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三章拾穗

 

【賽十三1「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論巴比倫。」

「默示」或“負擔”。這裡指“啟示”或“嚴肅的信息”。

  〔暫編註解〕「默示」:於13-23章常出現,指神諭。

         默示: 先知對百姓宣告有關末日的嚴肅信息時,常用此詞(1:1;1:1;9:1;1:1)

         默示。或“負擔”。這裡指“啟示”或“嚴肅的信息”。 以賽亞經常用這個詞表示傳給各國的信息(見賽15:117:119:121:122:123:1)。這個“默示”要延續到賽14:28(見賽14:1注釋)。傳達的時間是西元前716715年(見賽14:28注釋)。在發佈了關於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一系列的信息之後,以賽亞現在把注意力集中在周圍的民族。這個部分包括賽13-23章。但主要不是為了其中所提到的民族,而且為了神的子民以色列人,好讓他們瞭解神是如何對待周圍民族的。以賽亞從巴比倫開始,輪流討論了摩押,亞蘭,古實和推羅等民族。在先祖時代,巴比倫曾是東方的強大勢力。但到了以賽亞以前約800年,巴比倫進入了一段衰落期,而埃及,亞述和赫人的帝國則在近東事務中占了優勢。

         雖然在以賽亞的時代,巴比倫只是亞述的一個屬國,但她正開始恢復她失去的勢力,在下一個世紀裡要重新成為西亞的強國。在西元前729728年,亞述的提革拉-毗列色三世成為巴比倫的國王,以普魯的名義進行統治。西元前709年,撒珥根成為巴比倫國王。在撒珥根和西拿基立統治的時候,巴比倫的米羅達巴拉但對亞述的勢力構成嚴重的威脅。他多次被逐出巴比倫,但又捲土重來。米羅達巴拉但與希西家結盟,幫助他抵抗亞述。西拿基立被巴比倫的一再叛亂所激怒,於西元前689年,摧毀了巴比倫城。在那個世紀的晚些時候,巴比倫城又重建了。

         1-16  耶和華可怕的日子:首節聲明這是有關巴比倫的默示,然而2-16節卻隻字不提巴比倫,5, 11節更指出審判要臨到全世界,可見當耶和華審判的日子臨到時,不獨神的子民要受罰(2:10-22),列國也不能逃脫。

         13:1~18掌管宇宙與歷史的神。1323,預言及審判的物件大有變化。之前,對象是神的百姓猶大與以色列,此後,對象是周圍外邦國家。以賽亞的宣告與預言強烈暗示神不僅是以色列的神,更是宇宙與歷史的主宰。古代,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神明,與國家共興衰。人們普遍認為一國的神明比其他國家的神明有能力,那國便會勝過其他國家。然而,神藉著對列邦的預言表明:懲罰以色列是出於他的公義,按著罪懲罰外邦列國也是出於他的公義。預言將來的事件並日後必成就預言,是對頑梗悖逆之徒敲響的警鐘。以賽亞強調自己所發的預言來自神,一再提醒自己並不是從狹隘的民族立場發出預言。對外邦列國的預言亦非按時間順序記錄。在一個個預言中,更清楚地看到神介入歷史,折斷邪惡勢力、施行公義的作為。

         13:1~23】對巴比倫的預言。以賽亞的預言對象是巴比倫。B.C.3000左右,巴比倫位於底格拉斯河與幼發拉底河之間的小城邑,經歷過諸多變化。B.C.1600左右,曾受赫特族支配,B.C.689受亞述王西拿基立的統治。B.C.612,拿布波拉撒王與瑪代結成聯盟,攻佔亞述首都尼尼微,開始具備新巴比倫帝國的面貌。在變化過程中,作為以色列的鄰邦,巴比倫總是站在欺壓以色列的前端(王下24:1-17;代下36:5-10)。當時巴比倫並不強大,以賽亞預言巴比倫日後將會折磨以色列,進一步證明了預言的真實性。

       1314章是關乎巴比倫的預言,這些話在預言發出之後大約200年應驗。

         13:1-14:23  預言巴比倫受審判。

         13-20章所提及的列國先後為以色列人的仇敵  , 其餘數章再論巴比倫、猶大,也涉及其他國家。以賽亞的焦點由選民轉向外邦,預言列國的衰亡,表明世界歷史是在神的掌管下。

         13:1-23:18  關乎列國的預言。

     1323章都是講論外邦國家的預言,主題為神的主權。這些國家都是曾經迫害以色列人的,但他們會受到報應。

         從這1節開始的段落(直到第二十三章)主要談論曾逼迫猶大的外邦列國,並指出神對普世的治權。

 

【賽十三1 以賽亞時代的巴比倫】以賽亞作先知的時候(主前第八世紀下半葉),新亞述帝國在撒珥根派(包括撒珥根二世與西拿基立)的統治下,是世界前所未見的強大政治網路,橫跨近東,有段時間埃及也在其內。在這段時期,巴比倫與其迦勒底統治者,就像其他國家一樣,受制於亞述。然而,他們也像伊朗西部的瑪代人,不時借著叛亂,或是唆使亞述的同盟國來挑釁亞述的一統大業。最令亞述頭痛的是默羅達巴拉但(Merodach-Baladan),至少有兩次推翻了亞述在巴比倫的首領。主前六八九年,西拿基立終於洗劫巴比倫,自封為巴比倫王。主前六六○年不久,亞述帝國已經開始瓦解,於是巴比倫與瑪代聯合,給亞述的末代皇帝亞述巴尼帕更大的壓力。他於六二七年駕崩,代表了亞述世界強權的終結,以及尼布甲尼撒與新巴比倫帝國的興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2「應當在淨光的山豎立大旗,向群眾揚聲招手,使他們進入貴胄的門。」

  〔暫編註解〕「淨光的山」:遠遠可見、無遮蔽的高地。

       「貴胄之門」:原文為眾數,大概指多個城邑。

         淨光的山: 指沒有樹木的荒山。山上沒有樹木,所以在遠處亦能看到所立之旗。這是神為抵擋巴比倫召集軍兵的方法,也常用揚聲或招手的方法。這些隱喻暗示天兵的威容。

         豎立大旗。神要發出毀滅巴比倫的信號。祂引導著各國的事務。一個又一個勢力要相繼關注這個驕傲而邪惡的城市,直到她完全的毀滅。山上樹起的旗幟是顯而易見的。神關於巴比倫厄運的信號也是如此。招手表示忿怒和迫近的懲罰(見賽10:32注釋)。

         淨光的山。或“光禿禿的山”。

     2-3  萬軍之耶和華招集祂的軍隊。

 

【賽十三3「我吩咐我所挑出來的人,我招呼我的勇士,就是那矜誇高傲之輩,為要成就我怒中所定的。」

  〔暫編註解〕「挑出來的人」:原文為「分別為聖的人」,這裡天概指負有神使命、有禁例要守的軍人(參申23:9-14; 撒下11:10-11)。

         「就是那 ...... 之輩」:原文為「以我的驕傲為樂的人」。

         我所挑出來的人。指那些挑出來執行特殊任務的人。亞述人(賽10:5),巴比倫人(耶25:9;哈1:6),和後來是瑪代人和波斯人(賽13:17;賽45:1-4;參但5:30,31),都曾被挑選出來在歷史舞臺上扮演重要角色。

         就是那矜誇高傲之輩。亞述(見賽10:7-14)和巴比倫(見但4:305:20-28)驕傲地行使上天國所給予他們的權力。

       35 “我所挑出來的人”。瑪代(或波斯,17節),神任命他們在主前539年推翻巴比倫(但五30,31)。他們從“遠方”來,位於巴比倫以東約三百五十英里(563公里)。

     35預言巴比倫在主前539年亡於瑪代人(十三17;但五3031)。瑪代是中亞一大古國,位於今天裡海西南面。瑪代曾和巴比倫聯軍,於主前612年攻陷尼尼微城,亡亞述國。但在主前539年,瑪代又和波斯聯合,傾覆巴比倫。

         3~5我所挑出來的人: 蒙神呼召審判巴比倫的軍兵,指瑪代、波斯人。他們來自位於巴比倫東南方約560km的遠方(5)4節記載仿佛聽到敵人聚集哄嚷的聲音。這樣的哄嚷聲當時或許不會使驕傲的巴比倫感到恐懼,然而,在預言成就的時刻,必令他們膽顫心驚。

 

【賽十三4「山間有多人的聲音,好像是大國人民。有許多國的民聚集哄嚷的聲音,這是萬軍之耶和華點齊軍隊,預備打仗。」

  〔暫編註解〕多人的聲音。直譯是“騷亂的聲音”。

       山間。本章原文是詩體的。以賽亞這裡的“山間”用的是本義,不大可能是象徵意義,因為這不是象徵性的預言。

         點齊軍隊,預備打仗。參耶50:9,10,14,29-31;結38:14-16;珥3:1,2,9-17;番3:8;亞14:2,3;啟16:13,1417:14,1719:11-21節。軍隊的集結是為了與巴比倫交戰。要記住本章是“論巴比倫”的默示(第1節),如實地預言了巴比倫的敗落和毀滅。但新約的作家用屬世巴比倫的敗落比喻那奧秘之巴比倫的敗落(見啟14:817:1618:419:2)。所以這裡所描寫屬世巴比倫的敗落也可被視為描寫那奧秘之巴比倫的敗落,因為聖經已把其中的細節運用在奧秘之巴比倫的敗落上。關於某些預言的雙重應驗,見申18:15注釋。

         預備打仗。就是“準備投入戰鬥”。

     4-5   匯合成軍的是來自四面八方的萬族,是神審判的工具。

 

【賽十三5「他們從遠方來,從天邊來,就是耶和華並他惱恨的兵器,要毀滅這全地。」

  〔暫編註解〕“天邊”指瑪代國在很遠的地方。

     兵器。即神懲罰巴比倫的手段。參見降在埃及的瘟疫和神向各國以及在世界末日時所發的“忿怒”(見出7:19-12:30;賽26:2034:2-8;鴻1:5-7;啟14:1015:1)。

 

【賽十三6「你們要哀號,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

  〔暫編註解〕“耶和華的日子”。審判的時刻,這堿O審判巴比倫,而最終要在大災難的日子堙]比較10節與啟六12,13)審判全世界(11節)。關於末世的巴比倫,參看啟示錄十七章5節的腳註。

       耶和華的日子。這個短語在各個《舊約》先知的作品中至少出現了20次,總是涉及神對某個城市或國家,而不是個人進行懲罰的時候(不是在個體),或最後對整個世界的居民進行懲罰的時候。而“人的日子”在聖經裡則是指“拯救的日子”(賽49:8;林後6:2),“悅納的時候”(詩69:13;賽49:8),以及個人或民族的考驗期依然延續的時候(見詩95:7,8,4:7)。

         反之,從歷史上說,“耶和華的日子”是指一座城市或民族的考驗期已經結束,或指全人類命運最終永遠確定的時候。在“拯救的日子”,民族和個人可以運用神所賜的權利自由選擇善惡,但當“耶和華的日子”來到時,將以神的旨意為至高,不再受制於人類意志的運用。

         針對猶大的“耶和華的日子”就是如此(見賽2:12;珥1:152:1;番1:7)。當不再允許她繼續墮落的時候,神的懲罰就臨到了(見結12:21-28)。北方的以色列王國(摩5:18),埃及(結30:3),以東(俄15)和其他古代國家(見但5:22-31)都是這樣。在“耶和華的日子”落到一個城市或一個民族的懲罰,和在寬容時期結束時臨到整個世界的懲罰是相似的。例如在太24章中,基督對“耶和華的日子”臨到耶路撒冷和猶太民族的描述,在許多方面是與全世界在基督“降臨和世界的末了”(太24:3;路21:20;參太24:30)時所發生的事相似的。因此,“耶和華的日子”臨到任何城市或民族時所實施的原則,也適合於“耶和華的日子”臨到全世界的時候;而且《舊約》的預言對某一個古代城市或民族在“耶和華的日子”時命運的描述,在原則上同樣也適合於世界末日“耶和華的大日”(番1:14)。鑒於《新約》的作家用巴比倫的厄運比喻屬靈巴比倫的命運(見賽13:4注釋),把“耶和華的日子”用於基督回到地球實施審判的時候(林前5:5;林後1:14;帖前5:2;彼後3:10),賽13章所描述臨到巴比倫的“耶和華的日子”,在許多方面也是對末時“耶和華的大日”的描寫。

         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聖經從來沒有說“耶和華的日子”是人們得救的又一次機會。“耶和華的日子”毫無例外是懲罰,毀滅與黑暗的日子(見珥1:152:12;摩5:18-20等)。

     6-8耶和華審判的日子臨到,人落在驚恐與無邊的痛苦中。

         6~9耶和華的日子: 暗示神直接介入歷史的日子。在這日,罪惡與矛盾將被除去,餘民將得救。舊約多從政治角度思考“這一日”。新約昇華為“末世論”(帖前5:2;彼後3:10)。這一日並不是指無條件地拯救以色列、審判外邦人的日子。事實上那些真正屬靈的以色列才能得救,其他人將受審判。“耶和華的日子”也預表末世惡人受審判之日。

 

【賽十三7「所以人手都必軟弱;人心都必消化。」

  〔暫編註解〕軟弱。直譯是“放鬆”,“下垂”。這種手勢表示灰心,沮喪和無奈,有時如本節是指絕望。人們在絕望或恐懼的時候,會無奈地垂下雙手(見來12:12)。

 

【賽十三8「他們必驚惶悲痛,愁苦必將他們抓住。他們疼痛,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彼此驚奇相看,臉如火焰。」

  〔暫編註解〕「臉如火焰」:可能指羞慚的樣子。

       產難的婦人。這個比喻經常用來描寫極端的痛苦(見詩48:6;耶4:316:2413:2149:2450:43)。

     如火焰。當人們恐懼地彼此對望時,眼神裡會閃現出極端驚惶的火焰。

 

【賽十三9「耶和華的日子臨到,必有殘忍、忿恨、烈怒,使這地荒涼,從其中除滅罪人。」

  〔暫編註解〕耶和華的日子。見第6節注釋。

       使這地荒涼。罪的結局不是生命和繁榮,而是荒涼,毀滅和死亡。罪惡使一度繁榮的亞述和巴比倫等國荒涼,摧毀了地上許多最大的城市,全世界最後也會因罪惡而荒涼。這個預言本來是描寫屬世巴比倫的衰落,也被新約聖經的作家用來描寫基督的第二次來臨時奧秘之巴比倫的荒廢(見第4節注釋)。

         除滅罪人。除滅罪人並不像有些人所想的那樣,是神獨斷的行為。神愛罪人,並且設法拯救他們(結18:23,31,32;彼後3:9)。但是最後除滅罪人的乃是罪。走犯罪道路的人最終會變得敗壞,殘忍和喪失理性。他們為消滅周圍的人所採取的辦法,最終將使大家同歸於盡。“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9:6)。“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2;參啟13:10)。歷史證明了這些話的真實性。巴比倫拿起刀劍,結果被刀劍所滅。赫人,亞述人,希臘人和羅馬人也是這樣。有朝一日,這項原則將決定罪惡世界的命運。

     9-12神的忿怒是針對罪惡而發;在祂施行審判的日子,天象也受影響,地上一片荒涼,人口稀少。

 

【賽十三10「天上的眾星群宿都不發光,日頭一出,就變黑暗,月亮也不放光。」

  〔暫編註解〕超自然的黑暗,是天體扣留了他們的亮光。聖經常描寫這種現象伴隨著大而可畏的"耶和華的日子”(珥2:10,1113:15,16;摩8:9;另見太24:29;可13:24,25;路21:25;啟6:12,13)。

     10~16巴比倫的滅絕。描繪巴比倫敗落後所遭受的殘忍的掠奪,勾勒出雄偉的審判場面。除描繪一般的殺戮、掠奪、強姦場景,還用比喻描繪星宿落地、地將搖撼,表明人徹底被離棄,神的普遍恩典也將消失。尤其連嬰孩都完全被滅絕,表明民族的滅亡、巴比倫的全然滅絕。

 

【賽十三10 眾星群宿】根據美索不達米亞的創世史詩《埃努瑪埃利什》,星宿是大神瑪爾杜克在天上的議會,在那裡負責看管自然界的各種力量,幫助他管理宇宙。因為當時認為天體的移動是地上發生事情的兆頭,因此常常觀星,並且作記錄(如《埃努瑪、亞奴、恩裡勒》所搜集的),後來在美索不達米亞、埃及、希臘也用在個人占星的方法。如此,日子的凶吉都可以詢問法師或占星師來決定。美索不達米亞的星宿有動物模樣,比如山羊(天琴座)、蛇(長蛇座);也有物體形狀,比如箭頭(天狼星)、推車(大熊座);也有人物,比如亞奴(獵戶座)。最受喜愛的星座是昴宿星團,甚至見於巴勒斯坦與敘利亞的封印上。新亞述帝國的文獻也保存了星宿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0 眾星、太陽、月亮變黑】當以賽亞宣告在「耶和華的日子」整個天空與星球都失去光芒,他是說耶和華的榮耀將掩蓋其他所謂的神明的光芒(對照詩篇一○四1922的措詞,該處形容耶和華主掌太陽與月亮)。亞述與埃及都崇拜太陽神(分別稱為沙馬士與亞孟),尊為他們的主要神明,巴比倫則特別敬奉月神辛。因此以賽亞的預言特別針對這些神明以及這些狂妄的國家。這種黑暗的凶兆,一如代爾阿拉碑文所述,通常是要預告大災難的來臨,不過以賽亞的訊息卻是得勝的訊息:那些「微小的光」將因著耶和華的榮美光燦而消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1「我必因邪惡刑罰世界,因罪孽刑罰惡人,使驕傲人的狂妄止息,制伏強暴人的狂傲。」

  〔暫編註解〕公義要求懲罰罪惡。神是公義的,絕不縱容姑息人的罪惡。罪人需要明白,清算他們罪行的日子必然會來到(見傳8:11)。

 

【賽十三12「我必使人比精金還少,使人比俄斐純金更少。」

  〔暫編註解〕男性的人口將會大幅度的減少。關於“俄斐”,參看歷代志下二十章3537節的腳註。

       「俄斐」:見伯28:16注。

     比精金還少。或“更貴重”。懲罰惡人會導致地上人口減少,留下一片荒涼的廢墟(第9節)。只有剩餘的義人才會逃脫這場大毀滅。他們人數很少,像“俄斐純金”那樣貴重。

 

【賽十三12 俄斐的金子】耶和華介入,潔淨人類,將以俄斐的純金為標準。俄斐的地點至今不詳,不過有人主張在阿拉伯與東非一帶(辛巴威或索馬利亞)(王上九28)。凱西爾遺址(Tell Qasile)出土的主前第八世紀碑文,提到俄斐的金子,更證明了俄斐已經是「純淨」的同義字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3「我萬軍之耶和華在忿恨中發烈怒的日子,必使天震動,使地搖撼,離其本位。」

  〔暫編註解〕「使地搖撼,離其本位」:古人以為地有柱支撐,安臥水面;地若脫離下面的基柱,便會搖撼。

       天震動。第1314節對屬世巴比倫毀滅的描寫是象徵性的。第19-22節則對此作更加具體的描寫。而第1314節對世界末日的描寫則是真實的(見來12:26;啟6:14)。大震動將標誌著地球歷史的結束(見啟6:1416:18,21)。神的聲音“使天震動,使地搖憾”(參賽2:21)。

         在忿恨中發烈怒。這是針對屬世巴比倫的(見第19節;見第4節注釋)。關於那奧秘的巴比倫和世界的末日,這裡所描述的場面乃涉及最後第七災的事件。那時“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她”(啟16:19)。

     13-16在神的忿怒下,人不能躲避刑罰。

 

【賽十三13 天地震動】以賽亞的措詞,與烏加列的巴力史詩裡形容「風暴神」顯靈相似。神聖戰士以自然界的變動、強風、幾近撕裂大地的轟響,表明自己的威力。類似的例子見於撒母耳記下二十二816,大衛的讚美詩歌 (見該處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4「人必像被追趕的鹿,像無人收聚的羊,各歸回本族,各逃到本土。」

  〔暫編註解〕以「被追趕的鹿」」比喻人逃走時速度之快,以「無人收聚的羊」比喻無人指引、得不到保護之苦。人雖然嘗試逃回自己的家園,但都被追上了(15)。

     見第4節注釋。到了末日,各國的惡人將像沒有牧人的羊那樣逃散。正如受了驚恐的動物會去尋找過去的避難所,惡人也要尋找躲避神最後忿怒的地方,卻找不到。

 

【賽十三15「凡被仇敵追上的,必被刺死;凡被捉住的,必被刀殺。」

  〔暫編註解〕先知繼續生動地描寫巴比倫的毀滅。《新約》作家把這些話語用於基督的第二次降臨(見第4節注釋)。巴比倫人在敵人面前逃跑。

     15-16   顯然神藉人間的戰爭、殺掠來施行審判。

 

【賽十三16「他們的嬰孩,必在他們眼前摔碎;他們的房屋,必被搶奪;他們的妻子,必被玷污。」

  〔暫編註解〕屠殺孩童可消滅他們的人力資源,排除將來背叛的可能。

 

【賽十三17「我必激動瑪代人來攻擊他們。瑪代人不注重銀子,也不喜愛金子。」

  〔暫編註解〕“瑪代人”。有些人認為這堿O指主前539年巴比倫的陷落。另外有人卻認為那是亞述人在主前689年掠奪巴比倫。又有些人認為這堿O指主前612609年,那時瑪代人與巴比倫一起打敗亞述(“他們”)。

       「他們」:指巴比倫(見19)。

         「不注重銀子 ...... 金子」:瑪代人好戰,不善經營,就算金銀也不能改變他們要攻擊別人的心。

         瑪代人。在以賽亞的時代,亞述是巴比倫的主要敵人。例如在西元前689年,西拿基立的軍隊完全摧毀了巴比倫城。而當時的瑪代王國是比較弱小的。本節預言瑪代將在巴比倫的毀滅中扮演重要角色。當巴比倫在西元前539年落入居魯士手中時,瑪代人是與波斯人合作促成其滅亡的。在最後一次戰役中,瑪代人大流士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5:31)。以賽亞還預言了居魯士在征伐巴比倫時所起的作用(賽44:27,28;賽45:1-3)。但巴比倫的最後毀滅是在幾個世紀之後(見第19節注釋)。

         銀子。本節描述瑪代人的主要興趣不在戰利品。他們要得到巴比倫本身,主要不是為了她的財富。他們所追求的是權力。他們來不是要掠奪,而是要征服。

         13:17~20  1718節記載急於復仇的瑪代人將成為攻陷巴比倫的先鋒,他們並非只為經濟而掠奪、攻打巴比倫;19-22節預言結局,廢墟一片孤寂,確定巴比倫的滅亡。此預言約180年後成就(B.C.539)。令人驚奇的是,當時瑪代只是尚未打好統一王國基礎的小國,以賽亞就預言它將攻陷列國的榮耀——巴比倫。瑪代是古代印歐民族,可能是創10:2雅弗之子瑪代的後裔。當時瑪代與正在崛起的波斯合併,攻打巴比倫,摧毀巴比倫帝國,建立波斯帝國。

     17-22  巴比倫被瑪代傾覆:本段預言巴比倫帝國衰亡,王宮竟成鳥獸之所。他受罰傾覆的原因見14:4-7。瑪代是波斯西北的民族 , 早期與巴比倫結盟,於主前六一二年聯合攻下亞述首都尼尼微城,除滅了亞述帝國。後波斯崛起,波斯王古列取替了瑪代王朝,建立瑪代波斯帝國,並於主前五三九年滅了巴比倫。

 

【賽十三17 瑪代人】瑪代部族與國王的記載,於主前九世紀末開始出現於亞述文獻,特別與購買馬匹與控制穿越札格洛斯山脈(Zagros Mountains)的通商路線相關。提革拉毘列色三世與撒珥根二世都攻打過瑪代好幾次,抽取貢品,並且遷移其部分人口(王下十七6)。瑪代人居住於伊朗西部,定都於埃克拜坦那。以攔這個伊朗王國統治南部。直到主前七世紀,古阿薩勒斯王聯合尼布甲尼撒,以及巴比倫的迦勒底人攻打而毀滅了尼尼微(主前612年),他們才成為統一的民族。最後,古列二世的阿契美尼德帝國於主前五五○年(帖一3),征服同化了瑪代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7 對金銀沒興趣】從西拿基立的亞述年表可以看見,一座城若被圍攻,可以高價挽救自己的下場(王下十八1316)。不過,瑪代人向來以勇猛聞名,戰事一旦開始,絕不為賄賂收買所動(見:番一18)。──《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18「他們必用弓擊碎少年人,不憐憫婦人所生的,眼也不顧惜孩子。」

  〔暫編註解〕這種殘忍的做法是要使巴比倫絕後、無復國希望。

 

【賽十三19「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 神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

  〔暫編註解〕巴比倫帝國曾經稱霸世界,顯赫的王朝終於湮沒。十三1722的預言,都實際應驗了。歷史家斯特拉波(Strabo)在主前一世紀寫他所見到的巴比倫,是塊“完全荒蕪之地”,連在沙漠以遊牧為生的亞拉伯人,也蹤跡罕到。直到二十世紀的今天,巴比倫城仍然沒有重建。

     列國的榮耀。直到以賽亞時代的一個世紀以後,巴比倫在迦勒底人王朝的統治下,才達到了鼎盛,其輝煌和美麗,為全世界所公認。

       所多瑪。見創19:24注釋。目睹巴比倫達到鼎盛的耶利米,也預言了她將像所多瑪和蛾摩拉那樣毀滅(耶50:40)。巴比倫的毀滅是徹底的,永遠不再重建(耶51:64)。在世界末日,那奧秘的巴比倫也要遭遇這樣的命運(啟18:21)。以賽亞在世時,巴比倫城曾遭到西拿基立的完全摧毀(見第17節注釋),但她不久就被西拿基立的兒子以撒哈頓所重建。後來當尼布甲尼撒成為巴比倫國王的時候,他把巴比倫建成古代世界最美麗的城市之一。瑪代人和波斯人於西元前539年征服巴比倫以後,沒有摧毀該城,而是以她為首都。半個世紀之後,這個城市發生叛亂,薛西斯就部分地摧毀了它。從那時起,她就一直沒有完全恢復,且喪失了其昔日的輝煌。亞歷山大大帝在西元前331年佔領了巴比倫之後,就把這個部分毀損的城市作為他的首都之一。所以這段預言的應驗是在以賽亞去世的幾百年以後。

         直到塞琉古一世(西元前312-280年)統治亞歷山大帝國東部的時候(見但7:6注釋)巴比倫才失去它的重要地位。大約在西元前305年,塞琉古一世在巴比倫以北約54公里的底格裡斯河邊,即俄庇斯的遺址上建立了一個新的首都,命名為塞琉西亞。新城市的物資和部分人口均來自巴比倫,從而使巴比倫永久失去了其都市地位。但巴比倫繼續作為重要城市存在了二個世紀之久。到了西元前20年或稍後斯特拉博的時代,該城的大部份地區已是一片荒涼(斯特拉博xvi.1.5)。至圖拉真(西元98-117年)在位時,它已完全荒蕪。

     1922 巴比倫的衰落是分階段的。到主前20年左右,斯特拉波(Strabo)形容那是一次“極大的荒涼”。即使是沙漠的流浪者(“亞拉伯人”)也要避開那地方,因為它成為了厄運的記號。

 

【賽十三19 推翻巴比倫】以賽亞在世期間,亞述雖然是以色列的禍源,並且被認為是「神怒氣的杖」(賽十5),但神確保審判有朝一日也會臨到亞述(十四25)。所以迦勒底王朝的默羅達巴拉但在位不久即被消滅,只是「耶和華的日子」宏偉的開始的一瞥,令人看見最終會引進一個新紀元。迦勒底的比特雅金部族,原先居住於巴比倫的南部,在主前七二二年主掌整個巴比倫。首先是撒珥根二世,再來是西拿基立,皆曾來襲,但是直到主前六八九年,西拿基立摧毀其城市與主要建築,一連串的叛亂與鎮壓,才終告結束。城市的廢墟使得迦勒底國破家亡有一個世紀之久,毀滅的景象與回憶堪與所多瑪、蛾摩拉相比。不過由瑪代人的參與可知,巴比倫下場的預言,最後是在主前五三九年瑪代與波斯制服了該城以後實現。──《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20「其內必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阿拉伯人也不在那裡支搭帳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臥在那裡。」

  〔暫編註解〕「亞拉伯人 ...... 帳棚」:昔日亞拉伯人為遊牧民族;先知以誇張語法預言巴比倫徹底荒廢,連遊牧民族也不願暫時居留。

       必永無人煙。巴比倫最終毀滅以後,它成為一座棄城。以賽亞過後一個世紀裡,耶利米發出了類似的預言(耶51:37)。

     阿拉伯人。泛指出沒於巴勒斯坦東邊沙漠的貝多因遊牧部落。

         支搭帳蓬。自從古代的巴比倫荒蕪以後(見第19節注釋),就一直無人居住。過去的遊客有時報告說,附近的貝多因人出於迷信的恐懼,都避開巴比倫的廢墟。這在過去可能是真實的。但現在貝多因人所給的理由只是古代的廢墟不適合人類居住。在過去幾千年中,“阿拉伯人”沒有“在那裡支搭帳蓬”。

         但即使在古代巴比倫的位置上有貝多因人居住,也不足以否定以賽亞的預言。先知所講述的,主要不是巴比倫堅不可摧的城牆和莊嚴氣派的宮殿,而是她的異教信仰,文化和軍事力量。他把該城描寫為廢墟,是強調當時驕傲的帝國將從地上消失。多世紀的歷史證明了以賽亞預言的準確性。因為那個遠古的文明現在只剩下一片廢墟。又見結26:14注釋。

 

【賽十三20 巴比倫的命運】此處描述的淒絕荒蕪,是照著蘇美人哀悼吾珥(約主前2000年)的挽歌形式。另一類似的例子是埃及的降禍神諭《奈費爾蒂的異象》,形容舊王國的結束,使得人民茫然無從、運河乾旱,給小亞細亞地區與沙漠遊牧部族侵襲的機會。巴比倫最後不是滅在敵軍手裡,而是因著幼發拉底河漸漸改道逐漸衰弱,使這座傳奇性的城市淪落為孤立廢棄的荒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三21「只有曠野的走獸臥在那裡,咆哮的獸滿了房屋;鴕鳥住在那裡,野山羊在那裡跳舞。」

  〔暫編註解〕“野山羊”:這裡描寫外邦,外邦神話中有一種半人、半羊的怪獸。

       曠野的走獸。古巴比倫無人居住之後,其遺址成為野生動物的居所。住在城裡的,不再是俊男靚女,而是野獸。

     咆哮的獸'ochim)。該詞只出現在本節,含義不定。'ochim 據推測是模仿該獸的叫聲。有人認為是指貓頭鷹;也有人將'ochim 譯為“尖叫者”。

         鴕鳥。希伯來語是benoth ya`anah

         野山羊。希伯來語是se`irim,是sa`ir 的複數,直譯是“多毛的”或“有粗毛的”。因為山羊的毛非常多,故“多毛的”用來指“山羊”。地名西珥(創32:3)也來自該詞。sa'ir 後來還指傳說中山羊形狀的魔鬼,但是沒有證據表明以賽亞在本節是指魔鬼。賽13:21,22所提到的其他動物,都是真實存在的。sa'ir 在本節只是指野山羊。

 

【賽十三21野山羊為何物?】

    答:野山羊Wild Goat這種動物常匿于高山及巨石中(伯卅九1;詩一○四18),隱基底為其常居之所(撒上廿四12)。祂與歐洲野山羊同類,惟色較淺,角細而曲,又多皺紋。在埃及、亞拉伯、波斯、摩押、及猶太近死海之曠野均產之。此物名稱在英文聖經譯作Satyrs(Isaiah13:21;34:14),意思乃是森林的神。據傳說為羅馬人之林神,隨從酒神。耳長且銳,鼻扁而短,且有山羊尾形,其性似獸而好色。先知預言巴比倫受惡報而被毀,此種怪物必踴躍於巴比倫及以東荒涼之地,而為人所妄拜者。(利十七7;代下十一15)。——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賽十三22「豺狼必在她宮中呼號,野狗必在他華美殿內吼叫。巴比倫受罰的時候臨近,她的日子必不長久。」

  〔暫編註解〕豺狼'iyyim)。從古代宮殿的廢墟中傳來的,不是巴比倫歡宴的音樂聲,而是上述各種野獸的哀鳴。

       野狗tannim)。由於tannim tannin的混淆,也有譯為“大魚”(見詩74:13注釋)的。

     臨近。巴比倫城在西元前689年遭到西拿基立的完全摧毀。那是以賽亞在世的時候(見第1719注釋)。但這不是她的最後結局,因為該城將要重建。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