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二十一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賽二十一1「論海旁曠野的默示:有仇敵從曠野,從可怕之地而來,好像南方的旋風,猛然掃過。」

  〔呂振中譯〕關於曠野〔傳統:海之曠野〕的神託之言,有話〔傳統:從曠野〕從可怕之地而來,就像旋風猛然掃過南方。

  〔暫編註解〕“海旁曠野“:把巴比倫城所在的大平原。

       “海旁曠野”。即巴比倫所在的平原。

     「海旁曠野」:巴比倫的邊界南伸至亞拉伯曠野(沙漠),境內散佈湖沼,另有幼發拉底河流過,地勢平坦,國土猶如海旁的淺灘(耶51:42-43)。下半節大抵指瑪代軍隊(2)洶湧而至,如巴勒斯坦南部的沙漠地帶有烈風吹過一般。

         海旁曠野: 指巴比倫帝國。米所波大米(現今伊拉克)的古代都城巴比倫,如同要塞,被山巒、沙漠重重圍繞,被兩條河(底格裡斯河、幼發拉底河)和許多水溝環繞,好比漂浮在大海中的島嶼。因地理特點,巴比倫人生活奢侈淫逸,拜偶像之風尤為嚴重。他們服侍的主要神明有太陽神、月神等。巴比倫糾集周邊勢力逐漸強大,在中近東地區政治、文化方面起到極其重要的作用(13)。他們對以色列政治、宗教、文化的影響也非常大,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南猶大被擄至巴比倫(B.C.586-516)。聖經描繪巴比倫為宗教、道德性罪惡及驕傲的仇敵的象徵(7:4)。考慮到猶太人的宗教信念及巴比倫統治者對猶太人的殘酷懲罰,這點很容易理解。初期教會也繼承了對巴比倫的此番評價,認為巴比倫象徵魔鬼的領域,充滿諸多褻瀆神和崇拜偶像的行為(17:5)

         論……默示。見賽13:1注釋。

         海旁曠野。雖然沒有提這個嚴肅的信息所指國家的名字,但顯然是指巴比倫(見第29節;參第4節)。七十士譯本裡沒有“海”。以賽亞似乎把漫無邊際的曠野比作海洋。有人把這個詞譯為“沙漠”。

         有仇敵從曠野KJV版為“來”。“它”不知是指“默示”,還是應譯為“他”,即入侵巴比倫的以攔瑪代人(見第2節)。後者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因為第2節要以攔人和瑪代人“上去”。如果這樣,這次侵犯就被比作來自南方的一陣旋風(希伯來語是negeb;見創12:9注釋)。以攔-瑪代就是以賽亞所指的可怕之地。

         1-10  巴比倫傾覆的可怕異象。

         1~10巴比倫的滅亡原因。第八個對外邦的預言,對象是巴比倫。與第一個對外邦的預言(13:1-14,23)相同。神為責備猶大背棄所立之約,使用巴比倫作為工具。此時,它卻成為被審判的對象。由此可以領悟深刻教訓。聖經明確指出,巴比倫的滅亡是因為他們廢棄公義(47:5-8)。這第八個預言前半部論及巴比倫滅亡時的可怕情形(1-5)及侵略軍的威容(6-9);後半部記錄對猶太人的安慰(10)

         1-17  將受審判的三個民族 ── 巴比倫(1-10)、以東(11-12)、亞拉伯(13-17)。

 

【賽二十一2「令人淒慘的異象已默示於我。詭詐的行詭詐,毀滅的行毀滅。以攔哪,你要上去!瑪代啊,你要圍困!主說:“我使一切歎息止住。”」

  〔呂振中譯〕有個嚴厲冷酷的異象指示了我:那以詭詐行強暴的、還在以詭詐行強暴,那毀滅者還在行毀滅。以攔哪,上去哦!瑪代阿,圍困哦!使一切驕傲止息哦〔或譯:我使一切歎氣止息〕!

  〔暫編註解〕“以攔“:在底格裡斯河流城下游東北。以攔人為亞述、巴比倫的世仇,後來與波斯聯手征服巴比倫(主前539年),解除各國所受壓迫(“歎息止住”)。

       “以攔”。波斯。

     「詭詐的 ...... 行毀滅」:意指行詭詐、好毀滅的巴比倫遭受敵人同樣對待。

         「以攔」:當時為波斯的屬地,在此大抵代表波斯與瑪代聯盟取替巴比倫,成為一大帝國。

         「使一切歎息止住」:巴比倫滅亡,先前受她轄制的國家得免奴役之苦。

         位於巴比倫東南部,是挪亞之子閃的長子以攔後裔所建立的國家,曾統轄過龐大領土,北到瑪代底巒地帶,南疆包括波斯灣附近。波斯王古列遠征巴比倫,此地淪為波斯附屬國。所以,此處以賽亞提及的以攔代表波斯。對希伯來人而言,波斯是生疏的名字,以攔卻耳熟能詳(14:1),如同用首都之名指稱國家。瑪代位於以攔東北部、海拔900米以上的高原地帶。波斯王古列自即位(B.C.558)就與瑪代爭霸,終於在B.C.550統一瑪代。瑪代與以攔一樣代表波斯(Persia)。這兩國被波斯吞噬是必然的,因以攔與瑪代是波斯攻佔巴比倫的前沿陣地,是重要的戰略地帶。可以用“波斯啊”概括以賽亞的呼聲“以攔哪……瑪代啊”。古代近東帝國史與整個聖經時代,從舊約以色列王朝至主後約翰記錄啟示錄的時期,都有深切關聯。聖經一直在證明神在掌管、展開一切的歷史。

         先知的眼前出現一幅淒慘的畫面:一股強盜勢力正在從事詭詐,暴力和破壞。這就是巴比倫(見賽14:4,6),“詭詐的行詭詐”。本節呼籲以攔和瑪代去阻止它,結束它所造成的悲傷和歎息。

         2-5  先知在異象中見巴比倫被毀滅的慘況。

 

【賽二十一3「所以我滿腰疼痛,痛苦將我抓住,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我疼痛甚至不能聽,我驚惶甚至不能看。」

  〔呂振中譯〕故此我滿腰絞痛難過;劇疼將我抓住,如同產婦的劇疼一樣;我疼痛彎腰到不能聽;我驚惶失措到看不見。

  〔暫編註解〕先知面前的毀滅場面非常恐怖,以致他茫然不知所措。

       34 再次留意以賽亞對戰爭之可怕的敏感(比較一五57)。

     34以賽亞有同身受地感到戰爭來臨時的痛苦與恐怖。

         3-4先知只是看見異象,但已感同身受地體驗到巴比倫滅亡之苦。

 

【賽二十一4「我心慌張,驚恐威嚇我。我所羡慕的黃昏變為我的戰兢。」

  〔呂振中譯〕我的心迷迷糊糊,戰慄發抖使我驚惶;我所愛慕的黃昏竟使我恐怖戰兢。

  〔暫編註解〕「我所羡慕的      ...... 戰兢」:連寧靜清爽的黃昏也變為可怕的時刻,因巴比倫淪亡的異象使先知無法安靜默想。

       我心慌張。即“我的心思非常恐慌”。

     我所羡慕的黃昏。以賽亞在這個“淒慘的異象” (第2節)中所見到的,是伯沙撒和巴比倫人在那個狂筵夜晚的恐懼(見第5節)。

 

【賽二十一5「他們擺設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領啊,你們起來,用油抹盾牌。」

  〔呂振中譯〕他們擺設筵席,鋪着氈毯,又喫又喝。將領們、起來哦!用油抹盾牌哦!

  〔暫編註解〕此即《但以理書》五章所記巴比倫亡國時的情形。

       但以理書第五章詳述巴比倫末後的日子。“用油抹盾牌”。用油抹皮質的盾牌以防它乾裂,這是為戰爭做準備。

     巴比倫正在安逸無慮時突然被敵人毀滅(參但5章)。

         「首領阿 ...... 抹盾牌」:這是守望者的呼號,叫人速起備戰迎敵。

         「用油抹盾牌」:見撒下1:21注。

         他們擺設筵席。見但5:1-4;耶51:39。狂宴的那一夜,瑪代和波斯的軍隊攻陷巴比倫。

         派人守望。希伯來語是saphoh hassaphith,直譯是“排列座位”,即宴會時坐的毯子或椅子。

 

【賽二十一6「主對我如此說:“你去設立守望的,使他將所看見的述說。”」

  〔呂振中譯〕因為主對我這麼說:『你去立個守望者,叫他將所看見的報告出來。

  〔暫編註解〕「你去設立守望的」:先知以第三人稱(「他」)敘述自己守望的工作(見7-8)。

       設立守望的: 不是讓以賽亞為巴比倫設立守望者,乃是假設將要發生的事已展現在眼前。

         以賽亞先看到以攔-瑪代軍隊的前進(第2節),再看到巴比倫人的筵席(第45節),現在看到侵略軍進入城內(第6-9節)。先知似乎列身於巴比倫陷落前城牆的守望者中間,並以這樣的身份報導所見所聞。

     6-10神屬咐先知以守望者的身分留意異象,然後述說出來。

 

【賽二十一7「他看見軍隊,就是騎馬的一對一對的來,又看見驢隊、駱駝隊,就要側耳細聽。」

  〔呂振中譯〕他看見騎兵,馬兵一隊一隊,又有騎驢的,騎駱駝的,他就得留心聽,多多留心。』

  〔暫編註解〕神預告異象的內容。

       「騎馬的一對一對的來」:瑪代的軍隊以整齊的步伐向著巴比倫(參9)進發。

     「驢隊,駱駝隊」:以驢、駱駝代步的軍隊,或載運食糧等物資的隊伍。也可能是假冒商隊,使敵人毫無防備的軍隊。

         騎馬的一對一對。以賽亞看見了進攻的敵人。

 

【賽二十一8「他像獅子吼叫,說:“主啊,我白日常站在望樓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

  〔呂振中譯〕於是那觀看者〔傳統:獅子〕喊着說:『主阿,我終日不斷地在瞭望樓上站着,我整夜無停地在我的守望所上立着。

  〔暫編註解〕異象遲遲不出現,先知等得不耐煩,如獅子吼叫般向神投訴。

     獅子。希伯來語是'aryeh。死海古卷1Qisahr'hha'roeh,“觀望者”)。故譯為“觀忘者喊叫”。死海古卷與上下文更加吻合。

 

【賽二十一9「看哪,有一隊軍兵騎著馬一對一對地來。他就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

  〔呂振中譯〕看哪,這堥茪F做騎兵的人,馬兵一隊一隊地來!』他就回答說:『跨台了!巴比倫跨台了!她的神所有的雕像、主都給摔碎於地上了。』

  〔暫編註解〕巴比倫帝國終於在主前539年亡于波斯瑪代人之手。

       “巴比倫傾倒了”。雖然巴比倫帝國在主前539年被擊敗,但作為敵對神之代表的巴比倫,要到大災難時期結束時才最終被毀滅(啟一四8;一八2)。

     異象的出現及其意義。

         「他就說」的「他」可能是指主或異象中的這隊軍兵。

         巴比倫傾倒了: 巴比倫帝國於B.C.612攻破亞述之都尼尼微,迎來全盛期。B.C.539被波斯王古列及瑪代王大利烏的聯軍毀滅。

         他就說。守望者仍在說話。他不是在回答他人的提問。按照希伯來語的慣用法,一個人可以用回答問題的方式來表達對一種局面和所觀察到現象的反應(見太11:25;太17:4,17;見伯3:2注釋)。

         巴比倫傾倒了。這是先知所敘述之場面的高潮(見第6節注釋)。它的神像被打碎在地。這些神像保護不了那驕傲的首都(耶50:251:17,18,47,52;參賽47:13-15)。參耶51:8;啟14:818:2

 

【賽二十一10「我被打的禾稼,我場上的穀啊,我從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那裡所聽見的,都告訴你們了。」

  〔呂振中譯〕我被打的禾稼、我禾場上的穀〔原文:兒子〕阿,我從萬軍之永恆主、以色列之神、所聽見的、我都告訴你們了。

  〔暫編註解〕先知對同胞述說異象。

       「我被打的禾稼 ...... 穀」:稱呼長期被外邦(包括巴比倫)壓逼、備受羞辱的以色列民。

     對以賽亞時代的猶太人而言,巴比倫曾攻陷強大的亞述,統治南米所波大米,卻在傾刻間遭到毀滅,簡直像是毫無根據的謠言。以賽亞告誡猶大百姓,巴比倫的傾倒是神的計畫,猶大要轉向神。“被打的禾稼”、“場上的穀”皆指選民,他們是“場上的麥子”,將進神的穀倉(3:12)

         我被打的禾稼。直譯是:“我被打的禾稼,我打穀場的兒子。”聖經常常用收割來比喻懲罰的時候(見賽41:15;耶51:33;摩1:3;彌4:13;哈3:12;太13:39;啟14:14-20)。

 

【賽二十一11「論度瑪的默示: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呂振中譯〕關於度瑪的神託之言。有人從西珥呼問我、說:『看守人哪,夜堳蝏羆豸F?看守人哪,夜堳蝏羆豸F?』

  〔暫編註解〕“度瑪”:義為“沉默”,是亞拉伯沙漠上的一塊綠洲,指以東而說(創二十五14)。“西珥”:也是指以東。

       “度瑪”。以東。“西珥”。以東地。

         「夜裡如何」:詢問者逼切而重複地問黑夜還有多長。

         「夜」象徵災難、痛苦;以東人顯然落在困境中,希望早日脫離。

         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可解釋為“神的僕人啊,這漆黑陰暗的時代何時結束,希望之晨何時來到?”以賽亞重複兩遍,聽起來更加淒慘哀傷。在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有失喪的靈魂向天發出同樣呼求,神的僕人應該聽到這個呻吟。

         論度瑪的默示。見賽13:1注釋。度瑪在七十士譯本裡是以東。度瑪是以實瑪利的兒子之一(創25:14;代上1:30)。由於預言中提到西珥,有人認為度瑪位於以東境內。但沒有一個以東城市叫度瑪。也有人認為度瑪代表以東。在阿拉伯沙漠,以東的東面確有一個度瑪,可能與以實瑪利人有關係。

         守望的。見第6節注釋。

         夜裡如何?可能指 “現在是夜裡什麼時候”?一些以東人不住急切地向先知打聽消息。他們在黑暗和危險的時辰急於想知道早晨何時來到,好解除他們的憂慮和恐懼。

     11    提及以東境內的西珥山,所以「度瑪」(意思是寂靜)顯然指以東。

         11-12  以東遭難:本段預言以東處於艱難的日子,不過未到盡頭,仍存生機。

         11~12督促以東悔改。第九個對外邦的預言,對象是以掃的後裔以東。以東位於死海南部,與猶大鄰邦。警告方式為以東地西珥有人聲呼喚以賽亞,內容如同謎語般難解。對此預言,有兩種解釋:①以東也像當年的猶大,一直受亞述、巴比倫逼迫,以東人問以賽亞自己將來如何,以賽亞預言“早晨將到,黑夜也必再來”,即雖有短暫平安,但必再受煎熬;②尋找先知的聲音是萬人的呻吟,他們的靈性因罪惡世界倍受痛苦,以賽亞對此預言“完全悔改罪惡之前,如同晝夜周而復始,黑暗時代始終盤踞在那裡”。

 

【賽二十一12「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

  〔呂振中譯〕看守人說:『早晨來了,黑夜也就來到;你們若要查問,儘管查問;回頭請來!』

  〔暫編註解〕“早晨將到,黑夜也來”指外族壓迫者一個過去,一個又起來。

       以色列之祝福的“早晨”將要來到,而以東之審判的“黑夜”也要降臨(比較俄19節)。

     「早晨將到,黑夜也來」:可有兩個解釋:1 即使早晨來到,很快便會有黑夜,同樣以東人只是短期內脫離困境;2 雖然是早晨,四周仍是黑夜一般,以東人也要繼續在困境中度日。

         「可以回頭再來」:似乎暗示以東的遭遇或會有轉機,要看他的人民是否悔改。以東日後的下場可參34:5-17及俄巴底亞書。有人認為以東遭難一事,是因亞述攻打亞拉伯而殃及池魚(參16:13-14注)。

         回頭再來: 出去闖蕩的人重新回到出發點,回到真正的生命之道、真理之道(6:1-3)

         早晨將到。守望者的回答是含蓄而不祥的。他沒有明確地答覆,只是說早晨雖然會來到,以後還會有黑夜。前面沒有什麼光明或希望。未來的時光是黑暗,陰沉而不定的。以東這塊不幸的土地將在今後的歷史中遭到一系列征服者的踐踏,最後淪為完全荒涼的狀態。今日錫安城牆上的神守望者應該準備好回答現在是長夜什麼時候,永恆之日的黎明何時來到的問題。

         你們若要問。人們自然急於想知道守望者含蓄回答的意義。他沒有給他們明確的答覆。他們依然不明就裡。他們有權利再問,但不保證第二次會得到比第一次更詳細的答案。

 

【賽二十一13「論阿拉伯的默示:底但結伴的客旅啊,你們必在阿拉伯的樹林中住宿。」

  〔呂振中譯〕關於亞拉伯的神託之言。底但的旅行商隊阿,你們必得在原野的森林中住宿。

  〔暫編註解〕“底但”:指當地一些以經商為業的民族(結二十七15)。

       “底但”。一個亞拉伯人的部落(結二七15)。

     「底但」:與14節的「提瑪」都是綠洲。

         「結伴的客旅」:指主要與推羅貿易的商隊。他們出外經商時遇上敵人,不能走平常的路線,要逃經樹林地區,在那裡露宿。

         底但結伴的客旅啊: 底但人是阿拉伯半島上從事貿易行業的代表,他們利用陸路與遠在西北的推羅也建立了貿易關係。主要出口產品有象牙、烏木、高貴的毯子(27:15,20)。阿拉伯通過貿易積累財富,開始心存驕傲,淪為審判物件,亞述被神選擇作為審判的工具。其實,亞述自B.C.700,為了確保通向阿拉伯的貿易通道,開始攻打阿拉伯。橫跨沙漠的商隊為了躲避亞述的襲擊,常隱藏在樹林中。

         見賽13:1注釋。這又是一個含蓄的預言。底但的商隊要在阿拉伯沙漠的樹林中過夜。據耶49:7,8,底但人居住在度瑪以南的提瑪附近,位於以東的東南端。底但是著名的貿易中心(結27:15,20)。在耶25:23,24中,底但和提瑪與“阿拉伯的諸王”和“住曠野雜族人民”並列。耶利米和以西結都曾發佈有關底但厄運的信息(耶49:8;結25:13)。底但現被確認為赫賈茲以北的埃利拉綠洲。

         13-17本段大概與11-12節一樣,以亞述的攻擊為背景。

         13~17對阿拉伯的預言。第十個對外邦的預言,對象是以實馬利的後裔阿拉伯。並非指整個阿拉伯半島,乃指西北阿拉伯,位於以東與巴比倫之間的沙漠地帶。在所羅門統治之前,以色列幾乎與他們沒有締結任何關係,自所羅門統治起,在商業方面與他們締結了非常緊密的關係(王上10:14,15)。而且,他們成了阻擋好戰的東方民族入侵以色列的保護牆,以色列也依靠他們。從這個角度,猶大與阿拉伯的關係好比埃及與猶大的關係(19:1-20:6)。因此,預言強烈暗示惟有耶和華值得信靠(33:21;52:8;119:42;14:1)

 

【賽二十一14「提瑪地的居民拿水來,送給口渴的,拿餅來迎接逃避的。」

  〔呂振中譯〕提瑪地的居民哪,拿水來迎口渴的,拿餅來接逃亡的人。

  〔暫編註解〕“提瑪”:也是亞拉伯曠野上的綠洲。

       “提瑪”。亞拉伯西北部的綠洲。

     呼籲提瑪人給逃難的底但人救援。

         提瑪地。在創25:13-15和代上1:29,30中,提瑪和度瑪都是以實瑪利的兒子。提瑪位於阿拉伯的沙漠,在度瑪西南偏南約264.5公里,西乃半島頂端以東約480公里處。

         拿水來。直譯是:“給你拿水來。”指底但人的困境(第13節),他們因為沒有糧食,只好逃離敵人。現在要求他們的鄰居提瑪人同情他們饑餓的困境。

 

【賽二十一15「因為他們逃避刀劍和出了鞘的刀,並上了弦的弓與刀兵的重災。」

  〔呂振中譯〕因為他們是逃避了刀劍,逃避了拔出來的刀,逃避了上了弦的弓,和戰事之劇烈。

 

【賽二十一16「主對我這樣說:“一年之內,照雇工的年數,基達的一切榮耀必歸於無有;」

  〔呂振中譯〕因為主曾對我這麼說:『三年〔傳統:一年〕之內、照雇工年數的算法、基達所有的威榮都必消沒;

  〔暫編註解〕“基達”:一個亞拉伯民族。“一年之內”:強調亞拉伯人受審判的時候迫於眉睫。

       “基達”。一個強大的亞拉伯部落。

     「基達」:在聖經中是亞拉伯部族的統稱。基達的浩劫已定,他們的一切繁榮必煙消雲散。

         「一年」:有死海古卷作「三年」。

         「照雇工的年數」:參16:13-14注。

         基達的一切榮耀: “基達”是以實瑪利十二子中的第二子(25:13;代上1:29)。與從事貿易的底但人不同,基達人在阿拉伯本土從事遊牧業,擁有強大的勢力(2:10)。以賽亞預言基達人所擁有的一切榮耀必在一年之內歸於無有。聖經並未記載此後發生的事。據西拿基立年代記,此預言得以成就。遠征埃及的西拿基立自稱(B.C.701)為“阿拉伯人與亞述人的王”,聲稱自己的軍隊由阿拉伯人與亞述人組成。

         一年。死海古卷1QIsa為“三年”。

     雇工的年數。見賽16:14注釋。雇工作工不會超過講定的期限。意思是基達的毀滅不會推遲。一年之內,所定的懲罰定會降臨。

         基達。在《創世記》中,基達和度瑪與提瑪一樣,都是以實瑪利的一個支派(創25:13-15)。但在其他地方,基達是泛指阿拉伯沙漠的遊牧民族(詩120:5;歌1:5;參賽42:1160:7;耶2:10)。以賽亞宣佈,在一年之內將有一場大規模的懲罰臨到北阿拉伯的所有沙漠地帶。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宣佈他嚴懲了阿拉伯的女王珊希(Samsi),殺死她的1,100個百姓,奪走她的20,000匹駱駝和30,000頭牛。撒珥根也宣稱阿拉伯女王手中收到了金砂,象牙,馬和駱駝等貢物,並征服了其他不納貢的阿拉伯部落。但我們不知道所指懲罰的準確年代。

 

【賽二十一17「弓箭手所餘剩的,就是基達人的勇士,必然稀少,因為這是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說的。”」

  〔呂振中譯〕弓箭手的餘數、基達人的勇士、就必稀少;因為這是永恆主以色列之神說的。』

  〔暫編註解〕「弓箭手」:顯然基達人善於用弓箭。

     餘剩的。希伯來語是she'ar。見賽10:20,21,2211:11,1614:2216:1417:3。當撒珥根征服了遙遠的阿拉伯部落塔穆德人,伊巴迪迪人,瑪西瑪努人和亥阿帕人的時候,他宣佈把剩下的人遷居到撒瑪利亞。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