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三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賽十三1「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論巴比倫。」

「默示」或“負擔”。這裡指“啟示”或“嚴肅的信息”。

 

【賽十三1 以賽亞時代的巴比倫】以賽亞作先知的時候(主前第八世紀下半葉),新亞述帝國在撒珥根派(包括撒珥根二世與西拿基立)的統治下,是世界前所未見的強大政治網路,橫跨近東,有段時間埃及也在其內。在這段時期,巴比倫與其迦勒底統治者,就像其他國家一樣,受制於亞述。然而,他們也像伊朗西部的瑪代人,不時借著叛亂,或是唆使亞述的同盟國來挑釁亞述的一統大業。最令亞述頭痛的是默羅達巴拉但(Merodach-Baladan),至少有兩次推翻了亞述在巴比倫的首領。主前六八九年,西拿基立終於洗劫巴比倫,自封為巴比倫王。主前六六○年不久,亞述帝國已經開始瓦解,於是巴比倫與瑪代聯合,給亞述的末代皇帝亞述巴尼帕更大的壓力。他於六二七年駕崩,代表了亞述世界強權的終結,以及尼布甲尼撒與新巴比倫帝國的興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2「應當在淨光的山豎立大旗,向群眾揚聲招手,使他們進入貴胄的門。」

 

【賽十三3「我吩咐我所挑出來的人,我招呼我的勇士,就是那矜誇高傲之輩,為要成就我怒中所定的。」

 

【賽十三4「山間有多人的聲音,好像是大國人民。有許多國的民聚集哄嚷的聲音,這是萬軍之耶和華點齊軍隊,預備打仗。」

 

【賽十三5「他們從遠方來,從天邊來,就是耶和華並他惱恨的兵器,要毀滅這全地。」

 

【賽十三6「你們要哀號,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

 

【賽十三7「所以人手都必軟弱;人心都必消化。」

 

【賽十三8「他們必驚惶悲痛,愁苦必將他們抓住。他們疼痛,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彼此驚奇相看,臉如火焰。」

 

【賽十三9「耶和華的日子臨到,必有殘忍、忿恨、烈怒,使這地荒涼,從其中除滅罪人。」

 

【賽十三10「天上的眾星群宿都不發光,日頭一出,就變黑暗,月亮也不放光。」

 

【賽十三10 眾星群宿】根據美索不達米亞的創世史詩《埃努瑪埃利什》,星宿是大神瑪爾杜克在天上的議會,在那裡負責看管自然界的各種力量,幫助他管理宇宙。因為當時認為天體的移動是地上發生事情的兆頭,因此常常觀星,並且作記錄(如《埃努瑪、亞奴、恩裡勒》所搜集的),後來在美索不達米亞、埃及、希臘也用在個人占星的方法。如此,日子的凶吉都可以詢問法師或占星師來決定。美索不達米亞的星宿有動物模樣,比如山羊(天琴座)、蛇(長蛇座);也有物體形狀,比如箭頭(天狼星)、推車(大熊座);也有人物,比如亞奴(獵戶座)。最受喜愛的星座是昴宿星團,甚至見於巴勒斯坦與敘利亞的封印上。新亞述帝國的文獻也保存了星宿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0 眾星、太陽、月亮變黑】當以賽亞宣告在「耶和華的日子」整個天空與星球都失去光芒,他是說耶和華的榮耀將掩蓋其他所謂的神明的光芒(對照詩篇一○四1922的措詞,該處形容耶和華主掌太陽與月亮)。亞述與埃及都崇拜太陽神(分別稱為沙馬士與亞孟),尊為他們的主要神明,巴比倫則特別敬奉月神辛。因此以賽亞的預言特別針對這些神明以及這些狂妄的國家。這種黑暗的凶兆,一如代爾阿拉碑文所述,通常是要預告大災難的來臨,不過以賽亞的訊息卻是得勝的訊息:那些「微小的光」將因著耶和華的榮美光燦而消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1「我必因邪惡刑罰世界,因罪孽刑罰惡人,使驕傲人的狂妄止息,制伏強暴人的狂傲。」

 

【賽十三12「我必使人比精金還少,使人比俄斐純金更少。」

 

【賽十三12 俄斐的金子】耶和華介入,潔淨人類,將以俄斐的純金為標準。俄斐的地點至今不詳,不過有人主張在阿拉伯與東非一帶(辛巴威或索馬利亞)(王上九28)。凱西爾遺址(Tell Qasile)出土的主前第八世紀碑文,提到俄斐的金子,更證明了俄斐已經是「純淨」的同義字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3「我萬軍之耶和華在忿恨中發烈怒的日子,必使天震動,使地搖撼,離其本位。」

 

【賽十三13 天地震動】以賽亞的措詞,與烏加列的巴力史詩裡形容「風暴神」顯靈相似。神聖戰士以自然界的變動、強風、幾近撕裂大地的轟響,表明自己的威力。類似的例子見於撒母耳記下二十二816,大衛的讚美詩歌 (見該處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4「人必像被追趕的鹿,像無人收聚的羊,各歸回本族,各逃到本土。」

 

【賽十三15「凡被仇敵追上的,必被刺死;凡被捉住的,必被刀殺。」

 

【賽十三16「他們的嬰孩,必在他們眼前摔碎;他們的房屋,必被搶奪;他們的妻子,必被玷污。」

 

【賽十三17「我必激動瑪代人來攻擊他們。瑪代人不注重銀子,也不喜愛金子。」

 

【賽十三17 瑪代人】瑪代部族與國王的記載,於主前九世紀末開始出現於亞述文獻,特別與購買馬匹與控制穿越札格洛斯山脈(Zagros Mountains)的通商路線相關。提革拉毘列色三世與撒珥根二世都攻打過瑪代好幾次,抽取貢品,並且遷移其部分人口(王下十七6)。瑪代人居住於伊朗西部,定都於埃克拜坦那。以攔這個伊朗王國統治南部。直到主前七世紀,古阿薩勒斯王聯合尼布甲尼撒,以及巴比倫的迦勒底人攻打而毀滅了尼尼微(主前612年),他們才成為統一的民族。最後,古列二世的阿契美尼德帝國於主前五五○年(帖一3),征服同化了瑪代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7 對金銀沒興趣】從西拿基立的亞述年表可以看見,一座城若被圍攻,可以高價挽救自己的下場(王下十八1316)。不過,瑪代人向來以勇猛聞名,戰事一旦開始,絕不為賄賂收買所動(見:番一18)。──《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8「他們必用弓擊碎少年人,不憐憫婦人所生的,眼也不顧惜孩子。」

 

【賽十三19「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 神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

 

【賽十三19 推翻巴比倫】以賽亞在世期間,亞述雖然是以色列的禍源,並且被認為是「神怒氣的杖」(賽十5),但神確保審判有朝一日也會臨到亞述(十四25)。所以迦勒底王朝的默羅達巴拉但在位不久即被消滅,只是「耶和華的日子」宏偉的開始的一瞥,令人看見最終會引進一個新紀元。迦勒底的比特雅金部族,原先居住於巴比倫的南部,在主前七二二年主掌整個巴比倫。首先是撒珥根二世,再來是西拿基立,皆曾來襲,但是直到主前六八九年,西拿基立摧毀其城市與主要建築,一連串的叛亂與鎮壓,才終告結束。城市的廢墟使得迦勒底國破家亡有一個世紀之久,毀滅的景象與回憶堪與所多瑪、蛾摩拉相比。不過由瑪代人的參與可知,巴比倫下場的預言,最後是在主前五三九年瑪代與波斯制服了該城以後實現。──《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20「其內必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阿拉伯人也不在那裡支搭帳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臥在那裡。」

 

【賽十三20 巴比倫的命運】此處描述的淒絕荒蕪,是照著蘇美人哀悼吾珥(約主前2000年)的挽歌形式。另一類似的例子是埃及的降禍神諭《奈費爾蒂的異象》,形容舊王國的結束,使得人民茫然無從、運河乾旱,給小亞細亞地區與沙漠遊牧部族侵襲的機會。巴比倫最後不是滅在敵軍手裡,而是因著幼發拉底河漸漸改道逐漸衰弱,使這座傳奇性的城市淪落為孤立廢棄的荒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21「只有曠野的走獸臥在那裡,咆哮的獸滿了房屋;鴕鳥住在那裡,野山羊在那裡跳舞。」

 

【賽十三21野山羊為何物?】

    答:野山羊Wild Goat這種動物常匿于高山及巨石中(伯卅九1;詩一○四18),隱基底為其常居之所(撒上廿四12)。祂與歐洲野山羊同類,惟色較淺,角細而曲,又多皺紋。在埃及、亞拉伯、波斯、摩押、及猶太近死海之曠野均產之。此物名稱在英文聖經譯作Satyrs(Isaiah13:21;34:14),意思乃是森林的神。據傳說為羅馬人之林神,隨從酒神。耳長且銳,鼻扁而短,且有山羊尾形,其性似獸而好色。先知預言巴比倫受惡報而被毀,此種怪物必踴躍於巴比倫及以東荒涼之地,而為人所妄拜者。(利十七7;代下十一15)。——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賽十三22「豺狼必在她宮中呼號,野狗必在他華美殿內吼叫。巴比倫受罰的時候臨近,她的日子必不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