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二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賽二十二1「論異象谷的默示:有什麼事使你這滿城的人都上房頂呢?」

  〔呂振中譯〕關於異象平谷的神託之言。你怎麼啦?你都上了房頂呢?

  〔暫編註解〕“異象谷”:指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因眾山環繞,故稱為“谷”(詩一二五2;耶二十一13)。先知的預言回到猶大國身上,責備百姓禍在眉睫仍不悔改,反而上屋頂歡慶未遭到亡城之苦(王下十八1316)。不知道耶城雖倖免,全國已為外國軍隊所摧毀。屋頂為慶宴和燒香謝神的地方。

       “異象谷”。指耶路撒冷;城四面環山(比較詩一二五2)。

     「異象谷」:指耶路撒冷西南的欣嫩子谷,又稱為殺戮谷(參耶7:30-32)。先知在這裡得到關乎猶大的默示。

         「上房頂」:耶京的百姓上房頂是要觀看局勢,這大概與亞述軍未有染指或攻克耶京有關。

         上房頂: 猶太人的房頂是平坦的斜面。為了躲避仇敵的追殺、火災等緊急狀況,逃上房頂。

         論……的默示。見賽13:1注釋。

         異象谷。如信息本身所示,“異象谷”就是耶路撒冷(見第4,8-10節)。

         有什麼事使你?直譯是 “你發生了什麼事使你這樣呢?”

         滿城的人。直譯是“你們大家。”

         房頂。巴勒斯坦房屋的平頂常用來舉行各種活動(士16:27;尼8:16)。在嚴重危機的時刻,百姓仍聚集在屋頂上,興高采烈,不顧後果地醉酒狂歡(見第13節)。

         1-14  國難當前而百姓竟歡樂喧嘩:本段的背景可能是主前七○一年,亞述王西拿基立圍攻耶路撒冷不遂之役(王下18:13-16),  或主前七一一年撒珥根派兵攻打反叛的亞實突(見20章),未有染指猶大一事。

         1~14猶大的滅亡及其原因。以賽亞首先描述外邦人令人膽顫心驚的侵略及猶大措手不及的敗亡(1-7);赤裸裸地描述遭致毀滅的終極原因是信仰的墮落與不信(8-14)。頑梗的猶太人對神心存驕傲,遇到危機,非但不思悔改,反欲利用所剩無幾的時光儘量享樂。可見,被欲望牽制的惡人,靈魂已被麻痹,不僅不能做出道德判斷,甚至不能判斷客觀道理,始終看不到通往永生的道路。

         1-25  預言猶大受審判:先知從列國轉向猶大,指出百姓在災難臨近時仍不悔改,倚靠自己的軍備而不倚靠神,故要受審判和刑罰。

         22:1-25 不肯回轉的頑梗悖逆的猶大的命運。第十一個關於外邦的預言內容是外邦人入侵猶大。悖逆的猶大人最終還是不聽神僕人敦促悔改的信息,遭到羞辱、滅亡。預表惡人至終拒絕接受主,將在永恆的審判台前蒙羞,被投入地獄之火的命運。並且,猶太人遭到滅亡,並非因不認識神,乃因無視神慈愛的勸導。這段經文可分為兩部分 :①不知悔改的猶太人將蒙羞被毀(1-14);②神對猶大墮落的官長的責備(15-25)

 

【賽二十二2「你這滿處呐喊、大有喧嘩的城,歡樂的邑啊,你中間被殺的,並不是被刀殺,也不是因打仗死亡。」

  〔呂振中譯〕你這充滿喧嘩、騷嚷之城,歡躍之都市阿?你中間被刺死的、並不是被刀刺死的,也不是戰場上死的。

  〔暫編註解〕非因刀殺或打仗死亡,或指耶城被圍後,人民因瘟疫和饑饉而死去。

       “吶喊”。喧鬧。

     「你中間被殺的 ...... 死亡」:大概是饑荒的結果(參哀4:9)。

         大有喧嘩的城,歡樂的邑啊: 耶路撒冷對迫在眉睫的審判毫無知覺,沉溺於享樂中。此情此景令人聯想到,一味地沉浸在物質享受裡的現代人,對聖經所預言的神之審判不以為然。

         呐喊。直譯是“喧鬧”。

         並不是被刀殺。當猶大的國土遭到亞述軍隊的蹂躪,大批人員被殺時,耶路撒冷的居民並沒有冒著生命的危險投入戰鬥,援助同胞,卻只顧尋歡作樂,大聲喧嘩。在那麼多他們的弟兄正蒙受生命和財產的損失時,他們這樣做乃是犯罪(第4-11節),尤其是神已宣佈叫人哭泣哀號(第12節)。

         2-3   先知對無知百姓的警告或預言:他們日後會被敵人克制,擄到異地。這是指日後亞述或巴比倫的入侵。

 

【賽二十二3「你所有的官長一同逃跑,都為弓箭手所捆綁。你中間一切被找到的都一同被捆綁,他們本是逃往遠方的。」

  〔呂振中譯〕你所有的官長都一概逃跑,沒有弓箭而被捆綁;你中間被找到的都一概被捆綁,雖則他們逃到遠方。

  〔暫編註解〕「你所有的官長一同逃跑」:參王下25:4

       「都為弓箭手所捆綁」:原文作「沒有弓箭而被捆綁」。

     你所有的官長一同逃跑。以賽亞可能指西拿基立暫時停止對耶路撒冷的圍攻,因為塔哈卡所率古實軍隊的逼近(見賽37:8,9)。這就給了耶路撒冷的首領們逃離城市的機會。包圍的解除是暫時的,耶路撒冷的居民卻視之為亞述威脅的結束,所以全城狂歡作樂。

         都為弓箭手所捆綁。原文含義不定。有人認為要譯成“沒有弓,他們被捆綁”,意為官長們在逃跑的時候,沒有攜帶武器,也沒有參戰就被俘了。

 

【賽二十二4「所以我說:“你們轉眼不看我,我要痛哭,不要因我眾民(原文作“民女”)的毀滅,就竭力安慰我。”」

  〔呂振中譯〕所以我說:『你們請轉眼、別注視着我!讓我苦苦地哭一頓吧!不要因我眾民〔原文:我民的女子〕之毀滅,你們就急地來安慰我。』

  〔暫編註解〕先知為過分樂觀的百姓悲哀,為將臨的國難痛哭。不肯受安慰。

     對於耶路撒冷的不幸,以賽亞深感悲痛。他要求讓他獨自傷心。後來耶利米也曾為這個城市的厄運哀哭,稱之為“我的眾民”(哀3:48;參耶8:19)。

 

【賽二十二5「因為主萬軍之耶和華使異象谷有潰亂、踐踏、煩擾的日子。城被攻破,哀聲達到山間。」

  〔呂振中譯〕因為主萬軍之永恆主使異象平谷中有狼狽驚惶、彼此踐踏、慌慌亂亂的日子:都市被拆毀,呼救聲達到山間。

  〔暫編註解〕這裡可能是指主前701年,亞述王西拿基立圍困耶路撒冷。也可能是指主前587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攻陷耶路撒冷。

       “煩擾的日子”。大概指耶路撒冷即將被巴比倫圍攻(主前589587年),但也可能是隱約看見西拿基立在主前701年的入侵。

         煩擾的日子。以賽亞描繪傷心痛苦的日子。敵人圍困城市,用攻城槌撞破城牆,城裡的百姓在悲痛中向大山哭喊(見賽2:19,21;何10:8;參路23:30;啟6:16)。

         異象谷。見第1節注釋。

     5-8  國家將有的浩劫,京城的城牆被敵人攻陷,百姓的哀聲遍達全城。

 

【賽二十二6「以攔帶著箭袋,還有坐戰車的和馬兵,吉珥揭開盾牌。」

  〔呂振中譯〕以攔背着箭袋,亞蘭〔傳統:人〕騎着〔傳統:車〕駿馬,吉珥揭開了盾衣。

  〔暫編註解〕“以攔”:看二十一2注。“以攔”和“吉珥”在當時都是亞述的省分,這兩族的人加入了巴比倫人殲滅亞述的戰事中。

       “以攔”。波斯(比較二一2)。“吉珥”。大概跟第十五章1節的基珥不同。若是不同,這個吉珥的位置便不得而知了。

     「以攔」、「吉珥」:在此大抵代表當時投效亞述的軍隊。

         吉珥: 米所波大米的城邑,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使擄來的大馬色人居住在此(王下16:9),亦是亞攔人的發源地(9:7)。吉珥後被瑪代統一。以攔(21:2)吉珥成為波斯附屬國之前,曾是亞述附屬國。

         以欄帶著箭袋。在亞述入侵猶大的軍隊中,有以攔熟練的弓箭手(耶49:35)。

         吉珥。位置不詳。王下16:9提到提革拉-毗列色把大馬士革的居民擄到這裡(又見摩1:5)。

         揭開盾牌。就是準備戰鬥。

 

【賽二十二7「你嘉美的谷遍滿戰車,也有馬兵在城門前排列。」

  〔呂振中譯〕你佳美的山谷滿了戰車,並有馬兵列陣要攻城門。

  〔暫編註解〕敵人的戰車進入耶路撒冷的山谷,馬兵把守城門,讓軍隊毫無難阻地進入京城。

     耶路撒冷周圍有許多山谷,包括欣嫩子穀和汲淪溪。裡面佈滿了攻城的敵軍。

 

【賽二十二8「他去掉猶大的遮蓋。那日,你就仰望林庫內的軍器。」

  〔呂振中譯〕猶大的屏藩他都揭開了。當那日子、你就仰望森林宮堛滬x械;

  〔暫編註解〕“林庫內的軍器”:指所羅門所建用以作軍械庫的黎巴嫩林宮(王上七25)。

       「他去掉猶大的遮蓋」:可能指神不再保護猶大,或讓猶大受羞辱,如露體一般。

         「林庫」:即所羅門建的利巴嫩林宮,裡面藏有軍械。參王上7:2; 10:17

         去掉猶大的遮蓋。就是暴露了猶大的秘密工事,以便征服該國。

         林庫。王室武庫。王室的警衛所用的金盾(後來是銅盾)保存在黎巴嫩的林宮中(見王上10:1714:27注釋)。這裡說百姓求助於他們防禦的武器。

     811 眾領袖嘗試提供充足的食水和防衛,卻拒絕從耶和華而來的最大幫助。

         8~11仰望……軍器……不顧念: (37:7-26;王下19:35-37),猶大面臨仇敵入侵,為戰鬥作準備值得稱讚,然而,只依靠人的力量不仰望神,卻是愚蠢之舉。

         8-11或許猶大聽見先知的警告,在亞述來侵前不久作好軍事防禦(見代下32:4-6),  但百姓只有軍事上的準備而沒有依靠神的信心,正是先知所指責的。

         8~14彌賽亞預言。以賽亞描述將要發生的事情。8-11節描繪猶大準備爭戰的場景,與希西家在西拿基立入侵前所作的準備相似(B.C.701,王下18:14-16)

 

【賽二十二9「你們看見大衛城的破口很多,便聚積下池的水。」

  〔呂振中譯〕你們看見大衛的裂口很多,便積聚着下池的水;

  〔暫編註解〕希西家築了一個貯水池,以防敵人的入侵(也許就是歷代志下三十二章30節所記載的那一個)。

       防禦工作包括兩方面:修補城牆破爛的地方和在城內挖聚水池。

     破口。面對攻城的威脅,耶路撒冷的居民意識到大衛城牆的許多地方緊需修補(代下32:5)。

         下池。見代下32:4注釋。一個特建的水庫,在遭到圍城時向城市供水,同樣也不讓城外的敵人得到充足的水源。

 

【賽二十二10「又數點耶路撒冷的房屋,將房屋拆毀,修補城牆。」

  〔呂振中譯〕你們數點耶路撒冷的房屋,將房屋拆毀,使城椈d固而不可扳;

  〔暫編註解〕由於時間倉卒,百姓拆下現成的房屋牆磚,用作修補城牆的材料。

     清點耶路撒冷的房屋,以確定哪些房子可以拆掉,為修補城牆提供材料。

 

【賽二十二11「又在兩道城牆中間挖一個聚水池,可盛舊池的水,卻不仰望作這事的主,也不顧念從古定這事的。」

  〔呂振中譯〕你們又在兩道城暀孜‵鶩蚇n水地方,可盛舊池的水;你們卻不仰望行作這事的主,也不重視遠古以來裁定這事的。

  〔暫編註解〕「舊池」:即上池(參7:3注)。

       城牆中間挖一個聚水池。可能指希西家所修建的隧道,從533米以外的基訓舊池,把水引到另外一個水池,就是西羅亞池。除了原來的城牆,在希西家的隧道和西羅亞池外面還有一道城牆(見代下32:5注釋)。這樣,基訓的水源就全部供給了耶路撒冷的居民,不給城外的敵人。城牆保護著供水系統。

     不顧念從古定這事的。耶路撒冷的許多人不再仰望神的保護,而是依靠他們自己所設計的工事。他們忘記了神是該城的真正建造者。只有祂能在苦難的時候提供所需要的説明。

 

【賽二十二12「當那日,主萬軍之耶和華叫人哭泣哀號,頭上光禿,身披麻布。」

  〔呂振中譯〕當那日子、主萬軍之永恆主叫人哀哭號咷,頭上光禿,腰束麻布;

  〔暫編註解〕城市所面臨的危險,應該促使百姓悔改祈禱。希西家就是這樣做的(賽37:1-4,15-20)。鑒於主的日子即將臨到,約珥也要求百姓禁食,哭泣,一心歸向神,好使祂向他們施恩(珥2:12-17)。

       12~14不可失去悔改時機。深刻表現出罪性使人為瞬間的快樂放棄悔改的最後機會,使人心陷入幽暗,最終為瞬間變賣永恆(5:23;1:21-28)。我們在嘲笑他人愚蒙之時,必須謹記死亡雖還未到,但每人都要面對死亡。在生命的每一瞬間,都當紀念死亡,除去愚頑言行,在神面前抓住時機悔改(8:20;12:17;2:21)

     12-14百姓面臨國難,仍不悔改,抱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態度,只會招致神更重的刑罰。

 

【賽二十二13「誰知,人倒歡喜快樂,宰牛殺羊,吃肉喝酒,說:“我們吃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

  〔呂振中譯〕但是你看,人倒歡躍喜樂,宰牛殺羊,喫肉喝酒,說:『只管喫喝吧!因為明天我們就死了!』

  〔暫編註解〕儘管面臨絕境,百姓仍不歸向神,繼續狂歡濫宴,完全沉湎於無法阻止的縱情諮欲之中。參保羅對他那個時代享樂哲學的評論(林前15:32)。

 

【賽二十二14「萬軍之耶和華親自默示我說:“這罪孽直到你們死,斷不得赦免!這是主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然而萬軍之永恆主卻親自附耳啟示我,說:『這罪孽即到你們死了也不能得赦除』:這是主萬軍之永恆主說的。

  〔暫編註解〕百姓不肯歸向神,罪不可赦。這不是神武斷的裁決。他們頑固不化,所以神無法解救。

 

【賽二十二15「主萬軍之耶和華這樣說:“你去見掌銀庫的,就是家宰舍伯那,對他說:」

  〔呂振中譯〕主萬軍之永恆主這麼說:『來,關於宮庭的舍伯那,你去見這庶務長,說:

  〔暫編註解〕“家宰舍伯那”:舍伯那是宮廷的管理人。他是個外邦人,在當時大有權勢(參二十二20不想理25)。他不聽從以賽亞的忠告,堅持要與埃及人結盟。

       “舍伯那”。親埃及黨派的領袖(三○;三一),他為自己鑿了一座墳墓(二二1 6),不曉得他將會在被擄期間死去(1 7 , 1 8節)。

     「家宰」:見王下18:18注。

         舍伯那作為管銀庫的大臣,在國內享有重要地位。他可能是王室的司庫,在國家所有重要的事務中代表國王處置,可能包括國家的財政,內務和王室的事情。約坦在擔任攝政的時候,也曾“管理家事”(王下15:5)。

         15-19先知斥責舍伯那的驕傲、自大,並預言他被撒去官職。

         15~19希西家王的書記(王下18:18),掌管銀庫,負責國家經濟。舍伯那是親埃及派的首領,他在猶大王希西家身邊誘導,使王為抵抗亞述,向埃及求助而不信靠神。舍伯那的政策與以賽亞的宣告完全相悖(31:1)。先知對這些奸臣宣告嚴厲的審判,他們在亂世不肯全力以赴借正義與良心恢復民族信仰,反欲依靠權貴致富。舍伯那是為自己利益背叛民族的賣國奴,神的審判使他追求的榮華富貴全部歸於無有(17:10;11:22;林後5:10)

         15-25  有關舍伯那與以利亞敬的預言:這段預言大概與猶大的外交路線有關,舍伯那主張猶大與埃及聯盟(見30:1-5; 31:1-3)。

         15~25預言對猶大官長的審判。預言對以舍伯那與以利亞敬為首的猶大官長的審判。揭露當時掌管國庫的舍伯那濫用職權、中飽私襄的不義之舉,他將受審判(15-19);論及繼舍伯那之後,掌握希西家時代實權的家宰以利亞敬的墮落(20-25)。作眾民的領袖,都當紀念自己之上的神,努力實現神的公義。然而,世界史卻與此相反。歷史上佈滿了掌權者的暴虐、腐敗污點,記滿了無辜百姓的呻吟、控訴。神不僅掌管一個國家的未來,也為每個人的命運擬定計劃,我們要盡心盡力作一個良善的管家。

 

【賽二十二16「你在這裡作什麼呢?有什麼人竟在這裡鑿墳墓,就是在高處為自己鑿墳墓,在磐石中為自己鑿出安身之所?」

  〔呂振中譯〕你在這埵閉し艣v利?你在這埵閉し礞H,竟在這堿飢A自己鑿墳墓,在高處為自己鑿墳墓,在岩石中為自己開拓安身之所呢?

  〔暫編註解〕舍伯那在高處的磐石鑿墳,太概希望死後獲葬在類似王陵(參代下32:33)的墳墓裡,可見他如何高抬自己。

       以賽亞因舍伯那的傲慢而氣憤。舍伯那似乎剛剛被提升到有權有勢的地位,尚無埋葬父輩的豪華的家族墳墓。因此他決定建一座氣派的新墳墓,炫耀自己的顯赫地位,使自己可以被後世所紀念。在這國難當頭之際,他非但不盡力挽救國家,反而只顧個人利益。舍伯那為自己在岩中鑿墳墓的做法在耶路撒冷一帶十分普遍。

         阿維加德教授把多年以前在橄欖山坡上所發現的一座墳墓,認定為舍伯那的墳墓。其中有一塊碑文被帶到了大英博物館。它的文字最近才解讀出來:“這是該房之主(舍伯那的墳墓),裡面沒有金銀,只有(他的骨頭)和他奴妾的骨頭。打開它的人將會受詛咒!”括弧裡的是對已損毀或難辨認部分的推測)

     1618當時的人很看重身後的安葬,會在生前為自己預備墓地。以賽亞說,舍伯那卻想不到自己的命運會是流落異方,葬身異地。

 

【賽二十二17「看哪,耶和華必像大有力的人,將你緊緊纏裹,竭力拋去。」

  〔呂振中譯〕看吧,勇士阿,永恆主必使勁地拋像擲你,緊緊地抓牢你,

  〔暫編註解〕舍伯那將在外國喪生,死無葬身之地。

     17-19舍伯那從象徵特殊地位的車馬座位上被神罷黜,甚至如球般被拋至遠方,客死他鄉。

 

【賽二十二18「他必將你滾成一團,拋在寬闊之地,好像拋球一樣。你這主人家的羞辱,必在那裡坐你榮耀的車,也必在那裡死亡。」

  〔呂振中譯〕將你捲了又捲,捲成一團,像球一樣,拋到四面寬闊之地;你那華麗的彩車必在那堙F你、你這做你主上王室之羞辱的、你必死在那堙C

  〔暫編註解〕「寬闊之地」:或許指一望無際的亞述地 ── 舍伯那將來被擄去的地方。

       「你這主人家的羞辱」:舍伯那是王的羞辱。

     他必將你輥成一團,……好像拋球一樣。以賽亞生動地預言舍伯那的命運。

         寬闊之地。可能指美索不達米亞。

         。炫耀驕傲是舍伯那的弱點。他為自己所配備的豪華車輛,最後與他一起被擄。

 

【賽二十二19「我必趕逐你離開官職,你必從你的原位撤下。」

  〔呂振中譯〕我必革你的官職,撒〔傳統:他要撤去〕你的職位。

  〔暫編註解〕神將撤銷舍伯那的光榮職位。當西拿基立派使者到耶路撒冷的時候(見第21節注釋),另一個人取代了他“家宰”的職位,而他只能當地位較低是“書記”(賽36:22)。

 

【賽二十二20「“到那日,我必召我僕人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來,」

  〔呂振中譯〕當那日子、我必召喚希勒家的兒子、我的僕人以利亞敬;

  〔暫編註解〕“以利亞敬”。代替舍伯那的人(王下一八18;賽三六3;三七2)。

       「我僕人」:顯示以利亞敬是敬畏神的人。

         以前沒有提到以利亞敬。我們不瞭解他的過去。

     2021“以利亞敬”是“神建立”的意思。他是以賽亞時代一個敬畏神的人。在希西家時代,他取代了舍伯那的官位(二十二15;比較王下十八18;賽三十六3;三十七2)。

         20-23以利亞敬將會代替舍伯那出任家宰(見36:3)。

         20~25以利亞敬的教訓。繼舍伯那之後,以利亞敬起初信實,隨後墮落。

 

【賽二十二21「將你的外袍給他穿上,將你的腰帶給他系緊,將你的政權交在他手中,他必作耶路撒冷居民和猶大家的父。」

  〔呂振中譯〕將你的禮褂給他穿上,將你的之長腰帶給他繫緊,將你的政權交在他手中;他必做耶路撒冷居民和猶大家的父。

  〔暫編註解〕「作耶路撒冷 ...... 的父」:即作猶大的顧問和保護者。

       外袍給他穿上。以利亞敬將要取代舍伯那的職位,同時獲得外袍,腰帶和印章。這個預言很快就應驗了(賽36:22;參箴16:18;但4:37;路14:11)。

     他必作……的父。以利亞敬不像舍伯那。他將聰明地履行他的職責,為百姓謀利益,在他們需要的時候,作他們的“父”。我們不瞭解他後來的活動,只知道當西拿基立的使者前來要耶路撒冷投降時,他率代表與他交涉(賽36:11,22)。

 

【賽二十二22「我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他開,無人能關;他關,無人能開。」

  〔呂振中譯〕我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的肩頭上;他開,就沒有人能關;他關,就沒有人能開。

  〔暫編註解〕“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代表他掌握了王室的權柄。基督有此權柄,祂握有“大衛的鑰匙”(啟三7)。

       “鑰匙”。描述他責任重大的地位以及有作決定的權柄(“開……關”;比較太一六19;啟三7,8)。

     「大衛家的鑰匙」:是王室權柄的象徵。

         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 “鑰匙”(單數)賜給被任命的管家,標誌委任他有管理倉庫的權力。從這個角度顯明,以大衛後裔身份要來的彌賽亞有絕對的主權(3:7)。“把鑰匙放在肩頭”,是當時戴鑰匙的方法,可知,當時的鑰匙非常大。

         作為王室的管家,以利亞敬攜帶著王宮的鑰匙。

 

【賽二十二23「我必將他安穩,像釘子釘在堅固處,他必作為他父家榮耀的寶座。」

  〔呂振中譯〕我必將他牢牢固固地釘上,就像木橛子釘在穩固之處;他必做他父家尊榮的寶座。

  〔暫編註解〕以利亞敬跟舍伯那完全兩樣(參18),不獨職位穩固,而且成了父家的榮耀。

         像釘子。用釘子把帳篷固定在地上,或在釘子上懸掛家庭的用品。這裡指後者,象徵人們可以依靠的牢固的東西。

         榮耀的寶座。以利亞敬將成為他素來暗淡之父家的榮耀。是神抬舉貧窮卑微的人擔任重要而光榮的職位(撒上2:7,8;見路14:11注釋)。

       23~25連兒女,帶子孫……一切小器皿: 這段經文譯得比較委婉,指以利亞敬的所有家人,都憑藉他過著寄生蟲式的生活,獨佔所有富貴權勢,造成宗族政治弊端。越是身居高位,隨之而來的機會越多,更要謹慎履行所擔負的責任,努力得到更大的賞賜。

     2325 以利亞敬的地位與榮譽將要象釘牢的“釘子”那樣穩固,然而,猶大最終也要被擄去(25節)。

 

【賽二十二24「他父家所有的榮耀,連兒女帶子孫,都掛在他身上,好像一切小器皿,從杯子到酒瓶掛上一樣。

  〔呂振中譯〕他父家所有的重擔〔同詞:尊榮〕、所有的子孫和葉子、各樣小器皿、從盆器到各樣缾器、他們都掛在他身上。

  〔暫編註解〕本節繼續懸掛物件之釘子的比喻。

     24-25以利亞敬家族成員在他的護蔭下,都得到朝中一官半職,但這反倒會連累以利亞敬,使他不免見黜而家道中落。

 

【賽二十二25「萬軍之耶和華說:當那日,釘在堅固處的釘子必壓斜,被砍斷落地;掛在其上的重擔必被剪斷。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萬軍之永恆主發神諭說:『當那日子、那釘在穩固之處的木橛子必支持不住而彎垂下來;它必被砍斷而墮落地;那掛在上頭的擔子必被剪斷;因為這是永恆主說的。』

  〔暫編註解〕「當那日,釘在堅固處 ...... 必壓斜」:以利亞敬本來官職穩固(23),但受家族纏累終必見黜。

       釘子: 指權力核心以利亞敬。掛在其上的重擔: 得到以利亞敬好處的所有家人。必被剪斷: “正如器皿被打碎,他們的一切權力都將被奪去。”這預言在B.C.677得以成就。因此預言是針對當時的,所以比針對其他時代的預言,更引人注目。

     本節曾引起許多爭論。有人認為是指以利亞敬。雖然迄今都是說他好,但最終他也會像他的前任那樣顯出虧欠,從光榮的重要職務上罷免。也有人認為這個預言不會指以利亞敬,因為不可能在一個光榮的預言之後,不加解釋地馬上跟一個恥辱的預言。本節是針對猶大和耶路撒冷(見第1節注釋)之嚴肅信息的高潮。這裡可能是指一個民族,而不是指以利亞敬個人。釘子會挪開,掛在上面的東西會掉下來,結局是恥辱和毀滅。這確實是耶路撒冷和猶大,以及“默示”所指尋歡作樂之人的命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