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傳道書第十二章拾穗

 

【傳十二1「你趁著年幼,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就是你所說,我毫無喜樂的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當紀念造你的主。」

  〔暫編註解〕「紀念」:這詞不單指思維方面,更有行動之層面。人在未衰老之先要事奉神,否則機會難再。

         「造你的主」:原文是複數,是「尊貴的複數」,表示最高權威的尊貴。

         認識造物者是人生喜樂之源,忽略造物者,將使人生喜樂能力消失,直到年老就已經來不及過一個喜樂而有意義的人生了。

         年幼。見傳11:9注釋。年輕是精力最旺盛的時期。要把生命的最佳活力奉獻給神,用來榮耀祂。

         衰敗的日子。指衰老,與人生最有活力,最有希望的年齡相對照。衰老帶來了虛弱和病患。日子是“衰敗”的,因為充滿悲傷和苦惱。

         毫無喜樂。原文“喜樂”是強調的。年輕人的夢想,激情和盼望消失了。生命中不再有熱情。參巴西萊的經歷(撒下19:34,37)。

         當紀念。該詞把本章與11章,尤其是119節聯繫起來,但不含時間概念。

         造你的主。原文使用了動詞“創造”的分詞形式,與創1:1相同。指出神是宇宙的設計者和創造者。該詞原文為複數,與創1:1的“神”相同(見創1:1,26,27注釋)。

     17 所羅門勸勉年輕人趁年幼的時候,即年老衰敗的身體趕上他們,生趣都消失之前,要記念神。

         1-8要趁著年少時為創造主而活。

 

【傳十二1「你趁著年幼,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就是你所說,我毫無喜樂的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當紀念造你的主。」

    希伯來文「造你的主」是複數,表示最高權威的尊貴。衰敗(英「evil」)這個用辭不是指道德上的惡,乃是指「沮喪」,「毀壞」。若人不趁在毫無喜樂的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即時回應,就可能來不及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1~8作者用極富彩色的筆調描寫人的身體的衰敗。他寓意地說:“不要等到日頭、光明、月亮、星宿,變為黑暗(指眼力的衰退),雨後雲彩反回(指身體的病痛隨年紀而增加),看守房屋的發顫(指手發抖)、有力的屈身(人老了彎腰駝背)、推磨的稀少就止息(牙齒逐漸落盡)”(十二23)。“雀鳥一叫”指老年人的聲音自低沉轉尖高,說話的能力(“唱歌的女子”)也衰退:聽力遲鈍,甚麼好歌都聽不到(十二4)。“吝樹開花”時,粉紅一片,但落花時,則轉成銀白,喻老人銀髮。蚱蜢身軀小,應可跳躍,但處冬天,嚴寒中,小身軀也成為重負,行動遲緩(十二5)。平生壯志早已消失(“所願的也都廢掉”)。等著歸他“永遠的家”,讓一生長埋黃土。這些詩的語言所要說的是人終於要歸到他“永遠的家”(死亡,十二5);世上萬事萬物都如白駒過隙,瞬息即逝,沒一物是永久的!

         如此誠實面對人生,可以帶來無限失望,大呼存在無意義,根本沒有逃生之路;但也可以喚醒陷在迷途中的人,踏上信心之途,得到造人的神本來就要我們得到的永遠生命;像使徒保羅那樣,能在虛空與敗壞的肉體生命中,看見得贖的生命(羅八1625)。──《啟導本聖經註釋》

 

【傳十二18 衰老的結果】一個詮釋認為以下每行都是暗指生理機能:

  第2節:目光模糊、意氣消沉

  第3節:兩手發抖、彎腰駝背、牙齒剝落、患白內障

  第4節:喪失聽力、失眠晨興

  第5節:驚悸日深、頭髮變白、行動遲緩、性欲消退

  第6節:脊骨軟弱、腦力減退、膀胱失控、心力衰竭

  第7節:死亡

  上述的解釋一部分源自他珥根(猶太教的亞蘭語詮釋性意譯本舊約,最早者可以上溯到主後一世紀),但這些關係都難以證實,原因是其中很多都沒有其他文獻的佐證。例如:「金罐」不太可能是指腦子,因為初民仍未瞭解腦部的功用。循這詮釋路線,銀煉又為什麼不能是指主動脈,金罐又為什麼不能是指心臟呢?事實上無人能置可否,可見這路線的詮釋完全是臆測。

  埃及中王國時代(主前第二千年紀初葉)《蒲他霍特普的教訓》的開首包括了十二行句字形容年老的影響(眼花、耳聾、骨痛、失去記憶和判斷能力),但都是明言不用暗喻。──《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傳十二2「不要等到日頭、光明、月亮、星宿變為黑暗,雨後雲彩反回;」

  〔暫編註解〕漫長陰沈的冬天,整日滿天風雲,比喻晚年淒涼的景況。

         「雲彩反回」:表示雨後烏雲又來,指「持續不斷的悲哀」。

         不要等到2-6節富有想像力的比喻,有不同的解釋。許多注釋者,包括猶太人和基督徒,把這一段理解為指人生日落之年體力的減弱。他們還把各個比喻解讀為人體的各個部位。所羅門在這裡無疑用高超的文學技巧描寫了年老和死亡,尤其是1,5,7節。這段文字總的意思清楚的。就是要在年老之前“紀念”自己的創造主,並且奉獻自己的生命,並追求與這樣的責任感和命運觀相稱。當然這也是整部《傳道書》的主題。

         幸虧所羅門在漫長的人生行將結束的時候,想起了自己的創造主。本書生動地描述了他忘記神,追求愚昧的人生。他回顧自己浪費了的光陰,願意勸勉別人不要重蹈覆轍,品嘗他從前追求幸福卻一場空的滋味。但在解釋他比喻的細節時要十分小心,因為聖經沒有明確地提供這些象徵詞的解釋。任何解釋均不可避免地反映出個人的看法。以下2-6節的注釋僅供參考。

         日頭。這裡用天色變暗象徵第1節所說年老“衰敗的日子”。一些注釋者把它解釋為視力的減退。猶太注釋者甚至對細節進行詮釋,認為“日頭”代表前額,“光明”代表鼻子,“月亮”代表靈魂,“星宿”代表面頰。

         雲彩反回。猶太注釋者認為這是指視力因在困境中長期哭泣而減弱。但最好把這個片語理解為泛指年老體衰的狀況。

     25作者用形像的筆法描寫人年紀漸大,身體退化的情形。

         25 所羅門以詩的形式,描述人的老年就如結集的風暴(2節)、舊房子(3,4節)和老人(5節)。

         2-6比喻人衰老時的狀況。

 

【傳十二2「不要等到日頭、光明、月亮、星宿變為黑暗,雨後雲彩反回;」

         日月星變為黑暗,雨後雲彩返回。——暗示年老衰退,死亡即將來臨。(傳十二2)。——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日頭、光明、月亮、星宿並不需要詳細的解釋。(德立玆認為這些暗示著靈性、自我省察之光、靈魂以及五種感官!)此處的概念很清楚:舊約常出現光明和黑暗的比喻,代表喜樂能力的消退。同樣,雲彩反回可能是指持續不斷的悲哀。——《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2~6所述各種比喻,與科學真理十分吻合,尤以詩意來分解人體各種構造的原理,如脊椎骨,腦子,肺,心臟血液循環系統等。早在三千多年以前,就由所羅門受神的啟示而分析說明出來,該是多麼巧妙。——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傳十二3「看守房屋的發顫,有力的屈身,推磨的稀少就止息;從窗戶往外看的都昏暗,」

 

【傳十二3「看守房屋的發顫,有力的屈身,推磨的稀少就止息;從窗戶往外看的都昏暗,」

         看守房屋的發顫——房屋指身體。以手臂護身,表示年老手臂無力,身體不支。(傳十二3;參伯四1419;賽卅八12;林後五12;彼後一1213)。

         有力的屈身——指年老兩腿無力軟弱。(傳十二3;參創四七31;四八2)。

         推磨的稀少,響聲微小——指年老牙齒脫落,語聲低微。(傳十二34)。

         從窗戶往外看的都昏暗——指年老眼睛昏花,模糊不清。(傳十二3;創廿七1;撒上四15)。——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傳十二3這幅圖畫刻劃出年長的人某些特徵。看守房屋的有保護的含意,可能是指膀臂。有力的似乎是指雙腿,有些經文曾以腿形容力量(詩一四七10)。推磨的指牙齒;從窗戶往外看的指眼睛。——《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3 看守房屋的】「看守房屋的」大概是男僕,在古代近東經常是家奴,往往有相當的權柄(如:波提乏家的約瑟)。──《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暫編註解〕“看守房屋的”。即雙臂或雙手。“有力的屈身”。即雙腳變得軟弱無力。“推磨的”。即剩下的幾顆牙齒。“從窗戶往外看的都昏暗”。即眼睛模糊。

         「看守房屋的」是手,「有力的」是腿,「推磨的」是牙齒,「從窗戶往外看的」是眼。

         「看守房屋的」:可能指「雙臂」。

         「有力的」:可能指「雙腿」。

         「推磨的」:指「牙齒」。

         「從窗戶往外看的」:指「眼睛」。

         看守房屋的。可能泛指身體的衰老。有些猶太注釋者認為是指脅腹和肋骨;還有人認為是指手和臂。

         有力的。即“有力氣的人”或“有效能的人”。通常指小腿和大腿。也有人認為是指膝蓋和腳,或脊椎。

         屈身。或“變為彎曲的”(見傳1:157:13,用了同一個希伯來語動詞)。

         推磨的。是陰性詞語,指家庭婦女推磨(見出11:5;太24:41)。有些注釋者認為是指牙齒(見耶25:10)。

         稀少。“推磨的”稀少,可能指老人咀嚼的牙齒稀少,無法嚼碎維持生命的食物。

         從窗戶往外看的。這是陰性詞語,指東方家庭中的女性,很少公開露面,往往通過自家的花格窗往外窺視(見創18:10注釋;又見士5:28;撒下6:16)。

         昏暗。指女人從花格窗往外看,看不清楚(見創27:1;參申34:7)。

         3-5以大戶人家人丁的衰弱,比喻年老時身體器官的朽壞。

 

【傳十二3 推磨的】「推磨的」是婢女或囚犯,他們負責每日磨麥,以便制餅供應全宅。將谷粒磨成麵粉用的通常是磨石,這是社會階層最低之人的工作。

  手磨(又稱鞍磨)是古時家用的基本設備之一,用兩塊石頭製成(見:士九53的注釋)。美索不達米亞的大型磨坊往往充作監獄工廠,但囚犯所用的依然是手磨。在磨坊工作的通常包括戰俘、罪犯,和欠債不還的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傳十二3 從窗戶往外看】女子倚窗而望是個常見的題材,可見于甯魯德、撒瑪利亞、阿斯蘭塔什出土的精美象牙雕刻中(後者的女子頭戴埃及的假髮)。文學中的女子眺望天際,是等待丈夫或兒子從戰場歸回(見:士五28的注釋)。本節所用的象喻可能也是以此為根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傳十二4「街門關閉,推磨的響聲微小,雀鳥一叫,人就起來,歌唱的女子也都衰微。」

  〔暫編註解〕“街門關閉”。即不靈敏的耳朵,或由於牙齒脫落而嘴唇深陷。“雀鳥一叫,人就起來”。即難以入睡。“歌唱的女子也都衰微”。即欣賞音樂的能力減弱或聽力受到削弱。

         「街門」:是耳或嘴唇。

         「雀鳥 ...... 起來」:指老年人難以熟睡,但亦可譯作「雀鳥的叫聲微弱」,與下句意思相同,指聽覺或說話能力的衰退。

         「街門關閉」:指與外界接觸減少。也可能是指「嘴唇」或「耳朵」。

         「推磨的響聲微小」:可能指「聽力受損」,老年人慢慢的退出日常生活與事業的圈子。

         「雀鳥一叫,人就起來」:指老年人的睡眠不深,很早就會清醒。

         「歌唱的女子也都衰微」:大概是指「歌唱的歡樂衰微」、「歌唱和欣賞音樂的能力衰退」。

         街門關閉。街門原文是雙數,故表示門的兩葉。猶太注釋者認為這是喻指人體的毛孔,或上下唇。

         雀鳥一叫,人就起來。一般認為指老年失眠,被黎明第一聲鳥叫驚醒。

         唱歌的女子。原文指發音和歌唱的器官,即聲帶。可能指老人嘶啞微弱的聲音。

 

【傳十二4「街門關閉,推磨的響聲微小,雀鳥一叫,人就起來,歌唱的女子也都衰微。」

         街門關閉——指年老眼瞎耳聾,聽覺不靈。(傳十二4)。

         雀鳥一叫,人就起來,——指年老睡眠較少,而在雀鳥一叫就早醒起來。(傳十二4)。

         歌唱的女子,也都衰微——指年老婦女失音衰弱,或指年老人無心唱歌。(傳十二4)。——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傳十二4這幅大房子衰微的圖畫「最好從整體來看,不要花工夫去研究其個別的意象」(季德納)。對細節的解釋千變萬化341,如果細節有特殊的意義,則街門意指與外界的接觸減少,因為聽力受損。下一句,RSV;劉普德譯怍「inthat」較佳)推磨的響聲微小,可能擴大了前一個意象;磨穀必然是一種常用來指歡愉的象徵,指出年輕人正興緻十足的發展事業,但老年人發現自己逐漸退出日常生活的曲調。雀鳥一叫,人就起來,許多人認為是指「老年人睡眠很淺,鳥的嘁喳聲也能喚醒他們」(鍾斯)。——《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4 聲音】在本節關閉的門戶是雙扇門,因此必然是指熙熙攘攘的城門口(和合本:「街門」)。城市的喧嚷和(磨坊)工人作業的雜聲都不再聽到。這些聲音到日暮之時都歸於寂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傳十二5「人怕高處,路上有驚慌;杏樹開花,蚱蜢成為重擔;人所願的也都廢掉,因為人歸他永遠的家,弔喪的在街上往來。」

  〔暫編註解〕“人怕高處”。指爬高的困難。“路上有驚慌”。即害怕走路的時候跌倒。“杏樹開花”。即白髮。“蚱蜢成為重擔”。即彎曲的或跛的腳削弱了活動的能力。“人所願的也都廢掉”。即性無能。“永遠的家”。即離世。

         「人怕 ...... 驚慌」:直接描寫老人害怕高處及怯於出門的情形。

         「杏樹開花」:大概是指頭發變白,但亦可解作對早醒的厭惡。

         「成為重擔」:或指吃力地移動自己的身體。

         「人所願的」:原文為植物名,這裡大概是代表人的食欲或性欲。

         「人怕高處,路上有驚慌」:老年人怕高處,也怕旅行。

         「杏樹開花」:指頭髮先轉灰,後來變成銀白色。

         「蚱蜢成為重擔」:比較可能應該翻譯為「蚱蜢蹣跚而行」,意思是原先強壯跳躍的,吃力笨拙的蹣跚而行。

         「人所願的也都廢掉」:可以譯為「催情果失效」,表示性慾停止。另有譯為「壯陽藥也無效」。「人所願的」原來是指一種植物的名字。

         「永遠的家」:指「死亡」。

         。老年人必須步步小心。他們往往怕上大路。他們的骨頭鬆脆易碎,摔倒或遇其他事故時容易骨折,而且恢復緩慢。此外,呼吸短促和身體僵硬,使爬高變得十分困難。

         開花。杏樹是巴勒斯坦最早開花的樹。喻指年老的白髮或禿頂。杏樹開滿白花可能使所羅門想起老人的白頭。

         蚱蜢。可能代表瑣碎小事(見民13:33;賽40:22)。老年人往往認為瑣屑小事是很大的負擔。

         人所願的也都廢掉。直譯是“馬檳榔要失效”。馬檳榔據認為有催情的作用(見創30:14注釋。)。譯者們認為“所願的”是“性欲”的委婉說法。

         人歸。參伯20:21;路16:9節。

         弔喪的。見撒下3:31;耶22:10,18

 

【傳十二5「人怕高處,路上有驚慌;杏樹開花,蚱蜢成為重擔;人所願的也都廢掉,因為人歸他永遠的家,弔喪的在街上往來。」

         人怕高處路上有驚慌,——指年老氣衰,步履不穩。(傳十二5)。

         杏樹開花,——指年老鶴髮。(傳十二5;創四二38;撒上十二2)。

         蚱蜢成重擔,——蚱蜢乃當時中東人的食物,指年老人食物消化不良。(傳十二5;太三4)。——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傳十二5比喻在此暫停:老年人怕高處,也怕旅行。杏樹開花指頭髮先轉灰,後呈銀白。蚱蜢拖曳前進指老年人吃力笨拙的走路模樣。或者如果蚱蜢成為重擔是正確的翻譯(RSV 小字,較不可能的翻譯),其思想為:最輕的重量都會成為重擔。下一句,人所願的也都廢掉,七十士譯本譯為「草莓也無益處」(參見 RV)。這種翻譯缺乏證據。草莓顯然是刺激食慾的,所以重點也沒有改變。——《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5 杏樹開花】杏樹的白花顯然代表年老的白髮。杏樹在西曆一月底至二月初開花,是最早開花的樹木,高十五至三十呎。杏花是白色微帶粉紅色,約需十星期結成熟杏。古代另一個形容年老的象喻是黑色山上的白色石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傳十二6「銀鏈折斷,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損壞,水輪在井口破爛;」

  〔暫編註解〕用銀鏈吊住的金瓶,只要鏈的任一環折斷,全瓶便會跌碎。用繩子穿過滑輪將水瓶放入井中,只須滑輪中一環破爛,繩必滑落,瓶也損壞。二者都喻人生的短促與脆弱。

         “銀鏈折斷”。即失去生命的支持。“金罐破裂”。指死亡的撞擊。“瓶子在泉旁損壞”。即脆弱的生命失去了。“水輪在井口破爛”。即維持生命的器官毀壞了。

         作者以荒廢的家園比喻生命的完結,一切活動的終止。另一解法是以「銀鏈」折斷和「金罐」破裂比喻靈魂和身體的毀滅。

         「銀鍊、金罐、瓶子....」:都是以無法挽回的損壞來形容死亡。

         銀鏈。這裡的“鏈”指粗壯的鏈或索(見該詞撒下17:13;王上20:32的譯法)。銀子寓指人所珍重的東西。這裡可能指人的最大財富——生命。。把“銀鏈”和“金罐”解釋為脊椎和大腦,雖然出於文學上的考慮,並可能反映了所羅門寫作時的真實思想,但缺乏明確的聖經依據(見對傳12:2節的注釋)。

         折斷。或“被拉斷”。可能指用銀索懸掛的大吊燈。繩子拉斷後,燈就摔碎在地上。

         瓶子。千百年來,東方女子都用瓦罐到村井打水(見創24:14,15;約4:7,28等)。這裡描述瓦罐被打碎的情形(見利6:2815:12)。東方的村井通常設有木輪或木叉。每個村民都自帶繩子和罐子。連續的使用和氣候的影響,最終會使輪子瓦解。本節的泉或井無疑喻指生命(見詩36:9;參約4:107:37)。第5節的各個比喻都代表死亡。

 

【傳十二6「銀鏈折斷,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損壞,水輪在井口破爛;」

         銀煉折斷,——指老年人脊椎骨,彎腰屈背而無生氣。(傳十二6,參撒上四18)。

         金罐破裂,——金罐指老年人盛腦的顱腔,發生頭腦昏痛目眩之事。(傳十二6)。

         瓶子在泉旁損壞,——瓶子乃指老年人的肺腑,失去作用,(傳十二6)。

         水輪在井口破爛,——水輪指老年人的心臟衰弱,血管硬化,不能迴圈流通等現象。(傳十二6)。——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傳十二6本節再度提到在……之前,重拾第2節的線索,並回想這幅畫的要點(註:和合本看不出。NIV Remember him ── before the silver…)。這些美麗的文字有一個實際的目的:「詩以取悅為始,以智慧為終」(Robert Frost)。——《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6 銀煉和金罐】本節譯作「罐」的字眼亦出現於撒迦利亞書四23,描述裝著七盞燈的燈盞。

  部分學者假設金罐是掛在銀煉上,銀煉截斷金罐便會打破。這是老邁和死亡的象徵。按照約瑟夫的記述,位於埃及萊昂托坡利斯(Leontopolis)的猶太廟宇有一盞掛在金煉上的金燈。──《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傳十二6 瓶子在泉旁,水輪在井口】兩樣東西都和水井或水庫有關。輪子(和合本:「水輪」)相信是指將水瓶從井中拉上來的滑輪,但這些裝置當時還未廣泛應用。

按照另一個解釋,譯作「水輪」的字(galgal),可能是指煮食用的鍋子。這說法的根據是一個相似的亞喀得語字眼(gulgullu;可能並非意外地,這字又可解作「顱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傳十二7「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 神。」

  〔暫編註解〕“塵土仍歸於地”。即人的身體歸回塵土(比較創三19)。“靈仍歸於賜靈的神”。即人的靈歸回神那堭筐審判。

         重點在於各自歸回原出地。

         塵土。指人的肉體(見創2:7)。

         仍歸於地。人死後(見第1,5,6節)肉體腐爛並回歸造他的元素,人“睡在塵埃中”(伯7:21;參傳17:1620:1121:26)。復活的時候,那些目前“睡”在塵埃中的人會起死複生(見但12:2;約11:11-13,23-26;帖前4:13-17)。

         ruach,“氣息”,“風”“靈”,見民5:14注釋)。在《舊約》中,Ruach 譯為“氣息”33次,如結37:5;“風” 17次,如創8:1;“靈”76次,意即“精神”(士15:19);“膽氣”(書2:11),“怒氣”(士8:3),以及相關性情(賽54:6)。Ruach 25次用來表失人和動物的生命,如詩146:4;有3次表達人內心的情感,如在撒上1:15;有9次是“心思”,如結11:5節;3次是“心” (代下29:31);16次是道德品格,如結11:19節;94次是“神的靈”,如在賽63:10節。在舊約聖經中ruach共出現379次,沒有一次是表示可以離開肉體而存在的智慧實體。這樣的想法是沒有聖經教訓為依據的(又見創2:735:18;民5:14;傳3:19-21注釋;參民5:29:6注釋)。本節中文中歸於神的,就是神賜給人和動物的生命(見傳3:19-21注釋,該處ruach 譯為“氣息”)。

     78人為塵土所造仍歸塵土,靈為神所賜;靈脫軀殼,身體也消解(三20)。靈歸給神一語暗示人死後靈仍存在,但要到新約才有更充分的啟示(參提後一10)。

         作者從人身體的死亡與朽壞,證明他在本書開始說的話:地上的生命極其虛空(一2)。這是人在日頭之下離開神的必然結果。可是人若能與神建立關係,回到神當日造人的情況(1節),記住那必來的賞與罰(十一9),人生決不會是虛空。

 

【傳十二7「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 神。」

    最後的恥辱是歸回塵土。傳道者再一次暗示人本質的不同層面(參三20)。地是由塵土造成的。這個字強調人類屬地的根源(創二7、三19,伯十9)和肉體的軟弱(詩一○三14)。歸回塵土是經過與創世記二7相反的過程,成為屍體,進而繼續腐爛,再也沒有從神而來的氣息所賦予的生命(參伯卅四1415)。——《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8「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暫編註解〕作者重複本書的開首語(1:2),指出人的生老病死,對於那些活過卻毫不認識人生之鑰的人而言,是最大的虛空。

         虛空。見傳1:2注釋。

     814 本書的結語記載其主題( 8節):所羅門的教育計劃(9,10節)、教訓的價值(11,12節)和他結束的勸勉(13,14節)。

 

【傳十二8「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衰敗和死亡把傳道者帶回他一開頭用的辭彙。因為傳道者是從屬地範疇開始談(一2),而死亡的現像是其中最終極的例子。他證明自己的立場之後,便停筆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9「再者,傳道者因有智慧,仍將知識教訓眾人;又默想,又考查,又陳說許多箴言。」

  〔暫編註解〕「陳說」:原作「變直」,指細心的整理。

         「默想」:原意是「稱重」,指「揣摩」、「小心評估」。

         「考查」:形容「徹底」與「勤勉」。

         「陳說」:指「有技巧的將意思依序表達」、「細心的整理」。

         「箴言」:是傳道者表達的媒介,包含的文體極廣,有「寓言」、「謎語」、「諧語」、「古人的俗語」、「比喻」、「格言」....目標都是為了要破除聽眾的漠不關心。

         傳道者。見傳1:1注釋。

         知識。希伯來語經文從措辭的順序上強調了“知識”。所羅門所寫的範疇中,“眾人”是受到教育的階層。

         陳說。或者“作”(見王上4:32)。

     910人應像傳道者一樣,竭盡一切力量求真理,務求明白。作者的態度非常嚴肅,他所寫的箴言和知識,經過嚴格的思想和查考,是正直且誠實的話。

         9-10作者在此表明自己是在嚴謹的態度下教訓眾人的。

 

【傳十二9「再者,傳道者因有智慧,仍將知識教訓眾人;又默想,又考查,又陳說許多箴言。」

    除了……又將(和合本:再者……仍)看來,一個智慧人也可以不「教導眾人」。傳道者乃是抱著牧養的胸襟,並非以教導為職業。因此他所教導的知識,不只是事實的累積,而與管教、靈巧、正直緊密相連(箴一16,十二1)。其出發點是「敬畏神」(箴一7)。——《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10「傳道者專心尋求可喜悅的言語,是憑正直寫的誠實話。」

  〔暫編註解〕“憑正直寫的誠實話”。所羅門保證他所寫的都是正直和真實的。

         末句應作「所寫的是正直和誠實話」。

         「可喜悅的言語」:原意為「愉快的字」,目標是希望能深入人心。

         傳道者一面用人易於接受的話來表達,但是說話的動機是「正直」而不是「譁眾取寵」。這是講道與傳達信息時可以應用的方式。

         可喜悅的言語。直譯是“令人愉快的言語”。作者儘量給文章披上文學的色彩,給它的寫作物件看,就是那些自以為在世事上聰明的人。

         正直。他盡力採用令人喜愛的文學形式,但沒有對真理產生負面影響。

 

【傳十二10「傳道者專心尋求可喜悅的言語,是憑正直寫的誠實話。」

    本節說明傳道者使命的另一些特性。第一,他知道:運用可喜悅的言語(字面意為「愉快的字」)可以深入人心,草率與欠考慮的字就無法辦到。第二,他的話是憑正直寫的。這兩個特性互相平衡。他的話不會討人喜悅到不正直的地步。第三,他的信息都是誠實話。第四,他的使命包括寫作及教訓。——《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11「智慧人的言語好像刺棍;會中之師的言語又像釘穩的釘子,都是一個牧者所賜的。」

  〔暫編註解〕“刺棍”為趕牛的棍子。“會中之師”亦作“所收集的語錄”。“釘子”可指所羅門聖殿中用的金釘,也可指釘門用的鐵釘(代上二十二2;代下三9)。全句是說:傳道者說的話有促起行動,並教入永遠記住的作用。“牧者”可指一位王或神自己,此處指神(參詩二十三1)。

         所羅門的話語象刺激我們的“刺棍”和穩定我們的“釘子”。這奡ㄗ魽坐@個牧者”,證實所羅門的教訓是神所賜予的。

         他的話是苦口良樂。

         「刺棍」:釘有鐵刺用來趕牛的木棍。

         「會中之師」:或作「集成之言論」。

         「釘子」:是牧羊人為穩固帳幕而用的。

         整節意思是:「傳道者」的話語一來可挑起人的行動,二來可提供穩健的人生觀。而本書的信息乃出自神(「牧者」,參詩80:1)。

         「刺棍」:大而尖用來驅趕動物的棒子。

         「會中之師」:可能是指「蒐集的格言」或「集成的言論」。

         「釘子」:牧羊人為穩固帳幕而用而用的。

         第十一節的意思是「智慧人的話語一方面可以挑起人的行動,一方面可以提供穩健的人生觀,並且是來自神的」。

         「牧者」:應該是指「神」。

         刺棍。用來激發行動,獲得效果。受刺激可能是痛苦的,但往往能產生其他方法所達不到的效果。見來12:11

         釘穩的釘子。釘子或樁一旦釘入就很難拔出(見賽22:23)。見解一旦講透,就會留在心中不易忘記。 “釘穩”一詞通常指“種植”,寓指“建立”。

         會中之師。直譯是“聚集的主”。 “會”字源於'asaph(“聚集”,見出3:1623:10;得2:7;珥2:16)。'asaph通常指人的聚集,但也可指聚集或者收集其他東西,依上下文而定。在11節中, “會中之師”與“智慧人的言語”形成詩體的 對稱。為了保持意義的對稱,必須把“會”理解為智慧語言的“收集”,而不是人的“聚集”。“師”字通常指品質和結構的高貴。該片語可譯為“智慧語言的精選”;後半句可譯為“一個牧人的精選集,像釘穩的釘子”。“傳道者”就這樣把自己的勸勉比作刺棍,促使人們遵循智慧的道路,又如釘穩的釘子,以致勸勉不會被忘記。

 

【傳十二11「智慧人的言語好像刺棍;會中之師的言語又像釘穩的釘子,都是一個牧者所賜的。」

    刺棍(dorba{na^)在舊約堿擐野X現在此處及撒母耳記上十三21dorba{n),大概是一種大而尖的杖用來驅趕動物的。釘子mas*m{r,其他的地方的拼法用另一組子音,masmer),從所羅門王聖殿中大的包金釘子(代下三9)到「門……及……夾子」所用的小鐵釘(代上廿二3)都包括在內。

希伯來文「會中(或:蒐集)之師」這個片語可能可以修正為蒐集的格言RSV)。希伯來文成語「x 之師」通常意指「一個人或某件事的顯著特性是 x」。此處的意思要看作者是談人(會眾)或事(蒐集之物)而定。——《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12「我兒,還有一層,你當受勸戒:著書多,沒有窮盡;讀書多,身體疲倦。」

  〔暫編註解〕本節亦作:“我兒,你當提防,在這之外加上的東西”,也就是在那大牧人所賜的話語之外,人所添加的東西。傳道者作書之前,早已有許多他人的著作,百說雜陳,其中並不都于人有益;何況還有體力的限制。參看《以賽亞書》十九11;《使徒行傳》十七28;《林後》一17和《提多書》一12等。作者不是排除閱讀其他書籍的需要,而是要人懂得批判、選擇地讀。

         警告人不要過分沉迷於通俗的文學。

         「還有 ...... 受勸戒」:或作「你當提防在這些以外再加上的東西」。

         「還有一層」:「在此之外」。

         「我兒」:老師稱呼學生的常用稱謂。

         第十二節可以翻譯成「我兒,你當提防在這之外(指來自大牧人的言語)的東西,寫出來的書已經很多,看也看不完,何況讀書多身體也會疲憊」。意義就是說:「雜書太多,看也看不完,並且讀書多也會造成身體的負擔」。

         受勸戒。即“警告”。

         著書多。所羅門所指的也許是那些為了榮耀作者或書中人物,而不是為了傳播有用的知識而寫的書籍。真正值得閱讀的書是多麼少啊!所羅門無疑讀過他所能找到的一切“書”,也許包括當時題材廣泛的迦南文獻(見本書卷一124-129頁;卷二37,44頁;士1:11注釋),和著名的埃及智慧文學(見王上4:30)。

         讀書多。為了讀書而讀書,像所羅門那樣付出畢生精力,結果證明為白費心機,脫離實際,因而是“虛空”的。學習只有為了追求超過書本自身的更高目標時,才能避免“身體疲倦”。如果人認識到一切真理的作者乃是“智慧得開端”(詩111:10),並以學習為追索神心意,好在生活上符合神造我們之旨意的手段,學習就會成為一種令人興奮和樂事。異教作者的哲學推理與基督教的理念是毫不相干的。

 

【傳十二12「我兒,還有一層,你當受勸戒:著書多,沒有窮盡;讀書多,身體疲倦。」

    在結語中提出警告的模式,與聖經有些書卷類似(羅十六1720;帖後三1415;提前六2021;約壹五21;啟廿二1819)。在此之外(和合本譯為「還有一層」),指在「一個牧者所賜」的言語之外,要留心分辨。此處所用的字彙形式帶有反省的作用:「接受警告」,「告誡你自己」,是指每一個讀者自己作判斷、負責任。——《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13「這些事都已聽見了,總意就是敬畏 神,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或作“這是眾人的本分”)。」

  〔暫編註解〕作者結論的基礎是人應該認識神的偉大和祂話語的價值。他用兩件事來總結:一是“敬畏神”,敬畏神是智慧的根基,也是其主要內容和目標。能敬畏神才能認識祂不改變的公義和全能,可救人不陷於罪惡和自義中(七18),並能遠離惡行(八12)。

         一是“謹守祂的誡命”,能認識並敬畏神,才會聽祂的話,遵行祂的旨意。

         作者說:“這是人所當盡的”,也就是“人的全部”(原文的意思),是人生的充分的體現。人生決非虛空。

         “敬畏神”與“謹守他的誡命”相提並論,指出真正的敬畏是以順服神來表明。“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直譯作:這就是整個人;即這就是人所要做的一切。

         敬畏神。見申4:106:2;路1:50注釋;又見啟14:6,7

         誡命(miswah)。見詩78:1-7。常用來表示神的訓誡,肯定包括道德律。Miswah torah(“律法”,見民19:14注釋)實際上是同義詞。

         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第13節最後的“人”是指“所有的人”。“這”顯然是指前面“敬畏神,遵守祂的誡命”的話。“本分”在原文中是沒有的。“眾人”的說法還出現在傳3:135:19中。所羅門在這裡認為,認識神和順從祂智慧的要求乃是人生之最高宗旨。保羅在徒17:24-31和羅1:20-23中闡述了同樣的真理(見雅2:10-12)。

         人的本分和命運就是順從神。他這樣做就能得到最高的幸福。無論他的命運如何,無論身處逆境還是順境,他的本分就是憑著愛心順從自己的創造主。

         13-14 面對著虛空的人生,作者的結論不是勸人絕望,而是勉勵讀者敬畏神,因為人的生命是出於神,祂有權過問和審判。人生的虛空是要叫人歸向神,按著祂的心意去享受和使用這短暫的一生。

 

【傳十二13「這些事都已聽見了,總意就是敬畏 神,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或作“這是眾人的本分”)。」

    傳道者的信息最後以兩點作為總結,即神的偉大和神的話。希伯來文特別強調命令這兩個字。敬畏神就是真知道神的能力和公義永不改變(三14),這種態度能領我們脫離邪惡和自義(七18),對罪恨惡(五67,八1213)。如果「敬畏神是智慧的開端」(詩一一一10;箴一7,九10),它也是智慧的終結(和合本:總意),信徒的一切進步皆不能離開它。新約也是如此見證(參林後七1353——《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十二14「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 神都必審問。」

  〔暫編註解〕傳道者諄諄訓誨,最後仍要人注意他已在書中不斷提醒讀者的話:人所作的,無論善惡,神必審問。但加多了一行字:“連一切隱藏的事”都會帶到神前,聽祂審問,無可逃避。這也是基督所提的警告(太十二3637)。看《羅馬書》二16

         神並沒有教人怎樣理解生命中一切令人費解的虛空,卻指示人去享受生命,看為祂的恩賜(二24),要善用每一個機會(九10),並且以敬畏神的態度來生活(一二13),同時知道將來會有審判(一二14)。所羅門學會了與生命中的矛盾共存,他對生命並且對神都保持正確的態度。

         。即“行為”。言語和行為都要受到審判(太12:36,37)。但是神還有更高的要求:在意念上也要順從(見林後10:5;見太5:22,28注釋等)。

         一切隱藏的事。人可能想對同胞隱瞞自己的言行,但是“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係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來4:13)。連我們的心思意念都要受神的監察(撒上16:7;詩7:9;耶17:10;參徒1:24;來4:12)。神瞭解我們內心的動機;祂知道有多少真光透入我們心靈的黑暗之中。祂要我們對每一線真光負責(見羅2:16;林前4:5)。在最後交帳的大日,那些遵行神旨意的人將進入天國(太77:21-27)。自稱效忠神,但又不順從神出於智慧和慈愛所賜予我們任何要求的人,實際上就是否定了自己的表白(見約15:10;約壹2:3-6)。若無行為,就是拜祂也是枉然(見可7:7-9),因為在那個大日,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太16:27;參啟22:12)。

 

【傳十二14「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 神都必審問。」

    最後一個提醒再度重複先前的教訓(三17,十一9)新加入的警告是:連「隱藏的事」也在神的審判之下。律法所斥責(利四13)和詩人所承認(詩九十8)的「隱藏的事」,都不能逃過神的審判(參林前四5)。傳道者的神集恩典(二2425,三1213,九79)與審判於一身;祂提供信心生活,同時也警告審判將臨,讓世人歡暢(十一9),但也讓他們記念(十二1)並敬畏(十二13)!——《丁道爾聖經注釋》

 

【思想問題(第12章)】

1 試從本章中找出智慧人與愚昧人的分別?人如何才可得著真智慧?得真智慧有什麽益處呢?

2 傳道書的開始與結束均說「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1:2; 12:8)查畢全書,你認為「傳道者」的人生觀是否消極灰暗?本章的主要信息是什麽?見12:13-14。整卷書如何影響你的人生觀和態度呢?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參考書目: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