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賽十1「禍哉!那些設立不義之律例的和記錄奸詐之判語的,」

 

【賽1 古代近東的惡法】此處非指設立法治體系,而是就某些議題發出命令或規定。在以賽亞時代的政治情勢,最需要處理的就是徵收進貢的稅捐。一般是徵收特別稅捐,但是某些階層的人或是宗教地位神聖的城市則得以豁免。當時其他需要處理的問題,可能有解放負債為奴的人,以及分配沒收的財產。通常王位繼承人會批評前任國王的法律不公平。《吾魯因甯金納王的改革》(The Reform Text of Uruinimgina)就指出他廢止了前一朝代的惡法。吾珥南模王聲稱他沒有「強行聖旨」,反倒消弭了暴力與渴求公義的呼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2「為要屈枉窮乏人,奪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婦當作擄物,以孤兒當作掠物。」

 

【賽2 孤兒與寡婦】根據吾珥南模法典與漢摩拉比法典的前言,國王很明顯的任務就是要作「明君」,保護窮人、孤兒、寡婦的權益。在埃及作品《善辯之農夫的故事》裡,原告稱法官為「孤兒之父、寡婦之夫」。個人條例(見於中亞述的法律)保障寡婦再婚的權利,而且丈夫若是服刑或疑已死亡,就要供養她的生活。弱勢群體在古代近東地區是受到這樣的保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3「到降罰的日子,有災禍從遠方臨到。那時,你們怎樣行呢?你們向誰逃奔求救呢?你們的榮耀(或作“財寶”)存留何處呢?」

 

【賽十4「他們只得屈身在被擄的人以下,僕倒在被殺的人以下。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賽十5「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

 

【賽十6「我要打發他攻擊褻瀆的國民,吩咐他攻擊我所惱怒的百姓,搶財為擄物,奪貨為掠物,將他們踐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樣。」

 

【賽十7「然而他不是這樣的意思,他心也不這樣打算。他心裡倒想毀滅、剪除不少的國。」

 

【賽十8「他說:“我的臣僕豈不都是王嗎?」

 

【賽十9「迦勒挪豈不像迦基米施嗎?哈馬豈不像亞珥拔嗎?撒瑪利亞豈不像大馬士革嗎?」

 

【賽9 城市名單】頭兩座城市代表敘利亞北部,南方城市(迦勒挪)也被算為北部的城市(迦基米施)。第二組代表敘利亞中部,南方城市(哈馬)被算為北方城市(亞珥拔)。第三組代表敘利亞南方與巴勒斯坦,南方城市(撒瑪利亞)被算為北方城市(大馬色)。這樣的排列是地理上、而非時間上的順序,在第11節以耶路撒冷與撒瑪利亞的對比,營造出北─南的順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9 迦勒挪】又稱為「迦勒聶」,或是亞述文的「庫拉尼」(Kullani),主前七三八年為亞述據為己有。該城正確地點尚未找到,不過位居亞珥拔近鄰,在亞述文稱之為「恩旗」(Unqi)的區域。提革拉毘列色認為攻佔此城是一大勝利,特別在迦勒挪年表上用浮雕刻畫了該城的神像被擄走,而國王屈身臣服,讓提革拉毘列色的腳踏在自己的頸上。庫拉尼是七三八年戰役的主要目標。──《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9 迦基米施】迦基米施很可能也屬於主前七三四年撒珥杜瑞(Sarduri)治下的烏拉爾圖發起的抵抗亞述的聯盟之一。不過迦基米施在主前七三八年的聯盟中並沒有積極反對提革拉毘列色,其統治者皮西理(Pisiri)反而名列進貢行列,七一七年才被亞述納入版圖。該城座落於幼發拉底河西岸,為當今土耳其境內,在亞珥拔東北五十哩之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9 哈馬】在主前七四○年亞珥拔與聯盟崩盤,另一聯盟興起,包含了不少敘利亞南方的城市。哈馬就是其中一份子,在主前七三八年聯盟被提革拉毘列色打散後,向亞述進貢。哈馬(Hamath 現今稱為 Hama,離阿勒坡以南一百哩,大馬士革以北一百三十哩)位於奧朗底河。──《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9 亞珥拔】亞珥拔是現今的利法遺址,在敘利亞北方、阿勒坡以北二十哩,是西境首先挺身而出抵抗提革拉毘列色的城市,並且嘗到後果。主前七四三年亞珥拔的國王瑪蒂勒與烏拉爾圖的撒爾杜瑞,以及他的盟邦聯手將亞述阻擋於北敘利亞以外。提革拉毘列色於主前七四三年打散聯盟,但是又花了三年的時間,到七四○年才使亞珥拔稱臣,納入版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9 撒瑪利亞與大馬色】提革拉毘列色在主前七三三至七三二年間南征北討,自然也將這兩座城攻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10「 我手已經夠到有偶像的國,這些國雕刻的偶像過於耶路撒冷和撒瑪利亞的偶像。」

 

【賽10 更優越的神像】這段言詞並沒有區分以色列與猶大,以及西境城市的宗教習俗有何差別。這一節也沒有使用形容詞,只有在語意間表達出來:列邦的偶像勝過耶路撒冷與撒瑪利亞的偶像。如果新國際本的翻譯正確,此處比較的是前者的偶像製作與衣物是多麼繁複華麗。新美國標準本則取「過於」,表示列國的偶像法力更威猛。第三個可能是指其他城市的偶像數目更多(參現中、新譯)。征服一座城最光榮的時刻,就是拿下該城的神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11「我怎樣待撒瑪利亞和其中的偶像,豈不照樣待耶路撒冷和其中的偶像嗎?”」

 

【賽11 以色列的偶像】以色列的宗教信仰,理想上來說是沒有任何具體的偶像,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以賽亞與其他被擄前眾先知痛責百姓拜偶像。有關亞哈斯設立偶像,請參:歷代志下二十八2。不過這段經文的敘述並沒有大家預期的考古佐證。找不到王國時期的偶像,很可能是由於希西家或約西亞這些改革家大力摧毀,或是亞述與巴比倫王掠奪的結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12「主在錫安山和耶路撒冷成就他一切工作的時候,主說:“我必罰亞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榮耀。”」

 

【賽十13「因為他說:“我所成就的事,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智慧,我本有聰明。我挪移列國的地界,搶奪他們所積蓄的財寶,並且我像勇士,使坐寶座的降為卑。」

 

【賽1314 王室銘文的內容】以賽亞加諸于亞述王口中的狂妄話絕不誇張。這些王室銘文極盡吹噓之能事,並且都加諸于王。提革拉毘列色自稱是神所愛的,是眾百姓的光,是全人類的牧者;使眾多君王臣服、摧毀城市、命令進貢;敵軍於他只不過是些幽魂。在他之前的亞述納瑟帕更是喜歡多加頭銜,常常列出二十幾個。其中有兇猛的龍、奇妙的牧者、聖潔的生命、天下無敵、無懼戰場、踐踏敵人的鐵面英雄,也是無人能擋的狂瀾,借著他的優勢戰爭,從東到西的勇猛殘忍君主都歸於一個權威下(摘錄自 Grayson 所著,《亞述王室銘文選》﹝ Assyrian Royal Inscriptions ﹞)。──《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14「我的手夠到列國的財寶,好像人夠到鳥窩;我也得了全地,好像人拾起所棄的雀蛋。沒有動翅膀的,沒有張嘴的,也沒有鳴叫的。”」

 

【賽十15「斧豈可向用斧砍木的自誇呢?鋸豈可向用鋸的自大呢?好比棍掄起那舉棍的,好比杖舉起那非木的人。」

 

【賽十16「因此,主萬軍之耶和華必使亞述王的肥壯人變為瘦弱,在他的榮華之下必有火著起,如同焚燒一樣。」

 

【賽16 消瘦的病】(新譯本)新國際本的「健壯軍人」(和合本:「肥壯人」)譯法,沒什麼可以令人同意的根據。該字從來沒有指軍人,而是有豐盛或奢華的意思;在但以理書十一24用於疆界。所以,此處較可取的解釋是神要把亞述最豐饒的地區變為貧瘠之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1619 審判亞述】亞述王雖然自許為眾民之光,雅巍──以色列的光──將要蓋過亞述王的光芒。亞述王炫耀自己是如何摧毀田地與果園,並焚燒城市;如今,他們也將遭到同樣的下場。此處若是指軍隊(見下一注釋),這些國王引以為傲的大軍因著疾病而形銷骨瘦(傳染病是軍營裡常見的威脅)。主前七○一年,亞述軍隊在耶路撒冷城外沒有耗力過度,卻遭逢巨變(「消瘦的病」,新譯、NIV;見:王下十九35)。但是再過了八十年,瑪代與巴比倫征服了亞設與尼尼微,亞述才被推翻。──《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17「以色列的光必如火,他的聖者必如火焰。在一日之間,將亞述王的荊棘和蒺藜焚燒淨盡,」

 

【賽十18「又將他樹林和肥田的榮耀全然燒盡,好像拿軍旗的昏過去一樣。」

 

【賽十19「他林中剩下的樹必稀少,就是孩子也能寫其數。」

 

【賽十20「到那日,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脫的,不再倚靠那擊打他們的,卻要誠實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

 

【賽十21「 所剩下的,就是雅各家所剩下的,必歸回全能的 神。」

 

【賽十22「以色列啊,你的百姓雖多如海沙,惟有剩下的歸回。原來滅絕的事已定,必有公義施行,如水漲溢。」

 

【賽2223 毀滅的天意】城市按照天意被毀是古代近東熟悉的觀念。早在「蘇美哀歌」就記有天庭會議下令毀滅吾珥城。在《瑪爾杜克預言》,神下令自己遷移到赫地。《魏德內爾編年史》記載瑪爾杜克下令,讓巴比倫的城市毀于古實人手裡。這是因為納蘭辛的冒犯的緣故。在《艾拉與伊舜神話》伊施他爾女神動怒,激起敵軍攻擊烏魯克城。本節所表達的是一個很熟悉的觀念:這些毀滅行動未必都可算是「公義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23「因為主萬軍之耶和華在全地之中,必成就所定規的結局。」

 

【賽十24「 所以主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住錫安我的百姓啊,亞述王雖然用棍擊打你,又照埃及的樣子舉杖攻擊你,你卻不要怕他。」

 

【賽24 埃及的角色】提革拉毘列色三世執政時,埃及很少捲入敘利亞─巴勒斯坦的政事,因為那是埃及與南方的努比亞與西方的利比亞相爭不已的時候。主前七三四年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攻打迦薩城,國王哈弄甚至逃到埃及求救。直到七二七年撒縵以色五世繼承亞述王位,以色列的何細亞才膽敢向埃及求援(見:王下十七4注釋)。此處提及的是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時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25「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向你們發的忿恨就要完畢,我的怒氣要向他發作,使他滅亡。」

 

【賽十26「萬軍之耶和華要興起鞭來攻擊他,好像在俄立磐石那裡殺戮米甸人一樣。耶和華的杖要向海伸出,把杖舉起,像在埃及一樣。」

 

【賽26 俄立的磐石】這是指耶和華在困難重重當中,拯救了基甸帶領的以色列人。士師記七25記道,首領俄立被殺於俄立磐石(地點不詳)。──《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27「到那日,亞述王的重擔必離開你的肩頭,他的軛必離開你的頸項,那軛也必因肥壯的緣故撐斷(或作“因膏油的緣故毀壞”)。”」

 

【賽十28「亞述王來到亞葉,經過米磯侖,在密抹安放輜重。」

 

【賽2832 路線】此處提及的十二座城形成一條從北方直接通往耶路撒冷的途徑。這不是西拿基立在主前七○一年攻打耶路撒冷的路線。在那次戰役,西拿基立拿下耶路撒冷西南薩非拉地區的所有城市,最後一座是拉吉,因此是從那方向進攻耶城。亞葉一般認為是艾城,在耶路撒冷以北十哩。米磯侖則是司文尼幹河,是密抹與迦巴之間的通道(參:撒上十四2注釋)。由基比亞分出三條路,敵軍在那裡紮營,並不能確定他們會走哪一條。一條往西到拉瑪(不到二哩);一條往西南到基比亞(約三哩半的路);一條往南到亞拿突(約四哩路)。亞拿突的路從迦琳起(地點不詳)到亞拿突以南,經過萊煞到挪伯。大家認為挪伯應該就是如今的斯科帕斯山,在耶路撒冷城西北,眺望全城。瑪得米與基柄還是不知座落何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29「他們過了隘口,在迦巴住宿。拉瑪人戰兢,掃羅的基比亞人逃跑。」

 

【賽十30「迦琳的居民哪(“居民”原文作“女子”),要高聲呼喊。萊煞人哪,須聽。哀哉!困苦的亞拿突啊,」

 

【賽十31「瑪得米那人躲避,基柄的居民逃遁。」

 

【賽十32「當那日,亞述王要在挪伯歇兵,向錫安女子的山,就是耶路撒冷的山,掄手攻他。」

 

【賽十33「看哪,主萬軍之耶和華以驚嚇削去樹枝,長高的必被砍下,高大的必被伐倒。」

 

【賽十34「稠密的樹林,他要用鐵器砍下;黎巴嫩的樹木必被大能者伐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