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傳道書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傳四1】「看哪,受欺壓的流淚。」

弟兄,你有沒有聽見孩童的哭泣?隨著年月的增進,痛苦益加贈多。他們的頭靠著母親,仍不能忍住眼淚。小羊躺在草地,小鳥在巢裡啁啾,小鹿在日影下嬉戲,小花向西方吐氣。但是幼小的孩童,他們正在痛苦!他們在哭泣著,那該是別人玩耍的時候,該是自由的地方。

這是一個悲慘、悲慘的世界,或許要更加淒慘。我們好似還沒有到達最黑暗的時光,有欺壓者的眼淚,幼小的孩童,被恐懼所驚嚇的難民,許多家庭有可怕的情況!歷代的眼淚涵集在一起,可使大船在上面浮起。

講起來並不苦難。我們的國族是在罪惡之中,我們轉離神,偏行自己的路,承受苦難、眼淚、荊棘、及死亡的咒詛!這是確實的,許多人無辜受苦,也成為替罪的犧牲,因為我們人類是息息相關的,在大能神的安排之下,全人類都是互為關聯的,神秘的相合無可解體。在亞當裡所有的人都要受苦痛,流眼淚,最後必然死亡,在基督裡所有的人也都要活過來。苦難是冗長的,但是全能者必來制勝仇敵,釋放囚者,均分擄物。

神知道我們的憂苦,將我們的眼淚放在皮袋裡,為我們受苦,並且將我們放在祂心中,我們體驗起來應得安慰。──邁爾《珍貴的片刻》

 

傳四7~8沒有家的人】這堥頩漱F一個人,他既沒有朋友(孤單無二),也沒有近親(無子無兄)相伴。他的成就雖然豐富(獲致錢財,卻不能滿足他。同伴或子嗣可能很好,但卻一個也沒有。這是生命虛空的一部份,是一種命定的苦難,無法躲避(參一13)。

  一個沒有同伴或家庭的人也會殷勤工作,彷彿在為某人而活(參詩卅九6),但究竟是為誰呢?按世俗的前提(日光之下7節),沒有答案。安布羅斯(Ambrose)和耶柔米建議,所缺乏的朋友是基督,這看法雖超越了傳道書的範圍,卻沒什麼錯(參金司博)。——《丁道爾聖經注釋》

 

傳四7~12人有孤單的時日】人有孤單的時日,孤單是很難忍受的。俗語說:「獨食難肥」從這話亦可以意味到孤單的滋味。一次在報章報導美國有一個富翁,家財有三十億美元之多;但這人悲嘆自己孤單寂寞,到五十五歲時,仍然獨身。有許多女人可能因他有錢,才會喜歡他,故此他不信任女人。他有許多別墅和勞斯萊斯名貴汽車,但沒有人與他共用,他向記者說:「雖然我很富有,但仍是形單影隻」,他非常孤寂憂傷。——劉承業《從虛空到有意義的人生──傳道書的研究》

 

【傳四8若非叫人認識神,所留一切盡是虛空】我在這裡也是覺得(希望不是消極悲觀)就算你是億萬富翁,你的錢沒有給兒女、也沒有拿去吃喝嫖賭掉,而是捐給文化事業,蓋了個博物館、大學,各位,你再看看偉大的台大製造出來的學生;在美國新英格蘭區,(每次想到這些曾經都是很敬畏主的地方,現都墮落了!)像美國的女同性戀大本營,都在當年清教徒的這些大學裡面;德國也是這樣。你真的是留了一大筆錢給人家蓋音樂廳、博物館、大學,真的就有益嗎?人不認識上帝,這些文化的事業我覺得就是比較炫麗的虛空而已;真的還是虛空,我們一定要讓人認識主。雖然我們也承認在世界上有不同的虛空,你去蓋大學、遊樂場應該是比賭場要好一點;但如果結局都是到地獄裡去,我們實在是不以蓋一個大學為滿足。—— 康來昌《傳道書》

 

傳四12聯合的功效】「有人攻勝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敵擋他。」

  孤僻的人,要作第一,永遠是第一;但遇到戰爭的時候,就很容易成為第二了。
  神的兒子主基督耶穌在世的時候,很注重聯合的力量。在訓練門徒的時候,總是差遣他們兩個兩個的出去工作(可六:7;路一○:1)。在需要騎驢進耶路撒冷的時候,祂差兩個門徒去牽驢使用(路一九:29)。在預備逾越節最後晚餐的時候,祂也是打發彼得,約翰二人同去(路二二:8)。
  律法禁止憑一個人的見證定人的罪:至少要有兩個人作見證,才可定案(約八:17;申一七:6,一九:15)。在“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的環境,主耶穌不是派一人兼顧兩三個教區,卻是差遣門徒,兩個兩個的出去(路一○:1-3)。五旬節後的教會,仍然是繼續這個原則(徒一一:25-26,一三:2-3)這表示初期教會信得過主耶穌沒有搞錯了算術和戰術。這樣不會使工人荒更加嚴重,而是提高效果,間接是解決工人荒的良策。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
  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
  若是跌倒,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
  有人攻勝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敵擋他;
  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傳四:9-12

  合成的力量,大過分開的力量。需要負擔大重量的繩子,用分為三股的微弱細繩,必然不能維繫,折斷使物件墜落在地上;合成一條大繩子,就粗壯得多。聖經又說:“一人追趕千人,二人使萬人逃跑”(申三二:30)。人數加一倍,合在一起的效果竟大了十倍。所以不要以分布廣為誇口,伸展得遠而單薄;屬靈戰爭不是為了意氣,是以得勝榮耀主為目的。
  無論怎樣健全的人,也有軟弱的時候,有時灰心,有時患病,甚至怠惰起來,或在情緒低沉的時候,受了試探,有時為過犯所勝;有兩個人在一起,就可以扶持相顧,而不會孤單無助。在天國路上,爭戰需要有人同心相助,衛道也必須合作。只有興趣建立一言堂的人,免不了垮下去。為了主的事工,要忠心,有智慧,同心合作,抵擋仇敵,打美好勝仗。
  這個道理不難理解;但問題是誰願作第二人。華人教會特以缺乏合作知名。願聖靈感動我們,肯為主犧牲己見,學習互相勉勵,彼此建立,同心若金,攻錯若石,完成主的使命。── 于中旻《傳道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