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五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賽五1「我要為我所親愛的唱歌,是我所愛者的歌,論他葡萄園的事。我所親愛的有葡萄園在肥美的山岡上。」

 

【賽12 古代近東的比喻與寓言】學者一直在討論,這段經文到底要歸類於比喻還是寓言。差別在於這個故事的比較層面有多廣。在古代近東文學,早于蘇美時期就有比喻的用法,到新亞述時期也有少數例子。在《艾拉與伊舜神話》(抄本日期為主前第八世紀),瑪爾杜克哀歎巴比倫,將其比作不生長的植物。瑪爾杜克說,自己把松球般的種子撒滿城中,卻沒有果子生出。他像種植果園一樣栽培巴比倫,卻從沒嘗到果實。詳情參:以西結書十七1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16 栽培果園的準備與維護】葡萄是古代近東的主要出產,因此,當時都知道如何照管葡萄園。在以色列多石的山區,尤其需要保持水土,才能結出理想的果實。農夫會把山區地的石頭清除,然後用石頭砌成梯田狀,防止水土流失。他們也用石頭蓋小房子或是守望塔,近收成的時節,可以保護作物。農夫也要不斷用鋤頭清除樹與樹中間的雜草,以免吸收土裡的水分。他們也會使用不同的灌溉方法,確保地裡有足夠的水。如果地的水分不夠,結出的葡萄會又小又酸。另外,農夫也會用石頭在葡萄園附近建酒醡或酒池,就不用擔心葡萄搬運的時候受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2「他刨挖園子,撿去石頭,栽種上等的葡萄樹,在園中蓋了一座樓,又鑿出壓酒池;指望結好葡萄,反倒結了野葡萄。」

 

【賽五3「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猶大人哪,請你們現今在我與我的葡萄園中,斷定是非。」

 

【賽五4「我為我葡萄園所作之外,還有什麼可作的呢?我指望結好葡萄,怎麼倒結了野葡萄呢?」

 

【賽五5「現在我告訴你們,我要向我葡萄園怎樣行:我必撤去籬笆,使它被吞滅;拆毀牆垣,使它被踐踏。」

 

【賽五6「我必使它荒廢,不再修理、不再鋤刨,荊棘蒺藜倒要生長;我也必命雲不降雨在其上。」

 

【賽五7「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他所喜愛的樹,就是猶大人。他指望的是公平,誰知倒有暴虐(或作“倒流人血”);指望的是公義,誰知倒有冤聲。」

 

【賽五8「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內。」

 

【賽8 剝削性的土地發展】在古代近東,房地產擴充通常都牽涉到其他人的損失。農夫幾季歉收,就得放棄土地權來還債,或是以勞工抵債。在以色列這不僅是經濟問題,也是神學問題。因為神將土地賜給百姓,作為盟約的惠施,所以每個家庭都認為自己的擁有權代表約裡有自己微小的一份。財務窘境(常常是被壓榨的結果)其實也剝奪了一個家庭在盟約裡的位分。詳情請參:利未記二十五章注釋。此外,社群裡的決策單位也包含擁有土地的人;一個人如果擁有社區的所有土地,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9「我耳聞萬軍之耶和華說:“必有許多又大又美的房屋成為荒涼,無人居住。」

 

【賽五10「三十畝葡萄園只出一罷特酒,一賀梅珥穀種只結一伊法糧食。”」

 

【賽10 正常產量】通常,一個葡萄園每畝地至少能釀出一千加侖的酒。在古代近東,灌溉區的收成,用撒種數量的比例來看是一比十(不過文獻裡也記有更好的收成)。所以說,一賀梅珥的種子,照理應該有十賀梅珥的收成(一伊法是十分之一賀梅珥)。這裡的收成,與正常產量相比,實在少之又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11「禍哉!那些清早起來追求濃酒,留連到夜深,甚至因酒發燒的人。」

 

【賽五12「 他們在筵席上彈琴,鼓瑟,擊鼓,吹笛、飲酒,卻不顧念耶和華的作為,也不留心他手所作的。」

 

【賽12 樂器】這些都是當時的典型樂器,也早在主前第三千年紀出現於近東文獻、浮雕、繪畫。這段經文裡的哪個希伯來字應該譯為「琴」,哪個字應該譯為「瑟」,專家意見不一致。「瑟」有十弦,「琴」比較少。兩者都是木制的手提式樂器。鼓則在考古發現裡找到,是皮制的小型鼓,不是現代的鈴鼓。譯為「笛」的字,則有可能是用銅或蘆葦製成的雙排吹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13「所以我的百姓因無知就被擄去。他們的尊貴人甚是饑餓,群眾極其乾渴。」

 

【賽五14「 故此,陰間擴張其欲,開了無限量的口;他們的榮耀、群眾、繁華,並快樂的人,都落在其中。」

 

【賽14 墳墓】當時的人認為墳墓是往冥界的入口(希伯來文作 sheol),所以也算為陰間的一部分,因此我們要從文意脈絡看作者是指埋葬的地方,還是指死人的世界。陰間不是個好地方,沒有財產、回憶、知識,或是快樂。人們也不認為陰間是執行審判與懲罰的地方,但是被送到那裡,而沒有繼續存活,確實被認為是神的審判作為。如此說來,把 Sheol 譯為「地獄」是不正確的,因為後者原本就是審判的地方。以色列人對冥界的理解,比較類似美索不達米亞的觀念,而不是埃及的看法。詳細討論,見十四章9節。陰間吞吃惡人的觀念與埃及的《亡經》相呼應。每個人的心會被衡量,有著鱷魚頭的太初怪獸則殷切地站在一旁,準備隨時吃掉那些不合格的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15「卑賤人被壓服,尊貴人降為卑,眼目高傲的人也降為卑。」

 

【賽五16「惟有萬軍之耶和華因公平而崇高;聖者 神因公義顯為聖。」

 

【賽五17「 那時,羊羔必來吃草,如同在自己的草場;豐肥人的荒場被遊行的人吃盡。」

 

【賽五18「禍哉!那些以虛假之細繩牽罪孽的人,他們又像以套繩拉罪惡,」

 

【賽五19「說:“任他急速行,趕快成就他的作為,使我們看看;任以色列聖者所謀劃的臨近成就,使我們知道。”」

 

【賽五20「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

 

【賽五21「禍哉!那些自以為有智慧、自看為通達的人。」

 

【賽五22「禍哉!那些勇於飲酒,以能力調濃酒的人。」

 

【賽22 酒精飲料】古代有各種不同的酒精飲料。酒(蜂蜜、棗椰、葡萄等)與啤酒最普遍。當時還沒有今天歸類為「烈酒」(需要蒸餾)的飲料。此處用的兩個用語可能是指棗椰酒與葡萄酒,但是不確定。至於此處所提的調酒,是加上香料或油。──《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23「他們因受賄賂,就稱惡人為義,將義人的義奪去。」

 

【賽23 古代近東地區的法官收賄】從漢摩拉比法典的前言(約主前1750年),以及埃及智慧文學裡的善辯之農夫所說的話(約主前2100年)來看,掌權者理當保護社會中窮人與弱者的權益。君王、官員、地方政府都該秉行真正的公義(見:利十九15)。是非顛倒的主題見於士師記與先知文學(賽一23),描述「立法、卻忽視法律」的社會(例如埃及文學的《奈費爾蒂的異象》,約主前1900年)。在古代近東地區,政府是否有效率在於法律的可信度以及實際執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政府設立了法官與地方官員,處理民事與犯罪案件。他們的任務是要聆聽證詞,偵查罪名是否成立,衡量證據,最後宣佈判決(在中亞述法典與漢摩拉比法典皆有詳細說明)。有些案子需要上達君王(見:撒下十五24),有時上訴可達最高法官(一如馬里檔所記)。法官與政府官員面臨賄賂的誘惑,可見于任何時地(見:箴六35;彌七3)。不同黨派鬥爭制勝,因此收賄在腐化的官僚體系裡成了家常便飯(見:結四45;彌三11)。然而,至少理想上而言,政府為了要減少這種情況,需要說理或懲治。所以漢摩拉比法典第五條對那些更改判決(因為收賄所致)的法官祭出重典,包括高額罰金以及職位永遠被撤銷。出埃及記二十三8禁止收賄,並認為扭曲正義就是冒犯了神、無辜與弱勢的人,以及整個社會(見:摩五12)。──《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24「火苗怎樣吞滅碎秸,乾草怎樣落在火焰之中,照樣,他們的根必像朽物,他們的花必像灰塵飛騰;因為他們厭棄萬軍之耶和華的訓誨,藐視以色列聖者的言語。」

  

【賽五25「所以耶和華的怒氣向他的百姓發作。他的手伸出攻擊他們,山嶺就震動,他們的屍首在街市上好像糞土。雖然如此,他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賽五26「他必豎立大旗,招遠方的國民,發噝聲叫他們從地極而來。看哪!他們必急速奔來。」

 

【賽26 大旗、哨聲】旗幟用來召喚某一區的軍隊,或是表示集合,或是表示在哪裡紮營。旗上通常有部隊或宗族的徽記。譯為「哨聲」的字,也指「嘶聲」(和合本)。用在此處的意義,請參七章18節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27「其中沒有疲倦的、絆跌的;沒有打盹的、睡覺的;腰帶並不放鬆,鞋帶也不折斷。」

 

【賽27 腰帶與鞋帶的意義】新亞述軍隊制服有及膝的裙子,系著一條寬皮帶。很多步兵赤腳,但是騎兵穿著長至膝蓋,鞋帶交叉綁起來的軟皮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28「他們的箭快利,弓也上了弦;馬蹄算如堅石,車輪好像旋風。」

 

【賽28 弓、箭、馬蹄、戰車】亞述的馬沒有蹄鐵,所以有硬蹄的馬很珍貴,尤其是在敘利亞—巴勒斯坦山區。弓是亞述軍隊的主要攻擊武器。箭頭使用不同材料製成,有骨頭、角,以及各樣金屬。戰車上可容納四人,有六至八個很重的輻輪。──《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29「他們要吼叫,像母獅子,咆哮,像少壯獅子;他們要咆哮抓食,坦然叼去,無人救回。」

 

【賽29 獅子的行動】當自己的區域被侵犯,獅子會吼叫示警。捕獲食物而咆哮也是自然不過的表現。這裡同時描述了獅子的兩種面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五30「那日,他們要向以色列人吼叫,像海浪砰訇。人若望地,只見黑暗艱難,光明在雲中變為昏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