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八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賽八1「耶和華對我說:“你取一個大牌,拿人所用的筆(或作“人常用的字”),寫上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斯(就是“擄掠速臨,搶奪快到”的意思)。」

 

【賽1 大牌】這裡的書寫工具如果是需要刻畫(見下一注釋),那質材應該是石版或是燒過的泥版。譯為「大牌」的希伯來字,在舊約也只有用過兩次,另一處在以賽亞書三23,夾在衣物名稱中,譯為「手鏡」。亞喀得作品提及婦女衣飾,圓筒形印章(戴在脖子上)也列在其中。這個東西戴在身上是避邪用的,上面通常刻有本人的名字,也有些藝術的裝飾。雖然敘利亞—巴勒斯坦地區有圓筒形印章出土,並且在當地為人所熟知,但以色列普遍使用的是戳印,所以沒有跡象顯示指圓筒形印章的是哪一個字。由於這些封印上面刻有個人名字,而此處的檔也刻著一個人的名字(還包括在印章上的名字前面通常附加的介係詞),因此這裡也可能是圓筒形印章,但是光憑希伯來文,我們無法十分肯定(據我們所知,西區閃文沒有圓筒形印章這個字)。在新亞述帝國時代,大型的圓筒形印章(有一枚長達七吋半)用作諸神的印鑒。這一切信息,都符合以賽亞書三23的用法,以及先知對名字的重視。亞述作品論夢境的記載當中提到,夢中得到一枚印章,與將來的子孫兩者間的關聯,非常有意思。其中有一句說,如果有人在夢裡給他一枚刻好的印章,他就擁有一個「名字」,或是兒子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1 普通的筆】NIV;和合本:人所用的筆) 「筆」這個原文用法除了此處,只在舊約出埃及記三十二4出現,用在金牛犢的製造。所以,這個字應該是某種鑽頭與刻刀。出埃及記三十二16用了與該名詞相關的動詞字根,形容十誡鐫刻於版上。雕刻圓筒形印章的工匠使用刻刀,以及「精細的鑽頭」。譯為「普通」的原文字,若是用來形容人,是指人的脆弱不堪。或許,這裡使用細小的鑽頭,意指所需要花費的精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12 檔】有證人在場,可見這是一份正式的檔。有人提議是婚約(因為第3節),但是從取名字的重要性來看,應該是出生或取名字方面的檔。──《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2「我要用誠實的見證人、祭司烏利亞和耶比利家的兒子撒迦利亞記錄這事。”」

 

【賽八3「我以賽亞與妻子(原文作“女先知”)同室,她懷孕生子,耶和華就對我說:“給他起名叫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斯。」

 

【賽3 女先知】這個頭銜從沒有用來指稱先知的太太,而是指女性先知。我們不需猜測這裡的女先知是否是以賽亞的妻子,她一定是自己發揮先知功能的婦女。女先知雖不多見,美索不達米亞也有。西元前第二千年紀初期的敘利亞馬里檔上,可以找到男女皆具此職分的證據。在亞述王以撒哈頓執政時期,也有婦女以女先知的身分發言。所以說,婦女的先知角色與男性先知一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3先知以賽亞的妻子也是女先知麼?】

答:在新舊約中稱為女先知的人,共有四位:即如亞倫的姐姐米利暗(出十五20 ),拉比多的妻子士師底波拉(士四4),掌管禮服沙龍的妻子戶勒大(王下廿二14),以及法內力的女兒亞拿(路二36)等是。此外,還有恐嚇尼希米的女先知挪亞底(尼六14),又有自稱為先知的敗壞婦人耶洗別等假先知(啟二20)。在這裡說到「我以賽亞與妻子同室」(賽八3),在妻子二字之下有小字「原文作女先知」,這樣看來,他的妻子也是女先知麼?在英文本聖經中,多照原文直接翻譯l Went Unto The Prophetess,但很令人費解,故中文本聖經多意譯為妻子,呂振中譯作「我親近了神言人太太」,最圓通的譯法,是客話本譯作「吾同我先知娘同房」。以賽亞本身為先知,是神的代言人,他的妻子可稱為先知娘,例如現今人稱牧師之妻為牧師娘。猶太人的解經者謂,因以賽亞是先知,他以先知之資格,分授些與其妻子,故解釋之為女先知,有如作傳道的人,他與妻子一同受過神學教育,好使二人都能彼此配搭事奉主,名副其實,配稱為傳道人一樣。

    我們若從頂表方面來說,以賽亞之妻,可以預表為馬利亞,後者乃以馬內利之母親(賽七14,八8,太一23)。她曾被聖靈感動,而說出一段頌贊救主的豫言(路一4655);就實意上說,她豈不也是一個女先知麼?――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賽八4「因為在這小孩子不曉得叫父叫母之先,大馬士革的財寶和撒瑪利亞的擄物,必在亞述王面前搬了去。”」

 

【賽4 大馬色與撒瑪利亞被掠奪】大馬色的財物於主前七三二年淪陷時被搶走,至於撒瑪利亞被洗劫的日期就難以確定。列王紀下十七3記道,何細亞向撒縵以色進貢,但沒有說撒瑪利亞被洗劫。因此,這非常有可能是指撒瑪利亞於主前七二一年淪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5「耶和華又曉諭我說:」

 

【賽八6「“這百姓既厭棄西羅亞緩流的水,喜悅利汛和利瑪利的兒子;」

 

【賽6 西羅亞的水】當時,希西家的下水道尚未施工。水是從「基訓泉」(位於耶城東邊的汲淪溪穀)由導水管引入耶城西南角的蓄水池。導水管今天稱為「西羅安水道」,在聖經時代稱為「西羅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7「因此,主必使大河翻騰的水猛然沖來,就是亞述王和他所有的威勢,必漫過一切的水道,漲過兩岸;」

 

【賽7 洪水漲溢水道】這個普遍的隱喻早在主前第二千年紀初期,即已出現於「納蘭辛的古他傳奇」,其中將入侵的敵軍比作洪水,溢出運河兩岸,摧毀了城市。──《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8「必沖入猶大,漲溢氾濫,直到頸項。以馬內利啊,他展開翅膀,遍滿你的地。”」

 

【賽8 提革拉毘列色如何對待猶大】提革拉毘列色的記載裡,主前七三四至七三二年間的戰事,沒有攻打猶大的記錄。或是該項記錄沒有保存,或是本節經文放遠眼光在亞述王撒珥根,特別是西拿基立的入侵猶大。後者的看法較可取,因為猶大要等到主前七三二年大馬色被毀,才會「為了利汛歡喜」(NIV)。──《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9「列國的人民哪,任憑你們喧嚷,終必破壞;遠方的眾人哪,當側耳而聽!任憑你們束起腰來,終必破壞;你們束起腰來,終必破壞。」

 

【賽910 對列邦的威脅】雖然有不少解經家認為這段話是發自猶大國,其實更有可能是出自亞述。亞述常常對叛變的屬國說,他們已經被自己的神遺棄,因為他們沒有遵守所發的誓,要盡忠於亞述。這種戰術最早見於杜庫提寧努他,最晚見於以撒哈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10「任憑你們同謀,終歸無有;任憑你們言定,終不成立。因為 神與我們同在。」

 

【賽八11「耶和華以大能的手,指教我不可行這百姓所行的道,對我這樣說:」

 

【賽八12「 “這百姓說同謀背叛,你們不要說同謀背叛。他們所怕的,你們不要怕,也不要畏懼。」

 

【賽八13「但要尊萬軍之耶和華為聖,以他為你們所當怕的、所當畏懼的。」

 

【賽八14「他必作為聖所,卻向以色列兩家作絆腳的石頭、跌人的磐石;向耶路撒冷的居民作為圈套和網羅。」

 

【賽14 意象】聖所與磐石的意象在詩篇(例:詩十八12)裡也相提並論。聖殿建立在一塊基石上,讓百姓在急難中有所投靠。從屬靈角度而言,神是他們的基石。圈套與網羅用來捕鳥以及其他小動物。不過網羅很可能是指一種擲出的棍子,就像澳洲原住民用的回力鏢一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15「許多人必在其上絆腳跌倒,而且跌碎,並陷入網羅被纏住。”」

 

【賽八16「你要卷起律法書,在我門徒中間封住訓誨。」

 

【賽16 古代的封印檔】卷軸可以用線系起來,再用泥土把結封好,或者放進罐子裡,再把罐蓋封好。泥土或蓋子上的封條要蓋上擁有人的印章。美索不達米亞用圓筒形印章,埃及用甲殼蟲狀印章,敘利亞─巴勒斯坦用方形印章。泥版會封在泥制的盒子裡,然後蓋上擁有人的印章。印章是用來保證內容的可信。古時也警告人不可隨意損毀封印,若是完好,則認證這份文件是可靠的。詳情請參:尼希米記九38──《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17「我要等候那掩面不顧雅各家的耶和華,我也要仰望他。」

 

【賽八18「看哪,我與耶和華所給我的兒女,就是從住在錫安山萬軍之耶和華來的,在以色列中作為預兆和奇跡。」

 

【賽八19「有人對你們說:“當求問那些交鬼的和行巫術的,就是聲音綿蠻,言語微細的。”你們便回答說:“百姓不當求問自己的 神嗎?豈可為活人求問死人呢?”」

 

【賽19 求問死人】祖先崇祀在古代近東非常普遍(譬如,烏加列作品中特別強調男性繼承人要照料父親的牌位),所以當地人認為死者具有影響生者的力量。他們相信若為亡故的祖先澆奠酒,他們的亡靈會保護、幫助生者。在巴比倫,若是沒有好好照管不具身體的靈(utukki)或鬼(et]emmu),會非常危險。妥當的照管首先從妥當的埋葬為始,而且要常常祭祀、紀念死者的事蹟與名份。頭生長子負責管理這些祖先崇祀事宜,同時也承襲了家族神祇(通常是過世的祖先畫像)。這麼做是因為相信亡靈有溝通能力,也預知未來的事情,對生者很有用。掃羅求問隱多珥的女巫就是個例子。一般是要借著法師、靈媒、卜卦的,來求問亡靈。這種作法相當危險,因為有些靈屬於魔鬼,能造成很大的傷害。我們找不到以色列人對祖先崇祀,或是死後生命的看法,但是被擄前,以色列人的確保有敬拜死者或是祖先崇拜的信仰,考古學家發現的古物也證明這一點:(1)立起的石頭(mas]s]ebot);(2)在墳墓上挖管道,為死者獻食物與飲料(參:申二十六14;詩一○六28);(3)看重祖墳(亞伯拉罕的祖墳,以及後代在希伯侖的祖墳)以及在這些墳墓所行的哀悼儀式(參:賽五十七78;耶十六57)。舊約先知與律法都嚴厲譴責地域性或家族性的的祖先崇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八20「人當以訓誨和法度為標準,他們所說的,若不與此相符,必不得見晨光。」

 

【賽八21「他們必經過這地,受艱難、受饑餓;饑餓的時候,心中焦躁,咒駡自己的君王和自己的 神。」

 

【賽八22「仰觀上天,俯察下地,不料,盡是艱難、黑暗和幽暗的痛苦。他們必被趕入烏黑的黑暗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