運當頭之時。飲食必須適當地享用,才能帶來真正的福樂。

 

【傳十17「邦國啊,你的王若是貴胄之子,你的群臣按時吃喝,為要補力,不為酒醉,你就有福了!」

 

【傳十17「邦國啊,你的王若是貴胄之子,你的群臣按時吃喝,為要補力,不為酒醉,你就有福了!」

    貴胄之子」是在社會上地位較高的人,有充份的自主權。所以,這兩節的對照,重點不在年齡,而在生活的態度,一種為成熟、大膽,另一種則為不成熟、無主見。邦國的智慧另一項標準是節制。早晨宴樂標明放蕩、懶惰的生活態度,強調其奢侈與放縱。——《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本節描寫在朝者成熟而又能自製,乃國家之福。

         “按時”。在適當時候。

         「貴胄之子」:「 ...... 之子」按希伯來用語表示某人的品格和行為與他出生的身分相稱。

         「貴冑之子」:指社會上地位較高的人,有充分的自主權。因此與「孩童」的對照重點不在年齡,而在生活態度。「....之子」也表示某人的品格和行為與他的身份相稱。

         貴胄。一個人如果有良好的出身和教養,就可以有優秀的品格和行為。該詞可譯為“自由民”或者“貴族”。

         按時吃喝。在合適的時間,即一日的職責得當履行以後。

         為要補力。指根據身體的需要,而不是為了放縱食欲或純為社交。

         酒醉。自我放縱會導致道德和身體的敗壞。身居高位的人應該有高尚的行為準則,並為別人樹立典範。

 

【傳十18「因人懶惰,房頂塌下;因人手懶,房屋滴漏。」

 

【傳十18「因人懶惰,房頂塌下;因人手懶,房屋滴漏。」

    赫茲柏認為房子比喻國家,如此這段經文便有連續性。這個看法其實並無必要。這堛獄帢筐瓣ˊぞ齱A乃是繼續談愚昧人的主題。愚昧人懶惰的結果不是遭致神閃電似的審判,他所受的審判更微妙,乃是逐漸的衰退。如果不注意每天生活的細節,結果就會失去生存的戰鬥力。RSVNIV 滴漏可以意指「崩潰」,是烏加列文同語根動辭之意,適用於本處及詩篇一一九28316——《丁道爾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持家立業不可一曝十寒,應該痡`勤儉。

         古時的房頂以草和泥搭成,需要經常維修。

         懶惰。原文採用強調形式。該詞詞根也出現在箴6:610:2620:424:3026:13中。

         滴漏。直譯是“滲漏”。東方房屋的屋頂是平面的,需要時常關照。屋頂常有滲水現象(見箴19:1327:15)。同樣,人若怠忽職守,就會造成國家的敗亡。

 

【傳十19「設擺筵席,是為喜笑。酒能使人快活,錢能叫萬事應心。」

 

  〔暫編註解〕本節下半有好幾個解釋:1,人生的價值不在酒肉、錢財;2,人應努力工作,不可貪求作樂;3,金錢可作各種用處,看人如何使用。一般認為全句在戒放蕩生活。愚昧人目光如豆,以為酒食征逐便是人生!

         本節說明愛宴樂之首領(16節)的態度。“叫萬事應心”。即滿足各項需要,無論人渴望什麼都賜給他。

         筵席。直譯是“麵包”或者“食物”。

         使人快活。直譯是“使生活快活”(見詩104:15)。

         。錢幾乎能使人得到物質世界的一切。

 

【傳十20「你不可咒詛君王,也不可心懷此念,在你臥房也不可咒詛富戶,因為空中的鳥必傳揚這聲音;有翅膀的也必述說這事。」

 

【傳十20「你不可咒詛君王,也不可心懷此念,在你臥房也不可咒詛富戶,因為空中的鳥必傳揚這聲音;有翅膀的也必述說這事。」

    這部份以一段實際的警誡作結束。智慧人在生活中不應該對國家的君王和領袖(富戶)產生愚昧的憤怒。本節提出挑戰,要我們在全國都懶惰、不成熟、放縱之時,仍然保持鎮靜,對主政當局要柔順;這媢龠隍A舉出一個合宜的理由。譯為思想的這個字,曾被譯為「休息」或「臥房」,但這個最普遍的譯法非常有道理317——《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20 蜚短流長的雀鳥】阿裡斯多芬尼斯(Aristophanes)所著的古典希臘喜劇《群鳥》(The Birds)和赫人故事埃珥庫希薩(Elkuhirsa),都有「小鳥」洩露秘密的故事。阿希卡爾的箴言又說字就好像鳥一樣,把它放走的人沒有判斷能力。──《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暫編註解〕牆壁有耳,人當慎言。尤其奸邪當道之時,更應小心言語。傳道者的忠告是:人應正視生活,享用神給人的生命,平安度日。

         “空中的鳥”。這句諺語指一些從不知名的來源得到的報告或被揭發的事實。輕視權威的態度不會不顯露出來。

         在面對腐敗的政府時,人仍要對君王存尊敬之心,防避不在意的帶有煽動及反叛意味的思想,免招惹莫須有的危險。

         不可咒詛。告誡人不要在思想和言語上咒詛。對他人措辭強硬,特別是對掌權者,通常是有危險的(見出22:28)。

         。大多數語言都以鳥為喻,只是方式各有不同。

         有翅膀的。即“翅膀的擁有者”。

 

【思想問題(第10-11章)】

1 試從本章中找出智慧人與愚昧人的分別?人如何才可得著真智慧?得真智慧有什麽益處呢?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參考書目: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