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一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賽一1「當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希西家作猶大王的時候,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論到猶大和耶路撒冷。」

 

【賽1 年代小注】在六章1節,以賽亞受差遣是烏西雅王駕崩的那一年,約莫是主前七三九年,由此可見,以賽亞的先知事工一直到希西家時代,或至少到主前七○一年,西拿基立攻佔耶路撒冷。這是紛擾混亂的半個世紀;新亞述帝國興起稱霸,侵略北國,攻陷撒瑪利亞,大舉破壞猶大國。以賽亞受差遣,正值亞述的威脅重新高漲(有關亞述在前一世紀的威脅,細節請參:王上二十二1;王下九14注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於主前七四○至七三八年發動西進攻勢,主要目標是敘利亞北部的阿爾帕德,結果連帶南方的大馬色、推羅、西頓、撒瑪利亞也要進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1 <syncBible ref=1:1>以賽亞作先知時的歷史背景是怎樣的?】

    以賽亞出來作猶大先知的時候,原來的以色列國早已分裂為北部的以色列國和南部的猶大國。北國對抗神,犯下了大罪,南國也在步北國的後塵。他們歪曲正義,壓迫窮人,離棄神而去拜偶像;寧可向異教國家尋求軍事援助,也不求助於神。以賽亞來自猶大,但他的信息也是對著北國說的。“以色列”有時候是指兩個王國。西元前722年以賽亞親眼看見了北國被毀和被擄。他一開始事奉就對北國發出了警告。──《靈修版聖經注釋》

 

【賽一2「天哪,要聽!地啊,側耳而聽!因為耶和華說:“我養育兒女,將他們養大,他們竟悖逆我。」

 

【賽2 呼天喚地】其他古代近東文學也記載人召喚神為一重要事件作證。此處耶和華對以色列發出正式的判決,非神格化的宇宙被召喚前來作證。一項赫人條約列出一長串神明為見證之後,還列了群山、河流、海洋、幼發拉底河、天與地、風與雲,作為見證。神與以色列人立約(見:申四26注釋),天與地被召來作證。所以,此處呼天喚地聆聽神歷數以色列人違約的罪狀,是很合宜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3「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卻不認識;我的民卻不留意。”」

 

【賽一4「 嗐!犯罪的國民,擔著罪孽的百姓;行惡的種類,敗壞的兒女!他們離棄耶和華,藐視以色列的聖者,與他生疏,往後退步。」

 

【賽4 指控舉國集體罪行】《艾拉與伊舜神話》(主前第八世紀巴比倫作品)提到城市理當被毀滅,因為人民背棄了公義與正直,作惡多端、無所不用其極。在古時,知名城市被毀,一般都解釋為是被神棄絕的結果。肇因多半是王觸犯了罪行,或者根本就是天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5「 你們為什麼屢次悖逆,還要受責打嗎?你們已經滿頭疼痛,全心發昏。」

 

【賽一6「從腳掌到頭頂,沒有一處完全的,盡是傷口、青腫與新打的傷痕,都沒有收口,沒有纏裹,也沒有用膏滋潤。」

 

【賽一7「 你們的地土已經荒涼,你們的城邑被火焚毀,你們的田地在你們眼前為外邦人所侵吞。既被外邦人傾覆,就成為荒涼。」

 

【賽7 大地荒蕪】大地的慘狀是被襲擊的自然後果。入侵的大軍常常因為軍源不足,當然就要靠他們所佔領的地方維生,而用不著的東西就摧毀。不僅穀物被燒,連土地也遭踐踏,導致好幾季都沒有收成。有時,被攻擊的民族甚至會不惜燒毀穀物,不容敵人吃自己辛辛苦苦種植的糧食。神的審判中常常有土地荒蕪這一項。《艾拉與伊舜神話》有一段文字形容艾拉準備如何施行毀滅:城市受創變成曠野;群山、牲畜、作物被毀;人口被消滅;立昏君坐在王位上;放野獸為害;鏟平宮殿。──《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8「僅存錫安城(“城”原文作“女子”),好像葡萄園的草棚,瓜田的茅屋,被圍困的城邑。」

 

【賽8 錫安的女子】錫安是耶路撒冷所在的一座山,也代表耶和華征服與統治的宇宙所在,因此與大衛之約,以及神所立定的王權相關。一如和合本所譯,錫安的女子就是指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8 對照的用意】農夫在果園裡搭一些小茅屋,供看守的人在收成時保護水果。收成結束後,這些茅屋就會被棄置,在光禿禿的田地中任其荒廢。這裡形容耶路撒冷也一樣空曠荒涼,沒有什麼東西好保護的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9「若不是萬軍之耶和華給我們稍留餘種,我們早已像所多瑪、蛾摩拉的樣子了。」

 

【賽9 對照的用意】創世記第十九章記載的所多瑪與蛾摩拉不是被外敵毀滅,但這不是此處對比的用意。經文強調的是神審判的毀滅是全面性的。作者道出此意,接著在下一節馬上提到以色列的邪惡也不相上下。一位公正的神想必會對著同等的罪,發出同等的審判。──《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10「你們這所多瑪的官長啊,要聽耶和華的話!你們這蛾摩拉的百姓啊,要側耳聽我們 神的訓誨!」

 

【賽一11「耶和華說:“你們所獻的許多祭物與我何益呢?公綿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油,我已經夠了。公牛的血,羊羔的血,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悅。」

 

【賽11 燔祭】人通常帶著請求獻祭。古代人多認為獻祭是為神明準備食物。如果對神有什麼特別請求,為神準備餐食是應當的禮儀。在以色列,獻祭雖然也與請求有關,但是「為神準備餐食」的態度在理論上被排除,只不過如以賽亞與其他先知所指,改正的看法並沒有生根,以色列人常常陷於混雜異教思想的情況。「餵養神」的看法認為,敬拜者可以滿足神明的某些需求,因此會蒙神明恩寵。──《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12「“你們來朝見我,誰向你們討這些,使你們踐踏我的院宇呢?」

 

【賽12 踐踏院宇】古時聖殿是絕對不可冒犯的空間,進出嚴格監管限制。一般人只有獻祭的時候,才能進聖殿,而且只能進到外院。若不是為了聖潔的目的進入神聖空間,就是褻瀆的擅自闖入行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13「你們不要再獻虛浮的供物。香品是我所憎惡的;月朔和安息日,並宣召的大會,也是我所憎惡的;作罪孽,又守嚴肅會,我也不能容忍。」

 

【賽13 香品】香是古代與祭物一起獻上的珍貴物品。香氣會掩蓋施行禮儀所造成的異味。香的價格不菲(見:利二1注釋),但大家都相信是蒙神喜悅的祭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13 月朔與安息日】古代以色列採用陰曆,每個月的第一天是「新月」(亦即和合本所譯的「月朔」),定為節日(每二十九或三十天)。在安息日要停止一切工作(見:摩八5),要獻祭(見:民二十八11\cs1615注釋)。過月朔的習俗一直延續到被擄後(拉三5;尼十33)。從主前第三千年紀的美索不達米亞,直到第一千年紀中期的新巴比倫時期,月朔一直是很重要的節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13 集會、嚴肅會、節期】有三大節期,來自各地的朝聖客會在耶路撒冷聚集歡度。另有其他節期,本地人較多。宗教節期讓信徒有機會歡慶、一起進餐、彼此見面。但是原先定為讚美、尊崇神的方式,卻不蒙神悅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14「 你們的月朔和節期,我心裡恨惡,我都以為麻煩;我擔當,便不耐煩。」

 

【賽一15「 你們舉手禱告,我必遮眼不看;就是你們多多地祈禱,我也不聽。你們的手都滿了殺人的血。」

 

【賽15 舉手禱告】歷代志下六12形容所羅門站著,舉起雙手、掌心朝天對會眾講話,並且為獻殿禱告。美索不達米亞的吟誦禱告,諸如對伊施他爾女神的禱告,禱告者似乎是俯伏在地,也舉起雙手。赫人的禱告姿勢也類似。亞喀得文學則提到一種稱為 Shuilla(「舉手」)的吟誦。詳細資料請參看:列王紀下五11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15 神明不聽禱告】對求告者的不耐是古代文學常見的情節。例如,在尼尼微城挖掘出來的亞述巴尼帕圖書館,裡面有〈向眾神的禱告〉("Prayer to Every God"),提及求告者請求所有的神明赦免所有他想到的罪,然後哀歎自己雖然懺悔,但是沒有神明願意牽起他的手、站在他身邊;簡言之,沒有一位神明聽他的禱告。《吾珥被毀悼詞》這部作品則從神的角度來寫,講到亞奴神與恩裡勒神決定不理會呼救的請求,依然會施行毀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16「 你們要洗濯、自潔,從我眼前除掉你們的惡行,要止住作惡,」

 

【賽1617 信仰的倫理層面】秉行公義是任何神祇對信眾的基本要求。此處所發的是格式化的命令,表示這些是任何文明社會理當承擔的責任。建立公義、保護弱者,是一個君王英明與否的標記。以色列與其他國家,這方面惟一的差異在於這些責任與靈性生活有何關聯。在古代近東地區,神明有責任維繫正義,其中有個很實際的原因:受壓制的人會一直不厭其煩地向神吵著得解脫。而且,他們相信公義是宇宙的經緯,其法則在眾神的守衛之下。以色列人的世界觀不同。他們相信公義是神的內在屬性,而不只是供神使喚的工具。美索不達米亞人有信仰上的責任去取悅神,主要是借著禮儀與不破壞文明來達成。以色列人的信仰責任是要學像神,借著倫理行為與個人的聖潔達成。美索不達米亞人會認為洗濯是實質的禮儀行動。以色列人知道,這是指靈性上的悔改與更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17「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

 

【賽一18「耶和華說:“你們來,我們彼此辯論。你們的罪雖像朱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

 

【賽18 對照的用意】這裡提到的染料是最耐久、最醒目的染料,會留下明顯、永久的斑漬。在舊約或是古代近東文學,找不到紅色是罪的象徵,但白色的確象徵純潔。──《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19「你們若甘心聽從,必吃地上的美物,」

 

【賽一20「若不聽從,反倒悖逆,必被刀劍吞滅。”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

 

【賽一21「可歎忠信的城變為妓女。從前充滿了公平,公義居在其中,現今卻有兇手居住。」

 

【賽一22「你的銀子變為渣滓;你的酒用水攙兌。」

 

【賽22 銀子與渣滓】在古代,銀子經過一種稱為「灰吹法」的冶煉過程,淬取、檢驗。熔煉過程初步是將銀子從含銀量不到百分之一的鉛礦裡淬取出來。鉛放在可以滲透的材料,例如骨灰或是陶土作成的容器裡,然後用風箱把空氣打到溶解的鉛上,產生鉛氧化物(「鉛黃」)。有些氧化物會被骨灰吸收,有些可以從表面刮去。照理說,銀子則會留在容器裡。只不過,這種提煉過程有許多問題。如果溫度過高,或是原料裡有其他金屬(常見的有銅與錫),灰吹法就會失敗。若是這種情況,鉛黃刮去後,留下來的不是純銀,而是攙雜了其他金屬的銀子,所以沒有用處。這種無法使用的產品,或許就是此處所譯的「渣滓」。經文也有可能指檢驗過程,亦即將銀子與大量的鉛一起加熱,以便抽取雜質。如果鉛的量不夠多,不能抽取雜質,銀子也就作廢了。若是這種結果,銀子非但沒有煉淨,反而比檢驗前更糟糕。經文可能是指此過程,結果銀子成了無用的廢物。不過檢驗過程可以一直重複,最後也有可能成功(見25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22 美酒】根據相關的亞喀得用語,此處所提的飲料可能是啤酒,而不是葡萄酒。最常見的啤酒是用大麥芽釀制的,但是也有用小麥,甚至用棗椰釀制的啤酒。至於葡萄酒種類就更多,而且價值不等。亞述巴尼帕圖書館有段記載,列出十種上好的酒(伊紮拉的純酒公認是上上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23「你的官長居心悖逆,與盜賊作伴,各都喜愛賄賂,追求贓私。他們不為孤兒伸冤,寡婦的案件也不得呈到他們面前。」

 

【賽23 法庭上的孤兒與寡婦】以色列的法律傳統有一重點,就是為被列為弱勢與窮人的群體設定規條。這些人包括寡婦、孤兒,與寄居的外人(見:出二十二22;申十1819,二十四1721)。早在主前第三千年紀中葉,美索不達米亞的法律檔,也關心有需要的人,並且提到保障權益,以及維繫法庭的公正。根據吾珥南模法典,與漢摩拉比法典的前言,作王的清楚知道,保障窮人、寡婦、孤兒,是「賢君」應有的職責。埃及作品《善辯之農夫的故事》,原告首先稱法官為「孤兒之父、寡婦之夫」。由此可見,照顧弱勢群體是古代近東地區共有的關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24「因此,主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大能者說:“哎!我要向我的對頭雪恨,向我的敵人報仇。」

 

【賽一25「我必反手加在你身上,煉盡你的渣滓,除淨你的雜質。」

 

【賽一26「我也必複還你的審判官,像起初一樣;複還你的謀士,像起先一般。然後,你必稱為公義之城,忠信之邑。”」

 

【賽26 審判官/謀士】因為這段經文與社會及法律制度的公正相關,此處的審判官是司法人員,而非士師時代拯救人民的人物(譯按:「審判官」與「士師」在英文皆為 judge)。與其對應的稱呼的「謀士」一詞也是佐證,因為謀士從沒有用來形容士師。謀士的職責是協助君王訂立政策、推行政策。法官的職責是協助君王制定、推行法律,此處的矛頭是指向國家政策與司法體系。──《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27「錫安必因公平得蒙救贖,其中歸正的人必因公義得蒙救贖。」

 

【賽一28「但悖逆的和犯罪的必一同敗亡;離棄耶和華的必致消滅。」

 

【賽一29「那等人必因你們所喜愛的橡樹抱愧,你們必因所選擇的園子蒙羞。」

 

【賽29 神聖的橡樹與花園】(參現中)古代近東的花園是種滿果樹、綠蔭參天的公園,作為戶外神龕,或是神廟周圍的優美環境。神木在當時民間信仰很重要。一般人都以為石頭與樹木是神明落腳處。迦南宗教則以樹木為豐饒的象徵(見:申十二2;耶三9;何四13),但是考古與文學上沒有留下什麼資料,更清楚界定聖木的角色。考古學家在銅器時代晚期的基提翁一地,挖掘到一座神廟,上面刻有六十棵樹窪的聖木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一30「因為你們必如葉子枯乾的橡樹,好像無水澆灌的園子。」

 

【賽一31「有權勢的必如麻瓤,他的工作好像火星,都要一同焚毀,無人撲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