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雅歌第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歌七10】「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

這是新婦感激的心聲。她知道屬於誰,就是被愛的那位。所以這位新郎必對她有無限的戀慕。

親愛的,你知道你心愛的戀慕你嗎?你愛祂,但祂愛你更多。你戀慕祂,祂對你戀慕得更深,好似月光不如陽光一般。雅各說祂的靈住在我們裡面,戀愛至於嫉妒呢!主耶穌要我們一切的愛,一切的能力、一切的錢財,我們將一切永遠獻給祂!我們對祂的反應是這樣嗎?可惜我們時常不肯定不是使祂滿意。有時我們感到情愛好似一團烈焰一般,但不久成為一對煙雲,沒有燃料就燒盡了。

主向我們要更多的時間,可惜我們在世界的忙迫中只顧到生命的利益,而不讓祂與我們交談。祂向我們要更多的情愛,使我們知道怎樣接受祂的愛。祂要教導我們怎樣享受祂的豐富,是與祂同作後嗣,在天上同祂坐在一起,怎樣以神的靈力來工作。讓我們順從祂,使祂喜悅。「新郎怎樣喜愛他的新婦,你的神也同樣喜悅你。」如果祂在愛中默然正如西番雅所描繪的,默然的愛是有太強烈的感覺,無法以言語來表達,那麼我們只有將自己完全奉獻給祂!──邁爾《珍貴的片刻》

 

歌七10與君共享】「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

  佳偶既然成偶,就不再是單獨的,異床同夢是不會有的,異床異夢也不成其為偶。所以美好的婚姻,必然是禍福與共。

  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
  我的良人,來吧!你我可以往田間去,
  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歌七:10-11

  世人的智慧,以為“齊大非偶”,門不當,戶不對,結成的婚姻,總不會幸福。這話是真理,因為是用在政治聯婚上。以愛為基礎的婚姻,完全不同。基督愛教會,為教會付上了捨身流血的生命重價,買贖卑賤的罪奴歸於自己,作祂所愛的新婦(弗五:25-32)。這在婚禮上常念的經文,所說明的榮耀實際,不是罪人拼命高攀,努力上進,自己要作王子的新婦,而是君王屈尊,主動的降卑。
  能夠躋身王後宮佳麗之一,已是耶路撒冷的眾女子所夢想的榮耀;但最多那只能慶祝妾身有主,而自信的說:“他也戀慕我”,完全是另一回事:那是寵愛在一身的眷愛。主對聖徒的愛奇妙,祂雖然愛所有的人,卻關顧好像世上只有你一人。
  被愛的書拉密女,必須不再屬自己,心沒有旁的繫念,知道“若活著,是為主而活;若死了,是為主而死…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羅一四:8)。這不是出於勉強,完全是甘願的奉獻;而且必須專一的愛,只是為主,作主的新婦。
  女子向良人訴說她的心願:“你我可以往田間去,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歌七:11)它不急於飛黃騰達,脫卸田園的生活,如果可能,連歷史的包袱也完全丟掉,儘快遷入豪華的王宮。她的請求很奇怪,她不嫌泥土氣息,是要去田間,去村莊住宿。女子啊,何等可敬的心願,正是使徒保羅的心願;他說:“情願離世與主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腓一:23-25)。這有泥土氣味的話,怎會由屬靈的使徒口中說出來?他不是貪愛世界享福,而是貪愛世人,要“為你們”,使教會得屬靈的益處。
  不過,書拉密女知道應該順服。她要求“你我”同去,絕不是獨立行動。屬主的人不要離開主自己作甚麼;也知道:離了主“就不能作甚麼”(約一五:5)。── 于中旻《雅歌箋記》

 

歌七11~12田間的葡萄園中國百份之九十五是鄉村。弟兄姊妹們,你們安然坐在梳化椅上等候上天嗎?神學生們,你們要到甚麼地方去?去美國?去戴四方帽?有求學的機會應當求學問;但學成之後應當走到沒有人傳道的地方。從前到中國來的牧師,他們是大有學問的博士,他們走到綏遠一帶的地方,騎小騾,穿上中國衣服,用假頭髮釘在帽子後面作辮子,帽前寫:「信主耶穌得救」。天天走在街上,大聲呼叫,「信主耶穌可以上天堂,不信就下地獄」。他賣小書,一個銅錢一本,買一送一。過半天沒有一個人買。小孩子大叫「洋鬼子」。他辛辛苦苦的傳道。各位神學生啊,若只求戴四方帽,而不求救人靈魂。那有甚麼益處?

  戰時山西華北神學,被軍事訓練班用來上課,把那堛熄ЛD人趕到一所小房屋埵瞴C和軍長交沙,但是他不管。只可禱告,此外沒有辦法。一天晚上有六個軍事學生被鬼附,口中流沬,眼眼火紅,用槍來射他們也不怕。忽然有人說:「快去請王先生來禱告罷」。請到他來,他初時很害怕,想到自己讀神學並沒有學到逐鬼的功課;不逐又怕羞辱主;逐又怕逐不出。於是領他們來,代他們禱告一點鐘。六個鬼出來之後,就把他們交回軍長。軍長說:「你們可以隨時在這娷妨禲v。弟兄姊妹們,求主在不久的將來,在這打發十隊,二十隊人,到邊荒去佈道。——楊紹唐《雅歌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