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雅歌第五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愛的試煉】

    一、愛的享受──所羅門王──接受她的奉獻(1)

    二、愛的漣漪:

          1.書拉密女──良人夜訪,未立即開門迎接(2~5)

          2.書拉密女──良人轉離,遍尋不見(6~8)

    三、愛的回味:

          1.耶路撒冷的眾女子──你的良人比別人的良人有何強處(9)

          2.書拉密女──我的良人超乎萬人之上(10~16)

 

貳、逐節詳解

 

【歌五1「我妹子,我新婦,我進了我的園中,採了我的沒藥和香料,吃了我的蜜房和蜂蜜;喝了我的酒和奶;我的朋友們,請吃!我所親愛的,請喝!且多多的喝!」

   〔呂振中譯〕我的妹妹子、新婦阿,我進了我的園中,摘取了我的沒藥同香料,吃了我的蜜房同蜂蜜,喝了我的酒同奶子。朋友阿,吃吧!喝吧!沉醉於愛情中哦!」

    ﹝文意註解﹞本節描寫良人接納新婦的獻身,當做『他自己』的園子,享受她的萬般柔情,以她的一切為樂趣。

        「進.........喝」表示對園之享受達於完全和滿足。

        「我的朋友們,請吃!我所親愛的,請喝!且多多的喝!」指在朋友們面前見證他們的愛情。

   ﹝靈意註解﹞「我妹子,我新婦,我進了我的園中,採了我的沒藥和香料,吃了我的蜜房和蜂蜜,喝了我的酒和奶,主成全她的心願,接納她的奉獻,盡情享受她所有的一切。

        「我的朋友們,請吃!我所親愛的,請喝!且多多的喝!」『朋友們』和『我所親愛的』,是指三一神。父、子、靈一同在此有所享受。

    ﹝話中之光﹞()人若有願作的心,必蒙悅納(林後八12);主是何等樂意接受我們的奉獻。

          ()任何事物,一經奉獻給主,便是完全屬於「主的」了;我們的奉獻,是否真的把主權交在主的手堜O?

 

【歌五2「我身睡臥,我心卻醒;這是我良人的聲音;他敲門,說,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鴿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給我開門。因我的頭滿了露水,我的頭髮被夜露滴濕。」

   〔呂振中譯〕我躺著睡,我的心卻醒著。呢,我愛人的聲音呢!他敲著門說:『我的妹妹、我的愛侶阿,給我開門吧!我的鴿子,我的十全美人哪!我的頭都滿了露水了,我的頭髮都滿了夜間的露水珠了。』」

    ﹝文意註解﹞二至八節這首歌描寫二人間情感上的漣漪。

        「我身睡臥,我心卻醒,」堅貞的愛情,使新婦雖在睡夢中,愛念仍不止息。

        「完全人,」完美無瑕的人。

   ﹝靈意註解﹞「身,」指外面的人;「心,」指堶悸漱H;每一個重生的信徒,都有此雙重的生命(林後四16)。這堿O說她『外面的人』停下了活動、作為,而她『堶悸漱H』卻是清醒、滿有敏銳的知覺的,因此能聽到主的呼召。

        「他敲門,說,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鴿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給我開門,」主在叩她的心門;凡立刻開門的,就有福了(啟三20;路十二36)。『妹子』指她與主有相同的生命;『佳偶』指她與主有相同的愛好;『鴿子』指她與主有相同的性情;『完全人』指她與主有相同的存心(參創十七1)

        「因我的頭滿了露水,我的頭髮被夜露滴濕,」這是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受煎熬的一幅圖畫,象徵祂十字架的受苦。主在此呼召她效法祂受苦的模樣(羅八29;彼前二21),以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西一24)

    ﹝話中之光﹞()信徒常以與主聯合為榮,特別是歡喜有分於祂的生命、性情;但究竟有多少信徒,樂意和祂一同受苦呢?

          ()十字架最高、最深的功課,乃是被神擊打,被人厭棄;我們曾否經歷過這個,而仍能歡然無怨呢?

 

【歌五3「我回答說,我脫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腳,怎能再玷污呢?」

   〔呂振中譯〕我回答說「我已脫下內褂,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腳,怎能再踹髒呢?」

    ﹝文意註解﹞在愛的語言來不及表露之前,直覺的反應帶出了愚昧的埋怨。

   ﹝靈意註解﹞「我回答說,我脫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衣裳』象徵舊人和舊人的行為(西三9)。此處她的意思是說,我既已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若再去接受十字架的羞辱和苦難(來十二2),豈不要讓別人誤以為我又穿上了所已經脫下的衣裳麼?

        「我洗了腳,怎能再玷污呢?」『腳』是一個人和地接觸的部分;信徒在地上奔走天路,難免不與世界有所接觸,多少會受玷污,故需時常用生命的水『洗腳』(約十三10)。這埵o誤以為十字架的道路是會玷污人的。

    ﹝話中之光﹞()「先入為主」的觀念,常常攔阻信徒接受從主來的「新」的啟示。

          ()貪圖靈性的安逸,常成為我們追求更高屬靈境界的攔阻。

 

【歌五4「我的良人,從門孔埵鬤i手來,我便因他動了心。」

   〔呂振中譯〕我的愛人從門孔裡伸進手來,我的心(原文臟腑)大為震動而嚮往他。」

    ﹝原文字義﹞「心」心腸,指堶掖戽`的感覺。

   ﹝文意註解﹞新婦為良人真情所感,怦然心動。

   ﹝靈意註解﹞這手乃是有釘痕的手(約二十2527)。門孔堛漲糷漶A意即主局部的啟示祂自己。她因主愛的啟示而受感動。

    ﹝話中之光﹞()真正看見主的人,就不能不被感動。

          ()人往往會被道理或見證所感動,但真實而有價值的感動,必須是從道理或見證中,看見主的自己。

 

【歌五5「我起來,要給我良人開門;我的兩手滴下沒藥,我的指頭有沒藥汁滴在門閂上。」

   〔呂振中譯〕我起來,要給我的愛人開門;我的兩手滴下了沒藥,我的指頭有沒藥汁滴在門閂柄上。」

    ﹝文意註解﹞新婦開門迎納新郎的兩手,彷彿厚厚地塗上了沒藥汁似的,不知不覺地發出香味。

   ﹝靈意註解﹞「沒藥,」是殉葬用的香料,象徵主死的香氣(約十九39~40)

        「開門,」象徵順服。

        本節意即她一有順服的決志,立刻就發出主死的香氣來(林後二14~16)

    ﹝話中之光﹞()我們心門的門閂,無論是多麼的固執,或有多大的成見,只要一被主十字架的大愛摸著,就都被除掉了。

          ()無論基督徒長進到甚麼階段,主仍舊是用祂捨命的愛來感動我們;凡是對主的大愛麻木不仁的,恐怕已經偏離了正路。

 

【歌五6「我給我的良人開了門;我的良人卻已轉身走了。他說話的時候,我神不守舍;我尋找他,竟尋不見;我呼叫他,他卻不回答。」

   〔呂振中譯〕我給我的愛人開了門,我的愛人卻已轉身走過去了!唉,他說話時,我都神不守舍了!我尋找他,竟找不著;我呼叫他,他卻不應我。」

    ﹝文意註解﹞「他說話的時候,我神不守舍,」或作『我心渴望聽到他的話語』。

   ﹝靈意註解﹞「我給我的良人開了門;我的良人卻已轉身走了,從前當她不肯順服主的呼召時,主立即以隱藏的同在來管教她(歌三1~3),使她學習順服的功課。但對於一個有學習的人,主的管教往往發生在順服之後,叫他覺得那不順服是何等可惡。

        「他說話的時候,我神不守舍,」她回想到當主向她呼召並說話的時候,她的心靈早已願意(太廿六41),嚮往主而去了,卻因遲疑而受管教,為此覺得悔恨。

        「我尋找他,竟尋不見;我呼叫他,他卻不回答,」她禱告主(太七7),要再得到主的同在,但這時的禱告好像無用似的。

    ﹝話中之光﹞()我們的難處常在於心靈固然願意(「神不守舍」),肉體卻軟弱了(太廿六41);求主剛強我們堶悸漱H,叫我們能堨~一致。

          ()一個越愛主的人,越難忍受那種失去主的同在的痛苦。

 

【歌五7「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打了我,傷了我;看守城牆的人奪去我的披肩。」

   〔呂振中譯〕城中巡邏的看守人遇見了我;他們擊打我,打傷了我;他們把我的蒙身帕給奪去──嘿,那些看守城牆的人!」

    ﹝文意註解﹞「披肩,」或指禦寒的『斗蓬』。

   ﹝靈意註解﹞「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打了我,傷了我,教會中被神託付,看守信徒靈魂的人(歌三3;來十三17),他們責備她不該不立即順從主的呼召,他們的言語令她受傷(詩六十九26)

        「看守城牆的人奪去我的披肩,」『披肩』原文是『帕子』。教會中代禱守望的人(賽六十二6),不肯幫她遮掩過錯(箴十12;彼前四8),反而在人面前揭露她的羞恥。

    ﹝話中之光﹞()在神的家中負責守望的人,有時不但不能給我們幫助,反而落井下石,叫我們受到傷害。

          ()主常藉教會中的負責弟兄來對付我們,使我們學習屬靈的功課。

 

【歌五8「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囑咐你們,若遇見我的良人,要告訴他,我因思愛成病。」

   〔呂振中譯〕耶路撒冷的女子阿,我誓囑你們你們若遇見我的愛人,要怎樣告訴他呢?唉,我鬧愛情病了!你的愛人比別人的愛人有什麼長處呢?」

    ﹝靈意註解﹞她求助於一般的信徒,請求他們為她代禱。就在這種情形之下,她對主的愛仍然深信不疑(羅八35~39),因為主必不永遠丟棄人(哀三31)

    ﹝話中之光﹞()信徒常會有屬靈的驕傲,看別人不如自己,以為自己比眾人更愛主。但當被主管教到一個地步,就會謙卑下來,開始看別人比自己強(腓二3),而求助於原來看為不如自己的人。

          ()當年輕的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到哥林多的時候,就激發年長的保羅為道迫切(徒十八5)。信徒的屬靈年日無論是長是短,彼此之間仍能發揮代禱和激勵的功用。

 

【歌五9「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你的良人,比別人的良人有何強處?你的良人,比別人的良人有何強處,你就這樣囑咐我們?」

   〔呂振中譯〕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阿,你的愛人比別人的愛人有什麼長處,使你這樣誓囑我們哪?」

    ﹝靈意註解﹞「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她因著已經有與主同活並同升天的經歷(歌三至四章),所以在其他信徒的眼前,顯出不凡的內在美(彼前三3~4)

        「你的良人,比別人的良人有何強處?你的良人,比別人的良人有何強處,你就這樣囑咐我們?」意即你所經歷的基督,和我們所經歷的基督有甚麼不同,竟值得你這樣的追求。

    ﹝話中之光﹞()一個有屬靈美麗的信徒,不但主知道他,別人也能看得出來。

          ()一個落在苦難試煉中的信徒,若仍忠心愛主、尋求主,定會激發別人尋求主的心。

 

【歌五10「我的良人,白而且紅,超乎萬人之上。」

   〔呂振中譯〕我的愛人皎潔而赤紅,頭角崢嶸、超乎萬人之上。」

    ﹝原文字義﹞「白」光明照耀的那種白;「超」撐旗者,舉起的旗。

   ﹝文意註解﹞「白而且紅,」白堻z紅,指他俊美且健康。

   ﹝靈意註解﹞「白,」是說祂聖潔無污(來七26)

        「紅,」是說祂滿有生命與能力。

        「超乎萬人之上,」祂遠超過一切(弗一21),是千萬人中的第一人,是眾望所歸者。

    ﹝話中之光﹞()新婦的軟弱竟使她有機會向眾人作見證,將眾人引向基督。是的,祂才是我們追求的目標,和生存的意義。

          ()無論我們如何將祂思想,總叫我們有滿足的喜樂。

 

【歌五11「他的頭像至精的金子;他的頭髮厚密纍垂,黑如烏鴉。」

   〔呂振中譯〕他的頭像鍊淨的金;他的頭髮如剛生的棕樹枝,像烏鴉那麼黑。」

    ﹝文意註解﹞「至精的金子,」言其尊貴的氣質。

   ﹝靈意註解﹞「他的頭像至精的金子,『頭』代表一個人的心思和性情;『精金』指完全屬神的。本句一面說祂完全以父神的事為念(路二49),一面也是說神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祂堶(西二9)

        「他的頭髮厚密纍垂,黑如烏鴉,」『頭髮』代表一個人的能力(士十六17)。主的髮多且黑,是指祂的能力極大,而且永不衰殘(來一12;十三8)

 

【歌五12「他的眼如溪水旁的鴿子眼,用奶洗淨,安得合式。」

   〔呂振中譯〕他的眼如一對鴿子在水溝旁,洗在奶子裡,安在池塘邊(下半行意難確定)。」

    ﹝文意註解﹞「溪水旁,」形容眼眸閃亮。

        「用奶洗淨,」形容黑白分明。

        「安得合式,」或作『安臥在盈溢的池旁』。

        全節指眼睛炯炯有神氣。

   ﹝靈意註解﹞眼睛代表一個人的眼光和見識。主的眼光和見識,因為常時得著神生命活水的滋潤(「溪水旁」),所以是純一的(「鴿子眼」),潔白脫塵(「用奶洗淨」),且正確得當(「安得合式」)

 

【歌五13「他的兩腮如香花畦,如香草台;他的嘴唇像百合花,且滴下沒藥汁。」

   〔呂振中譯〕他的兩腮如香花苗床,如香草台;他的嘴唇像百合花,滴下沒藥汁。」

    ﹝文意註解﹞「香花畦」和「香草臺」喻她對他的臉面的感受。

        「香草臺,」或作「溢出芬芳」。

        巴勒斯坦的「百合花」,一般為紅色;指他唇紅齒白。

        「滴下沒藥汁,」指他的嘴唇發出令人怡悅的香味。

   ﹝靈意註解﹞「他的兩腮如香花畦,如香草台,『兩腮』代表一個人所表顯的美德(人之美醜在於兩腮)。主耶穌卑微中(「畦」)顯出高貴(「台」);外貌雖平庸(賽五十三2),卻叫人覺得美麗如花似草;受盡人的凌辱(賽五十6),卻發放馨香之氣。

        「他的嘴唇像百合花,且滴下沒藥汁。」『嘴唇』代表一個人的話語。主口中的言語,像『百合花』一樣的清潔純淨(詩十二6),又如『沒藥汁』般的苦,叫聽見的人覺得扎心(徒二37)

 

【歌五14「他的兩手好像金管,鑲嵌水蒼玉;他的身體如同雕刻的象牙,周圍鑲嵌藍寶石。」

   〔呂振中譯〕他的兩手像金管鑲嵌著黃璧璽(或譯瑪瑙;水蒼玉);他的身體如象牙柱,外麵包著藍寶石。」

    ﹝原文字義﹞「管」摺疊;「身體」心腸;「雕刻」光澤。

   ﹝文意註解﹞「兩手,」指雙臂。

        「金管,」和「水蒼玉,」言其良人穩重堅定。

        身體如「象牙,」和「藍寶石,」指良人的清秀高貴。

   ﹝靈意註解﹞「他的兩手好像金管,鑲嵌水蒼玉,『兩手』代表一個人的作為。主所有的作為都是出於神的(「金」),是堅定不移的(「管」的原文是『摺疊』,具穩定之功用),並且是支配著一切的(「鑲嵌水蒼玉」,參結一16)

        「他的身體如同雕刻的象牙,周圍鑲嵌藍寶石,」『心腸』(原文)指一個人的感情。主對我們的感情,因著祂自己曾經受苦受死(「象牙」),故是精細的(「雕刻」),能體貼入微(來二18;四15),並且祂這感情是深的,是受天的支配的(「周圍鑲嵌藍寶石」,參出廿四10)

 

【歌五15「他的腿好像白玉石柱,安在精金座上;他的形狀如利巴嫩,且佳美如香柏樹。」

   〔呂振中譯〕他的兩腿像白玉石柱安在鍊淨的金座上;他的容貌像利巴嫩,挺秀如香柏樹。」

    ﹝文意註解﹞此處比喻新郎的兩腿,強壯有力。利巴嫩山終年積雪,香柏樹叢生。

        「形狀如利巴嫩,」莊嚴雄偉。

        「如香柏樹,」姿態挺拔。

   ﹝靈意註解﹞「他的腿好像白玉石柱,安在精金座上,」『腿』代表一個人的立場和道路。主的站立和腳步,乃是根據神的公義(「白玉石」),和神的性情(「精金」),並且是合乎神的旨意的(「安在...座上」),因此站立得穩,且步履堅定(「柱子」,參啟三12)

        「他的形狀如利巴嫩,且佳美如香柏樹,」『形狀』代表一個人所給人的觀感。主的為人真是屬天、高超(「利巴嫩」),並且復活、榮耀(「香柏樹」)

 

【歌五16「他的口極其甘甜;他全然可愛。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這是我的良人,這是我的朋友。」

   〔呂振中譯〕他的口吻極其香甜;他全然可愛。耶路撒冷的女子阿,這就是我的愛人;這就是我的伴侶。」

    ﹝原文字義﹞「口」上顎,口味。

   ﹝文意註解﹞「口,」指良人的親吻和甘甜的話語。

   ﹝靈意註解﹞「他的口極其甘甜,『口』指口味(歌二3),代表一個人給人接觸經歷後的感覺。我們嘗過主的滋味,便覺極其甘甜(詩卅四8)

        「他全然可愛。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這是我的良人,這是我的朋友,」這是她對主的總括見證,祂無一處不可愛;從頭到腳,從堥鴠~,全然可愛。

 

叁、靈訓要義

 

【與主同升天】

   (接續第四章)

    二、同主升天所顯出的光景:

          3.她奉獻的心願得著成全:

                (3)主在此接納她的奉獻,成全她的心願,盡情享受她所有的一切──「我妹子,我新婦,我進了我的園中,採了我的沒藥和香料,喫了我的蜜房和蜂蜜;喝了我的酒和奶;」(1)

                (4)聖父、聖子、聖靈一同享受她──「我的朋友們,請喫,我所親愛的,請喝,且多多的喝。」(1)

 

【更深的功課與認識】

   一、更深的功課:

        1.主更深一層的呼召:

                (1)她外面的人停下了活動,而她堶悸漱H卻是清醒的,因此能聽到主的呼召──「我身睡臥,我心卻醒;這是我良人的聲音;」(2)

                (2)主叩她的心門──「他敲門,說,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鴿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給我開門,」(2)

                (3)主呼召她效法祂受苦的模樣,以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因我的頭滿了露水,我的頭髮被夜露滴濕。」(2)

          2.遲疑的推諉:

                (1)她認為既已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就不用再去接受十字架的羞辱和苦難──「我回答說,我脫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3)

                (2)她誤以為奔走十字架的道路是會玷污人的──「我洗了腳,怎能再玷污呢?」(3)

          3.因主的啟示而順服:

                (1)她因主愛的啟示而受感動──「我的良人從門孔埵鬤i手來,我便因他動了心。」(4)

                (2)她一有順服的決志,立刻就發出主死的香氣來──「我起來,要給我良人開門;我的兩手滴下沒藥,我的指頭有沒藥汁滴在門閂上。」(5)

          4.受到主隱去的管教:

                (1)主將祂的同在隱藏起來,以管教她──「我給我的良人開了門;我的良人卻已轉身走了。」(6)

                (2)她為此覺得悔恨──「他說話的時候,我神不守舍;」(6)

                (3)她求主同在的禱告好像無用似的──「我尋找他,竟尋不見;我呼叫他,他卻不回答。」(6)

                (4)教會中被神託付看守信徒靈魂的人,他們的責備令她受傷──「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打了我,傷了我;」(7)

                (5)教會中代禱守望的人,不肯幫她遮掩過錯──「看守城牆的人奪去我的披肩。」(7)

                (6)她求助於一般的信徒,請求他們為她代禱──「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囑咐你們,若遇見我的良人,要告訴他,我因思愛成病。」(8)

    二、更深的認識:

        1.聖徒彼此談論主的事:

                (1)她在信徒的眼前,顯出不凡的內在美──「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9)

                (2)一般信徒問她為何這樣熱心追求主──「你的良人,比別人的良人有何強處?你的良人,比別人的良人有何強處?你就這樣囑咐我們。」(9)

          2.見證她所認識並經歷的主:

                (1)說祂滿有生命與能力,是千萬人中的第一人──「我的良人,白而且紅,超乎萬人之上。」(10)

                (2)說祂堶捱’陳咿吨@切的豐盛──「他的頭像至精的金子;」(11)

                (3)說祂的能力極大,而且永不衰殘──「他的頭髮厚密纍垂,黑如烏鴉。」(11)

                (4)說祂的眼光超凡──「他的眼如溪水旁的鴿子眼,用奶洗淨,安得合式。」(12)

                (5)說祂的外貌在平庸中顯出美麗──「他的兩腮如香花畦,如香草臺;」(13)

                (6)說祂口中的言語,純淨而又叫聽見的人覺得扎心──「他的嘴唇像百合花,且滴下沒藥汁。」(13)

                (7)說祂所有的作為都是出於神的,是堅定而有力的──「他的兩手好像金管,鑲嵌水蒼玉;」(14)

                (8)說祂的感情是深的,是受天的支配的──「他的身體如同雕刻的象牙,周圍鑲嵌藍寶石。」(14)

                (9)說祂的立場穩固、步履堅定,是因根據神的公義和性情、且合乎神的旨意的緣故──「他的腿好像白玉石柱,安在精金座上;」(15)

                (10)說祂的為人屬天、高超,並且滿了復活、榮耀──「他的形狀如利巴嫩,且佳美如香柏樹。」(15)

                (11)說嘗過祂的滋味的人,便覺甘甜──「他的口極其甘甜;」(16)

                (12)說祂從頭到腳,從堥鴠~,全然可愛──「他全然可愛。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這是我的良人,這是我的朋友。」(16)

          (下接第六章)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雅歌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雅歌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