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五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賽十五5】「我心為摩押悲哀。」

摩押人口稠密,土地肥沃。但是現在卻遭受廢棄,幾根破柱還屹立著,但是牆垣都破損不堪,露出岩石的廢墟。這樣的文明會完全破落衰敗,後也不留什麼遺跡,在先知當時,怎麼可以想這事呢?但是這些話終於實現了。其他的預言都這樣逐一應驗,幾乎每早晨都有這樣應驗的。

可注意的事是神人並不為此而幸災樂禍,雖以色列與摩押一向為敵。這不也使我們想到不虔之輩的光景?我必須流著眼淚來傳永遠審判的信息!對十字架為敵的人也以眼淚哭泣來勸!我們要有負擔的心靈,甚至到破碎的地步。

惟有這樣傳道才會感動未得救的心,如果在宣佈審判的語氣上堅硬,態度死板,只會叫人的心更剛硬。潤濕的心才會破碎人的心。眼淚才會引眼淚。我們慈悲的大祭司給我們恩慈,將祂關將亡的人的負擔,凡在我們裡面,我們看見那城就痛哭,向罪人與未悔罪者說出審判的話,比顫抖的聲音講的。—— 邁爾《珍貴的片刻》

 

賽十五6摩押的悲哀】「寧林的水成為乾涸。」

  摩押是死海東邊的一個小國,南鄰以東,北鄰亞捫。大衛作王的時候,征服了以東,摩押,亞捫;到所羅門王時代,他們繼續給以色列進貢。所羅門死後,他們歸服北國以色列。等到英勇的亞哈王死了,摩押背叛以色列王。所以以色列王約蘭糾合猶大王約沙法和以東王,聯軍懲膺摩押,大敗摩押軍,毀壞它的城邑。(王下三:4-27
  先知以賽亞,滿有神的慈愛,以至他對於這樣一個反覆無常的國家,仍然對將要臨到摩押的苦難心存憐憫。

  我心為摩押悲哀,它的貴胄逃到瑣珥,
  到伊基拉,施利施亞。
  他們上魯希坡隨走隨哭;
  在何羅念的路上因毀滅舉起哀聲。
  因為寧林的水成為乾涸,青草枯乾,嫩草滅沒,
  青綠之物,一無所有。(賽一五:5-6

  摩押是羅得的後裔。先知想到了亞伯拉罕,如何為了姪兒羅得,在耶和華面前禱告。正如耶和華用天上降下的硫磺火,毀滅所多瑪,為了亞伯拉罕的緣故,差天使拯救羅得出來;羅得逃到附近的小城瑣珥。(創一九:21-22)摩押的貴胄,也要走他們先祖的老路。這還不是一樣違背神的結果?
  歡樂豐足的摩押,像所多瑪一樣,想不到在一夜之間,災難忽然臨到,全地變成悲哀。
  摩押的寧林,是死海附近的一個綠洲,水源豐足,是摩押的驕傲,是荒漠中客旅的希望和安息。竟然都變為一片枯黃,看不到一點生命的綠色。所以自然資源,也是靠不住的,神的忿怒臨到,都會失去。
  只是屬肉體的人,沒有憐憫同情的心,鄰國以東,不來幫助,紓厄解困,卻趁火打劫:“摩押人所得的財物,和所積蓄的,都要運過柳樹河。”(賽一五:7)“柳樹河”是死海南端摩押與以東交界的撒烈溪(申二:13)人間的友情,也是不足倚靠。當你正需要幫助的時候,他們卻來擄掠;他們人是來了,卻搶劫了人口財物,帶回他們自己的地方。
  這一切的災難,是要叫摩押悔悟,歸向猶大,仰望從耶路撒冷出來的救恩。有時患難臨到我們,也是主的管教,要我們回轉歸向祂而蒙恩。── 于中旻《以賽亞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