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雅歌第八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歌八1~3愛心的生活】主是我們的神,也是我們的朋友。祂一無所愛只愛我們。祂愛你是無條件的。祂的愛在你心中作工一直作到你愛祂,完全的愛祂。

  世人的愛是永遠的愛嗎?北平一對少年男女學生很相愛而訂了婚。一天那女子病了。醫生說她的病很重。那男子每天來看她。醫生說她一隻眼睛要瞎。那男子就一個月來看她一次。到了暑假那男子說:「家埵釩H叫我回去」。於是一去不回。你看,她有兩隻眼睛就愛她;一隻眼睛瞎了,那末一封信也不寫給她了。讚美我們的主,祂愛我們愛到底。雖然我們多次得罪祂,祂還是愛我們。

  一個實在的故事:美國戰時一個小號兵受了傷,一個猶太醫生醫治他。受傷的小孩對醫生講道。其後醫生施手術要替那小孩取出他身上的子彈,先下迷藥,那小孩說:「我不肯受麻醉而糊塗的死去;我要清楚去見主」。他不肯喝酒,開刀很痛!他用口咬枕頭,用布包好之後問他痛不痛,他不說痛而說求主拯救那猶太醫生。過幾天,他要死了。他對醫生說:「請你替我寫一封信給我母親,告訴她我天天讀聖經。又寫一封信給我的主日學教員,告訴他我不喝酒」。不久他就死了。

  其後那猶太醫生赴美國。一天他進理髮店理髮,看見牆上很多宗教圖畫。那理髮匠一面替他理髮,一面向他講道。其後他上車,那理髮匠對他說:「先生,我知道你總有一天要信主,我把我的名片給你,請你寫信給我,好嗎」?

  一天晚上,天下雨,那醫生在路上沒有地方躲避。看見那禮拜堂的門是開的,不得已而進去避雨。坐下,又是聽人講道,他受感而淚下!人上前跪禱,認罪,信主,他不肯上。一個老太太對他說:「我看見你受感流淚,你快些上前去信主」。於是拉他上前跪禱。他信了。回家告訴妻子,妻大怒,和岳父一同把他趕出去!他離開妻子並二三兒女而出外。他還是信。連連寫信回家勸他的妻。妻把信撕破,再連接丈夫二三十封信,她開也不開就丟掉了。丈夫一共寫了五十三封信回家。一天他七歲的小孩把信拆來看,信上說:「你們平安,雖然你不要我,我很愛你」。小孩說:「父親很好,為甚麼媽媽你不要父親」?他母親受感動而流淚,心媟Q:丈夫那麼好,主若不是真的活的,丈夫必不如此相信。於是回信請丈夫回家。岳父大怒,把他二人都趕逐出去。他在禮拜堂作見證。述說他信主是由一個小孩子感動他的。忽然一位老太太來和他拉手說:「那小孩子就是我的兒子啊」。

  不得我們的信心,盼望,和愛心,都一同長進。以致滿有愛主愛人的心,榮耀我們的神。——楊紹唐《雅歌書》

 

【歌八5】「那靠著良人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

站在山頭的平地,從猶大向沙漠地帶眺望。這些耶路撒冷的女子看著新婦,徐緩地從曠野上來,緊緊第靠著她心愛的新郎。這是一幅教會的圖畫,也描述信仰者的儀態。曠野可以象徵信徒的經歷,我們又饑餓又乾渴,在太陽暴曬之下,被試探所打擊。我們走在低地,生活單調而乏味,厭倦地走著。

但曠野的生活不是永遠的。我們受囑咐要從曠野上去。生命是無止息的重音,力上加力,我們在錫安朝見神。你的路危險嗎?你向後看,你便永不能登上高處。你是否像夏甲失望,甚至求死呢?看!你旁邊有一位,轉向祂。祂的手是被釘過的。祂是你心愛的,靠著祂吧!祂伸出膀臂給你靠。祂在你身心疲累的時候扶持你。曠野有足夠的資源供你支取。你不會體會,直到你殷切需要的時候。所以你緊緊靠著祂吧!

祂必帶你到水泉,有新鮮的水流出。在歷代必有多人事奉祂,汲取祂完全的愛。──邁爾《珍貴的片刻》


【歌5】「那靠著良人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
  一次,我在一個祈禱會中,學到了一課有益的功課。有一位弟兄,起來禱告,求神賜各種祝福給我們——正如你我所求的;他也為著已經得到的感謝神——正如你我所感謝的;但是,在他結束的時候,他加上了一個奇異的請求。他說︰哦,主啊,撐住我們!親愛的讀者,你有沒有可依靠的呢?這位弟兄,用一個新的方法,把我們所依靠的描寫清楚了;他對我們所依靠的主有了新的亮光,他也把這個亮光,介紹給我們了。讀者,主是時時在信徒旁邊的,他隨時能張開他仁愛的雙臂來撐住軟弱的信徒。——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選

【歌八5經歷曠野】「那靠著良人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

一個事奉神的人,有許多屬靈的功課要學習,其中有一門課程是很重要的,就是“經歷曠野”。

每一個在神手中有點用處的人,都必須要經受曠野的訓練,如:

大衛:練就一身能勝過歌利亞的本領(撒上十七3549)。

雅各:能得神的啟示,經歷神的同在,看到神的殿、天的門(創二八1017)。

摩西:得到奇妙、測不透的拯救(出二5 )。

保羅:聽到神隱密處的話語,和三層天上的經歷(林後十二14)。

不曾經過曠野的人,不配也不能承受神的託付;不經過曠野的人,心裡就沒法清楚直接得光;不經過曠野的人很難棄絕自己投靠神。

曠野的意思是:

一、孤單──無人同情,沒有同伴,只有單獨仰望神。

二、隱藏──與世俗、人情隔離。

三、枯燥──心靈經過熬煉,乾渴難忍。

四、單獨與神親近,直接從主領受,得著新的啟示,認識靈界奧秘。

主阿!保守我們在茫茫的曠野中,經歷各種試煉;不發怨言,像迦勒、約書亞一樣,憑著信心,另有一個心志跟從你,直達迦南,阿們!!—— 李慕聖《晨光》

 

【歌八6放在心上】新婦切求新郎:「求你將我放在心心如印記,帶在你臂上如戳記。」這是愛情的聲音,她不願跟她親愛的片刻離開,她願永遠跟他在一起,化成一片,同生同滅。

          雖然如此,但人間的愛無常,今日如火熱烈,明日只剩餘燼,令人嘆息。

         感謝主,祂的愛永無更變。祂愛我們,放在心上,永遠記得,永遠懷念,海枯石爛,祂愛永在。── 吳恩溥《沒藥汁》

 

歌八7愛情永固】「愛情,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

  很多的愛情,是因勢而合,也因利而分;有的是誤會而結合,暸解而分開。真正的愛,是非常稀少,也非常可貴。因為神是愛,愛是從神來的。雅歌對愛歌頌說:

  求你將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
  帶在你臂上如戳記,
  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之殘忍;
  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是耶和華的烈焰。
  愛情,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
  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
  就全被藐視。(歌八:6-7

  古時的人,身上常帶著印記,作為個人認知的證明,通常是圓形的,憑蓋印以鑑定文件的真確性。後來演化成蓋印的戒指,有同樣的作用。結婚的時候,交換戒指的意義,就是這樣的彼此相信,共有的認同;而且戒指是圓的,表明永恆。印鑑與所有人是不能分開的。書拉密女期求作良人的印記,時時得蒙記念,也失去自己。蒙愛的聖徒應有這樣的心志:不與主分開,作甚麼事都在神旨意堙C
  愛真的是刻骨銘心,不是輕易可以抹去的。神吩咐摩西,為以色列的大祭司作以弗得,在事奉的時候穿著,在神面前蒙記念;其兩條肩帶上和胸牌上,有寶石刻著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出二八:9-21)。這名字是刻上去的,表明不會被塗抹。大祭司是預表耶穌基督,祂兩肩之力,擔當信徒的軟弱;全心的愛,關注在信徒身上。因此,我們所蒙的恩是永遠堅固的。
  愛是堅強的,也是嫉妒的。愛之章說:“愛是不嫉妒”,那是指彼此間的不嫉妒;但“嫉妒”與忌邪是同一字,是不能容讓第三者介入相愛者之間,使愛旁移;如聖經所說:“我們的神乃是烈火”(來一二:29)。愛有多堅強,忌邪也多堅強。
  愛不是商品。人無論拿多少財寶來交換愛情,全被藐視。用財寶可買的愛情,不是真實的愛情,只是虛情假愛;所以為了甚麼利益而說愛主,愛甚麼人,都是妓女的愛。律法對於這類財物,定為不潔,而明白禁止接受:“娼妓所得的錢,或孌童所得的價,你不可帶入耶和華你神的殿還願,因為這兩樣是耶和華你神所憎惡的。”(申二三:18)為了工價而事奉主的,會為更高的價錢而出賣主,服事魔鬼。
  主藐視以愛為商品的人;只要愛祂的人事奉:愛情永固。── 于中旻《雅歌箋記》

 

【歌八7最後的情感愛情,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歌87

  一位元醫師每次查房時,都會發現十三號病床的老頭在罵服侍 他的妻子,自他知道得了不治之症之後,常常無中生有,怒喝連聲地發洩怒氣,而他的妻子則疲弱無力地佇立於病室外,默默流淚。

  醫生見他十分可憐,便安慰她:你不要太難過,他是因為病,心裡不痛快……”

  不,謝謝您,醫生,您還不瞭解他。他是怕我日後想起他心裡難受,才故意這麼做的,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

  刹時間,醫生猶如被電擊中,他面對這對老夫妻,第一次感到羞愧,感到膚淺,感到感情上的貧乏。── 佚名《喻道小品》

 

【歌二7;八6甘心為神】「……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她自己情願。求你將我放在心上如印證,帶在你臂上如戳記,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之殘忍,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是耶和華的烈焰。」

人貴乎於“自覺”。無論少年、青年,能有點進取心,就在於他生出了自覺心。人一有自覺心,上進就快了。自覺是上進的起點,也是有所作為的重要基礎。

在屬靈的工程上、道路上,也是同樣的原理,人若沒有內心的覺悟,很難叫他主動去追求愛神、向神奉獻,為主的福音或真理犧牲。

這“自覺心”是從何而生的呢?一個是由於失敗、嚴重的擊打、羞辱,激起人肯發奮,努力求得勝、求恢復、求尊榮,但這還不算太好的動力。頂好的還是由於內心的認識、徹悟,甘願將自己獻給神為他而活,求得主的喜悅,這是很重要的。

能有徹悟的原因,愛的激勵也是非常重要的。領會了主的愛,自然才會愛主,經上這樣說:

“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為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他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林後五1415)—— 李慕聖《晨光》

 

【歌八7愛的代價】"愛情、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就全被藐視。”(歌八:7上半)

  曾轟動世界的戀愛真實故事,就是愛德華八世,他本是不列顛帝國的君主,第二次大戰前的英國不但領土遍全球,而且也是海上霸王;它的財富無與倫比,如果他要一位美貌的本國處女是十分容易的事,誰知他竟愛上了一位幾經婚嫁,面貌平常的外國辛博生夫人。可惜他碰到堅持基督教傳統信念的鮑爾溫首相,經過國會數度商議之後,鮑爾溫怒視愛德華說:你究竟要英國王位,還是要辛博生夫人呢?如果要辛博生夫人,就不能作英皇了。但是愛德華為著,竟然犧牲不列顛國君王的尊榮,寧願走下寶座。
  人可為愛情犧牲物質世界,我們基督徒對基督所付的重大代價,豈能無動於衷?華茲以撒寫了一首著名的聖詩,他說:我每思念十字寶架,並主如何在上懸掛……假若宇宙都歸我手,盡獻於主仍覺不足……當得我心,我命所有。 ──《為甚麼要用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