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七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賽十七1「論大馬士革的默示:看哪,大馬士革已被廢棄,不再為城,必變作亂堆。」

  〔呂振中譯〕關於論大瑪色的神託之言。看吧,大馬色就要被廢棄、不再為城了!它必變作頹廢亂堆。

  〔暫編註解〕論大馬士革的默示。見賽13:1注釋。第1-11節是針對大馬士革和以色列的信息。回顧亞哈斯在位時,亞蘭與以色列結盟進攻猶大。以賽亞曾預言亞蘭和以色列的失敗(賽7:1-16)。現在的預言涉及更大規模的懲罰。

         不再為城。大馬士革將遭受沉重的打擊,不再列在世界的大城市中間。在一段時間裡,這座城似乎淪為廢墟,但後來得到了重建。過個一個世紀,耶利米對她發出了進一步的信息(耶49:23-27)。

     1-3  預言亞蘭的覆亡:亞蘭果於主前七三三年被亞述王提拉毗列色三世所滅。

         1~3神徹底懲罰罪惡。審判對象從猶大東部國家轉向北部國家。先知在7:1-9警告過的大馬色,相比其他城邑,曾多次被毀(撒下8:5,6;代上18:5,6),然而,每次都在廢墟中重建,擁有驚人的力量。B.C.733左右,被亞述的提格拉毗列色三世征服,當時亞蘭王“利汛”戰死疆場(王下16:9)。此後,大馬色遭受巴比倫、波斯入侵,完全喪失了強大的亞蘭王國首都的威容,淪為被外來統治者支配的城邑。大馬色的結局與徹底被毀的耶路撒冷聖殿相似,不再有一塊石頭留在另外一塊石頭之上(24:2)。歷史證明,神的百姓有過失,神在管教之後會再以慈愛相待。然而,神會徹底審判外邦人之罪(24:12;8:7;20:12,13)

       16 另一次講述敘利亞(以其首都“大馬色”作代表,一七1,3)和以色列(以“以法蓮”和“雅各”作代表,3,4節)聯盟的失敗。(比較七121)提格拉毗列色在主前732年併吞了以色列的北部,撒珥根則在主前722年攻取撒瑪利亞,把大部分的平民逐出。

         1-6  大馬色與以色列均受懲:建都大馬色的亞蘭國與以色列聯盟抗亞述(參7-8章),但他們的計謀終必失敗,神要分別刑罰這二國。

         17:1~14對大馬色與撒瑪利亞的預言。以賽亞對列邦的第五個預言,其物件是亞蘭人建立的敘利亞首都大馬色及聯手攻打兄弟國猶大的北國以色列首都撒瑪利亞。大馬色被大衛征服後,與以色列處於敵對關係。卻在以賽亞時代與以色列聯手入侵南國猶大(7:1,2)。本章責備的預言的背景是王下16:5-18及代下28:5-21,7章主要歌頌神拯救猶大脫離大馬色入侵,本章經文則咒詛神與百姓的仇敵——大馬色。7:2真實地描繪大馬色入侵時,猶大居民的恐懼。本章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宣告結盟攻打兄弟國的以色列與外邦大馬色的滅亡(1-11);第二部分論及審判工具亞述終將滅亡(12-14)

     本章記(比較七1∼九21)亞蘭國和以色列國共同對抗亞述的聯盟失敗後,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在主前732年佔領了亞蘭國首都大馬色。

 

【賽十七2「亞羅珥的城邑已被撇棄,必成為牧羊之處;羊在那裡躺臥,無人驚嚇。」

  〔呂振中譯〕亞蘭〔傳統:亞羅珥〕的城市必被撇棄,作為羊群的住處;羊必躺在那堙A也沒有人驚嚇牠們。

  〔暫編註解〕「亞羅珥的城邑」:亞羅珥在摩押,不在亞蘭。七十士譯本作「她的城邑永遠 ...... 」。有學者認為「亞羅珥的城邑」是指約但河東的城邑,顯示敵人從大馬色,經約但河東,步步逼近以色列(3上),一一克服沿途國家。

     亞羅珥的城邑。亞蘭沒有叫亞羅珥的地區。但在約旦河以東的以色列領土上有亞羅珥城(民32:34;申2:363:12;書13:25;撒下24:5)。可能為了避開這個表面上的矛盾,或者是依據另一份希伯來語本文,七十士譯本譯為“她的城邑將永遠撇棄”。其中的城市將遭到徹底的摧毀,以致羊群此後不會再在一度繁茂的城市裡吃草。

 

【賽十七3「以法蓮不再有保障;大馬士革不再有國權;亞蘭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榮耀消滅一樣。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以法蓮的堡壘必被拆毀,大馬色的國權必被廢除,亞蘭的餘民必消滅,正如以色列的威榮一樣:這是萬軍之永恆主發神諭說的。

  〔暫編註解〕「保障」:在聯盟陣線中是抵擋亞述入侵的第一道防線,或許指撒瑪利亞堅固的首都,又可能指大馬色。

       「亞蘭所剩下的 ...... 消滅一樣」:二國必失去國家的榮耀,包括權貴領袖、龐大軍隊、犀利武器及堅城堡壘等。

     以法蓮。先知仍把以法蓮(北方王國以色列)和亞蘭聯繫在一起。這兩個國家曾聯合起來攻擊猶大(王下16:5;賽7:1,2),所以要一同接受神所命定的懲罰(見對賽7:4,7,16節的注釋)。

         榮耀。以色列的榮耀是暫時的,很快就會過去。亞蘭剩下的人也是如此。

 

【賽十七4「到那日,雅各的榮耀必至枵薄,他肥胖的身體必漸瘦弱;」

  〔呂振中譯〕當那日子雅各的威榮必衰落,他皮肉的肥胖必消瘦。

  〔暫編註解〕雅各。在這裡顯然指北方的王國以法蓮。十個支派將會滅亡。所以這個信息一定是在北方王國滅亡的西元前723722年之前傳達的。

     4-6  預言以色列必衰落:主前七二二年,以色列亡於亞述王撒珥根(參王下17:6)手上。這裡先從三方面形容北國:1 如罹疾般失去昔日的活力與風采(4);2 北國受審判的時機已告成熟,他要被神全然擊打,如在耶路撒冷西北的利乏音谷,肥沃麥田上,穗子全被收割後只留下禾莖一樣(5);3 橄欖被採摘後,留在樹枝上的果子也必被打(或搖)下來,至多在枝梢上剩下三兩個果子。同樣,北國被擊打後,剩下的餘民無幾(6)。

         4~11以色列的罪——依靠外邦過於信靠神。北國以色列與大馬色(亞蘭)結成同盟,為的是侵略猶大或阻止亞述入侵。因此在道德、文化、宗教方面受到大馬色的很大影響(王下16:2-4;21:2)。以色列依靠外邦權力過於信靠神的幫助,拜自己手所造的偶像,這不僅僅是政治、文化的背叛,乃是宗教、倫理的背叛,宣告放棄作為神選民享有的榮耀與義務。以賽亞借秋收的比喻,宣告神對以色列的審判(13:30;14:14-20)。以賽亞只用一句話論及大馬色的滅亡,但對以色列將受的審判,詳細描述理由、情景及例外情況。以賽亞預言,立約百姓以色列受審判時,必有存留的餘民(6-8)。在此可以得到以下教訓:①無論何種情況,神都信守與立約百姓以色列所立之約(23:5-15);②但神並未放縱罪惡,與神所立之約雖然是宗教、屬靈的特權,卻決不是免去倫理責任的祈福性信仰之約。

 

【賽十七5「就必像收割的人收斂禾稼,用手割取穗子,又像人在利乏音谷拾取遺落的穗子。」

  〔呂振中譯〕就像收割人〔傳統:收割〕收集站着的莊稼,用手割取穗子;又像人在利乏音山谷撿遺落的穗子。

  〔暫編註解〕收割的人。比喻換成了收穫“莊稼”(見利2:14注釋)。以色列的城市同樣也被殘忍所“割取”。

     利乏音谷。這是耶路撒冷南面朝伯利琱閬V的多石而肥沃的“巨人谷”,(見書15:8注釋)。

 

【賽十七6「其間所剩下的不多,好像人打橄欖樹,在盡上的枝梢上只剩兩三個果子,在多果樹的旁枝上只剩四五個果子。這是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說的。」

  〔呂振中譯〕其間所民下的之不多,好像橄欖樹被打〔或譯:搖〕了,樹上還有剩下的、可供摘取:在儘上頭的枝梢上兩三個;在那果樹的旁枝上四五個:這是永恆主以色列之神發神諭說的。

  〔暫編註解〕「在多果樹的旁枝上」:應作「在果樹的旁枝上」。

       剩下的。希伯來語是Oleloth。指剩下的葡萄或橄欖,但不是莊稼。如本節其餘部分所示,這裡是指橄欖,再次說明剩下的人將逃過這次臨到以色列的大毀滅。雖然懲罰定會來臨,作為一個民族,將會在整體上受到毀滅性的打擊,但有少數人會逃脫,就像遭到猛烈搖晃以後橄欖樹頂上的橄欖那樣。在《以賽亞書》中一再出現“剩下的”概念,如賽10:20-2211:11,1637:4,32。“剩下的”總是指一群在神懲罰猶大的過犯時倖存的人。這裡假定剩下的人已經學會順從,可以被列為忠於神的人。

     6~8所剩下的不多: 即使農夫徹底摘取葡萄,總會遺留幾串葡萄。借外邦人施行的殘酷審判,總有人有所領悟,舉目仰望天上的寶座。①無論何等的患難,神必拯救揀選的人;②即使在最後一刻,悔改的人必得救。

 

【賽十七7「當那日,人必仰望造他們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

  〔呂振中譯〕當那日子、人必仰望造他們的主,他們必親眼看着以色列之聖者。

  〔暫編註解〕以色列民被擄就會仰望神。

       在那放逐的日子,有些人會轉向耶和華。

         懲罰不會徒然的,因為它會促使人真誠地仰望神。在以賽亞的日子,傳給百姓的重要信息是:“看哪,你們的神”(賽40:9)!要人的視線轉離屬世的事物,可能需要痛苦的失望和災難,但神的懲罰最終會使人的目光從他們的偶像轉向造他們的主。

     7-8  以色列餘民離棄偶像歸向神:本段的「人」也可指其他國民。

 

【賽十七8「他們必不仰望祭壇,就是自己手所築的,也不重看自己指頭所作的,無論是木偶、是日像。」

  〔呂振中譯〕他們必不仰望祭壇,他們自己的手所築造的,也不看自己指頭所作的,無論是亞舍拉神木,或是香壇。

  〔暫編註解〕“木偶”。象徵迦南宗教女神亞舍拉的木柱。

       「木偶」:指巴力崇拜中祭壇旁的木柱,代表巴力神之妻亞舍拉。

     「日像」:指猶太人仿效亞述人及巴比倫人所拜的太陽神像(參王下23:5, 11; 6:4)。有學者則認為是指拜偶像用的香壇。

         自己指頭所作的。就是偶像(見申4:28;賽2:831:737:19;何14:3;彌5:13)。外邦人指望他們自己所造之神的幫助;希伯來人則從造他們的神那裡獲得幫助。

 

【賽十七9「在那日,他們的堅固城必像樹林中和山頂上所撇棄的地方,就是從前在以色列人面前被人撇棄的。這樣,地就荒涼了。」

  〔呂振中譯〕當那日子、你〔傳統:他〕堅固的城必像希未人中和亞摩利人中被撇〔傳統:樹林中和山頂上〕棄的地方,就是他們從前在以色列人面前所撇棄的;而地就荒涼了。

  〔暫編註解〕「堅固城」:是以色列人所自恃的。

       「必像樹林中 ...... 地方」:七十士譯本作「必像希未人及亞摩利人被撇棄的地方」。昔日以色列人進迦南時將希未人及亞摩利人趕出,摧毀他們的城邑,如今以色列人的堅城也必同樣荒廢。

     9-11  以色列人拜偶像偏離神致受刑罰。

 

【賽十七10「因你忘記救你的 神,不紀念你能力的磐石,所以你栽上佳美的樹秧子,插上異樣的栽子。」

  〔呂振中譯〕因為你忘了拯救你的神,你不懷念那造你逃難所的磐石;所以你雖栽上佳美可愛的樹栽子,種上異樣的樹種,

  〔暫編註解〕這些樹木和拜偶像的事有關。

       “佳美的樹秧子”。大概指亞度尼斯(Adonis)的花園,當中的植物代表異教膜拜中死亡和復活的情況。

     「能力的磐石」:即神。

         「栽上佳美的 ...... 栽子」:迦南人信奉植物之神搭模斯。(參結8:14)在園中栽花拜祀,以色列人受了感染,也信奉這異教。

         : 說明9節以色列受審判的原因:①以色列不紀念惟一可依靠的磐石——神。這是對神獨一絕對權柄的無視(32:4,15-18;撒下22:2,32;18:2;1:12);②他們在純正的立約信仰上插上了異樣的栽子,以外邦宗教混淆純正的立約信仰,這是褻瀆神的罪。與神之間不正常的關係導致以色列滅亡。當人與神的關係不正常時,就會受到神永恆的審判。

         磐石。神是祂子民真正的保護者(詩28:131:262:271:389:2695:1)。百姓離棄了神,就會枉然向偶像崇拜的儀式尋求保護。

         佳美的樹秧子。把小麥,大麥,各種蔬菜或花卉等植物,種在花籃或花壇子中,很快會發芽,被視為象徵多產之諸神的魔力。雖然人們認為這些自然界的神有能力,但實際上他們根本沒有力量,不能為他們的崇拜者做任何事情。

         異樣的栽子。見詩44:2081:9。可能指萌芽的嫩枝,有些類似於“佳美的樹秧子”。

 

【賽十七11「栽種的日子,你周圍圈上籬笆,又到早晨使你所種的開花;但在愁苦極其傷痛的日子,所收割的都飛去了。」

  〔呂振中譯〕你雖在栽的日子設法使它長大,在種的晨光培養它開花,但在憂患的日子、無法醫治的傷痛之時、所收割的都飛走了。

  〔暫編註解〕以色列人拜偶像求豐收,但所作的都是徒然。

       所收割的都飛去了: 當與神隔絕,僅憑屬世的富貴或人的力量努力經營是何等虛妄(12:13;12:16-21)

     這些快速生長的植物不可能豐收。植物長得快,凋謝得也快。這是比喻百姓離棄了他們真正的力量——神,徒然求助於他們的多產之神。這些神在危險和失敗的日子裡,只能給他們帶來痛苦和失望。

 

【賽十七12「唉!多民哄嚷,好像海浪砰訇;列邦奔騰,好像猛水滔滔;」

  〔呂振中譯〕啊,許多外族之民的喧嘩!他們喧嘩,正如諸水之喧嘩;啊,外國之民的怒號!他們的怒號,就像眾水之怒號。

  〔暫編註解〕沒有提到製造這場災難之勢力的名字。神子民的敵人,像滔滔的洪水那樣沖向他們,威脅著要完全淹沒他們。關於亞述,曾發佈這樣的預言(賽8:7,8)。所以這裡所指的勢力,可能就是亞述帝國。

       12-14  猶大的仇敵被神斥逐:猶大當時的敵人包括亞蘭、以色列、亞述等。他們雖攻擊猶大,如洪水奔騰而至,但神必使他們受驚嚇,落荒而逃。亞述王西拿基立於主前七○一年圍攻耶路撒冷失敗,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參王下18-19)。

     1214這裡預言侵略猶大的亞述軍隊的傾敗。見三十七36。旋風土:應作滾草,看詩八十三13注。

         12~14亞述入侵猶大遭到失敗。在前段經文,以賽亞預言大馬色與北國以色列將被神的審判工具亞述所滅。在這段經文,以賽亞預言日後亞述入侵猶大,因神戲劇性的介入,猶大不會被攻陷,龐大的亞述帝國將會遭遇失敗。40年後(B.C.701),此預言得以成就(王下18:17;19:35-37;代下32:21)。雖然神如此幫助,但猶大最終還是重蹈北國以色列之轍,走上墮落之路,B.C.586年被巴比倫所滅(王下25:21)

 

【賽十七13「列邦奔騰,好像多水滔滔;但 神斥責他們,他們就遠遠逃避,又被追趕,如同山上的風前糠,又如暴風前的旋風土。」

  〔呂振中譯〕外國之民怒號着,就像大水之怒號。但神叱責他們,他們就遠遠地逃跑,又被追趕、如同山上的風前糠,又如暴風前的滾轉草。

  〔暫編註解〕如同……風前糠: 想像侵略軍氣勢洶洶的陣容,但這種陣容也將如同風前糠,表現出先知對信仰的堅定的確信。令人聯想到詩篇第1:惡人必如糠秕被風吹散。暴風與旋風土的對比生動地表現了神與人的根本區別。

       神斥責他們。雖然西拿基立率領的亞述軍隊威脅著要完全毀滅猶大,但神出面干涉了(見賽37:36)。以色列的敵人不但沒有淹沒以色列,自己反而被淹沒了。

     山上的風前糠。比喻亞述的軍隊在神的大能面前微不足道,不堪一擊。他們先是浩浩蕩蕩,奔騰向前,威脅著要淹沒猶大全地。但轉瞬之間,他們就像穀糠或絨毛那樣被風卷走。

         旋風土。直譯是“輪子”,但這裡是指輪狀的薊草(Gundelia tournefortii)幹花萼。

 

【賽十七14「到晚上有驚嚇,未到早晨他們就沒有了。這是擄掠我們之人所得的份,是搶奪我們之人的報應。」

  〔呂振中譯〕旁晚時分有恐怖!未到早晨,他們就沒有了!這是搶掠我們者所得的分,是掠劫我們者所受的報應。

  〔暫編註解〕“他們就沒有了”。參看第三十七章36節的應驗。

       未到早晨。錫安在黑暗和困苦中開始的夜晚,以勝利和歡樂結束(見賽37:22-36)。

     搶奪我們之人。根據西拿基立的記錄,他第一次入侵猶大時,曾掠走大批戰利品。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