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五章拾穗

 

【賽十五1「論摩押的默示:一夜之間,摩押的亞珥變為荒廢,歸於無有;一夜之間,摩押的基珥變為荒廢,歸於無有。「

  〔暫編註解〕「亞珥」:原文字根為「城」,或許指首都,位於亞嫩河以南。

         「基珥」:為摩押南部的主要保障。本節意指整個國家突然間(「一夜之間」)陷落。

         一夜之間……變為荒廢: 古代戰爭比較少用未預料的夜間攻擊戰,但可給敵人致命一擊。以賽亞以夜戰比喻摩押的荒廢,他們的驕傲轉眼被折斷。亞珥是摩押的首都,基珥是進入摩押的天然要塞。

         論摩押的默示。或“關於摩押的嚴肅信息”。 以賽亞在賽1516章中對猶大的東鄰摩押發佈預言。鑒於對摩押的政治地理和歷史知之甚少,這個預言中有許多內容我們不清楚。以色列和摩押經常交戰。1868年在底本的廢墟中發現的著名的摩押石碑,記錄了摩押人被暗利和亞哈征服,並在自己的國王米沙的領導下起義成功(見王下3:4-7)。這個預言中所列的城市,如底本,尼波,米底巴,雅雜和何羅念等(賽15:2,4,5),在摩押石碑上也有提到。耶48章用相似的語言記錄了降於摩押的相似懲罰。

         亞珥。希伯來語是`ar,據認為是`ir 的一個變體,意為“城市”。查不到一個叫亞珥的城市。參民22:36“摩押京城”。

         1~5對摩押的預言。摩押是第四個審判對象。摩押是羅得的後裔(11:31),B.C.13世紀左右它們以死海東部的丘陵地帶為中心建立了王國。B.C.12,11世紀,他們的領土擴張,直至由以色列流便支派佔領的死海北部地方。在大衛統治時期經歷了許多變遷,通常他們向以色列進貢(王下3:4-27)。以賽亞對長久居住在以色列周邊、極大影響以色列的摩押宣告殘酷的審判(48:1-46;2:1-3;2:8-11)。不過,這個以色列的兄弟國並未完全滅絕,A.D.107年被羅馬納入行政區域之前,它都是獨立的民族。在審判預言中,以賽亞對他們的悲慘處境表現出無奈的情感,不是冷漠的描述,這點與對其他外邦國家宣告審判大有不同。 從16:13,14看出,似乎很久以前由其他先知宣告過審判預言,在預言將要成就時,以賽亞再次強調此預言。由此可知聖經預言的一貫性。

       19 這部分描述神借亞述向摩押進行的審判。參看阿摩司書二章1節的腳註。這審判是迅速的(“亞珥”和“基珥”,1節;雖然相距25英里,或40公里,卻在同一夜陷落了);難民逃到遠至死海南端的“瑣珥”(5節)。留意以賽亞對戰爭之可怕的敏感(如第8節)。

         1-9  摩押人為了國家覆亡大大痛哭:摩押人突然面對災難,主要的城市變為荒廢,全國一片哀聲。他們雖逃難異鄉,但仇敵仍不放過他們。

         15-1:-16:14  預言摩押的覆亡:摩押位於死海東部,居民是羅得的後裔(參創19:36-38),與以色列人有親屬關係。耶48:29-38與本段的預言(除16:1-5)相似 , 可供參考。在體裁方面,本段屬挽歌。

     1516章預言亞述人傾毀摩押,和摩押人逃亡的情形。

 

【賽十五1 主前第八世紀的摩押】一如主前第八世紀的敘利亞─巴勒斯坦城邦,摩押受亞述一統帝國所轄治。有幾份亞述文獻列出進貢的摩押王,或是不時與其他小城邦聯盟反叛的摩押王(主前七一三年的亞實突叛變記載於撒珥根二世統治期的一個棱柱)。因為以賽亞是在希西家統治初期發言,摩押城市被毀可能是出於沙漠部落的襲擊,而非亞述。西拿基立的年表交代得很清楚:摩押在主前七○一年的亞述征討目睹了猶大被摧毀、耶路撒冷被圍攻,因此想要博取亞述歡心。因此,以色列的先知(摩二15;耶四十八章)通常把摩押列為敵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五14 城市】此處列出的被破壞或是被毀滅的城市,全部在摩押北區。基珥(十六章7節的吉珥哈列設)位於凱拉克幹河(Wadi-el-Kerek)的上游地區,是亞珥區首府。尼波與米底巴皆位於死海北端的東部,離底本約二十哩。希實本與以利亞利座落於尼波東北部,也受到攻擊。偏南的底本(基珥以北二十哩)與雅雜顯然沒有直接受到侵略者的影響,但是擔心未來會受波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五2「他們上巴益,又往底本,到高處去哭泣。摩押人因尼波和米底巴哀號,各人頭上光禿,鬍鬚剃淨。」

  〔暫編註解〕剃光鬍子是哭喪的表示。

       “高處”是異教膜拜的地方。“剃淨”頭髮和鬍鬚是羞辱的記號。

         「巴益」:學者多譯作「房子」,可能指廟宇。

         「高處」:是露天的邱壇。

         「摩押人因 ...... 哀號」:可譯作「摩押人在 ...... 哀號」。

         「頭上光禿、鬍鬚剃淨」、「腰束麻布」(3):哀慟的表現。

         底本。摩押石碑就是在這裡發現的(見第1節注釋)。這座城市在死海以東約19公里,在亞嫩河以北約5.2公里。尼波和米底巴位於死海的北端附近。在著名的摩押石碑上,國王米沙吹噓自己奉基抹之命,從以色列奪取了尼波,佔領了該城,殺死七千名男女老少,獻給他的神。米沙還提到米底巴被暗利所奪取,並由他和他的兒子亞哈佔領多年。

         光禿。剃掉頭發和鬍鬚,表示極度的悲傷。這種習俗可能與拜偶像有關,所以禁止以色列人實行(利19:2721:5;申14:1;參耶7:2916:6;結7:18;彌1:16)。

     2-4   這裡地名的列舉,是由亞嫩河附近的底本開始,向北數去,直至北界的雅雜。

         2~4到高處去: 可能是為了祈求他們所侍奉的基抹偶像。雖然受到極重的審判,還未領會被審判的緣由,實在可憎又可憐。

 

【賽十五23 哀悼習俗】在整個古代近東地區,無論是團體或個人的哀挽,都有哭號、剃頭發與鬍鬚、穿麻衣、躺在地上打滾這些行動,表示悲傷以及當下與死者感同身受(為期七天)。請參看:彌迦書一8與一16注釋,其中討論到這些習俗,以及烏加列與亞述文獻的經外證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五3「他們在街市上都腰束麻布,在房頂上和寬闊處俱各哀號,眼淚汪汪。」

 

【賽十五4「希實本和以利亞利悲哀的聲音達到雅雜,所以摩押帶兵器的高聲喊嚷,人心戰兢。」

  〔暫編註解〕「摩押...... 喊嚷」:連勇敢的士兵也哭起來。

       希實本。悲哀的聲音傳到了遙遠的北方。希實本在米底巴以北約9.6公里,在死海北端以東約24.5公里。以利亞利位於希實本東北2.7公里處的一個山頂上。以色列人當初佔領該地時,把以利亞利劃給了流便支派(民32:3,37),但後來它被摩押人佔領(見賽16:9;耶48:34)。雅雜的位置尚未確定,可能在米底巴附近。以色列人在這裡打敗了亞摩利王西宏(民21:23,24;申2:32,33;士11:20,21),並把它分給了流便支派(書13:15,18)。據摩押石碑記載,雅雜是以色列人與米沙作戰時的總部,但被米沙佔領,劃給了底本。

     摩押帶兵器的。臨到摩押人的打擊非常可怕,連士兵也驚恐得喊叫起來。本應出力的人無可奈何。本應最勇敢的人卻驚恐萬狀。

         人心戰兢。或“心靈顫抖”。

 

【賽十五5「我心為摩押悲哀,他的貴胄(或作“逃民”)逃到瑣珥,到伊基拉、施利施亞。他們上魯希坡隨走隨哭;在何羅念的路上,因毀滅舉起哀聲。」

  〔暫編註解〕“瑣珥”:在死海南端。這裡所提的地方都在摩押。

       「瑣珥」:在死海之東南端,昔日摩押的始祖羅得曾由所多瑪逃難至此。

     「伊基拉、施利施亞」:可譯作「三歲大的牝牛」,形容摩押如牝牛般,未負軛前不受制於人,現在設法擺脫臨到他身上的苦難。

         我心: 流露出看到罪人滅亡為其哀傷的愛心。以賽亞生動地描繪預言中的審判場面,以文學語言勾勒出神所賜的啟示性異象。

         我心。先知所看到的場面非常可怕,以致他動了憐憫之心,為受難的人發出同情的呼喊。

         瑣珥。可能靠近死海的南端。在所多瑪和蛾摩拉毀滅的時候,該城暫時倖免,但被稍後也遭到毀滅。然後顯然又重建了(見創19:22-24,30注釋)。

         到伊基拉施利施亞。KJV版為“三歲小母牛”。可能是原文Eglath shelishiyyah(“第三個伊基拉”)的意譯。如果是這樣,它就在瑣珥附近。

         魯希坡。參耶48:5。這個城市的位置尚不清楚。

         何羅念。米沙在摩押石碑上提到何羅念(見第1節注釋)是他前往基抹時所攻佔的城市。耶48:3,5,34也提到了何羅念。

         5~6「魯希坡」、「何羅念」與「甯林」:均在摩押西南部山丘地帶。

         5-7摩押的難民帶著財物遠走他方,在西南面越境而逃。

 

【賽十五5 逃亡路線】摩押逃亡路線的關鍵在於瑣珥,因為此處提到的其他地點都無法辨識(只有記載於耶利米書四十八3534平行經文)。根據創世記十四23,瑣珥是座平原城市。至於精確地點,學者的猜測是在尼波山附近(申三十二13),靠近死海的北部頂端,以及死海的南端地區。以賽亞書十五14的攻擊集中於基珥與尼波;由此而言,瑣珥與其他這些城市位居南方,朝以東的方向逃命才比較合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五6「因為甯林的水成為乾涸,青草枯乾、嫩草滅沒,青綠之物一無所有。」

  〔暫編註解〕「甯林的水」:此河流經之地向以植物繁茂見稱,如今這河流顯然被敵人堵塞,兩岸植物枯乾。

       甯林的水: 摩押的清泉,流入死海,現在稱為Wadi Numeira。此泉擁有67個泉源,不易乾涸。此泉“乾涸”意味著入侵摩押的軍隊堵住水源或攔截流水,導致河中無水可流。臨到摩押的審判不僅使城邑荒廢,也使土地荒蕪不再出產。

     甯林的水。也耶48:34裡提到,可能是用於灌溉的水庫。據認為是一條流入死海東南岸的水道。水庫被摧毀以後,周圍變成了一片荒地。

 

【賽十五6 甯林的水】根據摩押往南逃的理論,最好將甯林(耶四十八34)的地點定在從西部流進死海南端的農梅拉幹河。附近有個叫農梅拉的地方,可能與水源相關,並作為摩押的前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五7「因此,摩押人所得的財物和所積蓄的都要運過柳樹河。」

  〔暫編註解〕「柳樹河」:位於摩押與以東交界的深谷。

       所積蓄的……運過: 描繪摩押人失去往日的生命之源——甯林之水,淒涼地走過柳樹河的景象。即使在患難中,他們仍不舍平時迷戀的錢財,這時錢財反倒成為累贅。

     摩押的絕境迫使其居民逃離國家,遷到一個叫作柳樹河的地方。這條河的位置尚未確定。

 

【賽十五7 柳樹河】如果摩押逃亡路線是南向,沿岸有柳樹的河谷應該就是介於摩押與以東之間的黑薩幹河(撒烈溪)。這個寬闊的山谷(四哩寬)綿延三十五哩,終結於死海的東南端(民二十一12)。──《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五8「哀聲遍聞摩押的四境;哀號的聲音達到以基蓮;哀號的聲音達到比珥以琳。」

  〔暫編註解〕「以基蓮」:在死海北端。

       「比珥以琳」:位於摩押南界。先知提到南北兩邊界,藉此描寫哀聲遍傳。

     本節所提到的幾個地名都還沒有確定。

 

【賽十五8 以基蓮】從以賽亞的神諭來看,該處似乎是在南方,不過目前還找不出精確地點。有可能是優西比烏所說的以基蓮,就在拉巴以南。學者阿哈羅尼則主張是黎散半島(Lisan Peninsula)東邊的瑪茲拉(Mazra)。──《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五8 比珥以琳】這個地方的位置尚未有定論。有些學者猜測是與民數記二十一16的比珥一樣,不過很多地名都是以「比珥」(「井」的意思)開始,因此這個根據大有問題。但是從這個神諭中提到的其他地點來看,我們會認為是靠近死海的南方地點,有可能在凱拉克附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五9「底們的水充滿了血;我還要加增底們的災難,叫獅子來追上摩押逃脫的民和那地上所餘剩的人。」

  〔暫編註解〕「底們」:有學者認為在南方;有學者則認為先知將底本一名的字根稍改,變了底們,讀音與「血」近,取其雙關意。如此,近底本的亞嫩河便是「底們的水」,戰爭的屠殺使河水充滿了血。

       「我」:指神。

     「獅子」:可能喻指敵人。

         底們的水充滿了血: “底們”似乎是2節的“底本”,含有“血”之意。以賽亞預言流在底們地的河將被血充滿,由此可知殺戮的規模之大。

         底們的水。這個地方尚未確定。可能就是底本(第2節),若是這樣,“水”就是指亞嫩河。有些人認為這是瑪得緬附近的一條河。

         我還要加增。刀兵之災雖然嚴重,還有其他的懲罰會接踵而來。獅子可能象徵後來的侵略者(見耶4:75:6)。

 

【賽十五9 底們的水】底們由於靠近摩押高原的哈瑪德幹河(Wadi Ibn Hammad),有人認為就是拉巴西北方約兩哩半的底聶廢墟(Khirbet Dimneh)。表層勘測沒有找到鐵器石代的陶磁,不過該地還沒有展開任何挖掘工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