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七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賽十七1「論大馬士革的默示:看哪,大馬士革已被廢棄,不再為城,必變作亂堆。」

 

【賽十七1 大馬色】於主前七三○年代中期爆發的敘以戰爭(見七1注釋),在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攻打敘利亞與以色列,大肆破壞這兩個叛亂國家而告終結(主前734732年)。敘利亞王國由利汛王在大馬色統治(見七19),一直都是以色列的政治與經濟對手。利汛常插手干預以色列與猶大的內政,也常侵犯他們的領土長達十餘年。不過他發起反亞述聯盟則做過了頭,因為亞述不會容忍一個「大敘利亞」敵對勢力,於是在七三二年毀了大馬色。如亞述年表所記,大軍壓境,數以百計的城鎮「像被洪水掃蕩過的山丘」。大規模的破壞不僅使大馬色城幾乎成了瓦礫,也重劃了敘利亞、外約但,以及加利利的版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七2「亞羅珥的城邑已被撇棄,必成為牧羊之處;羊在那裡躺臥,無人驚嚇。」

 

【賽十七2 亞羅珥】亞述在外約但的戰事自然包含了攻佔亞嫩河邊的要塞亞羅珥(底本東南方三哩、「王道」以東兩哩半的阿拉利爾 [`Ara`ir])。該地保衛亞嫩穀的通路,也掌控了摩押與亞捫的疆界。亞羅珥早期可能座落于艾薩達遺址(Tel Esdar,往北一哩半),第八世紀被毀之後,遷移到阿拉利爾。──《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七3「以法蓮不再有保障;大馬士革不再有國權;亞蘭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榮耀消滅一樣。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賽十七3 大馬色的命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的年表記述,他於主前七三二年是如何摧毀了亞蘭的十六個行政區以及大部分的城市,將一些人放逐,把敘利亞的城市與疆界監管權交給其他更忠誠的藩屬國(其中記載有591座城鎮被毀)。大馬色嚴重受損,但還是撐了下來,成為新成立的亞述省首府。後來大馬色於七二○年又加入一次由敘利亞的哈馬城邦帶頭的反亞述聯盟,卻被撒珥根二世打敗,之後由亞述省長統治直到六○九年。大馬色曾短時間恢復獨立,但是在主前六○四年被新巴比倫帝國納入版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七4「到那日,雅各的榮耀必至枵薄,他肥胖的身體必漸瘦弱;」

 

【賽十七5「就必像收割的人收斂禾稼,用手割取穗子,又像人在利乏音谷拾取遺落的穗子。」

 

【賽十七5 收割人的意象】埃及墓穴璧畫描繪的收割過程有收割人左手拉著穀類的杆子,右手拿著鐮刀收割(詩一二九7),如此就已經準備好把禾杆捆成一團,運到打穀場。剩下來的就由拾穗者撿拾(得二37)。──《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七5 利乏音谷】該地與其農業擴及耶路撒冷西南方,是耶城居民的糧倉,也一定是窮人常常拾穗的地方。乾旱或是被圍攻,一定會造成城內糧食短缺,就會發生以賽亞的神諭形容的景象。「英雅崖考古計畫」(The Ein Yael Project)仔細勘查過利乏音山谷的農業活動,發現該區普遍使用梯田,表示地盡其利,以能供應人口日見增多的耶路撒冷與其鄰近地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七6「其間所剩下的不多,好像人打橄欖樹,在盡上的枝梢上只剩兩三個果子,在多果樹的旁枝上只剩四五個果子。這是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說的。」

 

【賽十七6 打橄欖樹】就像收割穀物的農夫一樣,律法規定採收果實的時候,「枝上剩下的不可再打,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申二十四20)。打橄欖的竿子很長,可以把大部分的果實打落到地上,但是枝幹頂頭上的會留下來(賽二十四13)。這幅畫面正好用來描繪那些生還的餘民,與雅巍重新恢復盟約關係。──《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七7「當那日,人必仰望造他們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

 

【賽十七8「他們必不仰望祭壇,就是自己手所築的,也不重看自己指頭所作的,無論是木偶、是日像。」

 

【賽十七8 亞舍拉木偶(呂譯:「神木」)】請參看:申命記七126與士師記二13注釋,論及迦南豐饒女神的禮儀象徵。──《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七8 香壇(和合本:「祭壇」)】從考古挖掘我們看到整個古代近東地區的香壇各式各樣,有的支腳碩大華麗,圖案繁複(像在他納所挖掘的);在家中祭祀或是煙熏房間用的則是個簡單的桌台,充滿了異味與惹人嫌的蟲子。以色列人在敬拜時使用香的歷史悠久(出三十78;民十六4648),與其他民族的神祇與法術也相關(賽六十五3;耶十九13)。──《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十七9「在那日,他們的堅固城必像樹林中和山頂上所撇棄的地方,就是從前在以色列人面前被人撇棄的。這樣,地就荒涼了。」

 

【賽十七10「因你忘記救你的 神,不紀念你能力的磐石,所以你栽上佳美的樹秧子,插上異樣的栽子。」

 

【賽十七11「栽種的日子,你周圍圈上籬笆,又到早晨使你所種的開花;但在愁苦極其傷痛的日子,所收割的都飛去了。」

 

【賽十七12「唉!多民哄嚷,好像海浪砰訇;列邦奔騰,好像猛水滔滔;」

 

【賽十七13「列邦奔騰,好像多水滔滔;但 神斥責他們,他們就遠遠逃避,又被追趕,如同山上的風前糠,又如暴風前的旋風土。」

 

【賽十七14「到晚上有驚嚇,未到早晨他們就沒有了。這是擄掠我們之人所得的份,是搶奪我們之人的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