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十八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賽十八4】「我要安靜,在我的居所觀看。」

亞述咋進攻古實,那地的居民被描繪為「高大光滑」。侵略的軍隊向前,他們並不受神阻礙,似乎可以達成他們的目的。其實神正在祂的居所觀看,陽光仍照耀著,露水滋潤著,但是在收割之前,花已結成葡萄。亞述就被擊打好似農人用鐮刀削去嫩枝,又砍掉蔓延的枝條。

這不是神奇妙的性格嗎?祂只安靜觀看。祂的安靜並非緘默,也非同意,祂只是等候時間,一到時機,惡人的計畫似乎即將成功,立刻施以災禍。當我們看這世界的罪惡,惡勢力似乎可以成功,我們也知道恨我們的人,那時這些話應使我溫習,神是安靜地觀看著。

還有另一方面的真理應該注意。主耶穌看門徒們在風雨的夜晚,搖櫓甚苦,祂也在看著伯大尼那些焦慮的腳步聲,拉撒路徐緩地經過致命的重病逐個階段,以後終於死去,被埋葬在墳墓裡。但是祂正在等候這時刻,祂可有效地施行拯救。祂對你也是如此,祂並沒有默然無顧,祂正在觀察一切。祂的手指按在你的脈搏上,注意它的跳動,在準確的時刻就來救助你。—— 邁爾《珍貴的片刻》


【賽十八4】「我要安靜,在我的居所觀看。
  你們記得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那段故事嗎?當亞述軍隊上來的時候,神並沒有阻止他們;似乎神許可他們這樣作一般。神仍舊安安靜靜地在他的居所觀看,太陽也仍舊照著他們;但是到了夜間,耶和華的使者擊殺了全批傲慢的亞述軍隊,正如農夫的鐮刀割剪樹枝一般容易。
  我們看,神的觀念多麼奇異——他喜歡安靜,在他的居所觀看!他的安靜並不是默許,他的緘默並不是同意;他不過在等待他自己的時候罷了——在最合宜的時候,他要起來,在惡者的圖謀正要成功的時候,他要起來用災禍毀滅他們。當我們看到世上的邪惡,想到惡人的成功,掙紮在仇人的欺壓下的時候,就應當想到神是在安靜觀看。
  我們再看主耶穌在世時的態度。一天晚上,耶穌獨自在岸上,看見門徒在海中,因風不順,搖櫓甚苦,他怎麼樣呢?靜靜地望著;拉撒路生病的時候,他明知道所愛的人在伯大尼何等痛苦,但是他卻不去……直等到拉撒路的病勢一天沉重一天,死了,安放在墳墓裡了,他才前去,為的是要等待最合宜的時間。
  親愛的讀者,他對你是不是也是這樣安靜呢?——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

賽十八7奉禮物給神】「他們必將禮物奉給萬軍之耶和華。」

  古實在尼羅河上游地區立國,佔水土之利,發展了古老的尼羅河文化。他們的先祖,是英武有名的寧錄(創一○:8),人民皮膚黝黑,高大可畏。後來成為示巴,因其地處遙遠的南方,被視為人類文明的邊極(太一二:42)。他們的女王,曾嚮慕所羅門的智慧,遠道來朝,聽他的智慧話。在新約時代,埃提阿伯女王的太監,曾聽腓利講道而接受救恩,並且把福音帶到本國(徒八:27-39),就是今天的衣索俄比亞。
  聖經預言,寧錄的後裔古實人,習慣於敵神的文化,將會跟反對神的勢力結盟(結三八:5;但一一:43)。他們自誇有悠久的文明,派遣使者遠赴海外,交結盟友,圖謀抵擋亞述的擴張。他們甚至組成了聯軍,在高處豎立起旗纛,吹角召集作戰的軍隊。但不是出於神的旨意,雖然看來開了花,似乎會有成熟的希望;但神要用鐮刀修剪,使它不能成就。

  耶和華對我這樣說:“我要安靜,
  在我的居所觀看,如同日光中的清熱,
  又如露水的雲霧在收割的熱天。”(賽一八:1-4

  任憑人怎樣的組織,活動,神並不著急,祂是全知全能的神,祂知道人的有限,所以安靜,觀看,讓祂的計畫運作,讓人看見自己的失敗和愚昧。

  到那時,這高大光滑的民,
  就是從開國以來極其可畏,分地界踐踏人的…
  他們必將禮物奉給萬軍之耶和華,
  就是奉到錫安山,
  耶和華安置祂名的地方。(賽一八:7

  人肉體所誇口的,自己的力量,物質的豐富,在神的面前都站立不住。到認識自己的貧窮,有限,才有希望。古實人到認識自我的誇耀,甚麼人傑地靈,並不過是虛驕自欺,終於厭棄自己,歸向神(詩六八:31,八七:4;番三:10)。
  我們多少時候,也會倚靠自己的智慧,努力奔跑,飄洋過海,並不知道等候仰望神。有時看來頗有成功的機會,就沾沾自喜。但無論人的力量如何大,馬的腿如何快,在神的旨意以外的,終不會有結果。到走投無路,才會認識神的主權和神的大能,投靠神,將禮物奉到錫安山,就是向神敬拜,歇了自己的工,進入真正的安息,到萬軍之耶和華立名的居所,在神的殿堙A瞻仰祂的榮美,而飽享肥甘。── 于中旻《以賽亞書箋記》