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二十四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賽二十四1「看哪,耶和華使地空虛,變為荒涼;又翻轉大地,將居民分散。」

  〔呂振中譯〕看吧,永恆主將大地弄空,使它變為荒蕪;他必扭歪地的面貌,使它的居民四散。

  〔暫編註解〕在末日,因各種嚴重災禍,人口將減少(6)

         使地空虛。像以賽亞所有的預言信息一樣,本章的信息原來是針對肉身的以色列的,描述了如果以色列保持忠誠,神會如何使地荒涼,並制勝以色列的仇敵。但由於以色列的悖逆,這個預言就像其他原來針對他們的預言一樣,將應驗在神今日的子民身上。在啟20章中,約翰用本章描寫大地的語言,來描述一千年中地球荒涼的狀態。

         以賽亞已詳細講述了神對於各個國家的懲罰(賽13-23)。現在他預言的異像轉到了整體歷史的廣闊場面。在賽24-28章裡,他描繪了神的子民得救,他們的仇敵被打敗的最後幾幕。在賽24章中,以賽亞展示了這個地球(第2122節)在地上的列王被制服以後,萬軍之耶和華“在錫安山,在耶路撒冷”掌權之前(第23節)的生動畫面。

         翻轉大地。直譯是“使其表面遭到破壞”。形象的描寫了基督複臨時世界的可怕的震撼(見詩46:1-3,6,8;啟6:1616:18-20)。

     1-3無一社會階層能逃脫神的審判,連祭司也不例外。

     113 即將來臨的審判將會審判全地(1,4節)各階層的人(2節),並且會除去所有的歡樂(713節)。只有一小撮餘民得以倖存(6,13節)。

         1-13  大地荒涼。

         1~13末日的審判與祝福。是13-23章關於列邦預言的結論。此前,以賽亞宣告神對特定國家的審判。從本章開始,以賽亞從廣義角度預言神在世界末日對人類、宇宙的審判、祝福,論及和平與安全的偉大時代。這論及歷史終結的經文與新約啟示錄比較,稱為以賽亞小啟示錄。

         1-23  普世受審判。

         24:1~23世界末日的混亂。與耶穌在太24章論及的末世情形有深切關聯。在世界末日,全地都將歸回創造之前的荒涼,整個社會都將沉淪,陷入完全的混亂。社會混亂或無秩序是最可怕的災禍之一。因此,神甚至動用屬世權力維持社會秩序(13:1,2;彼前2:13)。然而,神審判世界的那日,會收回這種權力,惟有他掌管全地。日月都抱愧蒙羞,世界一片混亂。本章以14-16b為中心,分成兩個部分。14-16b論及聖徒即使在慘澹的光景中,也會更加熱切盼望天國的到來,在世界各地揚聲頌贊主。前後兩部分主題相同,以賽亞使用漸進的表現手法,使前部分的灰暗在後部分達到高潮,23節記述神末世性的介入。

         24:1-27:13  末日的審判:本段可視為13-23章有關列國受審的總結 , 預言神對普世的審判及對選民的救贖。本段流露出啟示文學中濃厚的末世色彩(參56-66; 9-14), 因此有學者稱它為「以亞賽書的啟示錄。」

       本章的開始(二四二七)是以賽亞書的啟示,因為它談論到大災難時期的審判和千禧年時期的祝福。

     本章至二十七章預言末後的日子神的審判和祝福,是神最後戰勝邪惡的日子。此數章在結構上為1323章的總結。

 

【賽二十四2「那時百姓怎樣,祭司也怎樣;僕人怎樣,主人也怎樣;婢女怎樣,主母也怎樣;買物的怎樣,賣物的也怎樣;放債的怎樣,借債的也怎樣;取利的怎樣,出利的也怎樣。」

  〔呂振中譯〕那時人民怎樣,祭司也怎樣;僕人怎樣,主人也必怎樣;婢女怎樣,主母也必怎樣;買物的怎樣,賣物的也必怎樣;借給人的怎樣,向人借的之也必怎樣;放債的怎樣,借債的也必怎樣。

  〔暫編註解〕「出利的」:指負債者。

     在基督複臨的時候,沒有一個階層是蒙悅納的。大家都遭受同樣的災難。不同膚色,不同職業,貧富貴賤所有的人都要一樣被毀滅(見啟6:1519:18)。

 

【賽二十四3「地必全然空虛,盡都荒涼。因為這話是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大地必被弄到空空,世界必被掠劫到掠劫淨盡:因為這話是永恆主說的。

  〔暫編註解〕人犯罪受罰,連累大地也受咒詛(參創3:17)。

     在基督複臨的時候,活著的惡人都要被殺;所有義人將與祂一同升天(見耶25:30-33;路17:26,29,30;帖前5:3;啟19:11-2120:4-6)。所以地球將無人居住(見耶4:25)。

 

【賽二十四4「地上悲哀衰殘,世界敗落衰殘,地上居高位的人也敗落了。」

  〔呂振中譯〕大地悲哀凋殘,世界衰敗凋殘,高天與大地一同〔傳統:地上居高位的人〕衰敗。

  〔暫編註解〕大地如枯萎的植物,因人的罪受牽連。

       居高位的人也敗落了: 那日,所有人都將滅亡。以賽亞惟獨談到平常自以為高、自以為傲、自以為強的驕傲之人的滅亡,因為:①他們的滅亡,更能彰顯神的權柄;②他們要按照自誇、自高的程度,在神面前首先要負責(2:11-17;3:1)

         那些佔據最高位置的人,那些視自己高人一等的人,將被神降卑(見賽2:11,12,1713:11)。

     4-9  地上荒涼的情景。

 

【賽二十四5「地被其上的居民污穢,因為他們犯了律法,廢了律例,背了永約。」

  〔呂振中譯〕大地在它居民之下被沾污,因為他們越犯了律法,違背了律例,違犯了永遠的約。

  〔暫編註解〕“永約”。可能指神在洪水以後與挪亞所立的約(創九817),或指祂總體的誡命。

       地上居民觸犯了刻在人心的律法(參羅2:15),破壞了神與全人類所立的約(參創9章挪亞之約)。

     因為……背了永約: 這正是他們受審判的原因。神在末日施行審判,因為世界充滿挪亞時代的罪惡(6:5),世人悖逆屬靈之父及幫助者——神的旨意,隨從顯而易見的情欲(5:19-21)。這是背棄神人之間所立的“永約”的惡行。神應許“若聽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9:8-17;19:5;7:9);“若背棄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誡命,就是我的仇敵”(89:31,32)。因此,這些人按著永約蘊含的旨意,受到審判是理所當然的。

         地被其上的居民污穢。神是聖潔的。祂賜下祂的律法,使人保持純潔並使世界不受污染。如果人類拒絕那部律法,就玷污了自己和他們所居住的世界。罪的毒素已經污染了我們腳下的土地,所吃的食物,所喝的水和所呼吸的空氣(見創3:17;民35:33;詩107:34)。隨著時光的流逝,地球變得越來越敗壞。如果神不干涉,罪惡將完全敗壞人類,使生命不可能繼續存在(見創6:5,11,12)。

         永約。見耶31:31-33;結16:60注釋。

 

【賽二十四6「所以地被咒詛吞滅,住在其上的顯為有罪。地上的居民被火焚燒,剩下的人稀少。」

  〔呂振中譯〕因此大地被咒詛所吞滅,上頭的居民擔受了罪罰;因此地上的居民被燒焦,剩下的人很少。

  〔暫編註解〕「地上的居民被火焚燒」:犯罪的人民被咒詛,如火燒一般。

       審判的第一個結果,許多人受到神的咒詛,被“燒滅眾敵的烈火”(10:27)及“忿恨之火”(30:27)焚燒,所剩無幾。此預言可從屬靈角度理解,亦可理解成歷史性預言,照著字面意思,因世界末日的大爭戰,人口必急劇減少。

         被咒詛吞滅。罪惡的創始者不是神,而是撒但。他必須對罪的咒詛負責。到處都有罪惡的勢力在活動。到處都可以看到撒但的作品。那惡者的作為表現在疾病和死亡,地震和風暴,火災和洪水之中。違背神的律法所帶來的不是和平與繁榮,而是患難,瘟疫,痛苦,最後是死亡。

         焚燒。可能指第四災(啟16:8,9)。

         剩下的人稀少。可能指剩下的義人。他們沒有受到神的懲罰。

     6~13世界所要受到的審判。如同1-4,記錄犯罪的世界所要受到的審判。

 

【賽二十四7「新酒悲哀,葡萄樹衰殘;心中歡樂的俱都歎息。」

  〔呂振中譯〕新酒悲哀,葡萄樹衰殘,心中歡樂的盡都歎息。

  〔暫編註解〕新酒悲哀。葡萄園遭到了毀滅。地上的果實在第四災的熾熱中衰殘了(啟16:8,9)。收穫者快樂的的歌聲止息了,因為土地荒蕪了。

       7~9審判的第二個結果,被神咒詛的土地不再出產。在世界末了,人們不能再享受物質文明。從屬靈角度,揭示了追求屬世快樂與享受,必帶來末後的痛苦。

     7-9   地上的葡萄也遭殃,再無收割、歡樂的慶祝;世人也再無節日可供歡樂。

 

【賽二十四8「擊鼓之樂止息,宴樂人的聲音完畢,彈琴之樂也止息了。」

  〔呂振中譯〕擊鼓之樂止息,歡躍之喧鬧停止,彈琴之樂止息。

  〔暫編註解〕擊鼓彈琴。當人類經受末日的可怕災難時,他們將無法再享受“歡喜”或“快樂”(見耶7:34;耶16:925:10;啟18:22;參結26:13;何2:11)。

 

【賽二十四9「人必不得飲酒唱歌;喝濃酒的,必以為苦。」

  〔呂振中譯〕他們不得再又唱歌又喝酒了;喝濃酒的必覺得苦了。

  〔暫編註解〕平常使人喜悅的酒(參士9:13; 104:15),如今即使喝下也覺苦澀。

       葡萄酒可為宴樂助興,沒有葡萄酒,只能以毒酒代替。沉痛的心情使酒苦澀無比。任何方法都無法安慰末日的罪人。

     飲酒通常伴隨著宴席和娛樂。到那日,神將把歡宴變成悲傷,把歡歌變成悲歎(摩8:10;參但5:1-6)。

 

【賽二十四10「荒涼的城拆毀了,各家關門閉戶,使人都不得進去。」

  〔呂振中譯〕混混亂亂的都市破敗了;各家關門閉戶,使人不得進去。

  〔暫編註解〕“荒涼的城”。直譯作:混沌。相同的希伯來字詞用於創世記一章2節。

         荒涼。希伯來語是tohu。(“混亂”,“空虛”)。該詞在創1:2中譯為“空虛混沌”。不知這裡的“城”是代表巴比倫(見耶51:8),“荒涼”代表它道德敗壞的狀況(見撒上12:21;賽41:29),還是該“城”和它的荒涼都象徵整個世界。這兩種解釋均符合上下文和聖經的要旨。世界將回到最初混沌的狀態。

       10~12審判的第三個結果,被擄與毀壞。隨著末日接近,人越來越失去安定與和平。就靈性而言,罪人的靈魂無法安定,彼此擄掠、毀壞(24:6,7;提後3:1-4)

     10-13   地面恍如廢城,生存者無幾。

 

【賽二十四11「在街上因酒有悲歎的聲音,一切喜樂變為昏暗,地上的歡樂歸於無有。」

  〔呂振中譯〕街上因無酒而有呼喊之聲;一切喜樂都已過去〔傳統:日暮〕;地上的娛樂盡都擄掠。

  〔暫編註解〕因酒有悲歡的聲音。人們想用醉酒來逃避災難。

     一切喜樂變為昏暗。喜樂的太陽已經下山;永恆的夜幕已經落下(見耶8:20)。人們終於認識到,在生命中排斥生命之光,將給自己帶來無盡的夜晚。

 

【賽二十四12「城中只有荒涼,城門拆毀淨盡。」

  〔呂振中譯〕城中剩下的只是荒涼,城門被撞得七零八落。

  〔暫編註解〕那“城”(第10節)滿目創痍。全世界一片荒涼,沒有亮光或生命。

 

【賽二十四13「在地上的萬民中,必像打過的橄欖樹,又像已摘的葡萄所剩無幾。」

  〔呂振中譯〕因為大地之間萬族之民中必像已打〔或譯:搖〕過的橄欖樹,已割取完了的葡萄樹,剩下的寥寥無幾。

  〔暫編註解〕橄欖樹。見賽17:6注釋。以賽亞在地球毀滅的異像中,看見了餘民的得救(見賽1:910:20-2211:11)。他們像“被大風搖動”(啟6:13)後樹上留下的少數橄欖,或收穫結束後剩下的少量葡萄。

 

【賽二十四14「這些人要高聲歡呼,他們為耶和華的威嚴,從海那裡揚起聲來。」

  〔呂振中譯〕這些人必揚聲歡呼;為了永恆主的威嚴他們必從西海邊發尖銳聲。

  〔暫編註解〕「海」:大概指地中海。

       「從海那裡」顯示余民留居海外。

         當全地都因臨到世界的恐怖而哀哭切齒的時候,義人將發現自己的悲傷變成了快樂。他們永恆喜樂的清晨已經來到(見賽25:8,9)。

         14-16  神的審判過後,餘民(即「義人」; 16上)必歡呼歌頌。

     1416 “他們”。大災難時期的信徒。雖然他們本身也要接受審判,但卻因神最後要審判邪惡而歡呼。

         14~16這些人: 剩下的人,未背棄信仰、持守永約的少數聖徒。海: 世界各地。在東方: 字面意思,猶大的東方。眾海島: 猶大的西部,即西方。地極: 世界的兩端(28:18-20)。強烈暗示末日全地將一片混亂,但神的福音事工與聖徒的讚美之聲不會間斷,帶給末世聖徒極大的盼望(3:16-18)

 

【賽二十四15「因此,你們要在東方榮耀耶和華,在眾海島榮耀耶和華以色列 神的名。」

  〔呂振中譯〕故此他們必在日頭發光那邊歡躍,在大海沿岸帶榮耀永恆主,以色列之神耶和華永恆主的名。

  〔暫編註解〕「東方」、「眾海島」:顯示由東至西,餘民紛紛稱頌主。

       你們要……榮耀耶和華。義人有充分的理由榮耀神。要不是祂救贖的恩典,他們將和世界一同毀滅。

     東方。希伯來語是'urim。源於'or(“光”)。'urim也可能根據曙光的位置指“東方”。“眾海島”可能指地中海的島嶼,在詩歌中代表“西方”。Yam(“海”)常常理解為“西”,如創28:14;民34:6等。如果賽24:15是這樣理解的話,那就是指到處都有人讚美神(見第16節)。

 

【賽二十四16「我們聽見從地極有人歌唱,說:“榮耀歸於義人。”我卻說:“我消滅了,我消滅了,我有禍了!詭詐的行詭詐,詭詐的大行詭詐。”」

  〔呂振中譯〕我們聽見從地角有頌詩唱着:華美歸於義者。然而我不能說:『我消瘦了!我消瘦了!我有禍了!詭詐的行着詭詐,詭詐,詭詐的大行詭詐。』

  〔暫編註解〕「義人」:這些余民蒙神救贖,被稱為義。

       「詭詐的行詭詐 ...... 大行詭詐」:形容列國行惡的情形。

         我卻: 先知關心世界的罪惡與神的審判。詭詐的: 犯罪的猶太人與不敬虔的人,23節再次指出在大審判台前(25:31-33;20:12),行詭詐是施行最後審判的原因,這在歷史中不斷得以成就。從歷史的角度看,在屬靈上詭詐的人指所有違背真理的人。隨著經文記載,審判氣氛逐步加重,描繪人奔向終點的悲慘光景。

         榮耀歸於義人。有讚歌獻給義者基督(見第15節)。在這樣的時刻,把“榮耀”獻給人是不合適的,不管他是多麼“義”。參啟19:1-6所記錄全宇宙在此時頌贊神。

         我消滅了。原文含義不明。直譯可能指“我很貧乏”。先知似乎暫時從將來的榮耀轉到目前的恥辱和悲慘。“貧乏”是神懲罰的結果,象徵荒廢和悲傷(詩106:15;見賽10:16;參17:4)。以賽亞簡要流覽了神的子民在得救時的快樂之後,轉向了失喪者的苦難和失望,並繼續描寫將來可怕的懲罰。

         詭詐。當人們意識到他們的困境是由於他們詭詐對待神時,已經太晚了。參該詞用於出21:8。暗示違背人是非觀念的行為。

     16-20先知為要來的大審判哀傷,反應與上段餘民的歡呼成一強烈對比。

 

【賽二十四17「地上的居民哪,恐懼、陷坑、網羅都臨近你。」

  〔呂振中譯〕地上的居民哪,恐怖、陷坑、機檻、都臨到你身上了!

  〔暫編註解〕「恐懼 ...... 網羅」:比喻審判。

       這裡描述了落到惡人身上的一連串恐怖和災難。耶48:44也描寫了一系列不可避免的懲罰。任何惡人都躲不過最後的七災的影響(賽24:18)。逃過了一個會落入另一個,逃過另一個就會落到第三個。

     17-18   全地人民不能逃脫神的審判。

 

【賽二十四18「躲避恐懼聲音的必墜入陷坑;從陷坑上來的必被網羅纏住。因為天上的窗戶都開了,地的根基也震動了。」

  〔呂振中譯〕將來那躲避恐怖聲的、必墜入陷坑;那從陷坑中上來的、必被機檻纏住;因為高天的罅隙都開了,地的根基也震動了。

  〔暫編註解〕「天上的窗戶都開了」:挪亞時代,雨水從天上傾倒下來;同樣,在末日,神的審判也要傾注地上。

       「地的根基」:古人以為地是由根基(或柱子)支撐著。

         天上的窗戶。厄運遲早會來臨。死亡和毀滅從四面八方來到。自然的秩序全都打亂了(參創7:118:2)。現在從天降下的將是火而不是水(詩50:3;彼後3:7,10,12)。

         根基。大地仿佛被神的聲音所震撼(詩46:2,3;賽2:19;來12:26,27;啟16:18)。

     18~20天上的窗戶……地的根基: 大自然的秩序在世界末日將完全改變。為準備新天新地(為新人而造的新世界)的到來,目前的自然界將與罪人一起完全消滅(彼後3:10-13)

 

【賽二十四19「地全然破壞,盡都崩裂,大大地震動了。」

  〔呂振中譯〕地全然被打破,盡都崩裂,大大震顫。

  〔暫編註解〕全然破壞。希伯來語是parar。直譯是 “使之來回搖擺”。parar 在伯16:12中譯成“摔碎”。

       大大的震動了。希伯來語是mut。直譯是 “使自己搖晃”。

     19-20描繪大地在審判中所產生的變化:震動、東歪西倒、最後塌陷。

 

【賽二十四20「地要東倒西歪,好像醉酒的人;又搖來搖去,好像吊床。罪過在其上沉重,必然塌陷,不能複起。」

  〔呂振中譯〕地東倒西歪、像醉酒的人,搖來搖去、好像吊床;它的罪過沉重在它上頭,它塌陷下去,不能再起。

  〔暫編註解〕「好像吊床」:原文指臨時用枝子和葉子蓋搭的房子,比喻地的單薄。

     又搖來搖去,好像吊床。直譯是 “搖來搖去,好像棚舍”。“ 棚舍”是葡萄成熟時為守夜而臨時搭建的(見賽1:8)。賽24:19,20的原文沒有證據表明在神的大日,地球會離開原來的軌道。這裡只是指基督複臨時的地震。那無疑是地球有史以來最可怕的震撼(見啟16:18-20)。地球的面貌發生了徹底的變化。山脈將從根基上動搖。海島將挪移離開本位。地球的表面將會隆起,就像風暴中的海浪(見詩46:2,3,6)。使徒彼得(彼後3:7,10-13)提供了世界毀滅的另一幅形象的畫面。神要在廢墟中創造“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

 

【賽二十四21「到那日,耶和華在高處必懲罰高處的眾軍,在地上必懲罰地上的列王。」

  〔呂振中譯〕當那日子永恆主必察罰高天上的高天軍,察罰下地上的地上列王。

  〔暫編註解〕“高處的眾軍”:可能指犯罪的天使(比較彼後二4)。

       “高處的眾軍”。直譯作:天上的眾軍。大概指同樣要受到審判、叛逆的天使(林前六3)。

     「高處的眾軍」:指天上靈界裡掌管地上列國的惡勢力。

         高處的眾軍。希伯來語是marom。指第4節“地上”“居高位的人”。但該詞在第18節是指 “天”(創7:11)。賽24:21“地上的列王”暗示“在高處必懲罰高處的眾軍”是指撒但和惡天使。保羅說撒但是“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弗2:2);看不見的邪惡首領乃是“天空”中“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弗6:12)。保羅在林前15:24,25中提到它們已被基督所征服。以賽亞預見了惡天使和惡人都遭懲罰的時候(見太25:41;彼後2:4,9;啟20:10-15)。

         21-23  耶和華作王。

 

【賽二十四22「他們必被聚集,像囚犯被聚在牢獄中,並要囚在監牢裡,多日之後便被討罪(或作“眷顧”)。」

  〔呂振中譯〕他們必被聚集,像俘虜被聚集於坑中,被監禁於監牢堙F過了許多日子就被察罰。

  〔暫編註解〕像囚犯。撒但和隨從他的惡天使,就是第21節“高處的眾軍”,以及“地上的列王”,現在都“聚集,像囚犯”。前者被拘禁在滿目創痍的地球上(第131920節)。地球成為他們的監獄達1,000年之久(見啟20:1,2,7注釋)。後者則被拘禁在墳墓之中(見啟20:5注釋)。

       牢獄。希伯來語是bor。“水窖”。在地上挖出來存水的。在乾旱季節或不用作“水窖”時,可用來羈押囚犯(見創37:20;耶38:6-13;亞9:11等)。“牢獄”也是“墳墓”的同義詞(詩30:3;詩88:4,5;賽14:1538:18等)。

     多日之後。即一千年之後(見啟20:2-7),撒但將暫時被釋放。死了的惡人將要復活。他們要準備攻打新耶路撒冷(見啟20:7-9注釋)。

 

【賽二十四23「那時,月亮要蒙羞,日頭要慚愧,因為萬軍之耶和華必在錫安山、在耶路撒冷作王,在敬畏他的長老面前必有榮耀。」

  〔呂振中譯〕那時月亮必蒙羞,烈日必慚愧;因為萬軍之永恆主必作王,在錫安山、在耶路撒冷、掌權,在敬畏他、的長老面前大有榮耀。

  〔暫編註解〕當耶和華的榮耀在基督再來時顯現,“月亮”和“日頭”都要變得暗淡失色(啟二一23)。

       「月亮要蒙羞 ...... 慚愧」:指在神的榮耀顯現下,日月的光輝黯然失色。

     「他的長老」:指管理神百姓的人,參出24:9-11。神在末日也會再顯現 的榮耀。

         必有榮耀: 天上的撒但與地上的邪惡勢力都滅亡後,神降臨在錫安山,新天新地、永恆國度的主人——神末世性地介入歷史中,平定一切。光照世界的日月都將在真光——神的面前黯然失色(21:23)

         日頭要慚愧。與基督的榮耀相比,最輝煌之光也黯然失色了(見賽60:19,20;啟21:2322:5)。

         萬軍之耶和華必……作王。指光榮勝利的日子。那時聖徒將在永恆的快樂和榮耀中與基督一起作王。新耶路撒冷要成為地球的首都。基督將永遠在這裡作王(耶3:17;但2:447:14;亞14:4,9;啟11:1521:2-57:15-17)。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