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二十三章拾穗

 

【賽二十三1「論推羅的默示:他施的船隻都要哀號,因為推羅變為荒場,甚至沒有房屋,沒有可進之路。這消息是從基提地得來的。」

  〔暫編註解〕“推羅”是一個大商港,在海事上稱霸當時世界(王上十11,22)。“他施的船隻”是古時大型商船。他施是西班牙西南一個海港(參王上十22),名字有“熔冶”的意思。有解釋說,“他施”不是特別指一個地方,而是指任何產礦或冶礦之地。

       “推羅”。古代一個十分出名的城市。她的水手是世上知名的探險家和商人(王上一○11,22)。“他施”。參看第二章16節的腳註。“基提”。賽普勒斯。

     「他施的船隻」:指從西班牙南岸的他施返回推羅的商船。

         「基提」:即居比路,今稱塞浦路斯。當時是推羅的殖民地。商船上的水手來到回航的最後一站基提前,聽聞推羅城遭毀,他們無家歸,不禁痛哭哀號。

         他施: 有人推測,他施是今日西班牙南部的直布羅陀(Gibraltar),是推羅的殖民地之一(37:12)。此地以生產、加工金屬技術著稱,很早以前就與推羅進行交易(10:9;27:12,15)。“他施的船隻”指運載推羅與他施交易貨物的船隻。代表當時運行在此航線上的大而華麗的貿易船(27:3-7)。基提: 指小亞細亞的島國。

         論推羅的默示。見賽13:1注釋。推羅和西頓是沿海大國腓尼基的主要城市。所以這道信息宣佈了神對於是腓尼基的一個懲罰。推羅和西頓是近東大國經常攻擊的目標,包括亞述和巴比倫,以及後來的亞歷山大大帝。以賽亞指的是哪一次呢?可能是指上述全部的進犯。神的信息肯定是給以賽亞時代的腓尼基的。所以預言或“默示”包括了提革拉-毗列色三世,撒珥根二世和西拿基立拿對推羅所採取的行動。但是這個預言無疑還有更廣泛的意義,涉及以後的年代規模更大的懲罰,如尼布甲尼撒和亞歷山大大帝的時代。關於以西結的相應的預言,見結26-28章。關於 《啟示錄》相應的描述,請對比賽23:2,8,11,15,17和啟17:2,518:2,3,5,11,23。又見賽47:1;耶25:1250:1;結26:13注釋。

         他施的船隻。一般認為他施是腓尼基在西班牙的殖民地(見創10:4注釋)。“他施的船隻”是大型的遠洋海輪(見詩487注釋)。有時指的是船隻的規模,而不是它的目的地。本節則是指輪船從他施往回開。以賽亞的預言描寫了裝載著財富的他施船隻,沿著地中海向故鄉推羅航行,還沒有到達,就發現推羅被敵軍佔領了。

         沒有可進之路。船隻現在沒有可以回去的港口。

         基提地。就是賽普勒斯。見民24:24注釋。這是從西班牙航行到推羅的最後一個停靠港。回家途中的船員在這裡聽到了家鄉遭受災禍的消息。

         1-5  推羅人及鄰國要為城毀而哀哭。

         1-14  推羅城罰遭毀。

         1-18  預言推羅受審判:推羅是腓尼基的海港,為古代東方世界著名的商業城市。她必因驕傲(8-9)而受罰。

         23:1~18對推羅的預言。這是以賽亞對列邦的最後一個預言,即第12個預言,物件是推羅。推羅位於猶大北部地中海沿岸,是古代最富強的國家之一,是國際貿易和商業中心。由以色列未完全滅絕的迦南民族後裔建立。地中海沿岸有許多他們的殖民地,擁有卓越的遠洋航海技術(王上7:14)。大衛、所羅門王朝之後,他們與以色列保持非常密切的關係,影響以色列拜偶像(王上16:31-33)。以賽亞等眾多先知都預言過推羅的災禍(25:22,26;26:3;3:4-8;1:9,10),推羅與現代商業城市一樣,充滿人的陰謀與驕傲,顯露各樣墮落與權術。與其他對外邦的預言相比,本章文筆較為華麗,直接使用比較確定的專有名詞,體現預言文學的精髓。本章分為三部分:①喚出審判對象推羅(1-3);②宣告推羅將被迦勒底(巴比倫帝國)所滅(4-14);③預言70年後推羅將得以恢復,依然作為國際市場,充滿諸般罪惡,最後悔改歸主(15-18)

 

【賽二十三1 主前第八世紀的推羅】主前第八世紀是腓尼基的政經擴展時代。他們在地中海西部建立了殖民帝國,以迦太基為首府(由腓尼基公主蒂朵 [Dido] 約於主前八一四年建立)。推羅與西頓這兩座腓尼基的海島城市,在這段時期究竟有多少自由治理權,端賴亞述對他們的影響多寡。阿達德尼拿裡三世(主前810783年)收取他們的貢品,不過直到提革拉毘列色三世(主前744727年),亞述的壓力才愈見沉重。提革拉毘列色三世運用靈活手腕,利用推羅對壯大帝國的懼怕,與這些城邦在賽普勒斯結盟。他也迫使推羅每年付出大筆金錢(證據見於亞述貢品清單),免於軍事侵略。推羅的財富頗具傳奇意味(見:結二十八45;亞九3),而推羅王盧利為了保障自己的財富,強迫賽普勒斯的眾城邦臣服於他,這使得撒縵以色五世(主前726722年)與其繼承人撒珥根二世 (主前721705年)圍攻推羅有五年之久。盧利王在對峙終結之際曾企圖與亞述和談,因為亞述已經佔領了推羅的本土。不過盧利在西拿基立登基以後又叛變,亞述強迫盧利王流亡到賽普勒斯,並且立伊特伯(Ittobaal)治理西頓王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1 主前第七世紀的推羅】推羅與西頓在整個主前第七世紀對亞述的效忠一直搖擺不定。為了對應腓尼基與埃及第二十五王朝衣索匹亞的提爾哈卡聯盟,亞述軍隊不住攻擊推羅與西頓沿海地區,破壞村鎮,逼使這兩座港都向亞述臣服。主前六七七年,以撒哈頓終於徹底毀滅西頓,拿著首領的頭顱在尼尼微遊行。亞述也嚴禁推羅王國的巴力一世推展外交,阻止他援助挨及。亞述巴尼帕(主前667627年)也記錄了如何對付敘利亞─巴勒斯坦的反亞述勢力。他於主前六六三年打垮埃及,摧毀了首都底比斯,立了埃及本地人森美忒庫一世作為下埃及的首領,之後又率領大軍直揮海岸,懲罰巴力一世與腓尼基人。他完全剝奪了推羅的自主權,將整個腓尼基變成亞述的一個省分,完全掌控了腓尼基的財富與獨立的來源──商船貿易。不過,亞述巴尼帕死後,推羅又重新奪回地中海貿易的優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1 他施的船隻】商船若想要獲利,並且能夠在地中海或紅海的水面上乘風破浪,需要高明的技術建造這種噸位的船。因為「他施的船隻」常常與貿易相提並論(見:王上二十二48;代下九21),因此,他們的船隻一定是某種特定的船,有可能是在他施造的,但也有可能是因著他們有能力航行遠至地中海的西方的他施而命名。亞述浮雕與撒縵以色三世在巴拉瓦特的銅門門面,都刻畫了這些船隻有軍事用處,也從很多藩屬國載貢品。尼尼微宮殿裡有片浮雕刻畫著西頓王盧利逃到賽普勒斯。他的船隊中有些船上載著圓滾滾的商人,船身有一列屏障,兩側各有兩層搖槳的人,在船帆靜止的時候推動船隻繼續航行。有兩排劃槳的船有個特別名稱,叫雙槳艇(biremes)。──《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2「沿海的居民,就是素來靠航海西頓的商家得豐盛的,你們當靜默無言。」

  〔暫編註解〕“西頓”。另一個重要的港口城市,在推羅以北二十五英里(40公里)。

       腓尼基的居民(「沿海的居民」)為推羅遭毀而靜默哀傷。

     「西頓」:是腓尼基最古的海港城,這裡和在4節作腓尼基的統稱。

         你們當靜默無言。處於驚訝,悲傷和恐怖之中。

         沿海。即腓尼基沿海。

         西頓。西頓經常代表腓尼基全地。古時西頓比推羅更加重要。荷馬時代的希臘人和亞述人有時從這個意義上理解西頓。推羅被稱為西頓的都市;推羅的國王被稱為“西頓王”(見王上16:31注釋)。

         2~3西頓的商家: 指西頓的商人。地理上與推羅非常相近,與推羅的關係比任何國家都密切,共用推羅所擁有的榮耀。由於推羅與西頓的關係,詩人常將推羅與西頓混用(45:12;83:7;9:3)

 

【賽二十三2 西頓的商家】西頓的商人一向富有囂張,可是在此處卻靜默無言,應該是因為亞述帝國在主前第八世紀中葉擴張一統大業,剝奪了他們的利潤;或是指西拿基立(主前701年之後)對該區施壓,最後以撒哈頓在主前六七七年毀滅西頓城。從亞述掌管的各地召募來的軍人,在西頓的遺址上重新建造了一座亞述城市,稱為卡爾以撒哈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3「在大水之上,西曷的糧食、尼羅河的莊稼是推羅的進項,他作列國的大碼頭。」

  〔暫編註解〕“西曷”在尼羅河東。

       “西曷”。尼羅河。

     推羅與地中海(「大水」)一帶的國家貿易,將進口的埃及穀物與其他國家交易。

         「西曷」:指尼羅河上游的河流。河水將沖積物帶到三角洲,所以該處土地肥沃,生產茂盛。

         「西曷的糧食」與「尼羅河的莊稼」是意思相同的平行詞語。

         推羅與西頓的領袖施行以貿易為主的經濟政策。因此,不重視農業,多數農產品只能從埃及進口,以滿足需求。西曷: 意指“幽暗”、“混濁”,是泥羅河的專用詞(13:3;2:18)。西曷的糧食: 指產于泥羅河附近的糧食。大水: 指地中海(107:23;27:26)。埃及人用小船將出口的糧食運到推羅船隻停泊的泥羅河入口,推羅船隊利用地中海,不僅供給國內的需求,也與地中海沿岸國家進行糧食貿易。

         西曷。許多注釋家認為它是尼羅河的另一個名稱。也有人認為它就是Wâdī el-`Arish(“埃及的河”),一般被視為巴勒斯坦的西南界(見代上13:5注釋)。“西曷的糧食”顯然指埃及的糧食。腓尼基從埃及進口糧食。腓尼基的船隻無疑大批運輸埃及的糧食。

         尼羅河。見賽19:5,6注釋。

 

【賽二十三3 西曷的糧食】腓尼基商人乘載地中海沿岸各地的貨物。西曷的糧食有可能就是埃及文的\cs16 p{ sh[hr,在西曷文裡譯為「賀如司的水池」,代表埃及的豐碩收成,運至尼羅河上游,並且由阿裡什幹河(王上八65的「埃及小河」)或是尼羅河的支流普魯西亞(Pelusiac)運到海岸地區。河流有一部分也可能與連接巴勒斯坦與埃及的「賀如司之道」平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3 推羅的經濟角色】推羅這個海島城市及其港口離陸地六百碼,什麼都有保障,就是無法抵制長期的圍困。周圍的水也夠深,所以容許高承載量的船駛進卸貨。推羅一心致力於商業活動,由其姐妹城市烏舒提供食物與其他必用品。推羅的船隊也建立了據點,有些在賽普勒斯,有些在北非的迦太基,吸取地中海沿岸的資源,特別是金屬類,在地中海東西兩岸之間奔走。從這一區的腓尼基金屬與陶瓷考古證據可以看出貿易關係的時間與程度。他們的主要輸出品有衫木、布料、染料、玻璃器具。所羅門與希蘭一世的交易夥伴關係(主前969936年)將腓尼基與以色列的利益向南延至索馬利亞,但是雙邊向外探路可能只有這一次。亞述的一統政權控制了黎凡特海岸,迫使推羅、西頓與美索不達米亞政權合作。他們若企圖反叛或是拒不進貢,就會招致侵襲或是經濟活動受到裁減。不過,亞述也需要推羅的海洋知識與管道,所以雙方雖偶有對峙,可說是來往沒有中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4「西頓哪,你當慚愧。因為大海說,就是海中的保障說:“我沒有劬勞,也沒有生產,沒有養育男子,也沒有撫養童女。”」

  〔暫編註解〕推羅被毀,猶如從未存在過,腓尼基民豈能不慚愧?

       「大海」:比喻推羅,因這城的活動與海有密切關係。

     「海中的保障」:指屬推羅的島嶼;新建的港口位於此。

         「我沒有劬勞 ...... 撫養童女」:以婦人未生育過兒女比喻推羅繁華不再,了無痕跡。

         你當慚愧。沒有後代被視為一種恥辱(見創16:420:1830:2338:25注釋)。本節描寫西頓悲哀自己沒有子女。她形單影隻,被人拋棄,為自己的的孤獨和無奈而哭泣(見賽47:7-9;啟18:7)。

         保障。希伯來語是ma`oz(“要塞”)。

         4~5政治學觀點:暗示與推羅進行貿易的西頓和埃及,隨著推羅的滅亡它們所受到的影響也非常巨大。因為……說: 表明終有一日,享有海中保障聲譽的推羅,不再擁有殖民地(26:1以下)。推羅的主要城市於B.C.572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攻陷,B.C.333被亞歷山大王完全佔領。當時有30,000名推羅居民淪為奴隸,2,000名掌權者被處絞刑( 26:3-5;26:7-11)

 

【賽二十三4 海中的保障】推羅於主前二七五○年建立在利巴嫩南方,離海岸六百碼以外的沙岩礁上。希蘭一世在主前第十世紀填海,使其與附近的沙岩礁連在一起,擴大了領土。那些水手從週邊看,這一定像是一座浮在水上的城市。馬其頓的亞歷山大於主前三三二年從陸地建造了一條通道。在此之前,從來沒有軍隊成功取下推羅。不過推羅也無法完全自給自足。姐妹城市烏舒被亞述佔領,推羅的弱點即暴露無遺,結果在以撒哈頓執政年間與亞述簽下屬國條約,對亞述屈就的態度可以從推羅王宣讀外交諭令時,亞述官員要在場一見端倪。──《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5「這風聲傳到埃及,埃及人為推羅的風聲極其疼痛。」

  〔暫編註解〕推羅的荒廢不獨打擊埃及的農業(參3),  且令她懼怕會有同樣下場。

     聽到腓尼基厄運消息,埃及深感悲痛。亞述人在報復推羅和西頓的時候,也可能會進攻埃及。在尼布甲尼撒和亞歷山大大帝的時代,攻佔推羅是入侵埃及的前奏(見結29:18-20)。

 

【賽二十三5 推羅的風聲】此處的精確事件與日期不十分清楚,可能是指一連串令埃及心寒的事件,因為一個重要的政治盟國被滅,而且貿易活動也中止了。此處所指的事件有幾個可能:主前七○一年西拿基立攻擊腓尼基;六七七年以撒哈頓摧毀西頓。有些注釋學者主張這是相當後期的事件,像西頓被波斯王亞達薛西三世(主前343年)征服,甚至是主前三三二年亞歷山大攻陷推羅。只是如此後期事件,就要找在以賽亞時代之後許多年的先知異象,或是將這段經文完全從以賽亞的時代脈絡抽離出來,當作後來的編輯手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6「推羅人哪,你們當過到他施去;沿海的居民哪,你們都當哀號!」

  〔暫編註解〕推羅的厄運給腓尼基所有的沿岸地區(見第2節注釋),和依賴腓尼基商業的其他地區帶來痛苦。從推羅逃出來居民甚至逃到他施那麼遠的地方。

     6-9  推羅遭毀是神對她的刑罰。

 

【賽二十三6 他施】經內與經外的資料都不清楚,我們只能說他施座落於以色列的西部,如此可以推論他施就是北非的迦太基,以及西班牙南方的一些地點,像是他特蘇斯。有人甚至主張是亞喀巴灣的以旬迦別。以撒哈頓於主前六七七年擊敗埃及之後,在他的年表聲稱掌控了賽普勒斯、希臘、他施;換句話說,是整個腓尼基商業王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7「這是你們歡樂的城,從上古而有的嗎?其中的居民往遠方寄居。」

  〔暫編註解〕歡樂的城: 商業城市利用地理、經濟、政治優勢,藉著向別人推銷奇缺的產品謀取利益。在這些都市,往往陰謀、權術多於正常商業交往,提供各種不健康的消費活動,帶來物質、道德墮落。哥林多城就是如此。現代商業都市亦無太大區別。人可能認為這些地方是歡樂之城,然而,按其靈性,無疑是所多瑪、蛾摩拉。受到神審判之前,所多瑪、蛾摩拉仿佛是耶和華的園子,但因墮落、驕傲,受到神的審判,從地上永遠消失(13:10)

       先知因推羅所面臨的厄運而諷刺她。參照他諷刺巴比倫的歌(賽14:4-23)。腓尼基的殖民地分佈在地中海,黑海和歐洲的大西洋海邊。

     7-8   推羅未淪亡前是個繁華歡樂的古城,人民遠居海外;這城在海外擁有殖民地,又委派君王治理(「賜冠冕的」),並與世人的尊貴人經商貿易。

 

【賽二十三8「推羅本是賜冠冕的,他的商家是王子,他的買賣人是世上的尊貴人。遭遇如此,是誰定的呢?」

  〔暫編註解〕是誰定的呢?是誰使推羅遭劫降卑的呢?推羅既顯赫又強大,但有一個比她更加強大的勢力宣佈懲罰她。

       他的商家。參啟18:23

     8~9以賽亞自問自答,強調是耶和華使推羅荒廢,這是神早已預定的。神審判推羅的方式:第一,“要污辱一切高傲的榮耀”。榮耀或富裕本身並不違背神,聖徒的榮耀就是神的榮耀(12:4)。然而,用不正之道獲取的榮耀及由此而有的驕傲,就是違背神。第二,“使地上一切的尊貴人被藐視”。任何人都不配獲得尊貴,只有神賜予某些人(王上3:13;8:16;6:13;2:10)。人往往認為憑自己的能力與智慧可得到尊貴。推羅的所有尊貴人亦然,他們必將受到神的審判、遭到藐視。

 

【賽二十三9「是萬軍之耶和華所定的,為要污辱一切高傲的榮耀,使地上一切的尊貴人被藐視。」

  〔暫編註解〕以賽亞回答了第8節的問題。推羅自吹能與天上的主宰分庭抗禮,比神更加偉大(結28:2-8),但是神會使她降卑蒙羞(見賽13:1114:24,26,27)。推羅的毀滅將向全人類見證神如何使驕傲的人降卑。

 

【賽二十三10「他施的民哪(“民”原文作“女”),可以流行你的地,好像尼羅河,不再有腰帶拘緊你。」

  〔暫編註解〕本節的意思是:他施複得自由,不再受制於推羅,如尼羅河水隨意流轉。七十士譯本則指他施在推羅這貿易夥伴淪亡後,不能靠經商為生,只得重新從事農業生產。

       流行你的地。死海古卷1QIsa 為“服侍你的地”,和七十士譯本一樣。本節的準確含義不明,有各種解釋。所針對的是“他施的女兒”,即他施或其居民。他們應逃離他們的城市,像河水溢出河岸一樣,能跑到哪裡就跑到哪裡。

         不再有腰帶拘緊你。他們現在可以為所欲為,因為推羅不能再約束他們。推羅毀滅以後,腓尼基的殖民地都獨立了。有一些(如迦太基)甚至變得比原來的推羅更加強大。

     10-14  推羅必被拆毀,人民不得安歇。

 

【賽二十三10 推羅的港口(「港口」和合本譯作「腰帶拘緊」)推羅的原址是建立在離海岸約六百碼的兩座巨大的珊瑚礁上。因為島上居住空間有限,所以樓房緊密地連在一起(根據亞述浮雕的刻畫)。島嶼的兩邊各有一港口,以便容納來去不停的大量船隻。天然港口位於北端,有海堤與港外錨地保護,並有一連串小島作屏障。島嶼南端建造了一座人工港口。亞歷山大建立通道,將推羅與內陸連接起來以後,南區就漸漸改變,而沉積土也造出一個更大的半島地形。由於古推羅原址上面至今依然有現代城市座落其上,所以考古工作非常困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11「耶和華已經向海伸手,震動列國。至於迦南,他已經吩咐拆毀其中的保障。」

  〔暫編註解〕「迦南」:在此指推羅,因她屬巴勒斯坦。推羅被神拆毀,列國也大為震驚恐懼。

       震動列國。神向許多國家“伸手”,動搖了他們的根基。比喻神震撼整個世界,以實施祂的旨意(見賽2:19;參該2:6,7;來12:26,27)。在這個過程中,許多國家會被取消,由其它的國家興起代替他們。

     迦南。希伯來語是kena`an。腓尼基人用來指自己。

 

【賽二十三11 腓尼基】該字希伯來原文,一如和合本翻譯,是「迦南」。譯為「腓尼基」是要幫助讀者將注意力集中于推羅的毀滅。不過推羅的毀滅(1)是因為腓尼基吸納了雅巍痛責的迦南文化;(2)此處以雅巍伸手至海洋,說明腓尼基商人的好資源也救不了他們。這種措詞近似于烏加列史詩中巴力與雅姆爭戰,海神被擊敗。──《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12「他又說:“受欺壓西頓的居民哪(“居民”原文作“處女”),你必不得再歡樂。起來!過到基提去,就是在那裡也不得安歇。”」

  〔暫編註解〕腓尼基人逃難到昔日的殖民地塞浦路斯(「基提」),但也不獲庇護。

       B.C.677,西頓被亞述的以撒哈頓所滅,西頓王逃到基提,被以撒哈頓追捕,處以絞刑(G.Smith)。這是“基提不能保護西頓人”的例子。西頓人逃到基提的任何地方,都尋不到藏身之處,因他們所受的苦難正是神的審判。如同不接待基督的罪人在審判之日向山和岩石說:“把我們藏起來,躲避羔羊的忿怒”(6:16),終究不能逃避耶和華的火焰般的眼目。

     這裡描繪腓尼基人的最後厄運。他們無論選擇做什麼,都不會成功。西頓迄今尚未受到玷污,她一直能保護自己免受侵犯。但現在她要被剝去處女的衣服,在全世界面前蒙羞受辱。即使腓尼基人逃到基提(賽普勒斯,見第1節注釋),還是不得安寧,因為在那裡他們也會遭到敵人的逼迫。他們是無路可逃的。

 

【賽二十三12 賽普勒斯(和合本:「基提」)】賽普勒斯座落於敘利亞海岸七十六哩之外,是腓尼基國王的避難處(推羅的盧利王因著撒珥根二世的亞述大軍壓境,逃到賽普勒斯)。

  這裡的神諭否定該地是個庇護所。如果腓尼基失去對推羅與西頓的掌控權,他們的船隊就成了孤軍,貨物也無法運到亞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13「看哪,迦勒底人之地向來沒有這民,這國是亞述人為住曠野的人所立的。現在他們建築戍樓,拆毀推羅的宮殿,使他成為荒涼。」

  〔暫編註解〕“這民”、“這國”指巴比倫。巴比倫王圍困了推羅城十三年(主前587574年)才能把城攻陷。

       耶和華會借迦勒底人(巴比倫人)懲罰推羅;除了海島城市外,迦勒底人確實毀滅所有的城鎮。

     「迦勒底」、「亞述」:歷史上推羅曾被亞述及巴比倫先後攻擊。

         「戌樓」:指攻城用的設備。

         預言巴比倫帝國被亞述人征服,暫時消失,但因神的護理,他們必再興起,建立新巴比倫帝國。如同昔日亞述人征服推羅,迦勒底人也必再征服推羅(4,5)

         本節原文含義不明。在以賽亞的時代,亞述曾侵犯推羅,但沒有征服它。後來尼布甲尼撒圍攻它達恐怖的十三年之久(見結28:18)。這裡所預言的,也許就是尼布甲尼撒的這一次圍攻。

 

【賽二十三13 亞述懲罰巴比倫】西拿基立於主前六八九年攻陷巴比倫,以及放逐默羅達巴拉但的歷史背景,請參十三章119節注釋。此處提及美索不達米亞這座大城的毀滅,是要引以為鑒,說明推羅在亞述手下的最後下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13 戍樓】尼尼微皇宮裡的浮雕,以及幾位皇帝的年表提到幾種不同的圍城工具,最常見的就是戍樓,推到儘量與城牆貼近,弓箭手從高處可以瞄準敵軍,而且可以把攻城的梯子搭到防衛牆。工程人員或是工兵在樓底,不會受到亂石、熱油、箭頭的攻擊,可以展開損壞城牆或是攻城的工作(見二十九3;結二十一22)。──《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14「他施的船隻都要哀號,因為你們的保障變為荒場。」

  〔暫編註解〕哀號。見第1節注釋。關於推羅厄運的預言在開頭和結束用了相同的話。腓尼基“他施的船隻”將要哀號,因為他們的要塞推羅已被摧毀了。

 

【賽二十三15「到那時,推羅必被忘記七十年,照著一王的年日。七十年後,推羅的景況必像妓女所唱的歌:」

  〔暫編註解〕“七十年”:從尼布甲尼撒攻陷推羅,到巴比倫帝國傾亡,為時七十年。巴比倫國亡後,波斯帝國讓推羅復興,直到主前332年,希臘亞歷山大大帝才再度將推羅傾毀。

       「七十年」:這是人一生的年日(詩90:10)。  有學者根據猶大被巴比倫擄去七十年的預言(參串),認為這裡的七十年是指推羅被巴比倫轄制的時間,但從18節看來,這預言仍有待最終應驗。

         「妓女所唱的歌」:就是唱來吸引顧客、熟悉的舊歌。推羅被喻作妓女,因這城也是以賺錢為生的。

         七十年。很難按字面理解這個預言,因為我們不很瞭解推羅的歷史。迄今我們無法確定本節所指七十年從何時開始,到何時結束。有人認為它大體相當於猶太人被擄巴比倫的七十年(代下36:21;耶25:1129:10;但9:2;亞1:127:5)。從尼布甲尼撒第一次攻佔耶路撒冷開始,到波斯的居魯士和大流士治下猶太人的復興和回歸。尼布甲尼撒在西元前586年攻佔和摧毀耶路撒冷以後不久,就開始了對推羅的十三年圍攻。推羅在波斯時期又成為重要的城市,在西元前332年再次被亞歷山大攻克。

         一王的年日。“王”在這裡可能指“王國”,如但2:447:178:21。所以是指巴比倫的佔領的時期。

         推羅的景況,必像妓女所唱的歌。推羅希望在商業上取得壟斷地位。為了牟利,她不擇手段。在這方面,她像妓女巴比倫一樣,為了利益而出賣自己(賽47:15;啟17:218:3)。

     1517 “七十年”。從尼布甲尼撒的征服到巴比倫的陷落,推羅是虛弱和貧窮的。在波斯人的統治下,她重拾從前部分的權力,直到主前332年亞歷山大大帝破壞這沿海城市為止。

         15-18  預言推羅復興:推羅日後如妓女重操故業,再次復興,與列國經商貿易,而所賺到的錢則歸耶和華神。

         15~18預言推羅將得到恢復。經文令人意外,19:18-25預言相似。與猶大一樣,推羅在B.C.605被尼布甲尼撒攻陷,70年後因瑪代、波斯得到解放。推羅人因之悔改,將依靠世俗商業積攢的錢財,用於聖潔之事。

 

【賽二十三15 推羅的七十年】在先知著作有幾處以七十年作為被擄或懲罰的用詞(耶二十五12;但九2;亞一12)。這個數字也有完成的含義,表示推羅與腓尼基在神的手中,他們不會再興盛,直等到神的懲罰完成。其實整個主前第七世紀,由於相繼登基的亞述皇帝個個強悍,控制兩個城市與其商業活動,所以推羅可說是默默無聞。主前六一二年尼尼微滅亡,推羅曾經有過短期中興,但後來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圍攻長達十三年,大大限制了與內陸的聯繫。波斯也控制了腓尼基港口,而亞達薛西三世在主前三四五年,因為西頓與埃及聯合企圖叛變,焚毀了西頓。推羅則受到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圍攻七個月,於主前三三二年淪陷,也完全失去了獨立自主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1516 妓女之歌】推羅受雅巍審判後的光景,比作一個年華老去的妓女,如今只能到街上唱歌,宣傳自己的行業,想要吸引那些不願再上門的客戶。曲調與押韻的歌詞可能是地中海港都的粗俗文化,為了招徠那些休假的船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二十三16「“你這被忘記的妓女啊,拿琴周流城內,巧彈多唱,使人再想念你。”」

  〔暫編註解〕推羅再次運用有效的狡計引誘商人與她交易,虧損他們的利益。她就像一個唱歌彈琴的妓女,用這些辦法誘惑不謹慎的男人(見箴7:7-21)。巴比倫也是用“符咒”來擴大她的影響(賽47:9,12;啟17:418:3)。

 

【賽二十三17「七十年後,耶和華必眷顧推羅,她就仍得利息(原文作“雇價”。下同),與地上的萬國交易(原文作“行淫”)。」

  〔暫編註解〕推羅為了利益而與地上的其他國家建立了不正當的關係。為了獲利,尊嚴,正義,公平和榮譽都忘記了。這句話也用於巴比倫(啟17:218:3)。如今的世界與那時沒有兩樣。巴比倫和推羅的禍根就是我們現代的禍根。

     17~18“與……萬國行淫”(17),與緊接其後的“利息要歸耶和華為聖”(18)形成鮮明對比。意味著在歷史中,推羅將為以色列民族提供商業交易賺得的錢財,在拉3:7得到部分成就。這象徵悔改歸回的外邦人奉獻一切,參與福音事工。在舊約時代,不潔的金錢不能奉獻給神。以賽亞體現了不被律法纏累的精神——若金錢的主人完全悔改,金錢本身就不再污穢,可用於聖潔之事。

 

【賽二十三18「她的貨財和利息要歸耶和華為聖,必不積攢存留;因為她的貨財必為住在耶和華面前的人所得,使他們吃飽,穿耐久的衣服。」

  〔暫編註解〕歸耶和華為聖。即“奉獻之物”。本節預言推羅的厄運和錫安的最後勝利。推羅雖然狡詐,卻無法永遠欺騙他人。她將陷落。耶路撒冷則會取得勝利。妓女巴比倫也將遭受相同的命運(耶51:7,8;啟17:1,5,1618:2,7-23)。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