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傳道書第九章例證與靈感

 

【傳九5活著等死何等可怕】「活著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無所知」活著的人只知道一件事,就是他一定會死;而死的人什麼都不知道。這兩句話畫了一個等號,就是:活人跟死人都一樣,而且甚至活人在等著自己一定要死。這是很恐怖的經驗,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我說過我的經驗:坐飛機時引擎出問題,你知道很可能在幾分鐘後會死,那是很恐怖的。但實際上傳道書也告訴我們,你幾分鐘後要死,跟好幾年後要死,又有多大的差別?不信主的人(尤其在我們沒有基督教文化的華人裡面),對死真是好恐怖、天天就是怕;活著的人就只知道一件事:他會死、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很恐怖。我們不是這種生活觀,我們是:活著的時候知道有神、死了就歸到祂那裡去。—— 康來昌《傳道書》

 

【傳九5死的悲哀】「死了的人毫無所知,也不再得賞賜;他們的名無人記念。」這指的就是死的悲哀。可能更悲哀的是像我們說不朽(立德、立功、立言;我是李白、寫詩歌;我是什麼人、建一個偉大的建築…,想人家會紀念我),我想這些人如果再想想就更悲哀了。因為到後來,人家紀念我的是什麼?紀念我寫的詩,沒有人會紀念我;即使紀念我,我也不知道了。(我們只有被主紀念才有用;我們做的事出自主,主都紀念)。這就叫孤單、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很孤單、沒有人紀念。各位,你知道活著的時候都有這種痛苦對不對?如果在一個團契或團體裡,沒有人理你、就好像你不存在一樣,你會很自卑、難過,我想當人面對死亡的時候就是這樣:人都不紀念我了。更可悲的是他可能紀念我的作品;又更可悲的是:他就算也在紀念我,我也不知道、都感覺不到了。我們又想到拉撒路的財主,他是有知覺的,但沒有辦法再有絲毫改變他自己、再也不能到活人那裡去了;他不能再去警告他的兄弟、他的兄弟也不能再去影響他。「他們的名無人記念」。—— 康來昌《傳道書》


10只不過是一份工作凡你手所當作的事,要盡力去作。……”
有三個人正為一個大建築工程賣力地工作。有人問他們,你們在做什麼?”“我在拌泥灰。有一位答道。第二位答道:我在幫忙砌一道大石牆。但是第三位卻回答道:我正在為榮耀的神建造一座大禮拜堂。
那三個人也可以是從事於修理汽車業、在工廠、在櫃檯後,或致力於任何一種合法的商品,或是從事任何一項可能提供的服務。
大部分的人工作是為了生活,獲取成功,或是積蓄財富。然而如此的理由都不應該是基督徒工作的主要動機。就像我們故事中的第三位,我們必須看清工作最終的價值不在於產品或服務本身,而在於整個工作的過程是為了神的榮耀而忠誠地工作。
神命令我們工作,那是好的。因為工作也是給信徒機會把耶穌介紹給那些不信的人。盡力把神賦予我們的工作做好,我們把榮耀都歸給他的名。我們也因此向我們的工作夥伴示範了神能影響人內心的生命。我們的職業只是一份工作嗎?還是為了神的榮耀而作的呢?
如果成了工作的奴隸,
早臨的死亡必不可擋;
如果辛勤工作只為主,
你將得到巨大的獎賞。
我們被賦予時間去為永恆建立。
──《生命語》


11烏龜的見證快跑的未必能贏。
還記得伊索寓言裡龜兔賽跑的故事嗎?兔子誇口它是森林裡跑得最快的動物,當它向其它動物挑戰時,只有烏龜敢接受。對兔子而言,這好像是一場不公平的比賽,因為太容易了,而且從一開始,烏龜就被它遠遠地甩在後頭。
途中,兔子決定打個盹,但是烏龜仍持續蹣跚地向前行。當兔子醒來,它四處看不到烏龜,所以它笑著說:唉!它還是沒能跟上我!可是當它到達終點時,它看到烏龜早已越過了終點線。緩慢而穩健,使烏龜贏得這場比賽。
有些基督徒就像這只愚蠢的兔子,自認為跑得快,在信仰生活裡走走停停。他們經常抱怨他們是毫無目標地快跑。更好的見證是,慢慢地一步步地接近某個目標。這比較實際,因為真正的學習、成長和得勝,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有一個哲學家曾經說過,在天堂和世上最重要的事就是,持定方向,長期不懈地努力。我們當像使徒保羅,一生為著基督向一個目標奔跑(腓314),如此才會成為得勝者。
不是靠強壯爭戰,
也不是靠快速比賽;
是因著真實和忠心,
藉恩典而宣告得勝。
通向靈命成熟的道路是沒有快捷方式的。
──《生命巂語》

 

11「快跑的未必能贏,力戰的未必得勝。」】

傳道者說這話,對讀者說可有不同的體會。他以生命的賽跑與爭戰,喻為時間與機緣。對我們來說,不能快跑的,才得著神特別的照顧,好似米非波設雙腳都殘廢一樣,神將獎賞給那些無法贏家的人。祂彎身幫助軟弱的人,不能爭取的人,神給他們得勝。福音充滿應許給小兒子、殘廢與無助的人、嬰孩和吃奶的、沒有能力的、壓傷的蘆葦。神的恩典對聰明通達的人反而隱藏起來,快跑的與力戰的都得不著獎賞。

你跑不快,你生命的彈性似乎已經失去了,教上也沒有力量。多年來你躺在美門口,看別人歡樂地走過,到裡面的聖所,出來帶著興奮的神情。你只求別人的周濟,安於貧窮。但是你可以有更美好的事物。主知道你的情形,必給你最完好的。你賽跑,雖不能得獎,但你還是可以領取。這是禮品,用手來接受,你的腳不行,手仍可有用。

你不夠強,不能力戰。這真好,許多人太強了,不需要神。祂摸我們的大腿窩,使我們變弱。當雅各打不動,靠著天使,他就成為王子了。以賽亞說軟弱的,神賜力量。外邦人的使徒以他的軟弱誇口,因為他發覺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因為基督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才顯得完全。

──邁爾《珍貴的片刻》

 

傳九12罪的俘虜】“你們要謹慎﹐恐怕因貪食醉酒並今生的思慮﹐累住你們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網羅忽然臨到你們。”(路廿一﹕34
  據探險家說﹕“非洲獵人捉拿森林中的小猴﹐並不須安置圈套或陷阱﹐他們只要帶一壺摻蜜的啤酒到樹林去﹐把壺蓋打開﹐自己藏躲附近就行了。猴子因好奇﹐一個個從樹上跳到壺前﹐開始只想嘗一嘗那甜味﹐以後越喝越多﹐就亂打亂鬧﹐亂跑亂跳﹐直到醉倒為止。這時獵人就開始行動﹐不到幾分鐘﹐酣睡的猴子們﹐就都已被繩子堅牢的縛住﹐及至醒來﹐才知道自己已成了獵物﹐這時任憑你亂叫亂咬﹐總是徒勞無益”。
  魔鬼對付世人也是這樣﹐他在罪中摻些蜜糖﹐使你先嘗試“罪中之樂”﹐直到你沉醉入迷﹐才把罪惡打成的鐵鏈緊緊地套在你的頸項上﹐使你成為它手中的俘虜﹐落在痛苦難熬之中﹔正如聖經所說﹕“原來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定期﹐魚被惡網圈住﹐鳥被網羅捉住﹐禍患忽然臨到的時候﹐世人陷在其中﹐也是如此。”(傳九﹕12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傳九14~15誰是愚昧人】大君王很愚蠢(或愚蠢的聰明),他能成為大君王就是很聰明、能吩咐很多人,但花這麼多功夫來攻一個小城就很愚蠢;花功夫去殺人都是愚蠢的。小城也很愚蠢,人這麼少,碰到困難不會早一點找這智慧人、不會讓這智慧人一直都來治理他們?甚至這智慧人是貧窮的,表示他沒有被善待?不過我又要說,是不是他被善待、不貧窮了,反而就沒有智慧了?像莫札特、很多音樂藝術家就是很潦倒,我們說很可惜;但我又想到如果這些音樂家、藝術家,一直都有人給他很多很好的吃喝玩樂,也許他那創作天才就發揮不出來了。其實在神的法則裡面,有的時候就是要在極貧困、可憐中,他的精神、創造能力才能發揮;也許在很貧窮時他可以有智慧,一富裕就腦滿腸肥、不智慧了。—— 康來昌《傳道書》

 

【傳九15用智慧話救了那城】智慧人能夠有智慧,來解決武力解決不了的事情、用智慧來解決他們沒有辦法抗拒的艱難。這種「三言兩語就把問題都解決了」的事情也是有,我們可以在撒母耳記下廿章16-22節示巴的叛變裡面就看到:示巴叛變,約押就帶著士兵去追示巴。示巴躲到一個地方叫亞比拉,在那地方他就對著城築壘,要用錘撞城,使城塌陷。「有一個聰明婦人從城上呼叫說:聽啊,聽啊,請約押近前來,我好與他說話。約押就近前來,婦人問他說:你是約押不是﹖他說:我是。婦人說:求你聽婢女的話。約押說:我聽。」這都表示這兩個人相當聰明瞭。「婦人說:古時有話說,當先在亞比拉求問,然後事就定妥。我們這城的人在以色列人中是和平、忠厚的。你為何要毀壞以色列中的大城,吞滅耶和華的產業呢﹖約押回答說:我決不吞滅毀壞,乃因以法蓮山地的一個人比基利的兒子示巴舉手攻擊大衛王,你們若將他一人交出來,我便離城而去。婦人對約押說:那人的首級必從城牆上丟給你。婦人就憑他的智慧去勸眾人。他們便割下比基利的兒子示巴的首級,丟給約押。約押吹角,眾人就離城而散,各歸各家去了。」這婦人解決了這問題。但我就想到這城裡的人很愚蠢,為什麼一開始就接受示巴?這很愚蠢。而約押倒不是愚蠢、非攻不可,但他沒有先去找、先跟他們談一下?是不是他們覺得這城快亡了,所以這婦人才脫潁而出?這是一個例子。—— 康來昌《傳道書》

 

【傳九15中國歷史上的智慧人】中國歷史上也有相同的事例,公子重耳在外流亡的時候,介之推割股當肉給他吃,後來他回去作王賞功臣時,叫大家有功就跟他講。真正有功的,哪裡會這樣炫耀,介之推就跟他母親跑到山上躲起來。故事是說公子重耳要把他找出來,就放火燒山,要把他燻出來,但我想恐怕不是,恐怕是這些很殘忍的人可以共患難、不可以共富貴,要把這些功臣殺掉。重耳把介之推燒死了,介之推有功,但到論功行賞時,不但沒有給他,反而把他燒死了。這也是在日光之下常常看到的愚昧殘忍。你說介之推聰明嗎?我覺得也不聰明,忠心不應該對人這種絕對的忠心、對這種主子根本不應該這樣忠心。我們都紀念介之推,好像覺得他很了不起,但我覺得他也是效忠錯了對象。不過要講的是:貧窮的智慧人解決了勇力不能解決的難題,但顯出這城裡的人很愚蠢;這城裡的人還繼續愚蠢:沒有人紀念那窮人,跟公子重耳一樣。這樣情形羅馬、希臘都有:羅馬有個將軍Cincinnati(美國有個城就用他的名為名),每次大難時他就出來,大難解決了他又回去耕田。這事裡面有很多的傳說,我們不大知道,但恐怕也是當地人對他有點虧欠;有事找他,事情完了就忘記他,讓他很貧窮、始終是個農夫。不過我們再想想看:這是不是他的一個智慧?是不是他該有的一個智慧?就是:我就不要有富貴、名利吧、就做一個農夫、一個不求聞達於社禝的人吧,也許這樣我還可以過一個舒服的日子,免得天天要花時間、花力氣,像摩西一樣,跟一群蠢人在一起。我們不應該說人家是蠢人,不過這人是智慧的,他是窮,但也許就在窮中有智慧。—— 康來昌《傳道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