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賽十5器皿的認知】「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

  我們通常以為神的器皿,是指屬祂的人,為神使用差遣,成就祂的工作;這自然不錯。不過,有時神也用不信的人,成就祂的旨意;因此,從這個角度看來,器皿的地位相同,雖然價值可能有差別,其為神使用則是一樣的。

  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
  我要打發它攻擊褻瀆的國民,
  吩咐它攻擊我所惱怒的百姓。…
  斧,豈可向用斧砍木的自誇呢?
  鋸,豈可向用鋸的自大呢?(賽一○:5-6,15

  一種很奇怪的情形,就是器皿忘記了自己的本質,離開了自己的地位,那不僅可笑,而且是可悲。
  器皿必須認識自己的所屬:沒有人會以為器皿是單獨的權利主體,也不該有其人格,它必須屬於誰;沒有人會問這器皿是誰,因為它不是誰,只是誰的。可惜,亞述王被神使用,作了一些事,就得意起來,養成了“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榮耀”。他心想,既然他“能”攻擊那些國家而得勝,證明他們的神是低弱的神,認為耶路撒冷的神也不過是如此,就高傲自大起來。(賽一○:8-14
  器皿必須順從主人的心意:不論科學如何進步,器皿總不該有自己的意志,否則必然成為災禍。亞述王卻以為是他的能力和智慧,就想要反奴為主,“好比棍掄起那舉棍的,好比杖舉起那非木的人”(賽一○:15)。神只不過藉他來管教神的兒女,他就以為自己了不起,要隨從自己的意志行事,不肯服從神的指揮了。神所使用的器皿,必須小心,不可陷入這錯誤。
  器皿必須謹守卑微的地位:人的問題,在於他常容易忘記自己的本質。掃羅在作王之初,還記得他出身卑微之家,不久就忘記那回事,以為自己是王,可以行使權力,結果就被打下來。大衛的好處,在於他時時記得早年跟隨羊群的日子,是因神的揀選恩待,把他放在寶座上,沒有甚麼可誇口的,都是由於神的恩典。亞述勢力強大了,擴疆拓土,肥壯了,就向神驕傲起來。因此,神奪去它的榮華,使它變為瘦弱,才會回轉認識神。(賽一○:16)神並非不願人得恩,人的高傲招來剝奪。
  願神的器皿因此受警教,在神面前謙卑,順祂的旨意行。── 于中旻《以賽亞書箋記》

 

【賽十15】「斧豈可向用斧砍木的自誇呢?」

亞述認以為他們可憑自己的衝動、意欲行事,他們還為侵略的作為誇耀,先知卻指責這種態度。他們不過是刀斧而已,神才有永恆的手來操縱,他們算得什麼呢?

使徒保羅也以同樣的說法,警告那些反對亞伯羅或磯法的人。他說我們算什麼呢?不過是服事那些信徒,正如神賜給我們各人一樣。我們是神的工具器皿,神要藉著我們作成祂的工(哥林多前書二章),當我們停止為神工作,只讓神藉我們工作,這就成為我人生的轉機。

這就能糾正我們的驕傲與自恃,驕傲?因為我們工作的結果,我們比起「快樂園」的作者密而賴,實在不會寫作,但他將榮耀歸於神。你若有什麼成就,最多是出於神的恩典。你不過是風琴的管子,發出的音樂原是神的。自恃?記得我們自己原是一無是處,神是全能的,我們如果失敗,祂有足夠的能力,一切的責任原在神的身上,但你可以成為磨亮的箭,沒有生蛂A讓祂為你成就。

求主成就祂的上旨,除去一切瑕疵,補足所有缺欠,調整琴弦可以彈奏,我的時間在你手中,我的權是你周全的設計。讓生命的目的與日俱增,甚至離世,讓可成全一切。——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