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賽十1「禍哉!那些設立不義之律例的和記錄奸詐之判語的,」

  〔呂振中譯〕有禍阿,那些制定奸惡之律例的,和那些忙於記錄毒害人之判語的!

  〔暫編註解〕這裡所斥責的罪行,以色列和猶大都有犯。賽1:235:23責備了猶大的這一罪行。這種罪行就是虧待貧乏的人,寡婦孤兒,不幸和被壓迫的人。人們只想到自己和自己的利益。那個時代的弱點就是正在吞噬國家生命的自私和貪婪。

       1-4以法蓮不義的首領對百姓盡行強暴,在神降罰的日子必無法躲避災禍。

         1~4當施憐憫的原因。聖經明確警告有自養能力卻懶惰而致貧窮的人,但每個國民都被賦予社會保障義務,照看沒有生活能力、需他人幫助的人(10:18;10:14;23:10;1:27)。如同以色列不義的法官在亞述的暴行面前羞辱地死去,濫用職權搜刮弱者之輩(12:40;6:1),必在強大的神面前得不到絲毫憐憫(18:21-35)

     15有的解經家認為此五節所講為“七禍”之第一禍,其他六禍見五8246節開始講亞述將進攻以色列及神對亞述的刑罰。

 

【賽十2「為要屈枉窮乏人,奪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婦當作擄物,以孤兒當作掠物。」

  〔呂振中譯〕他們想要屈枉貧寒人的案件,強奪我民間困苦人的理,好以寡婦當作擄物,以孤兒為掠劫的對象。

 

【賽十3「到降罰的日子,有災禍從遠方臨到。那時,你們怎樣行呢?你們向誰逃奔求救呢?你們的榮耀(或作“財寶”)存留何處呢?」

  〔呂振中譯〕當察罰的日子、有風暴從遠方趕來,你們要怎樣行呢?你們要向誰逃奔去得救助呢?你們的財寶要撇在哪堜O?

  〔暫編註解〕「有災禍 ...... 臨到」:顯然指亞述從遠方殺到一事。

       神沒有直接對壓迫窮人的人宣佈懲罰,而是用提這個問題,叫他們自己宣佈自己的懲罰。這些不公正的法官們完全知道什麼是公義和公正,卻明知故犯。在神追討的日子裡,他們是無法逃脫的。以賽亞曾指出,到了耶和華的日子,惡人將藏到山岩洞穴裡躲避神的榮光,那時“耶和華興起使地大震動”(賽2:19)。

 

【賽十4「他們只得屈身在被擄的人以下,僕倒在被殺的人以下。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呂振中譯〕你們只好屈身於俘虜之下,仆倒於被殺之人下面。雖有這一切,永恆主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然伸着。(接賽ex~

  〔暫編註解〕本節前半句含義不明。但大意是指第1-3節中不公正的法官,在耶和華追討的日子裡將淪為囚虜,在宇宙的審判者面前恐懼屈膝。他們將遭到同樣的厄運,就是列在被殺的人中間。

 

【賽十5「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

  〔呂振中譯〕有禍呀,亞述,我怒氣的棍子!他是我憤怒之杖、在我〔傳統:他們〕手中。

  〔暫編註解〕神在忿怒中興起亞述來責打以色列和猶大。

         在列舉了自稱為祂子民者所要接受懲罰的罪行之後,神宣佈了懲罰他們的方式。神已經下了判決。亞述將成為執行判決的手段。參賽7:20把亞述比作外賃的剃頭刀。

       5~6曾作神工具的亞述被毀滅。10:5-34預言亞述是神審判驕傲悖逆百姓以色列的工具,卻因驕傲被神離棄。父母會杖打兒女,但其心所系是兒女而不是杖。以賽亞預言神對亞述的審判,也論到以色列餘民將會重新歸向耶和華,信靠耶和華(20)11:1-16預言耶西的本必發一條——彌賽亞耶穌,成為悔改皈依的餘民之王。對亞述與以色列餘民宣告審判與拯救的信息,在屬靈上以及歷史上與我們有深切的關聯。在12章以賽亞呼召蒙神拯救者應當滿懷喜樂地頌贊神,仿佛新約羅馬書第8章在煩惱之後,終於以喜樂的心歌頌神的救恩。若將以色列的民族歷史與聖徒的人生相比,聖徒會因過錯受到神的責備,但神決不會離棄他,會給他們開救恩之路。無論何時,我們都可以悔改歸向神,重新過讚美神的生活。

     56在米所波大米的諸民族中,亞述人最為好戰,生性殘酷。神使用了亞述作“刑杖”來刑罰驕傲的以色列和猶大之後,神也要用其他方法,來刑罰高傲的亞述(比較十12)。亞述後亡於巴比倫。

         5-15  亞述的自誇。

     519 雖然亞述驕傲自負,但她是神用來懲罰猶大的工具;後來她也要受到神的審判。被稱為“以色列的光”(17節)的神,將要毀滅亞述(在主前612年尼尼微城淪陷和主前605年迦基米施之戰期間);它的毀滅是那麼徹底,以至“孩子”也能輕易地數算出剩下之領袖的數目(19節)。

         10:5-34  心高氣傲的亞述必降為卑:亞述只是神責打以色列和猶大的工具,但他卻以為自己大有能力,高於其他邦國,更認為以色列和猶大的神只是偶像而已。因此,神要擊打亞述,顯明 是主、是神。先知這篇信息鼓勵猶大毋須懼怕強大的亞述。

 

【賽十6「我要打發他攻擊褻瀆的國民,吩咐他攻擊我所惱怒的百姓,搶財為擄物,奪貨為掠物,將他們踐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樣。」

  〔呂振中譯〕我打發他來攻擊不拜神之國,吩咐他來擊打我所惱怒的人民,來擄掠擄掠物,來掠劫掠劫物,使他們被踐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樣。

  〔暫編註解〕「褻瀆的國民」:原文為單數,可能是以色列和猶大的統稱。

       褻瀆的國民: 希伯來語意指“無視神的國家”或“墮落的國家”,指整個以色列(10)。亞述王撒縵以色五世圍攻撒瑪利亞,佔領以色列之時(B.C.722),猶大也陷入拜偶像等罪中(王下16:1-4)B.C.701,除耶路撒冷外,整個猶大被亞述王西拿基立佔領(王下18:25)。因此惹動神的怒氣,遭到亞述入侵的褻瀆的國民應指全以色列。

     褻瀆的國民。就是猶大,因為那時撒瑪利亞已經被征服了(第11節)。

         搶財……奪貨。參以賽亞兒子的名字瑪黑珥-沙拉勒-哈斯-罷斯(賽8:3),意為“擄掠速臨,搶奪快到”。神已經委託亞述執行對以色列,大馬士革和猶大的懲罰(賽8:4)。

 

【賽十7「然而他不是這樣的意思,他心也不這樣打算。他心裡倒想毀滅、剪除不少的國。」

  〔呂振中譯〕但他呢、卻不這樣思想;他心堥瓣ㄢo樣打算;他心堶侇Q毀滅,剪除不少的國。

  〔暫編註解〕他不是……這樣打算: 比較7節與15,可以清楚地看到亞述的驕傲與愚蠢。這與眾先知及新約使徒的謙卑形成鮮明對比,他們表明自己不過是器皿,願意捨棄自己高舉神。結果降卑的反而得到高升,自高的亞述則受到無情的踐踏(23:12)

     這裡很有意思地說明了耶和華對待各國的方式。當某些國家需要懲罰的時候,神用亞述作祂的刑杖。但亞述並不知道自己被用作神手中的工具。就亞述的領袖而言,他們的策略完全取決於他們自私的利益。換一句話說,不是神的聖靈,而是惡者的靈影響亞述去攻擊以色列和猶大。那為什麼說亞述是神手中工具呢?因為神保護的手從祂宣佈要懲罰的國家撤回,允許亞述實施她自私罪惡的意願。神就是這樣在這個悖逆祂的世界裡實施祂崇高的旨意。人和魔鬼的意願受到控制反而實行了神的旨意(見對代下18:1822:8;但4:17)。

 

【賽十8「他說:“我的臣僕豈不都是王嗎?」

  〔呂振中譯〕因為他說:『我的將帥不都是王麼?

  〔暫編註解〕「我的臣僕 ...... 王嗎」:列國的王是亞述國的臣僕;換句話說,亞述王是萬王之王。

     亞述國王的勢力和榮耀不亞於其他國家的國王。亞述人以此為自豪。他們非常強大和威嚴。周圍國家的君王在他們面前不屑一提。亞述的統治者喜歡列出向他們納貢致敬的藩王長長的名單。

 

【賽十9「迦勒挪豈不像迦基米施嗎?哈馬豈不像亞珥拔嗎?撒瑪利亞豈不像大馬士革嗎?」

  〔呂振中譯〕迦勒挪豈不像迦基米施麼?哈瑪豈不像亞珥拔麼?撒瑪利亞豈不像大馬色麼?

  〔暫編註解〕迦勒挪在敘利亞北部,迦基米施為幼發拉底河上大城,哈馬為奧蘭特河上大城,亞珥拔在北敘利亞,均為亞述在主前738717年間奪得的土地。北國首都撒瑪利亞,敘利亞首邑大馬色在亞述人眼中,和其他城市沒有分別,可以囊括而去。

       「迦勒挪」、「迦基米施」、「哈馬」、「亞珥拔」、「大馬色」:這些城市先後被亞述征服。先知按地理位置記下城市的名稱,從幼發拉底河起,向南伸展至北國的撒瑪利亞,使猶大聽眾感到亞述軍逐漸逼近。

     迦勒挪豈不像迦基米施嗎?迦勒挪(Calno]或Calneh),亞述語是Kullani(庫拉尼),是西元前738年被亞述佔領的。迦基米施的國王皮西利斯(Pisiris)曾於西元前743年在亞珥拔向提革拉-毗列色納貢。迦基米施在幼發拉底河的拐彎處,耶路撒冷以北約615公里。庫拉尼在迦基米施以西約75公里。

         哈馬豈不像亞珥拔嗎?哈馬的十九個地區在西元前743年或其後不久落入亞述人手中。在西元前743年、742年、741年和740年亞述人發動的戰役中,亞珥拔起了重要的作用。亞珥拔離庫拉尼只有幾公里。哈馬位於奧龍特斯河邊,在大馬士革東北約190公里處。大馬士革在撒瑪利亞東北約160公里處。

         撒瑪利亞豈不像大馬士革嗎?提革拉-毗列色於西元前733年和732年對大馬士革發起攻擊,於西元前727年再次發動進攻。撒瑪利亞在西元前723722年被撒縵以色五世包圍和攻佔,市民被擄到亞述。但以色列王國北部和東部的大部份地區在西元前732之前就已被提革拉-毗列色所佔領。幾年以後撒瑪利亞才被亞述所征服。

 

【賽十10「 我手已經夠到有偶像的國,這些國雕刻的偶像過於耶路撒冷和撒瑪利亞的偶像。」

  〔呂振中譯〕我的手既找到這些偶相之國〔或譯:這些國〕,就是有雕像勝過耶路撒冷和撒瑪利亞的之雕像的,

  〔暫編註解〕亞述攻佔了第9節所列的重要城市。那裡的神無力保護她們抵抗亞述人的勢力。亞述認為自己的神超過其他的神,因她征服了那麼大的區域。亞述國王和其他所有的古代民族都認為,一個神的能力是用所崇拜之國家的力量來衡量的。所以耶路撒冷和撒瑪利亞的神被視為不及許多亞述所征服之國家的神。

     10~1189節相仿,亞述驕傲地認為:佔領過諸多拜偶像的強國,區區以色列有何困難。亞述耳聞耶和華的名字,卻視他為偶像之一,並未認識到他是獨一真神。

 

【賽十11「我怎樣待撒瑪利亞和其中的偶像,豈不照樣待耶路撒冷和其中的偶像嗎?”」

  〔呂振中譯〕難道我不能辦路撒冷和她的偶象,正如我辦撒瑪利亞和她的偶相麼?』

  〔暫編註解〕亞述人認為其他國家的神與他們自己的神是相似的。在他們看來,耶路撒冷的神和其他任何城市的神基本上沒有什麼區別。既然撒瑪利亞的神救不了該城,耶路撒冷的神也無法救她脫離亞述人的勢力。

 

【賽十12「主在錫安山和耶路撒冷成就他一切工作的時候,主說:“我必罰亞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榮耀。”」

  〔呂振中譯〕將來主在錫安山和耶路撒冷了結了她一切作為的時候,他〔傳統:我〕必察罰亞述王心埵菑j之表現〔原文:果子〕和他眼目高傲之自炫。

  〔暫編註解〕“罰亞述”:亞述首都尼尼微城淪陷於主前612年。亞述國亡。

       除非神高舉人,人不能自己升高,也不該想高舉自己。然而,世上很多人像亞述王,陶醉於自己微能所帶來的驕傲。這不是單純的缺乏德行,乃是無視造物之神(21:4)

     祂一切工作。神有一件工作需要完成,那就是懲罰錫安和耶路撒冷。神要用亞述作為工具來執行這個任務。但任務完成以後,神會反過來懲罰亞述的傲慢。

         必罰。這裡從第三人稱轉到第一個人稱,可能是為了強調。

 

【賽十13「因為他說:“我所成就的事,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智慧,我本有聰明。我挪移列國的地界,搶奪他們所積蓄的財寶,並且我像勇士,使坐寶座的降為卑。」

  〔呂振中譯〕因為他說:『我所作的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智慧;因為我很聰明;我挪移了別族之民的地界,搶掠了他們的準備庫,我像勇士使他們的居民低落。

  〔暫編註解〕我手。參但4:30。本節所分析亞述的策略,證明神懲罰亞述的合理性。咋一看來,神利用亞述做祂想要做的事,然後又因此而懲罰她,似乎有失公允(見出4:219:16注釋)。所以在這裡說明了理由。亞述只想到自己,並沒有想到神(見賽10:7注釋)。她只關心劫掠和征服。在制服了耶路撒冷以後,她視自己和她的神超過耶路撒冷和她的神。

         她所不知道的是,她在實行自己計畫的時候,乃是為耶和華所用成就祂的旨意。如果沒有神的許可,她對於猶大或其他任何國家都是無能為力的。亞述需要知道有一位元天上的神關注著善和惡的問題。所有犯罪的人都要受到祂正義的懲罰,包括那些自稱敬拜祂的人。亞述在神面前是有罪的,因為她殘忍地征服了東方各國。她對人和神所犯下的罪行,她的驕傲自大和頑梗悖逆,需要受到懲罰,所以神要懲罰她。關於神對待各國的原則,見但4:17注釋。

         列國的地界。亞述要消除這些國界,就採用了大規模移民的政策,以防止將來的叛亂。根據亞述的這項政策,以色列民被遷移到美索不達米亞和瑪代各地(王下17:6),來自巴比倫,以攔和其他遙遠民族的百姓被安置在撒瑪利亞各城(王下17:24;拉4:9,10)。

         搶奪他們所積蓄的財寶。見第14節注釋。亞述以自己的掠奪和殘忍為驕傲。亞述王室的碑文吹噓他們的劫掠和殺戮,詳細地列出了掠走的金銀,牛羊和財物,釘在木樁上,堆積在城牆外屍體的數量,以及山丘和平原上血流成河的景況。神瞭解他們所吹噓的一切罪孽,說明為什麼亞述需要受到懲罰。

         像勇士。直譯是“像暴君”。該詞還譯為“公牛”(詩50:13;賽34:7),以其力量的特性來指特別有力的動物。亞述不斷地吹噓自己制服地上其他強國的能力。

       13~14亞述王以武力合併周邊的弱小國家,擴張領土。他們的成功在於施行富國強兵的政策。即使如此,也因神的允許。亞述與埃及、亞瑪力、巴比倫皆被用作工具,堅定以色列百姓的信仰(1:12;17:8-16;52:27)

     13~14 亞述的王是多麼驕傲和自負(包含九個第一身的代名詞!)

 

【賽十14「我的手夠到列國的財寶,好像人夠到鳥窩;我也得了全地,好像人拾起所棄的雀蛋。沒有動翅膀的,沒有張嘴的,也沒有鳴叫的。”」

  〔呂振中譯〕我的手抓到了別族之民的資財,好像人抓到鳥窩;我取得了全地,好像人拾取了被遺棄的雀蛋一樣;卻沒有動一動翅膀的,或是開一開口啁啾一聲的。』

  〔暫編註解〕「沒有動翅膀的 ...... 鳴叫的」:意指雀蛋無力反抗。

       好像人夠到鳥窩。見第13節注釋。各國眾多的財寶都被亞述當作戰利品帶走。亞述國王曾用與本文十分相似的語言吹噓自己奪取了近遠各國的財寶,用車運走。例如在著名的亞述巴尼拔藏書室裡,很大一部份就是記錄亞述在征戰期間所掠奪的財物。

     沒有動翅膀。亞述軍隊所到之處,盡留下死亡和荒蕪。亞述的國王曾描述他們攻佔美麗的地區,離開時已無人居住,一片荒涼。以賽亞真確而形象的描述了亞述國王傲慢的吹噓。

 

【賽十15「斧豈可向用斧砍木的自誇呢?鋸豈可向用鋸的自大呢?好比棍掄起那舉棍的,好比杖舉起那非木的人。」

  〔呂振中譯〕鑿子哪能向用鑿子的人炫耀自己?鋸子哪能向拉動鋸子的自大?好似棍子掄起那舉起棍子的,好似手杖舉起那不是木頭的呢?

  〔暫編註解〕工具不能向使用工具者自誇,同樣,亞述只不過是神手中的工具,不應自誇。

       以賽亞用斧、鋸、棍、杖等較為粗大的工具比喻只有蠻力卻不認識耶和華智慧之徒的愚昧。在神看來,人在歷史中自誇是何等可笑的舉動。

     斧,豈可?亞述只是神手中的工具,但她卻自誇比神更偉大。亞述的國王不認識坐在宇宙的寶座上引導地上局勢、並按自己的旨意廢王立王的耶和華(見但5:19)。地上的帝王如果沒有神的許可將一事無成。沒有任何國家能抗拒神的旨意而長期存在。和地上所有其他的國家一樣,亞述在神面前只不過“像水桶中的一滴”,“如天平上的微塵”(賽40:15)。亞述需要瞭解神“向萬國所伸出的手”。祂的手是人所無法轉回的(賽14:26,27)。

         棍掄起。直譯是“使它為大” 。

         那舉棍的。指神。

 

【賽十16「因此,主萬軍之耶和華必使亞述王的肥壯人變為瘦弱,在他的榮華之下必有火著起,如同焚燒一樣。」

  〔呂振中譯〕因此主萬軍之永恆主必打發消瘦去在亞述王〔原文:他〕的肥胖中,在他的威榮下就有燃燒燒起,同火燃燒一樣。

  〔暫編註解〕肥壯人。關於“肥壯”的寓意,見創49:20;結34:16-18注釋。士3:29把該詞譯為“強壯”,顯然指“勇士”,不一定是“肥胖”,而是指壯實和精力充沛的人。本節的“肥壯人”指壯實的亞述官長,可能還包括亞述軍隊。神將把手放在他們身上,使他們變得瘦弱和憔悴。換一句話說,亞述的力量將會消失。

       。神將使他們的富麗堂皇的宮殿起火,變成一堆冒煙的廢墟(見摩1:4)。以賽亞發出這個預言的一個世紀以後,亞述帝國被摧毀,尼尼微成為廢墟。亞述,迦拉和迦拉和杜爾舍魯金被埋在沙漠底下。

     16-19在神審判之下,亞述必如大火劫後的田野,羸弱不堪。

 

【賽十17「以色列的光必如火,他的聖者必如火焰。在一日之間,將亞述王的荊棘和蒺藜焚燒淨盡,」

  〔呂振中譯〕以色列的光必成為火,他的聖者必成為火燄,一日之間就把亞述王〔原文:他〕的荊棘和蒺藜焚燬燒滅。

  〔暫編註解〕「以色列的光」、「他的聖者」:指神。

       以色列的光。對於罪惡和罪人來說,神的榮耀就是烈火(見出24:17;申4:249:3;賽33:14;來12:29)。這位聖者的光對於贖民來說,是榮耀和喜樂,但它是燒燼荊棘和蒺藜的火焰。以賽亞喜歡用“荊棘和蒺藜”來比喻罪的破壞性的工作(見賽9:18注釋)。以西結(結2:6)也用這個比喻指惡人。保羅(來6:8)說到荊棘和蒺藜是罪惡被詛咒的果子,“結局就是焚燒”。

         在一日之間。指毀滅突然臨到亞述人。以賽亞在這裡展望西拿基立的185,000軍兵在一夜之間被消滅的場面(賽37:36)。

     17~19惡人的結局。亞述因撒縵以色、西拿基立、以撒哈頓、亞斯那巴等君王的勢力,當時在近東地區擁有最大的版圖。不過只是短暫的輝煌(B.C.8C-7C),亞述在亞斯那巴王去世(B.C.626)後開始衰敗,首都尼尼微在B.C.612被巴比倫王拿布波拉撒佔領。從此亞述帝國在地球上消蹤匿跡。以賽亞用兩種比喻說明惡人的結局:①惡人必像樹林一樣被火吞噬(9:18,19);②惡人像患者一樣日趨衰殘。惡人在不知不覺間一步步走向毀滅,但在神施行審判的那日,必傾刻滅絕。

 

【賽十18「又將他樹林和肥田的榮耀全然燒盡,好像拿軍旗的昏過去一樣。」

  〔呂振中譯〕又把他的樹林和園地之華美連魂帶體全都滅盡,他就像熔化之物之熔化一樣。

  〔暫編註解〕「好像拿軍旗的昏過去」:意思不易確定,或譯作「好像患病的人精力耗盡」。

       他樹木和肥田的榮耀。今天的亞述強大又體面,但到了明天就會消失,就像一片遼闊美麗的森林被火燒燼一樣。在聖經中,邪惡的個人和國家常被比作將被剝奪驕傲和美麗的高大樹木(結31:3-18;但4:10-26;參賽30:27-33)。

     拿軍旗的noses)。是動詞nasas(“蹣跚”)的分詞形式,直譯是“蹣跚者”。有人認為指“病人”。七十士譯本為“逃跑的人”,武加大譯本也是這樣。亞述人向四面八方進軍,勢不可擋。先知卻預見到亞述患病倒下的時候。她將會“蹣跚”而昏過去。Nasas 的這種譯法更適合於第16-19節的內容,特別是第18節的前面部份。

 

【賽十19「他林中剩下的樹必稀少,就是孩子也能寫其數。」

  〔呂振中譯〕他林中剩下的樹、數目必然稀少,就是小孩子也能記下來。

  〔暫編註解〕剩下的樹。代表人(見第18節注釋)。這裡可能指西拿基立在耶路撒冷城門口的損兵折將(賽37:36)後,他和剩下的遠征軍撤回了亞述(賽37:37;見王下19:36注釋)。在“森林”被“火”燒盡以後(賽10:16),剩下的樹很少,連小孩也能數過來。

 

【賽十20「到那日,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脫的,不再倚靠那擊打他們的,卻要誠實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

  〔呂振中譯〕當那日子以色列的餘民、和雅各家逃脫的人、必不再倚靠那擊敗他們的。卻要忠誠誠地倚靠永恆主以色列之聖者。

  〔暫編註解〕「倚靠那擊打他們的」:指百姓常常倚靠那些壓逼他們的外邦勢力,亞哈斯王倚靠亞述便是一例。

         以色列所剩下的。先知注意到少數亞述人逃脫落在他們身上的懲罰之後,他想到了亞述人入侵時以色列中的倖存者。每一次浩劫,總有劫後餘生的人。即使在北方的以色列王國,經亞述人的洗劫以後,還是有人逃脫了。在猶大,耶路撒冷的居民和不少其他的人逃過了西拿基立的入侵所造成的毀滅。餘民回歸或倖存的觀念,體現在以賽亞的兒子施亞雅述的名字中(賽7:3),是先知經常想到的(賽10:21,2211:11,l646:3)。

         不再。亞哈斯信賴亞述(王下16:7-9;代下28:16-21),而不信賴神。但亞述不是猶大的朋友,也不是其他任何國家的朋友,她只關心自己的利益。神希望在西拿基立給猶大造成可怕的毀滅之後,“所剩下的”人能信賴祂。祂應允了希西家的懇求,施行了拯救(賽37:14-36)。剩下忠實的人現在都依賴祂。他們終於認識到亞述是一個殘忍的主人,而不是朋友和援助者。只有信靠神,才有安全和勝利。

         20-23正如以賽亞之子施亞雅述(7:3)一名所指示的,猶大將被擊打,只有少數的餘民歸回。

         20-27  以餘民必返的信息安慰受審判的猶大。

     2034 本段的主題可見於第22節末,直譯作:“滅絕的事已定,必有公義施行,如水漲溢”。即在亞述得勝背叛之猶大時,有一群餘民會活下來。第2832節生動地描述亞述人進攻耶路撒冷的情景(當中提到的城鎮距離耶路撒冷都在三個小時的路程內)。

 

【賽十21「 所剩下的,就是雅各家所剩下的,必歸回全能的 神。」

  〔呂振中譯〕餘民必回,雅各的餘民必回歸於大能的神。

  〔暫編註解〕所剩下的,必歸回she'ar yashub)。以賽亞想到他的兒子施亞雅述(見賽7:3注釋)。但以賽亞傳給以色列的至高教訓,是關於以馬內利,“神與我們同在”的(見賽7:148:8注釋)。當百姓相信神,有神同在的時候,地上最強大的勢力也無法勝過他們。神允許這些試煉臨到祂的子民,是為了讓他們歸向祂(見賽10:13注釋)。

     21~23必成就所定規的結局: 作者嚴肅地宣告:因神歸回的應許(21),多數滅亡、少數得救的計畫來自造物主(22),所以必然成就。將神的意志比作君王嚴肅的封印。

 

【賽十22「以色列啊,你的百姓雖多如海沙,惟有剩下的歸回。原來滅絕的事已定,必有公義施行,如水漲溢。」

  〔呂振中譯〕你的人民以色列〔原文:以色列阿,你的人民〕雖多如海沙,惟有其餘民必回;滅絕之事已經命定,滿有公義瀰漫着。

  〔暫編註解〕海沙。允許餘民回歸的信息,既含有希望,也含有災禍。對於那些不肯回歸神,繼續耽於偽善世俗的人,“所剩下的”的信息不會帶來希望。復興和拯救的應許只給“所剩下的”人。其餘的人都將失喪。作惡和只在名義上認識神的人,都無法逃避不久將降臨大地的懲罰。雖然以色列人多如海沙(見創22:1732:12),得救的只是忠實的餘民。

       滅絕的事已定。神允許毀滅該地,是要達到更加高水準的公義。懲罰雖然是針對作惡的人,但目的主要是為了糾正。懲罰惡人是不可避免的,但“剩下的”人將“歸回”神。祂要在他們身上施行祂公義的作為。使徒保羅把本節應用於神在地上最後的大工(羅9:27,28;參彼後3:10-13)。

     22-23  「原來滅絕的事 ...... 結局」:意思是神定意要審判選民。

 

【賽十23「因為主萬軍之耶和華在全地之中,必成就所定規的結局。」

  〔呂振中譯〕因為主、萬軍之永恆主、必在全地之中行毀滅之事,鐵定之事。

  〔暫編註解〕成就。直譯是燒毀一切的“大火”(見賽28:22)。

 

【賽十24「 所以主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住錫安我的百姓啊,亞述王雖然用棍擊打你,又照埃及的樣子舉杖攻擊你,你卻不要怕他。」

  〔呂振中譯〕因此主萬軍之永恆主這麼說:『住錫安的、我的人民哪,亞述雖然用棍子擊打你,又照埃及的樣子舉杖攻擊你,你不要怕他。

  〔暫編註解〕不要怕。這是以賽亞信息的實際應用(見賽7:4,7,9注釋)。亞述人將作為一根懲罰的“杖”(見賽10:5注釋),但不要怕他們。他們雖會責打,卻不會毀滅。要堅持忠於神,信靠祂,得到祂的同在,這樣你就會倖免。雖然會有許多人失喪,剩下的人卻會得救。要加入餘民的行列,“不要怕”。神今天給我們帶來一個相似的信息。

       埃及的樣子。法老曾向埃及的以色列人傾瀉了他的全部怒氣,卻無法阻擋他們出離埃及。亞述人雖然也強大而殘酷,剩下的人仍將逃脫他們的打擊。

     24-27猶大雖被亞述攻擊,但終必脫離亞述的轄制,就如昔日祖先在埃及地之時及在士師時代,能脫離外族的轄制一樣,因神必懲罰亞述。

         24~34神使悔改者恢復。預言的物件從驕傲的亞述,轉向承受神藉亞述施行的審判、大大領悟悔改的餘民。以賽亞預言這些悔改的人不會永遠滅絕,必得歸回。B.C.722以色列被攻陷,B.C.586猶大被攻陷,以色列歸回的預言,在歷史上得以成就(45:1-25)。神的審判並未以以色列的最終滅亡落下帷幕,乃為他們提供了悔改的機會。

 

【賽十25「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向你們發的忿恨就要完畢,我的怒氣要向他發作,使他滅亡。」

  〔呂振中譯〕因為還有一點點短時候,我的憤怒和怒氣就要因他們的滅亡而止息。

  〔暫編註解〕忿恨。即神對惡人的怒氣,包括在自稱敬拜祂的人和外邦人中間的惡人。惡人將要滅亡,然後神的怒氣將會止息。這裡再次預言亞述軍隊的毀滅(見第19節注釋)。

 

【賽十26「萬軍之耶和華要興起鞭來攻擊他,好像在俄立磐石那裡殺戮米甸人一樣。耶和華的杖要向海伸出,把杖舉起,像在埃及一樣。」

  〔呂振中譯〕萬軍之永恆主必揮起鞭子來攻擊他,像在俄立磐石那媕跼了米甸人一樣;他必向海揮仗,把杖舉起,像在埃及的樣子。

  〔暫編註解〕“興起鞭來”:指使亞述帝國亡於巴比倫而說。

       「在俄立 ...... 米甸人」:見士7:19-25

     「要向海 ...... 一樣」:見出14

         描述神對亞述的審判,以賽亞插入以色列歷史中的兩個偉大事件:基甸率領三百勇士殲滅135千敵軍(7:19-25);以色列人橫渡紅海,將追擊的埃及軍兵留在後面(14:21-28)。使他們確信,過去拯救以色列的神,今日也必拯救他們(3:13,14)

         殺戮米甸人。在賽9:4裡,以賽亞提到了折斷“欺壓他們人的棍”,“好像在米甸的日子一樣”。現在他再次把亞述人不久將帶來的破壞,比作對米甸人及其酋長的打擊(士7:19-25)。

         耶和華的杖。在埃及,法老使用了壓迫的杖,神則使用拯救的杖。當神的杖伸向海洋的時候,埃及的軍隊就毀滅了。神怎樣在古時為祂子民的敵人準備了一根杖,祂也必打擊在以賽亞的時代攻擊錫安的敵人。神過去所做的,祂如今還會做。得勝的不是敵人,而是忠實的餘民。

 

【賽十27「到那日,亞述王的重擔必離開你的肩頭,他的軛必離開你的頸項,那軛也必因肥壯的緣故撐斷(或作“因膏油的緣故毀壞”)。”」

  〔呂振中譯〕當那日亞述王的重擔必從你肩頭上被除去,他的軛必從你脖子上被毀壞。』

  〔暫編註解〕將百姓比作負重擔的奴隸和負軛作工的牲口,因他們強壯而不被亞述所轄制。

       亞述將以色列擄去,使其為奴。但在神滅絕亞述的“那日”,以色列必從亞述手中得到解放。這也象徵在彌賽亞的日子,基督徒將從撒但的所有轄制與罪的誘惑中得到解放。“因肥壯的緣故”有力支持這種象徵意義。這句話的字面意思是“在受膏者的面前”,此處“受膏者”指“耶和華的受膏者”——彌賽亞(撒下19:21;王下11:12)。因此,這句話亦可譯成“在彌賽亞面前”,暗示在彌賽亞的十字架面前,罪人將脫去罪的纏累。

     因膏油的緣故。這句話的意思不太清楚。“膏油”的原文意為“脂肪”或“油”。 譯成“膏油”是因為抹油的儀式要用油。英RSV版改動了原文,譯為“他從臨門上來”。

 

【賽十28「亞述王來到亞葉,經過米磯侖,在密抹安放輜重。」

  〔呂振中譯〕亞述王從撒瑪利亞〔或譯:臨門〕方面上來〔傳統:軛〕,他來到亞葉,經過米磯崙;在密抹安放輜重;

  〔暫編註解〕「亞述王」:原文為「他」,但一般學者均認為本段指亞述的侵略。

       「密抹」:為一隘口(29)。

         「安放輜重」:大概是軍備之類。

         在密抹安放輜重: 字面意思為“將後勤部隊與車馬等輜重裝備留在密抹”。密抹位於耶路撒冷東北部,離耶路撒冷僅有12公里,海拔比耶路撒冷低200米左右。從北方攻打耶路撒冷的仇敵,常將輜重留在密抹,以輕裝攻打耶路撒冷(撒上13:2)

         本節開始了一首詩歌,描寫北方的侵略者來到了耶路撒冷附近,在居民心中引起了恐慌。不知道它只是預言某一次亞述人的入侵,還是用詩歌的語言描述對猶大國土侵略的浪潮(見賽8:7,8注釋)。西拿基立第一次(希西家在位的第14年)不是從北方進攻耶路撒冷的。他的軍隊到達了西頓的地中海海岸,再往南到非利士,然後向內陸進軍到猶大各城。希西家送信到位於耶路撒冷西南的拉吉,答應納貢(王下18:14)。但西拿基立似乎入侵了兩次。以賽亞的詩生動地描寫了敵軍越來越近,所到之處,留下了遍地荒蕪。這時,耶路撒冷居民的心中驚恐萬狀。

         有人認為這是對亞述軍隊進軍耶路撒冷的真實描寫。這也許是撒珥根的部隊,不過其歷史記錄已經遺失。存在著這種可能性的,但不能肯定。也可能指西拿基立的一部分軍隊被派往耶路撒冷,另一部分被派往埃及。這首詩主要描寫耶路撒冷和周邊地區的居民因敵軍的逼近而驚恐。

         所列出的城市並不都在進軍的實際路線上。亞葉可能在耶路撒冷東北15.6公里的艾城附近。這樣,進軍的路線是向南到耶路撒冷東北11.4公里的米磯侖和密抹。軍隊在那裡安營。不知道現今源於羅馬時代的道路是不是古代的那條道路。很可能古代的道路在所提到的城市附近。

     2832這裡記載亞述軍進入猶大境內的情形。耶京兵臨城下,這些城邑都在耶路撒冷四圍。

         28-32  預告侵略者已臨近:以賽亞生動地描繪亞述軍勢如破竹,將耶京以北的城市一一攻陷,並繼續揮軍南下逼近耶京。本段信息是要呼籲百姓倚靠神。

         28~34預言亞述的入侵。栩栩如生地預言以色列的仇敵亞述,路經耶路撒冷北部的便雅憫地界,侵入耶路撒冷東部丘崗的村子挪伯,是亞述即將包圍、攻打耶路撒冷城的情 況。以賽亞在亞述尚未攻打耶路撒冷之前,如此詳細記述亞述入侵的情景,並不是使耶路撒冷居民感到恐懼,乃是為安慰他們,無所不知的神也知道拯救的道路。

 

【賽十29「他們過了隘口,在迦巴住宿。拉瑪人戰兢,掃羅的基比亞人逃跑。」

  〔呂振中譯〕他們過了隘口,在迦巴露營;拉瑪人發顫,掃羅的基比亞人逃走。

  〔暫編註解〕“掃羅的基比亞”:基比亞是掃羅的家鄉。

       「迦巴」、「拉瑪」:由伯特利南下耶京沿途的兩個城堡。迦巴距耶京只有10公里(6英里),亞述軍在此駐營,表示已控制了整個戰事。

     隘口。道路從密抹向南經過一個深谷,沿陡峭的山路到離耶路撒冷9.2公里的迦巴。拉瑪和迦巴都在通往耶路撒冷的大路上。拉瑪在迦巴以西約2英里處。掃羅的城基比亞在拉瑪以南約2英里處,也在通往耶路撒冷的大路上。

 

【賽十30「迦琳的居民哪(“居民”原文作“女子”),要高聲呼喊。萊煞人哪,須聽。哀哉!困苦的亞拿突啊,」

  〔呂振中譯〕迦琳的居民〔原文:女子〕哪,發尖銳聲吧!萊煞人哪,留心聽吧!亞拿突阿,向他應聲吧!

  〔暫編註解〕迦琳。現為卡庫爾(Khirbet Ka`kûl),在掃羅的城基比亞東南2公里處(撒上25:44)。萊煞在其東南不遠。耶利米的故鄉亞拿突在基比亞東南3.2公里、耶路撒冷的東北4公里處。

     30-31   耶京鄰近的城市已無招架之力,面對亞述軍,居民驚恐不已,不戰而遁。

 

【賽十31「瑪得米那人躲避,基柄的居民逃遁。」

  〔呂振中譯〕瑪得米那人逃跑;基柄的居民逃難。

  〔暫編註解〕瑪得米那和基柄的地點尚未確定。據推測在耶路撒冷以北不遠處。

 

【賽十32「當那日,亞述王要在挪伯歇兵,向錫安女子的山,就是耶路撒冷的山,掄手攻他。」

  〔呂振中譯〕就在今天、亞述王就要在挪伯歇兵了;他就要掄手攻打錫安城〔原文:女子〕的山,耶路撒冷的山岡了。

  〔暫編註解〕本節顯示亞述軍雖準備攻取耶京,但耶京仍未淪陷。於主前七一三至七一一年間,猶大確實險遭亞述軍攻陷,但終化險為夷(見王下18:13-19:37)。

     挪伯是祭司亞希米勒的城市,掃羅時代帳幕的所在地(撒上21:1),在耶路撒冷東北的斯科帕斯山上。詩歌在這裡描述侵略者向錫安女子,就是耶路撒冷揮舞拳頭,因為她雖然近在眼前,卻又無法攻佔。參拉伯沙基挑釁的話語。他站立在城牆外,卻不能進去(王下18:19-35)。

 

【賽十33「看哪,主萬軍之耶和華以驚嚇削去樹枝,長高的必被砍下,高大的必被伐倒。」

  〔呂振中譯〕看吧,主萬軍之永恆主以可怕的震撼力砍削樹枝:身量高的必被砍下,高昂的必被伐低。

  〔暫編註解〕主萬軍之耶和華。以賽亞的視線從耶路撒冷恐懼的居民轉移,舉目看見萬軍之耶和華坐在宇宙的寶座上,關注著祂自己的天地。亞述人吹噓自己砍伐了利巴嫩的香柏樹和松樹(王下19:23),但是神現在說明祂將砍倒高大的“樹”(見賽10:19注釋)和“稠密的樹林”(第34節)。這是第1819節比喻的繼續。人雖有謀劃,但神掌管著一切。驕傲自負的亞述人打算砍下猶大,像她對待東部的其他民族那樣,但是亞述人必須明白,有一位神統管著地上的各國。見王下19:20-34中以賽亞鼓勵希西家說,神將向西拿基立的軍隊顯示祂的大能,解救耶路撒冷。

       33-34以樹林比作亞述,把神比作砍林者,表明驕傲的亞述至終遭到神的懲罰。

     33~34 關於神救助耶路撒冷的方法,參看第三十七章36節。

         33~34神仿佛 一位身材魁梧的壯士,全副武裝殲滅仇敵。

 

【賽十34「稠密的樹林,他要用鐵器砍下;黎巴嫩的樹木必被大能者伐倒。」

  〔呂振中譯〕森林的叢藪、他必用鐵器去斫伐;利巴嫩的樹、他必用斧子去伐倒〔傳統:利巴嫩樹必因大能者而倒下來〕。

  〔暫編註解〕當強大的西拿基立進攻猶大的時候,他“辱駡主”,驕傲地吹噓:“我率領許多戰車上山頂,到黎巴嫩極深之處。我要砍伐其中高大的香柏樹和佳美的松樹。我必上極高之處,進入肥田的樹林”(王下19:23)。這些話可以從字面或寓意上理解。亞述人肯定想砍下黎巴嫩美麗的香柏樹派用場。他們當然也想摧毀那些大樹所象徵的各民族(見賽10:19注釋)。以色列已經被砍掉。亞述人的下一個計畫應該是猶大。

     但神說明,這方面的實現是出於祂的引導和旨意,而不是人的意志和能力。以色列的淪陷是因為神撤回了祂保護的手。猶大最後也會像以賽亞所預言的那樣淪陷(賽2:11-13)。但讓猶大這棵大樹倒下的神,而不是亞述人,如西拿基立所想的那樣。以賽亞已經預言了驕傲強大的亞述今後的厄運,但沒有忘記也讓猶大的驕傲降卑。這些美麗的大“樹”都將在神面前被砍倒。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