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二十一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賽二十一1「論海旁曠野的默示:有仇敵從曠野,從可怕之地而來,好像南方的旋風,猛然掃過。」

 

【賽二十一1 海旁的沙漠】NIV)此處的希伯來文像和合本譯作「海旁的曠野」,或是「沼澤地」都更恰當,因為這兩種譯法都符合美索不達米亞的南方狀況,因為靠近波斯灣的地區,都是濕地與泥濘地。這裡的重點在於主前七○三年亞述攻佔巴比倫,並驅逐其領袖默羅達巴拉但。希西家宮廷裡的反亞述陣營指望巴比倫能夠反抗亞述成功,讓週邊的省分如猶大有機會獨立。但是亞述在西拿基立手下重振雄風,這股盼望就破滅了。禍哉神諭正反應出這種失望之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2「令人淒慘的異象已默示於我。詭詐的行詭詐,毀滅的行毀滅。以攔哪,你要上去!瑪代啊,你要圍困!主說:“我使一切歎息止住。”」

 

【賽二十一2 以攔與瑪代的角色】9節雖然清楚說到受攻擊的城市是巴比倫,但以攔與瑪代在這些事件所扮演的角色則不甚明確。主前七二○年默羅達巴拉但在巴比倫建立自己的地位之際,這兩個來自底格裡斯河東邊的伊朗民族都曾出過力。撒珥根二世推翻了默羅達巴拉但,他在主前七一○年逃到以攔。先知在此有可能呼籲以攔與瑪代再次幫助默羅達巴拉但抵抗他們的共同敵人亞述。然而當時局勢混亂,搶劫背叛不絕,早期的聯盟勢力很可能因而有所變動。無論如何,主前六八○年以後,以攔在東區政治舞臺已經不是要角,這可能是因為瑪代坐大,或是亞述施壓所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3「所以我滿腰疼痛,痛苦將我抓住,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我疼痛甚至不能聽,我驚惶甚至不能看。」

 

【賽二十一4「我心慌張,驚恐威嚇我。我所羡慕的黃昏變為我的戰兢。」

 

【賽二十一5「他們擺設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領啊,你們起來,用油抹盾牌。」

 

【賽二十一5 擺設筵席,鋪張地氈】(「鋪張地氈」一詞,和合本譯作「派人守望」)這裡明顯描述宴會情景,其實暗指巴比倫毫無警覺,他們將要淪陷。這句話也有可能指為戰爭準備(一如烏加列史詩中的亞拿特,備好座椅與桌子,讓她的戰士可以坐下,觀賞她如何屠殺敵人),或是描繪巴比倫的抵抗,或是被圍攻前各地的情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5 用油抹盾牌】這種準備打仗的行動可能是要讓皮革更有彈性,不易破碎(撒下一21)。古典文學(阿裡斯多芬尼斯的《阿查尼安》[Archarnians] 與維吉爾的《伊尼亞德》[Aeneid])則主張塗了油的盾牌更有彈性,能回擋敵人的襲擊。擦得油亮的盾牌也可以擾亂敵軍的視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6「主對我如此說:“你去設立守望的,使他將所看見的述說。”」

 

【賽二十一7「他看見軍隊,就是騎馬的一對一對的來,又看見驢隊、駱駝隊,就要側耳細聽。」

 

【賽二十一7 第八世紀的馬車隊】亞述把馬車隊分成五十個中隊,是他們出征的作戰主力。每一車隊有二至四人:一人駕車、其他的人則為射手或持盾牌。早期(亞述納瑟帕)則在車旁附加一匹馬,以備有馬受傷,或是馬車出問題的時候,隊員可以騎馬逃走。從亞述浮雕中的馬車可以看出,一開始亞述的馬車是中型車輪,有六條輪輻,車前有一根車轅拉著兩匹馬。後來撒縵以色三世統治時期,車型變得更重,車輪變成八條輪輻。西拿基立又加了一個馬隊,用來拉這些重型馬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7 主前第八世紀的騎兵】我們對於主前第八世紀如何利用騎兵的信息主要得自亞述浮雕,上面刻畫著在馬車不能發揮功用的山區或樹林地區,古代近東軍隊派遣騎兵出動。有些騎兵拿著弓,有些拿著長矛。這些軍力作為震撼部隊,與馬車隊一起攻擊敵方大軍,分散對方的軍力,讓亞述的步兵可以乘虛而入(見:王上二十21)。騎兵也會在戰場上傳訊,向就近的堡壘或城市報告戰況(見:王上二十20,便哈達在騎兵掩護下逃脫)。馬騎射手常常是成雙出戰,一人拉弓,一人持盾保護戰友(見:王下九25)。──《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8「他像獅子吼叫,說:“主啊,我白日常站在望樓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

 

【賽二十一9「看哪,有一隊軍兵騎著馬一對一對地來。他就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

 

【賽二十一9 巴比倫傾倒】撒珥根二世於主前七○五年駕崩,默羅達巴拉但又自封為巴比倫領袖,意味著亞述帝國又面臨一連串的叛變(安那托利亞省分的奎 [Que]、塔堡 [Tabal]、希喇庫 [Hilakku])。西拿基立的年表講到他是如何有計劃地制服了所有的叛亂地區。他先對付巴比倫與以攔,因為他們就在亞述帝國核心地帶。戰爭首先在基什爆發,後來因默羅達巴拉但逃離巴比倫而蔓延到美索不達米亞南方的濕地。不過這位元巴比倫領袖還是掌控了南方部分領土,讓西拿基立在安撫迦勒底人時,碰到不少麻煩。不過巴比倫終於在主前六八九年淪陷,城牆被攻破,亞述大軍屠城,徹底摧毀了防禦系統、神殿、民房。他們甚至挖運河,把幼發拉底河的水引來,沖走城內的地基或是磚頭建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9 粉碎的神像】西拿基立的年表裡面一五一十描述了主前六八九年如何取下巴比倫。在毀滅的瘋狂行動中,亞述軍人根本無視于敵人的神祇,將巴比倫的神像捶成碎片。不過他們搶救了兩尊亞述神明阿達德與沙拉(Shala)的雕像,那是早在四百八十年前被巴比倫王瑪爾杜克─拿丁─阿合(Marduk-Nadin-Ahe)掠奪來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10「我被打的禾稼,我場上的穀啊,我從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那裡所聽見的,都告訴你們了。」

 

【賽二十一11「論度瑪的默示: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賽二十一11 度瑪】這是沙烏地阿拉伯中北部的綠洲城鎮,靠近西爾翰幹河(Wadi Sirhan)的南端。他們與該區貝督因族的基達聯邦有淵源(創二十五13),所以名字與以東相關。或是該希伯來字 duma 與「沉默」一字音似,因此這裡以雙關語的方式表達與以東的關聯。──《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11 西珥】以東的這部分領土從外約但高原的林區一直延及亞拉巴幹河(Wadi al-'Arabah),或許也包括了彼特拉(見:士五4)。這個名稱出現於十四世紀的埃及文獻,其中列出了「西珥遊牧民族」的人民與城市。──《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11 主前第八世紀的以東】在主前第八世紀,以東一直為著獨立奮爭。猶大有心往以東擴張,因此削弱了以東的國力:在主前第八世紀初,亞瑪謝(主前801787)發動攻擊(王下十四7),繼承人烏西雅則重建了位於亞喀巴海灣的以拉他(王下十四22)。以東的弱勢更見於對亞述王阿達德尼拉裡三世(主前809782)進貢一事。敘利亞─以法蓮戰爭在主前七三○年代使得猶大動盪不安,以東則趁機重新奪下以拉他(王下十六6)。但是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於主前七三二年逼使以東成為藩屬國,作為亞述帝國從大馬色到亞喀巴灣的貿易路線「王道」的連接點。從亞述的貢品清單可以看出,主前第八世紀以東一直臣服於亞述,絕少援助其他巴勒斯坦叛亂的藩屬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12「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

 

【賽二十一13「論阿拉伯的默示:底但結伴的客旅啊,你們必在阿拉伯的樹林中住宿。」

 

【賽二十一13 亞拉伯】亞拉伯是不同的貝督因部族據為己有的領土所組成,雖然名義上屬於亞述帝國,其實亞述從來沒有管到這個地區。阿拉伯各部族居住在南地(Negev)的南部與阿拉伯半島中北部之間。據此,我們可以把本節的亞拉伯譯為「荒地」,與二十一章1節的「沼澤地」相呼應。有些阿拉伯族群從事商旅貿易,把乳香與沒藥,奴隸與染料運送到埃及與美索不達米亞。古代文獻記載了一些襲擊事件,可見他們在貿易路線有時作強盜。阿拉伯人出現于撒縵以色三世對付主前八三五年誇誇之役,與他對抗的聯盟這些記載裡,並且持續出現於亞述文獻中,一直到主前第七世紀末,亞述巴尼帕在位期間。撒珥根二世的年表也記道,有些阿拉伯人在主前七二二年撒瑪利亞滅亡以後,被迫重新立足。──《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13 底但】底但各部族以庫瑞巴(Khuraybah,現今的烏拉)為活動基地。考古學家在附近的庫拉幹河谷地挖掘出一個相當周密的衛星村鎮地區,扮演商旅角色,與敘利亞、腓尼基、巴勒斯坦來往。主前第七世紀當中,他們可能受以東影響,並且受制於亞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14「提瑪地的居民拿水來,送給口渴的,拿餅來迎接逃避的。」

 

【賽二十一14 提瑪】根據亞述與亞蘭碑文,提瑪長久以來被認為是綠洲城市泰瑪(Tayma),位於北阿拉伯沙漠的西疆,是從南阿拉伯到敘利亞、美索不達米亞、東阿拉伯的三個主要商業路線「香料之路」(incense road)的交會口。在主前第一千年紀當中,提瑪的財富一直為竄起的美索不達米亞帝國所覬覦。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把該城列在主前七三四年進貢的城市名單裡。提瑪與底但在主前第六、七世紀都是該區的都會中心。迦勒底國王拿波尼度把提瑪作為他的行政中心有十年之久(主前553543年),企圖掌控香料貿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15「因為他們逃避刀劍和出了鞘的刀,並上了弦的弓與刀兵的重災。」

 

【賽二十一16「主對我這樣說:“一年之內,照雇工的年數,基達的一切榮耀必歸於無有;」

 

【賽二十一16 基達】亞述與新巴比倫文獻都提到這個阿拉伯部族,稱之為 Qidr 或是 Qadr。基達在創世記二十五13與以實瑪利有關聯,他們的職業是牧羊或是商旅,直到希羅時代。本節提到他們與提瑪,可能是指拿波尼度於主前五五三年征服該地區。在巴比倫的經濟文獻裡,基達與提瑪的關聯很明顯。──《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一17「弓箭手所餘剩的,就是基達人的勇士,必然稀少,因為這是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