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雅歌第三章拾穗

 

【歌三1「我夜間躺臥在床上,尋找我心所愛的;我尋找他,卻尋不見。」

    夜間NIV「整個漫漫長夜」與現中的「夜夜」,以及 NEB 的「一夜復一夜」掌握了希伯來文複數的「眾夜」。

  「尋找」(希伯來文 ba{qas%)是舊約聖經中非常普遍的用詞,可以照字面意義使用,也可以作比喻用法。它總是個有意識的行動,經常需要極大的努力(如:撒上十14;箴二4),但並不保證就能成功。這堶娃い洏帠o個字以加強描述的力量。

  「卻尋不見」中文譯本與 NIV(希伯來文 ma{s]a{~~)的意思可以指費盡心血調查後才找著(如:創二20;撒上二十2136),或偶然遇見(王下二十二8)。

「我魂所愛的」(NIV)。和合、呂譯、思高、NIV NEB 的「真愛」都缺少希伯來文 nep{es%(「魂」)的廣闊意義,參一7。呂譯、NEB RSV 加上第四行,「我呼叫他,他卻不應我」以完成與五6的平行,這是馬所拉經文中沒有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三15這一段描寫女子夜臥在床,想念良人,卻見不到他,於是去街上找尋,向打更鼓的人探詢,誰知良人就在附近,於是攜他回家;有辛棄疾詞:“眾裡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的詩情畫意。接上用二7同樣的話作結,為第二首詩的尾聲。女子只提母親,可能父已早逝。──《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三2「我說:我要起來,遊行城中,在街市上,在寬闊處,尋找我心所愛的。我尋找他,卻尋不見。」

    我要起來」參二1013,她現在彷彿是在回應早先的邀請。遊行,也就是說,在城堛熊騛D與廣場──所有地方──「繞圈兒」(呂譯,希伯來文 sa{b[ab[),來回移動(參,二17「轉回」)。,也許是耶路撒冷(參,三5),但只要是任何有城牆的城市,而不是沒有牆的鄉鎮或村莊。希臘文 polis 通常都有政治上的含義,然而希伯來 ~i^r 主要的意義則是有保護(即築上牆)的地方。第23行是第1節的重複,但變成決定性的「我要」。——《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2 遍搜全城的主題】有關先知耶利米和搜遍全城尋找「誠實人」的希臘哲學家戴奧真尼斯(Diogenes)的比較,可參看耶利米書五1的注釋。遍搜全城的主題,又在以西結書九章滅命者和文士的異象中出現。女子因思念戀人而急亂焦慮,驅使她冒險搜尋,使本節充滿了迫切感。良家婦女通常是不會在晚間孤身外出的(參較:箴七620的淫婦)。神話文學也有女性伴偶尋找戀人的情節。迦南神話形容亞拿特四出找尋巴力,埃及神話則記載伊西斯尋找阿西利斯的歷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歌三3「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我問他們:“你們看見我心所愛的沒有?”」

    這首詩的衝擊力在大多數譯本中都失落了。第2節結束時是痛苦的呼喊「卻尋不見」(希伯來文\cs16 w#lo{~~ m#s]a{tr^w),第3節的開始則是「他們遇見了我(希伯來文 m#s]a{~um^)──看守的人正在城中巡邏時」。第二行的字序也將第2節相同經歷的次序顛倒過來,「我心所愛的那一位,你們有沒有看見(他)?」當地的治安人員會不會對她正在找誰毫無概念呢?這對她而言似乎是不可能的──她認得她的良人,所以全世界也都認得!——《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三4「我剛離開他們,就遇見我心所愛的。我拉住他,不容他走,領他入我母家,到懷我者的內室。」

    剛剛離開他們,她立刻就找到她的良人,拉住NEB「抓住」)可以令人滿意(參,二15摛拿狐狸),但「抓牢且不肯放鬆她的擁抱」比較能捕捉她發現他的急切與慰藉。她繼續纏住他,溫和但強迫地帶他到她母親的家172中,進入母親的寢室中(參一4,與八2)。——《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4 母家】母親家在創世記二十四28利百加的故事中的角色,和路得記一8拿俄米打發兩個媳婦歸回的娘家,都和本節的「母家」一樣,含有空間和社會的雙重意義。每段經文中的「母家」(be^t 'em)一語,都與「父家」(be^t 'ab)相同。大概因為是討論遺產和土地產權等法律事務之故,大部分經文用的都是「父家」(見:創三十八11;利二十二13)。然而女性在生育和治家(見:箴三十一1031)上的重要性,卻使這兩個詞彙在以色列文化中,具有同等的社會地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歌三5「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他自發”)。」

 

【歌三6「那從曠野上來、形狀如煙柱,以沒藥和乳香並商人各樣香粉薰的是誰呢?」

    「上來」耶路撒冷──就像古代近東所有在羅馬人之前的城市一樣──建造在一座山嶺上,任何旅行的人都是按字面意義「上來」這座城。

  「煙柱」(中文譯本、AVASV)保留了希伯來文的複數 ti^m@ro^t。這個詞只有出現在這婸P約珥書二30。它並不是在其他地方用來指在曠野中引導以色列人的雲柱火柱之普通字眼 `ammu^d[

 「乳香」(希伯來文 la{b[o{na^,「白色原料」)是一種琥珀色的樹脂,表面覆以白色粉末,是從割破樹皮後的 Boswellia carterii 與相關種類的樹木流出的。

  「香粉」(思高、NIV「香料」;參 NEB),這個罕用字(在舊約聖經中十次)通常譯作「塵土」,或「摔角」,即「弄得滿身塵埃」(創三十二2425)。這堛漱W下文似乎必須以和合本、RSV 的觀念來表達,但它也可能只是「(遊行隊伍)混合著陣陣香氣的塵土」。

  「商人」(或「貿易商」)。根據列王紀上十15,所羅門帝國大部分的財富都來自對貿易收入所徵收的稅金。以西結書二十七22列舉了「示巴和拉瑪」的商人,這兩個地區都住在亞拉伯西南方,從該處輸入「各類上好的香料」。——《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6 商人的香粉】商隊從阿拉伯半島南部和索馬利亞的沙漠地帶,遠道運來大量沒藥、乳香等香料。這些貴重的貨品不但令商隊四圍香霧繚繞,更能增添女性的吸引力。埃及情歌一再提到「膏了沒藥的美女」,以及其他催情的香味。──《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歌三610作者借耶路撒冷眾女子的口,說出王迎接的盛況。迎接新婦的路上,香料燃燒的煙氣冉冉上升,狀如煙柱。婚禮進行時的儀仗隊中有武士參加。喜轎以堅實的木料和金、銀製造,華貴輝煌。──《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三7「看哪,是所羅門的轎,四圍有六十個勇士,都是以色列中的勇士;」

    「床」,AV(和合、呂譯、思高、ASVRSVNEBJB 皆作;現中、NIV「車子」;希伯來文 mit]t]a^)是經常用來指睡覺地方的字眼。它用來指病床(創四十七31),或者指死者的棺架(撒下三31),但通常沒有性方面的含義。它們經常都裝飾得很美麗(「金銀的床榻」,斯一6;「象牙床」,摩六4),但未必總是這種情形。與「華轎」(9節)平行,暗示出這堜珓的是某種精心設計的輕便床榻。——《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三8「手都持刀,善於爭戰,腰間佩刀,防備夜間有驚慌。」

」或是十八吋,像短劍一樣的短兵器(參,士三151621),是佩在間的;或是在大衛征服非利士人後從他們那堭艦庣L來的較大鐵刀182

驚慌」AVASV「恐懼」;希伯來文 pah]ad[)一般的意義是外在的、實在的危險,在這堜峎O指到處流蕩的亡命之徒的隊伍,他們喜歡打劫富有的婚禮行列,或許是指某種野生動物,牠們會攻擊落單的旅客,但不會攻擊一大183——《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三9「所羅門王用黎巴嫩木,為自己製造一乘華轎。」

    利巴嫩木」利巴嫩山橫亙在該地的西北方,作為腓尼基與以色列/敘利亞之間的天然邊界。來自利巴嫩的木材是古代近東各地所渴求的185,尤其是用來作建築材料和製作窗格的香柏樹和柏樹。——《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9 木制華轎】這對戀人將自己的閨房比作所羅門王的禦帳,用利巴嫩最上等的木材製造,金銀作為裝飾。本節譯作「華轎」的字,學者根據埃及、亞蘭、希臘等語言的對應字眼,提出了好幾個不同的翻譯:從軟轎、大轎、覲見室,到「華廈」都包括在內。福克斯認為這字是指園中的有蓋帳篷(見:帖一6),或美索不達米亞文獻和埃及古墓壁畫中的園亭。他的看法很有可能。──《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歌三10「轎柱是用銀作的,轎底是用金作的,坐墊是紫色的,其中所鋪的乃耶路撒冷眾女子的愛情。」

    「竿」(RSV;中文譯本與 AV)在舊約聖經中很常見,在雅歌中卻只有出現在這堜M五15。這個字的意義可以是指柱子(建築物的,如:士十六2529;王上七2;煙/火焰的,出十三21),或竿子(帳幕的,出二十七10)。這些常都是經過煞費苦心裝飾的(王上七22),或者就像這堣@樣,是鍍上銀或其他貴重的金屬的。

  「靠子」(呂譯、RSV;和合本、AVASVNIVJB「天篷」;思高「頂」;NEB「靠頭之物」;彭馬文「枕墊」;希伯來文 r#epi^d[a^)。

坐墊AV「被覆」;希伯來文 merka{b[)只有出現這婸P利未記十五9,它在後者的意義似乎是某種座位或鞍。——《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三11「錫安的眾女子阿,你們出去,觀看所羅門王,頭戴冠冕,就是在他婚筵的日子,心中喜樂的時候,他母親給他戴上的。」

         婚禮中的冠冕,可能為山羊毛所造,或為鮮花所編。──《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11 結婚時母親給他戴上冠冕】新人在遊行前往結婚典禮時頭戴花冠(賽六十一10;參較:斯二17,波斯王把冠冕戴在以斯帖頭上,立她為後)。聖經沒有其他證據顯示母親為兒子加冕為王,然而按照所羅門智慧統治的主題,這話可能是指智慧女士將華冠榮冕加在她所選擇之人的頭上(箴四9)的意思。在一切有關感情的事上,母親皆處於優先的地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