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傳道書第二章例證與靈感

 

傳二1~11享樂和財富,都是虛空所羅門王享盡人間一切的福樂,我們沒有一人能及他,但他仍說:「後來我察看我手所經營的一切事,和我勞碌所成的功,誰知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傳二11),即使他有許多食物,但胃只能容納有限的食物;他的一雙眼所看有限,作為一個過來人的他,說的話是具有份量的。

幾年前,互愛團契曾作過一項調查,從資料顯示,指出香港青少年深受享樂主義所影響。他們響往名牌運動鞋,名廠服裝──為要得到這些享受,以致有些少女甚至不惜出賣肉體,賺取金錢,以求享受。如今這種享樂主義的風氣,便吹到教會青少年人的圈子堣F。所以數年前在洛桑的世界福音會議中,有見及此,就提出了有實行簡樸生活的必要。今天香港的教會實在有此需要,應該好好地教導信徒實行簡樸的生活。不久之前在美國有個億萬的富翁,竟然因營養不足致死,這真是天下的大笑話。其實他是害怕別人在他的食物中下毒,所以甚麼都不敢食,因餓而致死。雖然他有許多財富,但卻不能享用。俗語說:「富貴如浮雲。」豈不正對嗎?許多有錢的人,因為戰亂或政治因素,要淪落異鄉,因此財富也是虛空的。——劉承業《從虛空到有意義的人生──傳道書的研究》

 

【傳2享樂之果我發覺嬉笑是狂妄,享樂毫無益處。”(現代中文譯本)
在傳道書22節中,用了兩個詞描寫追求享樂而不顧及神的生活方式。第一個詞嬉笑意指虛假的喜樂,實際上是一種縱情狂妄
16歲時便親眼見過這些字的實情。當時和我一起在肉品市場工作的人經常酗酒。他們傷害自己的健康,甘受無謂的痛苦。星期一他們總是帶著病態困容來上班,無法有效地工作。但星期六一到,他們又重蹈上星期的瘋狂。
幾年之後,我看到《傳道書》中另一個詞享樂,即刻意追求歡樂在生活中的實例。有個年長的生意人,小心翼翼地建立起自己成功的事業,並擁有享之不盡的財富。他卻告訴我他一點也不快樂,他覺得自己的子孫不愛他。他還恐懼此生將盡。他似乎在尋求喜樂,但缺乏子孫愛的生活和死亡的憂懼使他中生
在嘗試追尋各樣的歡樂之後,所羅門得出這樣的結論:都是虛空,都是捕風11節)。聖經教導我們,享受生命並不是罪惡,但只追求享樂生活,其最終結果必是空虛的感歎。
你是否把神摒棄於自己的生活之外?以基督為你人生的標竿,體驗人生最大永不有空虛之歎的樂趣。
我願能像耶穌,
不求虛假的快樂;
我願能像耶穌,
看見永恆中的榮耀。
追求虛假的享樂是把基督擠出你的生活。
──《生命語》

 

【傳二2喝酒與吸毒】我自己是沒有吸毒品的經驗,有個醫生跟我講過二三十年前他第一次用毒品,只是好奇試一下,他說難怪那麼多人喜歡,真是飄飄欲仙,所以一般也有很多醫生用這些毒品。這有雙重的好處,第一個就是任何人吸了都很舒服,第二,醫生的壓力那麼大,更在這裡得到舒緩。我想酒、毒品等很多暫時麻醉的東西恐怕都有這樣的情形。傳道者在這裡說他仍然以智慧引導,就是他也許可以分辨一下這不宜多做。我們看所羅門生平裡,酒好像也沒有給他太多錯誤的引導;他不是一個酒鬼。—— 康來昌《傳道書》

 

【傳二4~9小心不要為肉體的享受而安排】若純粹是要體貼自己的肉體就非常愚昧。這一點我們在平常用每個東西的時候都要小心。像我穿衣服很隨便,但年紀慢慢大的時候有一個地方很講究:我不大穿「龍」的東西,都要比較棉質的,因為皮膚很不舒服,我想這個應該不是體貼肉體,因為是要身體健康,而健康是要好好的服事;康師母前一陣子身體不好,要睡那個床墊能夠讓她入睡,這些不是壞事。今天如果你是一個總統、君王,需要有一點門面,我想不一定是壞事。神的確也給了所羅門很多的富裕,但壞、錯誤或稍稍偏差了的(如果從第3節講)就是:他想試試看。這一點,尤其是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小孩有這個危險。如果他真的是夠聰明、神夠保守他,他不會想去試那些。就像我們從小到大同班同學有些人就想要開始打彈子、抽煙,到後來得了肺癌、氣管不好,才說早知道不要吸煙。有人(我們只能說感謝主)他就不想吸。我從來就不會想要吸、絲毫這個引誘都沒有;像賭博、去賭城那些地方,我從來絲毫想要賭的意思都沒有,我就不知道為什麼對有些人是這麼強的引誘力。我也不敢去笑任何人,我只是說就是神保守,我們求神保守我們不要去試。我想在伊甸園裡,就是這悲劇。在教會長大的,沒有被世界污染過的,那免疫力可能特別低,他就想試試看。所以一旦放了,就像脫韁的野馬一樣。所以我都不會採取有些人的建議去碰一碰,有的人一碰就碰出問題來;有的人也許一碰馬上就知道這並不好玩;有的人也許不需要碰,我不曉得。但我們看了所羅門所講的話,他仍然以智慧來引導他,可能就是兩個意思,一個就是用智慧來買這些、安排這些,那就只是一個技術上的事,不算是真的智慧;另外一個,他還持守一個最基本的底線。我們在教會也碰到這種人:「你放心,我還是信主,不過最近不聚會了;我到了上海,如何、如何,但你放心,我還是會持守那底線。」這都是在玩火、很愚蠢;這跟沒有底線、就放肆,我不覺得有太多差別。所羅門是越來越多享受,且智慧仍然存留,所以第9節的「智慧」也恐怕是:不是他在經營這些的時候智慧,就是他還記得最早的時候神放在他心中的那個敬畏神的智慧。—— 康來昌《傳道書》

 

【傳1416智慧人與愚昧人的遭遇都是虛空大家都會死亡,智慧的人不一定長壽,智慧與長壽無關,那麼智慧的人,比愚昧的人又強得多少呢?我以前遇見過一個可憐的媽媽,他有一兒子,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得到博士學位,翌日便要舉行畢業典禮,可是卻在前一天的晚上因駕車失事而身亡。可見有學問的人也一樣會死亡。前兩晚在培靈會舉行之工作人員聯禱會中,聚餐時有位前輩講到一段新聞,他說:有一個在內地很出名的眼科醫生,來到香港後,卻要在酒樓做售點心員;這個人身份的急劇轉變,大家聽了也為之心酸。故此有智慧的人,遭遇不一定會比別人好。美籍猶太裔物理學家愛因斯坦,他發明相對論,臨終時卻說:「我感覺自己是一個被捆綁的人,看了真實的一眼,它飛跑了;但願我能脫離渺小知識的束縛,然後才能認識廣闊的宇宙。」他是學術方面的巨人,但仍然感覺自己的知識渺小;因此所羅門王這說法,我們也應該認同。智慧和知識都是好的,但須要服在神掌管之下,否則也都是虛空。——劉承業《從虛空到有意義的人生──傳道書的研究》

 

【傳二23「他日日憂慮,他的勞苦成為愁煩。」】

看這種心情,沒有將神留在裡面!他有了權勢,卻轉離了心,不依靠神,沒有效法他父親大衛。他離開神,只耽于逸樂歡笑,建設栽植,追逐於學識科學。「我察看我手所經營的一切事和我勞碌所成的功,誰知都是虛空,都是捕風。」任何事都不會使我們滿足,除了神以外,怎能找到什麼呢?我們為祂所造的,我們的心,正如奥古斯丁所說的,永遠是不安的,一直等到主裡面的安息。貝穀放在書架上,它離開了海岸,必不習慣。你試放在耳邊,就會聽到它低聲的歎息。

我們不必羡慕在世上發達的人,他們沒有神,也沒有盼望。他們的日子是愁苦的,許多憂慮辛勞,在晚間也不得安息。如果我們要避免他們內心的憂勞,必須避免他們的錯誤,要讓神在我們生命之中。生命的運河,就是聖靈,湧流在我們腳前,但是我們汲取,必須蹲伏下來。

在某處荒野,有一個水泉,刻上一句警語:喝完趕緊走!那地區有許多賊盜出沒,常搶劫旅行的人,所以口渴的人必須喝水之後立刻趕路。我們肯否拒絕在世上的逸樂?我們有否自製的力量?我們趕緊解渴,立即趕路,從事生命重要的任務。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