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雅歌第八章拾穗

 

【歌八1女子情意濃烈,巴不得能象與自己的兄弟般。在公開的場合也可向所愛的表達愛慕之情,不遭非議。──《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八1「巴不得你像我的兄弟,像吃我母親奶的兄弟!我在外頭遇見你,就與你親嘴,誰也不輕看我。」

    巴不得」(呂譯;現中、NEBNIV「但願」;JB「唉!為什麼……不是」)提出了向著她良人一個假設的願望,持續到第2節。她的願望並不在於成為字面上的兄弟姐妹,而是希望能有自由公開表白他們的愛情。甚至連丈夫和妻子都不能享有的風趣,在兄弟姐妹之間卻是完全許可的272。普通意義的兄弟在雅歌中只用了一次,這詞語是在一6指「我同母的弟兄」。——《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八2“香酒”:令人陶醉的液汁。──《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八2「我必引導你,領你進我母親的家,我可以領受教訓,也就使你喝石榴汁釀的香酒。」

    香酒」(呂譯「攙有香料的酒」;現中、NEB「香料調製的酒」)。酒是雅歌中常見的主題,但這是僅有的一次提及「香料」(希伯來文 reqah])酒的。這個字明確的意義無法肯定,但調和或混合膏油的一般含義出現在出埃及記三十235。在烏加列文中,rqh 是「香水」。見分題研究:「酒{\LinkToBook:TopicID=130,Name=}」,以及五1{\LinkToBook:TopicID=149,Name=. 圓房(四16∼五1},七2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158,Name=. 請求、問題、與答覆(六13∼七5}

「我的石榴汁」(RSVNIV「花蜜」;呂譯「石榴汁的甜酒」;現中「石榴釀製的酒」;思高「石榴的甘釀」)。AVASV在此準確地讀作「石榴」(單數),雖然這個形式也可以是集合名詞,而不是狹義的單數。如果這個詞語是前一行的同位語,「石榴酒」就是合適的意義(中文譯本皆如此,和合本更將之與前一行合為一句石榴汁釀的酒)。——《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2 香酒】有關調和酒的討論記于七章2節的注釋。有時酒是用石榴等的果汁釀制的。埃及史料則有用棕櫚樹液、棗蜜、無花果釀酒的記載。本節以這些飲料的甜味,比喻親吻的甜蜜(一2,五16)。──《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歌八4重複二7;三5的話,略有刪減,結束第五首詩。看二7注。──《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八5“靠著良人”:依偎在一起挽臂同行,令人羨煞。“曠野”:未開發但若予灌溉可成良田的土地;當時城市多建在山上,耶路撒冷尤其瑞昌,故說“上來”。“蘋果樹”:亦作杏樹;二3與七8均有提到,可能因蘋果香甜,借喻愛情的滋味。“叫醒你”:激動愛情。“那裡”指出生的地方。──《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八5「那靠著良人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我在蘋果樹下叫醒你,你母親在那裡為你劬勞,生養你的在那裡為你劬勞。」

    靠」(思高「偎依」;現中「跟……手牽手」);希伯來文 ra{p{aq)在舊約聖經中只有出現這一次,但在同源語文中卻很普遍,其意義為「支持」或「扶著某個人的手肘」。這堨憧畢陳h倦的暗示,其含義母寧是接近與親密。

  「叫醒」(希伯來文 `wr)是從二7,三5與八4的合唱重複而來的。常未有人對這節經文提出完全令人滿意的解釋,但這一段落的希伯來文全都帶著陽性字尾,顯然佳偶是在對她良人說話。大部分釋經學者與許多譯本(如:思高、JBNEB)都提議將這些字尾改成陰性形式,但經文本身並不支持這個改變。在這堙A就像在雅歌其他地方一樣,是女孩子在愛情遊戲中採取主動。——《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八6「求你將我放在心上如印記,帶在你臂上如戳記;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之殘忍。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是耶和華的烈焰。」

    求你將我放」NEB「將我佩戴」;呂譯「將我印」;希伯來文 s%u^m;參一6與六12)。NEB 表達出古代近東用細繩將印章戒指或圓筒掛在頸項上的習俗,但其他譯本卻比較正確地譯出希伯來文動詞在這堛漱O量。

  「印記、戳記」參四12,是同一個字出現兩次。雕刻的石頭或金屬印章用來標示財產或擁有權。既然它們在過去是物主的「簽名」,擁有另一個人的印記就等於是有自由使用他或她一切財物的權利。這堛漱W下文暗示出:女孩子要將她對她良人的擁有權深深地且公開地印在他身上。

  「愛情」這堥S有帶任何代名詞的詞尾加詞(參七6),是用作總稱的意義。這樣的愛情是如死之堅強的,注意這是比較級而不是最高級。死是所有人的命運(除了在主再來時仍然活著的那些人之外),而且當死亡召換的時候,每個人都得答應;同樣的,當愛情召喚時,那個召喚也同樣是不可抗拒的。

「嫉恨」(呂譯「熱愛」;現中「戀情」;思高「妒愛」;NEB「激情」)不應該按消極含義(「嫉妒、吃醋」281)來理解,毋寧是斷言對財產的合法擁有權。參出埃及記二十5,三十四14等處的同源形容詞。

殘忍」(呂譯、現中「牢固」;思高、NIV「頑(強)」;JB「無情」;——《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八6放在心上】新婦切求新郎:「求你將我放在心心如印記,帶在你臂上如戳記。」這是愛情的聲音,她不願跟她親愛的片刻離開,她願永遠跟他在一起,化成一片,同生同滅。

          雖然如此,但人間的愛無常,今日如火熱烈,明日只剩餘燼,令人嘆息。

         感謝主,祂的愛永無更變。祂愛我們,放在心上,永遠記得,永遠懷念,海枯石爛,祂愛永在。── 吳恩溥《沒藥汁》

 

【歌6 以印記為象喻】本節以印章戒指(見:耶二十二24),和掛在頸上為護身符的圓筒印章貼近心臟(見:創三十八1825的注釋),作為象喻,反映緊密的接觸和親密的關係。某首開羅情歌(Cairo Love Songs;稱為「七願」的 B 組之一)有一句相似的話:「要是我成為她的小印章戒指,她手指的守衛,就好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歌八67一般視此二節為本書的高潮,也揭示全書的主旨,讚美愛情的力量堅強無比,水火難摧,世上財富不能交換。

“心上”指情愛。“臂上”指能力。女子希望良人把她放在心上如文書加上了圖章,愛她永不改變;又象帶在臂上的烙印,永不磨滅。“陰間殘忍”:陰間不會交出死人,正如有真愛情的不會放棄所愛的人。“眾水”、“大水”;雖傾海洋之水不能將愛焰熄滅;大水的狂瀾也沖不去永恆的愛。──《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八7「愛情,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也不能淹沒,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就全被藐視。」

    眾水(思高、JB「洪流」;希伯來文 mayi^m rabi^m),與大水(思高、NIV「江河」;JB「湍流」;希伯來文 n#ha{ro^t)。愛情不屈不撓的持續力對抗這些潮水與長年繼續的江河,它們既不能將愛情沖走,也無法熄滅它的火花。——《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八8「我們有一小妹,她的兩乳尚未長成,人來提親的日子,我們當為她怎樣辦理?」

    在古代近東,兄弟們對於年輕的小妹顯然是負有責任的,這可能也反映在這堙C無論如何,這位年輕的少女尚未達到性成熟,至少在他們眼中看來是如此,而他們正在議論:在她被提親(即有人在求婚)的日子該怎麼做(這個普通詞語類似的用法,參結十六78)。因為孩童的婚姻在古代以色列似乎並不普遍,這堛漣t義即是說:她得在性方面達到成熟才能結婚。——《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八89許多解經家認為八7為本書正文的結束,以後數節既難確定說話的人,又難決定女子究為一人抑二人,所以視之為增補。但一般均同意89節說話的為女子的兄弟;以後數節則為男女間的對話,喁喁細語結束全書。

這二節當為追述女子年幼的舊事。少女情竇初開,家中兄長身為幼妹的監護人,有權代決婚嫁;故決定保護幼妹,直到適婚年齡。──《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八9「她若是牆,我們要在其上建造銀塔;她若是門,我們要用香柏木板圍護她。」

    德里慈提議說乃是表示「性格穩定」,而建造堅固之銀(呂譯、思高、RSV「城垛子」)更能加強它,而則表示人可以接近以誘惑她的地方,所以需要「堅固的香柏木」(參一17,五15)來加強保護她的神聖。然而,這兩個重複的若子句並不是對照用法,而是同位語:兩個表像都是強調她人格的力量與安全。——《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八10女子說她現在已經成長且成熟。“得平安的人”亦作“幸福的泉源”,女子能給她所愛的快樂和幸福。“平安”也有“完全”的意思,女子在良人眼中有六9所說的“完全”。──《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八10「我是牆,我兩乳像其上的樓。那時我在他眼中像得平安的人。」

    現在說話的顯然是佳偶,她採用前面兩節話語的線索,使用強調形式和位置的單數代名詞,這個改變與兄弟們發言時比較遲疑的開始恰成對比。RSV 用了過去式,這是沒有根據的,這堛熒N思似乎是現在式的「我現在是」(AVNEBNIVJB),而不是過去式。她歡喜地採用的表像在自己身上,並且迅速接續下去將她的兩乳描寫為摟〔希伯來文 mig{da{lo^t,參五13「珍寶箱」(和合本作)〕,比她兄弟所提議設有小口的城垛更為壯麗輝煌。她是在宣佈她的成熟度,以及對她所歌頌之愛情和婚姻所作的預備,參以西結書十六781013——《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八11「所羅門在巴力哈們有一葡萄園,他將這葡萄園交給看守的人,為其中的果子,必交一千舍客勒銀子。」

    巴力哈們「這個字可以譯作「眾之主」,但在古代譯本中只有武加大譯本(Vulgate)如此作。

   看守的人」JB「監工」;NEB「管理員」;NIV「佃農」;現中「耕種的人」;希伯來文 no{t]ri^m)。

「一千銀子」(和合、JBNIV舍客勒;希伯來文 ~elep{ kasep{)。根據以賽亞書七23,一千棵葡萄樹價值「一千銀子」,這兩處經文原文都沒有「舍客勒」這個字,但舍客勒既然是測量重量的普通單位(約在主前500年之後也是幣值單位),可能也是這堛熙璁魽C普通舍客勒重約0.4盎司(11.3公克),而「王室」(「重」)舍客勒約為0.457盎司(13公克),以現行的銀價計算約值三元(美金),所以此處總值約合三千元(美金)。——《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11 巴力哈們】這地名只在本節出現,至今未能考證。次經《猶滴傳》八3提到一個近似的名字伯拉們(Belamon),但可能只是巧合。這名字被選用,可能不過因為它的意思是「財富的擁有者」,因此成為了葡萄園多產的比喻,又引伸到所羅門禁宮的上千妃嬪。──《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歌八1112“巴力哈們”的位置不詳。“哈們”有財富豐盛之意。“看守的人”指女子的眾兄長為所羅門王看守葡萄園,女子喻自己為獻給王的葡萄園(一6;二15),看園的人應得部分收成作工資,求王以二百舍客勒銀贈給兄長,酬謝昔日照顧之恩。

女子認為所羅門雖財富難計,但不能喝她的真愛相比。“一千舍客勒歸你”是說財寶算不得甚麼。“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有真愛遠勝世上財富之意。──《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八12「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所羅門哪,一千舍客勒歸你,二百舍客勒歸看守果子的人。」

    「我的葡萄園,我自己的」(呂譯、RSV),參一6,二15。其對比是在於所羅門龐大的財產(妻妾?)與佳偶自己的身體,這是只有她自己才有權支配的。

二百舍客勒)」可能必須根據第11節所付的費用來瞭解,是勞工所分得之利益的百分比。君王沒有權利將女孩子賜給他的任何百姓,就跟他沒有利控制她的愛情一樣285——《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八13「你這住在園中的,同伴都要聽你的聲音,求你使我也得聽見。」

    暗示永久的居住」呂譯、NEB的「坐」比較符合這堜珥n求的含義。複數的說明不是特別的園子,而是說明她在這環境中的安適自在。NEB「我的新婦……我的園子」是解釋的譯法,因為原文中既沒有名詞「新婦」,也沒有所有代名詞「我的」。

聽」(呂譯、Pope「留心聽」;NIV「聽眾朋友」;希伯來文 maqs%i^b[i^m)在雅歌中只有出現在這堙A意思是「你細聽」或比較概括地「注意」。聲音究竟是這個動詞或最後一行之動詞聽見的受詞,是頗有爭議的一件事,哥笛斯(Gordis, p.102)主張後者,如果 qsb 比「聽」更具有總括性,那麼他的提議就有其長處。良人要求她當面回答(參二14)。——《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八1314“同伴”:良人的同伴。男女相悅,聲音容貌無一不能成為愛的推動力。快樂的伴侶重溫愛情的溫馨,此種肉體和心靈的享受,乃神的恩賜,有祂允許的印記。全部《雅歌》為神話語的一部分,教訓、督責、教導人得益。──《啟導本聖經註釋》

 

【歌八14「我的良人哪,求你快來,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

    他的請求立即引起他的佳偶的回應,而她的邀請是反覆雅歌前面的許多渴慕的經文。

  求你快來NIV「走開吧」;NEB「公開露面吧」;希伯來文 ba{rah])在雅歌中只有出現在這堙C這個字在舊約聖經中另外用了六十五次,其意義通常是指逃離仇敵。她在這堨s他採取那種速度,不受羈絆地她飛奔。這堣]可能出現某種性愛的圖像,因為衝入或穿透的觀念在出埃及記三十六33指閂(希伯來文 b#riah]),在以賽亞書二十七1則是指刺穿的蛇,後者是非常普遍的性象徵。——《丁道爾聖經注釋》

 

【歌14 <syncBible ref=8:14>聖經中為何有這樣一篇愛情的詩歌,它的意義何在?】

    新婚之夜過後,所羅門和情人之間熾烈的愛情並沒有隨時間而流逝。他倆互相倚重、坦誠相待,沒有絲毫隱瞞。這種全心全意的付出和委身,是他們關係日益堅固深厚的關鍵因素,也是我們與配偶建立關係,與神建立關係的要素。神如何以信實待我們,我們也應該在婚姻中以信實相待。

  保羅在以弗所書中清楚說明,婚姻象徵基督與祂的教會的關係(參弗2233),而約翰亦以基督與祂新婦的盛大婚筵描繪祂第二次再來的景象,基督的新婦就是忠心跟隨祂的人。(參啟十九78二十一12)。許多神學家都認為,雅歌預表了基督對教會的愛。不過,說雅歌是一首描寫人間愛情的詩歌,而所有真誠相愛的婚姻關係都反映了神的愛,這種說法相信更易為人接受。──《靈修版聖經注釋》

 

【歌14 香草山】這山與二章17節的比特山(NIV:「崎嶇山」)相同。兩節都是邀請這位年輕男子來享受年輕女子所提供,以山為喻的芳香快樂。這意象類似女神伊施他爾的神聖戀人搭模斯,被形容為「躍過山頭」的牧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