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賽13 <syncBible ref=6:1-3>信主重生是一次性完成的,為甚麼還要不斷靈修?】

    那寶座,在一旁的天使,撒拉弗以及三聲聖哉,都是在強調神的聖潔。撒拉弗是一類天使。它的名字乃從“燒”這個字派生而出。這也許是表明他們作為神的使者的純潔。在道德和靈性的敗壞達到高峰的時代,對以賽亞來說,看見神的聖潔是件非常重要的事。聖潔意味著在道德上的完美、純潔、和同所有的罪惡分離。我們也需要發現神的聖潔。我們每天所遭受的挫折,社會上的壓力和自己的缺點,都使我們越來越難看見神。我們需要看見聖經中對神的描繪,這樣我們的靈命才能長進,才有能力對付自己的問題和牽掛。只有神那完美的道德和聖潔,才能潔淨我們的罪,解決我們心中的問題,使我們能敬拜和服事神。──《靈修版聖經注釋》

 

【賽六18隨時供差遣】

當主呼召我們去做一件特殊的工作時,基督徒必須隨時受命為主效力。一個基督徒的才幹可能有限,不過,我們若肯把這些才幹交在主的手裡,主就會增強它,使它行出大事。反過來說,一個人若才氣不凡,又受過高等教育,他的恩賜若不肯交在主的手裡讓主使用,這些才幹則成為累贅,對他不會有半點好處。耶和華神呼召以賽亞的時候,這位先知立即答應神的呼召,他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神對我們的酬謝,並非根據我們一共有多少犧牲,乃是看我們在為主做工時的動機和態度是否出於甘心樂意而定。馬可福音第十二章裡記載的窮寡婦,只能為主獻上二個小銅板,她就全部獻上了。

主喜悅祂的兒女為祂做一件小事,就如同祂喜悅祂的兒女為祂做一件大事一樣。基甸所精選的三百壯士比原先的三萬二千人更精良。馬可福音第六章那個小男孩獻出的五餅二魚,卻足能餵養數千群眾。主耶穌是使事物加添的神。可是我們往往會和腓力犯同樣的錯,當我們看到自己有限的才幹時,心裡就想:「只有這麼一點點有什麼用呢?」(約六9)其實,問題的癥結不在乎我們有多少,而在於我們是否願意為主所用。——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賽六2「撒拉弗(seraphim)」直譯是“燃燒者”或“發光者”。

  「六個翅膀」參啟四8,約翰所看見在寶座周圍的活物也有六個翅膀。但以西結所看到的活物只有四個翅膀(結一6)。以賽亞看見天使用二個翅膀蒙臉,在神面前表示尊崇恭敬,兩個翅膀遮腳,兩個翅膀飛行。以西結則看見活物用兩個翅膀覆蓋身體,兩個翅膀向上伸展(結一11)。

         各翅膀的功用:遮面代表敬畏,怕得罪神。很多人對罪的看法,不與約瑟一樣。波提乏之妻引誘約瑟犯罪,約瑟不肯就範,怕得罪神,干犯神。可是,今天很多人怕犯罪,不是敬畏神,乃是怕名譽受損,怕輿論的攻擊。又有一些人怕犯罪得罪神,怕失去神的祝福。不犯罪,怕叫神傷心,才是敬畏神的人。遮腳代表自己看不見,是謙卑。真服事神的人是謙卑的人。

         遮臉表示人不隨便露面、要面子,而是隱藏自己,存謙卑的心。遮腳表示遮掩肉體,不顯露自己的肉體,不靠肉體的辦法來服事。最後兩個翅膀飛翔,意思是預備好,有隱藏的工夫而讓主差遣,隨時隨刻能夠執行主的旨意,完成主的託付及服事的工作。―― 陳尊德《更加豐盛―歌羅西書的信息》

 

【賽六2】「各有六個翅膀。」

撒拉弗願意是焚燒者,說明他們的本質,有光耀的外形及火熱的誠心。但無論有什麼表像的含義,他們需要六個翅膀。兩個翅膀遮臉——敬虔,不隨意看主神;兩個翅膀遮腳——謙卑,承認自己的卑微;兩個翅膀飛翔——殷勤,順服神的命令。

這裡教導我們第三部分只是我們應用時間與精力在事奉的活動中。其餘三分之二都該在敬虔的相交裡。也許我們大多將比例倒置。我們用三分之二的時間在飛翔,只有三分之一作在靈修的事上。

著重靈修,真正明白領會神的心意,再有事奉,就是正常的秩序,撒拉弗不必等候主差他將紅炭在壇上取來到以賽亞那邊,因為這焚燒之子自動地急速從事這項工作。他好似本能地明白這是唯一的方法使認罪的人得著潔淨。撒拉弗也許常聽到認罪的話,也常服事痛悔的心靈,使他們得著復興,他們在沒有聽見主的話語,已經明白祂的心意,事奉應具備這樣的條件。

「彼此呼喊」,他彼此相通互愛,可以同心發出頌贊的聲音。一隻鳥可以喚醒森林中其他的歌詠者,一個路德可警醒整個時代;你的心若滿有熱切的愛,也會使別人燃燒起來!—— 邁爾《珍貴的片刻》

 

【賽六6~7潔淨口】「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手裡拿著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將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咀,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

基督徒的說話,實在不是一件小事,許多人由於不會說話,因而給神的工作帶來許多麻煩,不是攔阻,就是破壞,這是何等重要阿!

如何說話?

一、必須注意對付我們的心,因為話語是代表心,心裡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心不對,怎能說出對的話語呢(路六45)?我們的話語是非常重要的,若不在話語上受對付,就不能蒙受主的恩典,更不能作恩典的出口者,因為神的恩典大多是藉著話語流出來的。所以當潔淨我們的口,作為流露神恩典的管子。

話語與心思有緊密的關係,因為話是從心裡發出來,你的心如何,你所說的話也如何;你的話如何,就顯明你的心也是如何,其實話語就表示心。

二、順從當時引導或禁止。不能只憑外面的情況來斷定當說不當說的,要隨時覺察裡面的感覺,當說時就不要停止,不要顧慮,要大膽的說。不當說時,再有需要也不說,要閉口、要自禁,要學會讓聖靈管理我們的口,要把我們的口奉獻,要讓炭火潔淨過,才能被神使用。

三、千萬不要把屬靈的事說給屬肉體的人,這是最不通達的,其實這也是最痛苦的事;因為你說的是天上的事,而聽的人常會往地上想;你說的是屬靈的事,聽的人卻會往人情上、肉體上去思量,結果弄成風馬牛互不相及,使你哭笑不得。

 願神潔淨我們,“造就咀唇的果子,願平安康泰歸與遠處的人,也歸於近處的人,並且我要醫治他。這是耶和華說的。”(賽五七19)—— 李慕聖《晨光》

 

賽六8敬拜與差遣】「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

  如果你要作甚麼事,自己不方便去,需要派人代表你去,當然,所派的人必須是忠心,能代表你,才有希望把事情辦得好。那麼,神的事工辦得不理想,絕不會是神的問題,必然是人的問題;或是所差的人不忠心,或更糟的是,那些自稱是奉神所差的,卻並不是。
  以賽亞先知蒙神差遣的經歷,給我們看見,不在於有多少工作的人,而在於工作的是甚麼樣的人。

  看見神的榮耀

  烏西雅是猶大國英明有為的王,在位的年代又久,全國習慣於他的領導,倚賴他,仰望他,幾乎把王代替了神。烏西雅的心高氣傲,是領袖崇拜極為自然的結果。現在,烏西雅王崩逝了,王的寶座空了,對於全國該是何等的震動!真是“泰山其頹,哲人其萎,喬木其摧”。但先知以賽亞卻是不同。他的眼睛仰望神。他“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神仍然是至高的掌權者,祂統管萬有。撒拉弗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充滿全地!”(賽六:1-3

  認識自己情形

  沒有看見耶和華榮光的人,不知道自己的敗壞。未曾認識主的掃羅,只是“憑著外貌認過基督”(林後五:16),看自己了不起,“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腓三:6);到成為認識主的使徒保羅,只能說:“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提前一:15-16)。只有在主的光中,人能夠看出自己的敗壞,是如何的徹底,人所誇口的義,不過是污穢的衣服,才可以真知道甚麼是恩典;而聖徒的義行,是感恩的表現和證明新生的果子,並沒有半點可以炫耀的。

  得主潔淨差遣

  以賽亞在主面光之中,知道了

“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脣不潔的人,又住在嘴脣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

  這才得主用聖靈的紅火炭潔淨,然後才可以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賽六:5-8)污穢未得潔淨的人,總不會聽見神的聲音,更連作夢也想不到主會差遣使用他。深願神在這世代興起祂所揀選,潔淨,使用的僕人來。── 于中旻《以賽亞書箋記》

 

【賽六8請向前邁出一步】

一八二三年西非的一個部落亞桑地族向英國宣戰,英國一支部隊被殺得人仰馬翻,使英王室面上無光。一八二六年亞桑地族與英方再度交手時,竟被英軍打得抱頭鼠竄。原因是在該役之前,英國軍方決定組織一個敢死隊,為英王效命。指揮官說,「你們當中誰又勇氣的,請向前走一步!」然後他低頭沉思,讓士兵稍作決定。當他抬起頭來時,發現沒有人向前邁出一步,使他十分驚訝:「什麼?沒有一個有膽量的人嗎?」「報告長官,我們全師的兵都向前走出一步了。」多麼壯觀啊!難怪英國軍隊在這一役能洗刷前恥了。

主耶穌今天也要問我們:「誰願在信仰上向前邁出一步,為主在救靈魂的戰役中效命呢?」當主的邀請發出之後,不論我們是在屬靈陣線的某一點,都應當在聖靈的協助下,為主向前邁出一步,奮勇去與邪惡爭戰。——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賽六8清楚差遣】「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工作的能力是從工作中得到的,不是有能力再去工作,乃是只要進入工作,能力自會降臨,所以很多時候是愈工作,能力愈大。

我們應當清楚,工作是不是我們的,是不是主要我們作的,即清楚了差遣與託付,就必不憂慮;有沒有能力不要多管它,只要認定是主差遣我們去的,他就必給我們能力,是他託付我們的事,他也必給我們才幹。

我們作的工,是否是主要我們作的,或是我們自己發熱心、自告奮勇去作的,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不能一見工作就做,應當多退到主裡面去,尋求他的旨意,主是否要我們作?或我們從主所的託付、所受的責任是什麼呢?我們從主所受的託付、所受的責任是先決問題,我們不必考慮自己的才幹如何、能力如何,這都是其次的。首要的,是我們要從神領受託付,要聽從主的差遣。沒有這個,我們就沒有工可作了。

主的工作不是憑自己的意思選擇的,不是亂來一陣,高興作什麼,就作什麼,那不是服事主;服事主要聽主的話,先要跟從他,一心向他,然後聽他分派、聽他差遣,這才能站在主要我們所站的崗位;我們只要崗位站對了,工作的本領自會顯出來,能力也會隨之而傾出來。

 “你必歸回聽從耶和華的話,遵行他的一切誡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申三十8)—— 李慕聖《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