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九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賽九1「但那受過痛苦的,必不再見幽暗。從前 神使西布倫地和拿弗他利地被藐視,末後卻使這沿海的路,約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著榮耀。」

 

【賽1 西布倫與拿弗他利的遭遇】亞述大軍於主前七三三年入侵,西布倫與拿弗他利是受害最深的兩個支派(見:王下十五29;提格拉毘列色的銘文也是佐證)。他們的領土主要是後來規畫為亞述馬吉都省(Magiddu)的那些地方(參下一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1 三個地區】亞述於主前七三三年西進,懲罰北國以色列參與反亞述的戰爭,下場之一就是領土縮減。除了以法蓮山區,都納入亞述版圖,規畫為三個行政區,在亞述文獻裡被稱為「杜魯」、「馬吉都」、「革拉薩」。以賽亞所提的三個地區,就是這三個行政區。外邦人的加利利是馬吉都省(亦作「米吉多」;自耶斯列穀以北到利坦尼河);海的路是杜魯省(亦作「多珥」;從約帕到海法的海岸平原);沿著約但河是革拉薩省(亦作「基列」;自死海到加利利湖的外約但)。從最近在多珥的考古挖掘來看,當時的亞述色彩極其濃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2 盼望與拯救之光】在美索不達米亞的作品,光理所當然由太陽神沙馬士供給。作品也讚美他制服黑暗,將光明帶給人間。漢摩拉比提到,秉公治國的君王,給蘇美與亞喀得之地帶來光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九3「你使這國民繁多,加增他們的喜樂,他們在你面前歡喜,好像收割的歡喜,像人分擄物那樣的快樂。」

 

【賽九4「因為他們所負的重軛和肩頭上的杖,並欺壓他們人的棍,你都已經折斷,好像在米甸的日子一樣。」

 

【賽4 米甸的潰敗】米甸人在士師時代中期的迫害,已經是五百年多前的往事,但仍舊是神能夠無視一切艱難,拯救祂子民的最佳例證。這裡所提的一定就是米甸在士師時代的慘敗,因為十章26節有更具體的指陳。──《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4 軛的意象】先知性的講論常形容統治的擔子為「軛」。在亞馬拿信函,迦南城邦的領袖對法老說,他們願意將自己置於軛下,忠心服事法老。亞喀得智慧文學提到,負神的軛是好事,因為有附帶的好處。在《阿特拉哈西斯史詩》,眾神因為恩裡勒神的擔子過重,群起反抗。亞述銘文形容征服土地是將亞述神的軛加在人身上,又形容背叛是丟棄軛。不消說,先知在此使用的是古代近東地區皆熟悉的意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九5「戰士在亂殺之間所穿戴的盔甲,並那滾在血中的衣服,都必作為可燒的,當作火柴。」

 

【賽5 戰士的靴子】(和合本:「盔甲」) 譯為「靴子」的字,在舊約聖經僅出現於此處,但是與更普遍的亞喀得文裡涼鞋或鞋子的用字相等。在亞述軍隊裡,不少步兵打赤腳,但是騎士則穿著及膝的軟皮靴,用交叉鞋帶系起來。軍官也有靴子穿。靴子也是從戰亡的人身上最常搶奪的物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5 輥在血中的衣服】在亞述作品中,講到城市與鄉村被敵人的血染紅,或是軍隊穿越敵人的血,是常見的修辭用語。烏加列文學描述女戰神亞拿特將膝蓋陷入衛士的血中,將裙子置於戰士的血裡。亞述的巴爾西浦遺址(Til-Barsip)有些繪畫上畫著亞述人身著紅色軍裝,一些經典文獻也形容該時期的軍人穿紅色或紫色的袍子。亞述作品雖然沒有衣服輥在血中的形容,有一處卻提到用武器蘸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九6「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 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假如基督是三位一體神中的聖子,在以賽亞書九6,他為何被稱「永在的父」?】

     以賽亞書九6預言那將要來的救贖主,就是同時擁有神性及人性的耶穌基督。經文指出「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英文用王子)」。一般來說,希伯來原文都被翻譯成上述的樣子。然而,譯文所用的字眼頗需要商確,因為讀作'abi'ad的希伯來文,按字義應譯作「永恆之父」(意即永恆由他而生)。誠然,在形容性的語句中,'ad'olam常用以代表構成物,但這種用法不合本段經文的上文下理。這節經文的前半部強調基督作為聖子的身份,即暗指他的道成肉身。由此看來,下半截卻強調他在三位一體神裡頭的父性,是於理不合的。基於此,我們需按字面理解這句經文的意義——他就是'ad之父(父意即創始者),而'ad的含意是「永恆」,這個字一般都與'olam)(解作「代」、「永恆」)連在一起,在聖經裡最低限度已出現十九次之多。 'ad通常指在時間上持續至無窮盡的將來,因此通常是暗指「永恆」,而這個意思正與'olam相同。換言之,'ad'olam,差不多可被視為同義詞,並可互換而無損文意。

    據上文看來,將'bi'ad(意即「永恆之父」)視為「永恆的創始者」,但含意並非無始無終的永恆(若然,這經文就是指父神本身),卻是指在時間上始自創世之時,以迄其終結。換句話說,對基督的這個稱謂——這世界的創造者,是將世界視為在時間上的連續統一體;至於這稱謂的完備含義,則見於約翰福音一3:「萬物是藉著他造的……」。──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賽6 王位後繼有人的預兆】在古代近東地區,王室繼承人出生是件大事。埃及神話中的法老誕生就是個例子。哈蘇雪的出生被當作亞孟神下達的諭旨,宣告她所要成就的豐功偉業。她的名字由天所賜,受到神的保護與賜福。即使這段神話出自哈蘇雪的計謀,藉此宣稱自己的王位合法,但是這種宣告用在出生儀式並沒有不妥當。──《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6 王位名與古代近東的稱號問題】古時國王登基,取一個王位名是很普遍的情況。撒珥根的意思是「合法的王」,恐怕不是當王的人剛好有的原名。其他則是稱號,藉此將某些特質或成就歸諸于王。埃及的登基儀式,有一悠久莊嚴的傳統,就是賜給法老五個稱號,表達埃及人相信法老也是神。不過,烏加列王尼柯梅帕(Niqmepa;主前第二千年紀中葉)的稱號更複雜,其中包括了「公義之主」、「皇室主人」、「保護與建造的王」等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6 古代近東的字句名】古代近東的名字通常在敘述某件事,就是說名字本身就是個自立的句子。很多是關乎神祇。譬如從 Ashurbanipal(亞述巴尼帕)、Nebuchadnezzar(尼布甲尼撒)、Ramese(蘭塞),都可發現神的名字在裡面(斜體部分)。即使對聖經認識粗淺的人,也會注意到以色列人的名字有很多以 iah 或是 el 收尾,或是以 Jeho El 起頭。這些都代表以色列的神。而這種名字稱為「神義名」,肯定神的屬性、宣告神的特質,或是祈求神的祝福。有關本節的稱號,一種解釋是該稱號反映出神的重要特質:神聖戰士是天外的籌畫者,是時間的主宰,是和平的君王(請注意,不是所有的名字都用「是」的這種結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6 古代近東的複合名】八章\cs161節的「瑪珥─沙拉勒─哈施─罷斯」是個複合名,裡面有兩句對稱的敘述。因為九章6節給孩子的是一個名字,而不是多個名字,令我們不由得認為這也是一個長又複雜的「神義名」。這種複合名在古代近東並不常見,所以以賽亞沒有當作平常的情況。亞述使用複合名,可見於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替在卡拉(Calah)建造的宮殿與城門起名字。他把城門命名為「正義之門賜給四方統帥正確判斷,令群山與海洋稱臣,容人類來到他們的主子面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九7「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賽7 未來的王帶來理想治權的觀念】在稱為《瑪爾杜克預言》(約主前1100)的作品中,「預言」有個國王會重建神殿與巴比倫。在他治理之下會有改革、穩定、繁榮。因他的蒙神寵愛,天上的門將永遠敞開。神借著這位王治理的結果是和平與正義。「瑪爾杜克預言」或許是國王的宣傳作品,欲將預言內容應用於自己,不過由此看出以賽亞的措詞是描述將來的理想國度頗為人熟知的手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九8「主使一言入於雅各家,落於以色列家。」

 

【賽九9「這眾百姓,就是以法蓮和撒瑪利亞的居民,都要知道,他們憑驕傲自大的心說:」

 

【賽九10「“磚牆塌了,我們卻要鑿石頭建築;桑樹砍了,我們卻要換香柏樹。”」

 

【賽10 由磚頭到鑿好的石頭、由桑樹到香柏樹】曬乾的泥磚是巴勒斯坦普遍的建材,價廉好用,而且也相當堅固。桑樹(NIV:「無花果樹」)也是該區常見的一種樹,生長快速,但是因為性質近似於灌木,質地又軟,因此作樑柱極不理想,然而還是有人用。鑿好的石頭與質地堅硬的進口香柏木作對照,代表了繁榮與長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九11「因此,耶和華要高舉利汛的敵人來攻擊以色列,並要激動以色列的仇敵。」

 

【賽九12「東有亞蘭人,西有非利士人;他們張口要吞吃以色列。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賽12 亞蘭人與非利士人】這兩個群體也是亞述在主前七三四至七三二年間的主要攻擊目標。認為他們與以色列一同被利汛的敵人吞噬,雖然不無可能,但是會很奇怪。因為利汛是亞蘭王,我們很難把這兩族人看作是利汛的敵人。另一可能是指被捕的非利士人與亞蘭人被迫加入亞述軍隊,攻打以色列。有不少證據顯示,提革拉毘列色統治期間常常這麼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九13「這百姓還沒有歸向擊打他們的主,也沒有尋求萬軍之耶和華。」

 

【賽九14「因此,耶和華一日之間必從以色列中剪除頭與尾,棕枝與蘆葦。」

 

【賽14 棕枝與蘆葦】經文不是指棕枝被砍的日期,而是指樹幹頂頭生出來的棕櫚葉狀的枝子。由於頭尾不分,兩端皆朝一個方向發展。棕枝與蘆葦都是隨著風向彎曲的植物,不能自行往哪方向擺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九15「長老和尊貴人就是頭,以謊言教人的先知就是尾。」

 

【賽九16「因為引導這百姓的,使他們走錯了路;被引導的都必敗亡。」

 

【賽九17「所以,主必不喜悅他們的少年人,也不憐恤他們的孤兒寡婦。因為各人是褻瀆的、是行惡的,並且各人的口都說愚妄的話。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賽九18「邪惡像火焚燒,燒滅荊棘和蒺藜,在稠密的樹林中著起來,就成為煙柱,旋轉上騰。」

 

【賽九19「因萬軍之耶和華的烈怒,地都燒遍;百姓成為火柴,無人憐愛弟兄。」

 

【賽九20「有人右邊搶奪,仍受饑餓;左邊吞吃,仍不飽足。各人吃自己膀臂上的肉。」

 

【賽20 吃人肉】我們不確定,這節經文是否指吃人肉。不過,主前七世紀的亞述條約,吃人肉是一定加上去的咒詛。如果發生嚴重的饑荒(一如《阿特拉哈西斯史詩》所敘述),或是圍城(一如亞述巴尼帕在主前650年圍困巴比倫),食物短缺之際,會發生這種情急之餘的下下策。亞述條約預測的就是這種情況。圍城戰術在古時很普遍,因此吃人肉可能不是什麼希奇的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九21「瑪拿西吞吃(或作“攻擊”。下同)以法蓮,以法蓮吞吃瑪拿西,又一同攻擊猶大。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